提假處分 再擋風機
苑裡居民:一支不讓

2013/04/25
苦勞網實習記者

責任主編:孫窮理

今早(4/25),一百多名苑裡居民到苗栗地方法院提出假處分聲請,要求英華威公司停止風力發電機施工;之後轉移陣地到苑港里,阻擋苑港漁港旁,「18-1」號風機的施工(詳見文末附圖),居民進入工地過程中與保全人員發生推擠衝突,英華威公司副總經理王雲怡到現場接受媒體採訪,表示在「居民不再進行抗爭」的前提下,才考慮不再進行兩支未動工(22、23)風機的工程,但是此提議並未被居民接受,苑裡反瘋車自救會仍堅持「一支不讓」的唯一訴求,將持續抗爭。

苑裡居民身穿自救會背心、手拿抗議布條,到苑港里阻擋18-1號風機(攝影:陳逸婷)

律師林三加說明,聲請民事假處分的主因是風機會影響居民的安寧住居權,他說,《兩公約》規定,人民享有不受到低頻噪音干擾的「適足居住權」,先前居民曾向能源局陳情、發起絕食行動、走行政訴訟等,尚無法停下苑裡的風機工程,他形容法院是社會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林三加說,風機與民宅的距離在國際標準至少要1,500公尺,英國的標準則是2公里以上,然而在台灣風機與民宅距離,有的連100公尺都不到,過近的風機對居民影響甚大,即便環評都通過,也不表示風機施作工程就不對居民身心健康造成影響,因此聲請假處分,請求法院裁定風機工程侵害居民權利,應暫停施工。

4月15日後,除了三芝、新屋、彰化等地,與英華威交過戰的社區出面相挺,也有學生加入聲援行列(相關報導),22日,前自救會會長劉寶玲請辭,由絕食10天的陳清海接下會長一職。陳清海談到抗爭歷程,他說學生進駐苑裡聲援後,大幅穩定居民軍心,同時也增強組織性,在學生進駐前,工地抗爭行動通常僅兩三人被警方帶走,害怕被帶到警局孤立無援造成居民極大的心理壓力,現在,經過每次行動前與學生開會討論和抗爭流程透明化,居民理解實際抗爭的過程,和被警察帶走的風險後,較能夠團結起來,抗爭情緒日漸高漲。今日在「18-1」風機工地前抗爭,一到工地便與試圖阻擋的英華威保全人員發生激烈推擠,居民突破保全防線進入施工地點後,兩位居民便直接進入風機基座旁正在捆綁的鋼筋區,向施工人員表達不滿,後被驅趕出去。

環繞風車基座的苑裡居民大喊口號「佔領工地,還我土地」、「愛咱的子孫,還咱的土地」、「殺人風車,立即停工」。英華威公司副總經理王雲怡在工地現場接受媒體採訪說明風車的「安全性」與「合法性」。她針對風車距離提到德國1500公尺的距離標準則是附屬在噪音標準值底下的建議值,然德國的風車性能與台灣不同,因此仍應回歸到噪音管制標準,她強調倘若噪音管理合乎標準,即使風車在住家「50公尺」內也不會對健康造成影響,而距離部分「全世界都沒有法律規定」所以沒有不合法的問題。

至於居民的擔憂,王雲怡說,居民一直提不出確切依據,不能只是因為「不想要」風機,就不讓英華威施作。而4月15日的協調會上,英華威公司說已對居民作出讓步,原定施作的6支風機中,22、23號風機暫不施作,今日問王雲怡兩支風機到底做不做?她表示不做的前提是「居民停止抗爭」。對此,自救會表示,這不是第一次英華威以「不施作某幾支風機」來換取居民的不抗爭,然而居民決議抗爭到底,「一支不讓」是他們的唯一訴求。

今日抗爭在警方驅離民眾後告一段落,居民轉至工地附近埋鍋造飯,填飽肚子。前自救會會長劉寶玲則以自救會成員身份到場聲援,自救會將與英華威公司抗爭到底,守護居民的海岸與健康。

抗議居民一到工地便與試圖阻擋的英華威保全人員發生激烈推擠(攝影:陳逸婷)。居民圍繞風機基座,大喊口號「佔領工地,還我土地」、「愛咱的子孫,還咱的土地」(攝影:陳逸婷)。英華威公司副總經理王雲怡在工地現場接受媒體採訪,認為居民對風車的擔憂「沒有依據」(攝影:陳逸婷)。身穿藍色襯衫的居民直接進入風機基座旁正在捆綁施工的鋼筋區,向施工人員表達不滿,但隨後就被驅趕出去(攝影:陳逸婷)。
關於苑裡的風機

關於苑裡風機的情況,另請參考苦勞報導「風機叢林 運動和政治 苑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製圖:孫窮理)

事件分類: 

回應

直接進入捆綁施工的鋼筋區其實是危險的行為,抗爭也應注意到自身安全,理性爭取實在無需肉搏拼命,希望所有的抗爭者都平安。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112013051700414.html

直接進入捆綁施工的鋼筋區其實是危險的行為,抗爭也應注意到自身安全,理性爭取實在無需肉搏拼命,希望所有的抗爭者都平安。

直接進入捆綁施工的鋼筋區其實是危險的行為,抗爭也應注意到自身安全,理性爭取實在無需肉搏拼命,希望所有的抗爭者都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