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談】獨立台灣・百年堅持-史明歐吉桑生日分享會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7/10/11
資料來源: 

記者會時間:10/12(四)10:00

記者會地點:台大校友會館三樓A室

台獨運動的重要領袖史明將於今年度過一百歲生日,台派團體、議題NGO、海外團體等多達63個單位因此共同舉辦同樂會「獨立台灣・百年堅持-史明歐吉桑生日分享會」,11/5(日)下午三點在凱道登場,一同為左派台獨革命家史明慶生。

史明為《台灣人四百年史》作者、獨立台灣會的創始人,其一生追求台灣獨立自主,並致力梳理台灣被壓迫的歷史。除了出版《台灣人四百年史》、資助台灣獨立運動外,也在台灣耕耘組織,深耕基層。

「獨立台灣・百年堅持-史明歐吉桑生日分享會」將分為三大區域:展覽區、舞台區、攤位區。展覽區將詳細介紹史明的生平和理念;攤位區則由學生團體與NGO團體組成,可藉此接觸關注不同社會議題的人,看見台灣土地不同類型的壓迫;舞台區則有樂團、舞蹈和戲劇表演。活動邀請外界共襄盛舉,希望能以此為契機讓年輕世代及台灣社會認識這位人士,也認識他堅持一生的精神——台灣獨立。

活動日期: 
2017/10/12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史明當資政,與宋楚瑜同事「中華民國」,哀哉!
2016.11.14 建國廣場負責人傅雲欽

蔡英文就任「中華民國」總管之後,遲遲沒有聘任總管府的資政及國策顧問。台獨大老辜寬敏曾表示關心,說蔡英文是不是不要老人家多插嘴了。今天,總管府終於公布「資政」部分的名單,有20人,不包括行政院前院長游錫堃及蘇貞昌在內。外傳他們兩人都被徵詢過,但他們都婉拒了。曾對蔡政府關說人事不成,後來對蔡政府開砲的獨派大老辜寬敏和吳澧培都上榜了。這兩人被塞上「資政」的奶嘴之後,發出雜音的機會就小了。蔡政府將來應該可以耳根清靜了。
反台獨的宋楚瑜也成為蔡英文的資政。前天孫中山出生150週年冥誕時,他還跑到國父紀念館獻花致敬,並聲稱「兩岸一中、反對台獨」,要在一中屋頂之下,實現「兩岸一家親」,推動兩岸和平發展呢!不過,宋楚瑜當總管府資政,可不是像辜寬敏、吳澧培等台獨大老那樣,只是吸安撫性的奶嘴而已。蔡英文事事請他幫忙。他是名符其實的蔡英文幫手。今年總管選舉,宋楚瑜舉著藍旗反藍旗,扯正藍旗的朱立倫的後腿,為綠營的蔡英文立下汗馬功勞。蔡英文當選之後,非常感激他。今年3月9日蔡的「請益之旅」的首站就是去拜訪宋(比較:蔡用打電話的方式邀游錫堃當資政)。此後,宋楚瑜成了蔡英文的「閨密」。蔡常請宋到家中相會,討論國家大事。宋當蔡的資政通鑑。蔡任命宋當APEC會議的代表。
APEC會議有一定的期限,宋楚瑜不能永遠當代表。APEC會議過後,他如何資政通鑑呢?韓國最近爆發總統朴槿惠的閨密崔順實無官職卻過問政事的醜聞,造成朴槿惠政權的危機。此事可能讓蔡英文有所警惕。要宋楚瑜繼續資政通鑑,就要給他一個官職名分啊!因此,現在蔡英文聘請宋楚瑜當資政,可說順理成章,水到渠成。將來這對鰥男與閨女再相會,就名正言順,不會有台灣版的「閨密危機」了。
自稱「永遠的革命者」的老台獨史明也在蔡英文的資政名單中。史明在蔡英文眼中,當然不如宋楚瑜有分量。史明當資政當然也是和辜寬敏、吳澧培一樣,扮演吸奶嘴的角色。不過,陳水扁時代,史明沒去吸,怎麼現在才去吸呢?陳水扁以前「不尊重」他,沒請他去吸嗎?還是,他當時婉拒了?不管如何,他現在去吸,總是有點奇怪。其實,這也有跡可循,不算意外。史明這幾年積極為蔡英文抬轎。今年1月15日總管選舉投票前一天,在蔡英文的造勢大會上,近百歲的史明坐著輪椅穿過人群,衝到台下,向蔡英文致意。5月20日蔡英文就職,宣誓效忠「中華民國」之日,很少穿西裝的史明竟然著西裝去觀禮,可見他慎重其事。
1972年,在日本擔任「台灣獨立聯盟」日本本部執行委員的辜寬敏在國民黨政府特務的安排下,秘密從日本返台,與即將擔任行政院院長蔣經國「共商國是」,遭台獨聯盟日本本部除名。史明在《台灣人四百年史》中批判辜寬敏,說辜「潛回台灣投降蔣家政府」(見該書第11章第15節,即該書「蓬島文化公司發行的1980年9月初版」的第1113頁)。
想不到44年之後,「永遠的革命者」史明「革命」到油盡燈枯,行將就木之際,也投降「中華民國」政府,和當年的「投降者」辜寬敏一起擔任「中華民國」總管府資政,並與反台獨的宋楚瑜成為同事。牛驥同一皁,雞棲鳳凰食。「永遠的革命者」史明有了體制內的名號。將來,那些勢利媚俗的綠營人士提到史明時,頭銜就不再是「永遠的革命者」,而是「總管府資政」了。
這讓人想到《水滸傳》的梁山泊108條好漢,早年起義造反,最後卻在老大宋江的帶領下,被朝廷招安。就此,堅持不被國民黨政權招安,鬥爭到底的老革命家毛澤東評論說:「《水滸》這部書,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水滸》只反貪官,不反皇帝。摒晁蓋於108人之外。宋江投降,搞修正主義,把晁的聚義廳改為忠義堂,讓人招安了。」梁山泊好漢造反的目的竟是為了招安,豈不荒謬?
台灣的傳統獨派人士越來越像梁山泊的造反者,一個一個被「中華民國」體制招安。史明是台獨的代表性人物。他當「中華民國」的總管府資政,體現台獨運動的沒落。「永遠的革命者」變成宋江。我要套用毛澤東的話,說:史明這一生,好就好在最後當「中華民國」總管府資政,做反面教材,使台灣人都知道「革命進行式」是為了等待進入「中華民國」體制當個一官半職。史明只反國民黨,不反「中華民國」。史明搞修正主義,讓人招安了。這不是晚節不保,什麼叫做晚節不保?
幸虧總管府資政不用宣誓就職。不然,「永遠的革命者」史明坐著輪椅,向「中華民國」國旗及國父遺像,舉右手向上伸直、手掌放開、五指併攏、掌心向前,宣誓效忠「中華民國」的畫面,會比1965年「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大統領」廖文毅回台投降接受獻花時的畫面、以及1972年辜寬敏回台投降與蔣經國「共商國是」的畫面,更慘不忍睹。這幾個畫面串起來,台獨建國運動變成台獨招安運動。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