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會】使台灣不再被征服:柔性國力的發揮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7/10/13

為因應中國即將召開第十九屆全國代表大會,及中國近來提升對東海、南海及對台威脅等種種作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與台灣國家和平安全研究協會等單位日前出版«使台灣不再被征服:柔性國力的發揮»一書,將於10月16日(一)上午10時於立法院中興大樓103會議室召開記者會,會中將對台灣人民和政府提出具體建言及作法。敬邀媒體記者朋友蒞臨採訪!

記者會時間:10/16(一)上午10:00

地點:立法院中興大樓103會議室(台北市濟南路一段3之1號)

主辦單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台灣國家和平安全研究協會

主持人:Omi Wilang牧師(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原宣教社幹事)

出席者:

張顯爵牧師(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書記)

林哲夫教授(前立法委員、台灣國家和平安全研究協會創會理事長)

陳校賢教授(台灣國家和平安全研究協會理事長)

王定宇立委(立法院外交與國防委員會)

林昶佐立委(立法院外交與國防委員會)

蕭美琴立委(立法院經濟委員會)

蔡適應立委(立法院外交與國防委員會)

趙天麟立委(立法院內政委員會)

記者會召集人:蔡南信牧師(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助理總幹事)

活動日期: 
2017/10/16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超越藍綠是天真的想法?
《曠野雜誌》第147期(2007年7月出刊) 王昭文(成大歷史研究所博士生)

在一場基督教機構主辦、人數不多的研討會上,和幾位經歷過「偉大的美麗島前後年代」的長老教會牧師們進行了一場不成功的對話。
起因是一位較年輕的牧師提到,從「人權宣言」以來,教會的政治立場越來越鮮明:以往站在人權立場對抗威權統治,不畏迫害堅持公義,很值得肯定;但是今日的情況已經不一樣,教會在藍綠對抗中選邊站,對牧會者造成了困擾,因為教會中的會友什麼樣的政治立場都有;例如總會發函請地方教會幫忙推「追討不當黨產公投連署」,他就只敢拿給一向立場比較綠的會友、而沒有公開。他認為,教會應該要超越藍綠,別take side。
這位年輕牧師的發言,馬上引起幾位頗有影響力的牧師回應。大致上,他們的看法是認為:教會一貫因為關心百姓的將來,所以關心台灣前途;在台灣仍有「被出賣」之虞的情況下,教會當然要支持「挺台灣」的政黨,繼續追求公義。有一位牧師更強調:教會保持中立,是不對的;牧會者為了怕得罪會友而不敢追求公義,自己該檢討。
雙方發言最核心的差異,顯然是對台灣現時政治環境和最需要解決的問題有不同的解讀。年輕的牧師對目前台灣社會中政治立場激烈對立的現象感到焦慮不安,渴望能有較多「非政治」的空間,也認為教會應該做的是「去政治化」。但在老一輩的牧師們看來,他這種論調一如當年其他教派對長老教會的指責,是一種逃避心態,枉顧教會的社會責任;在他們眼中,台灣最危急的問題仍是中國的打壓和併吞企圖,而台灣島內的藍營正是中共政權的代理人、裡應外合要出賣台灣,教會當然要堅定「挺台灣」──目前他們定義的「挺台灣」就等於是挺民進黨(或是喊台獨最大聲的陣營)。
對兩方我都有不大贊同的地方,於是提出以下看法:
首先,我認為:藍綠對立的確是現今台灣社會嚴重的問題,教會有責任去面對、解決,但並非保持中立,而是應該就事論事地建立超越藍綠立場的是非價值觀,並努力促成不同立場者的對話、和解。兩黨政治一定會產生對立,但是我們應該努力讓這種對立只留在選舉與論政場合中,別把政治立場擴大到日常生活的每個角落,並學會尊重不同立場者的意見。
其次,我認為:中國的威脅,的確是問題;但是把藍營直接劃為中共代理人、而視為必須要盡全力對抗的對象,似乎並不符合現實。事實上,台灣的政黨都必須在「台灣這個政治實體存在」的前提下才能繼續發展,目前台灣的民意仍然絕大多數不希望讓中國來統治,「台灣生命共同體」是存在的。當絕大多數的台灣人民都反對中國併吞時,中國即使吞下台灣也會如鯁在喉;但是如果台灣的內部對立繼續嚴重化,不安全感升高,對台灣失去信心的人增加,中國的經濟文化媒體宣傳戰就會產生效果,台灣內部和中國裡應外合的效果就真的很嚴重。因此我認為:教會若真心想要護衛台灣,該做的不是選邊站成為選舉樁腳,而是提供一個藍綠都可參與的愛台灣行動,示範和解共生的可能性。唯有台灣每個族群在此生活都有充分的安全感,台灣才有可能走向「獨立、安全」。
我的看法立刻被年長的牧師們嗤之以鼻。一位牧師說,超越藍綠的想法太天真,他不認為此刻的台灣人有「台灣生命共同體」的共識:藍營和統媒天天都在為中國做宣傳,台灣內部存在著要讓台灣垮掉的敵人,根本不該癡心妄想什麼和解共生,現在該努力的是建立更為穩固的本土政權。
其實,被指為天真,反而有一種光榮感。在我看來,基督徒本來就該是天真的,不懂得計算自身利益,憑著信心而行。我想,我的現況解讀的確和目前的綠營主流想法不同。但是我認為,藍綠對決所帶來的痛苦是一般人都感受到的;對這個問題,我不認為某個政黨獲得絕對勝利就可以解決。化解對立帶來的傷,是教會該做的:不是糊個屬靈的膏藥、表演一下寬恕禱告來「超越」,而是確實去尋找台灣人政治利益上的共同性、共通點,在政黨對決之外發展出另一種關心政治的方式。

奸商kap細姨(奸商與四姨太)
《TGB通訊》第090期(2007.03.) 作者:A-gôan

奸商帶著四姨太跑路了。奸商跑去哪裡,我沒興趣了解;但是前幾天的一個爆料讓我想起台灣人的遭遇。
支那大輸李獒前幾天對著電視鏡頭說:四姨太當年是被奸商強姦後,被迫下嫁當四姨太的。一些演藝圈打滾多年的人也說:「很多人都知道,這不是新聞。」這件事原本跟我們都無關;可是,我發現這件事卻都跟我們有關。
奸商就像中華民國,四姨太就像許多台灣人,其他被奸商姦淫過但不敢聲張的又是另一群台灣人。奸商有權有錢,所以威脅利誘其他女人供其逞獸慾;中華民國也是用錢收買台奸,用強權打壓台灣人。四姨太當年被強姦後擦擦眼淚,看見奸商有錢,心想與其被強姦,不如聽從奸商的建議嫁做四姨太,反正「菜頭拔起,孔原在」,錢最重要。這跟進入中華民國體制當官的台灣人的想法和做法真的太像了!當年,這些台灣人也都感受過台灣人被日本和支那殖民統治的悲哀;但是當他們發現與其抵抗不如進去體制,有錢有權何樂而不為(菜頭拔起,孔原在),民族尊嚴算什麼!
四姨太跟當官的台灣人最大的不同是:四姨太進入體制後自己爽,她沒有上電視開講;也沒有上網呼籲其他曾經被強姦的人,叫她們想開一點,要學她享受被強姦後理性考慮嫁做四姨太的諸多好處。但是台灣人卻比四姨太無恥,自己進入體制分贓,也公然叫其他台灣人要學他們進入中華民國這個殖民體制供其差遣。
笑話!真是天大的笑話!這個無恥的笑話也在網路一再上演。無視於台灣現在還在殖民體制統治下,更取笑台灣人發覺被殖民是一種想像。自甘於被強姦(承認中華民國)也就算了,竟然到處叫大家也要跟其無恥的享受被強姦的快感。好笑的是,這些在「媒抗」叫大家要承認並接受中華民國的人,連當八姨太的資格都沒有(連個鳥官也當不起),只能白白被中華民國這個畜牲隨召隨到。最最最好笑的是,自封基本教義派,卻批別人文章偏激;這個最好笑,全世界的基本教義派都會笑死!哈哈哈哈哈哈……

長老教會不能變成民進黨次團體
2016-01-23 蘋果日報 盧俊義(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

長老教會總會總委會在1月19日由總會常置委員會通過,發給全體教會一封「對2016年總統與立法委員選舉的信息」。看完全文,除了令人感到深深難過外,也開始擔憂:長老教會總會幹部在信仰上正陷入迷思的網羅中。
之所以難過,就是濫用經文的問題,特別是在該信結尾引用《羅馬書》第13章1節:「人人都應該順從國家的權力機構;因為權力的存在是上帝所准許的,當政者的權力是從上帝來的。」顯然的,這次總會幹部採用這經文給所屬教會時,根本就沒有好好做過功課。
先別談使徒保羅引用該經文時的時代背景和用意,我想請問總委會有否想過:對那些一再對抗獨裁統治,特別是在共產黨政權和伊斯蘭政權統治下深受殘害壓迫的基督徒,請問這句話又將如何傳遞信息?就拿1970年開始,長老教會積極投入關懷台灣在國際社會的地位時,大多華語教會的領導者就是一再引用這節經文來挑戰長老教會:「為什麼不順從國家的權力機構?」長老教會就是一再提出不同的解釋方式,並要求這些華語教會先回到使徒保羅時代背景去看這經文的原本用意。如今這些過去所努力,都將因此而全功盡棄!
再看所引用的第二句經文是引用《路加福音》第一章47節、49節,而這是出自馬利亞尊主頌的詩歌。但這首詩歌所說「成全了大事」,就是在頌讚耶穌基督的降生,就是要帶給世人一個美好的信息:「他把強大的君王從寶座上推下去,他又抬舉卑微的人;他使飢餓的人飽餐美食,叫富足的人空手回去。」(《路加福音》一:52-53)我請問,這是民進黨可以辦得到的事嗎?
該文也引用《彌迦書》第六章8節經文:「伸張正義,實行不變的愛,謙卑地跟我們的上帝同行。」但不要忘記:只有先達成伸張正義,才能實踐上帝不變的愛在人間,也只有這樣才談得上「謙卑與上帝同行」,而這謙卑並不是蔡英文當選當晚下命令要所屬幹部「謙卑、謙卑、再謙卑」的意思。
長老教會在這150年來的宣教工作上,就是一直努力要與被壓迫者站在一起,並不是站在權勢者一邊,否則就談不上伸張正義。如今民進黨是國會強勢者,若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與民進黨站在一起,那是違背《聖經》的教導,根本就不是基督教信仰應該有的態度。
1991年那年,因為野百合運動之後而有國大代表全面改選,當時台灣社會就發起一個重要的理念:選出一個強有力的反對黨來制衡一黨獨大的國民黨。這才是正確的態度。當時長老教會全體教會到處呼籲信徒踴躍參與這項制衡的選舉活動。如今,民進黨已經一黨獨大,長老教會最應該思考的,就是保持與民進黨有個適當距離,以免被人誤為是民進黨的「次團體」;應該積極來思考,怎樣扶持另一個有力的反對黨來制衡民進黨的一黨獨大。
1934年,德國教會有一群牧長聚集在「Barmen」(巴門)這個小鎮禮拜堂開神學研習會所作成的宣言(Barmen Declaration),結論之一:「教會是建立在《聖經》上帝話語基礎上。因此,教會有義務和責任宣揚《聖經》的信息,沒有義務和責任宣揚政府的政策。」長老教會總會幹部和總委會的牧長們應該要這樣學習,帶領全體教會回到《聖經》裡來,而不是告訴全體教會今後要支持民進黨執政。更重要的,總會幹部應該先把《聖經》好好研讀之後,才來發信吧。

2016年1月24日,台灣國護照貼紙發起人陳致豪(老丹)FB:
【盧俊義牧師這篇文章真是擲地有聲!
不斷挑戰當權者,跟弱勢者站在一起,彰顯公義的精神並活出主的樣式,這正是神所教導、也是基督徒所當為之事!「長老教會最應該思考的,就是保持與民進黨有個適當距離。」牧師對教會的建議,也正是對運動者的提醒。人民該成為當權者的明鏡,持續監督,避免民進黨因為掌握完全權力而墮落,這就是運動者該有的態度。】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基督教長老教會盧俊義牧師曾在《蘋果日報》發表〈長老教會不能變成民進黨次團體〉,公開臺南長老教會在民進黨勝選後,長老教會總會常委會發表公告,公告結尾引用《羅馬書》第十三章第一節:「人人都應該順從國家的權力機構,因為權力的存在是上帝所准許的;當政者的權力是從上帝來的。」如果要服從權力,為何在國民黨主政時期不服從?長期以來長老教會一直希望能有獨立國家,他們也期待有同樣主張的政治人物出現,賴清德可能比較符合他們的理想,但也不能如此包容。難道只要主張獨立,其他的事情都可以被合理化?這將造成很大的問題。】
------------------------------

回顧至今南鐵東移 土地價值跟政治利益的角力賽?
2016-10-22 信傳媒 徐世榮(政大地政系教授)

以臺南鐵路地下化的「一般徵收」為例,當地居民並不反對地下化,而是反對東移、反對「徵收」。因為軌道本來不需要東移,而且鐵路兩旁都有公有土地,所以不符合「徵收」必要條件。我在〈請立即終止臺南鐵路地下化東移土地徵收案〉文章中引用很多法院判決,連最高行政法院的判例都認為,「徵收」一定是最後手段。政府為了追求效率,都把徵收變成優先的手段,這是不對的。
南鐵地下化在1995年定案為「原軌底下地下化」,也因為施工時要在原軌底下地下化,而向原軌東側的居民拜託:因為火車很重,一般都採「明挖覆蓋法」施作,但施工期間火車還是要行駛,所以需要在火車原軌東側鋪設臨時軌道,讓火車可以繼續行駛,又因為鐵道旁邊的馬路不夠寬,所以需借用附近民眾的土地,而且部分房屋可能會被拆除。當地居民為了公共事務願意犧牲,說好等火車明挖地下化完成後,再將鐵道切換回去,也還給居民土地。同時,施工期間要給民眾一點費用,類似租金,這叫做「土地徵用」。
但這個「徵用」卻在2007年生變。主要原因是地方和中央的分攤費用談不攏。當時中央和地方都是民進黨,蘇貞昌是行政院長,地方是臺南市長許添財。
2007年,中央和地方談妥南鐵地下化的處理方式,2009年經行政院核定:總經費約294億,由中央負擔87.5%、地方負擔12.5%,但在公告之前完全不公開。當地居民一直到2012年收到公文後,才知道原來鐵道東移,「徵用」變成「徵收」,不還給居民土地了,而原來的火車鐵軌要變成是綠園道,這其實也與法律不合,因為有公有土地時,必須優先使用公有土地。而且政府很晚才公告,就怕人民抗議。

計畫書「一面」談完土地徵收 

臺南市政府《變更臺南市東區細部計畫(配合臺南市區鐵路地下化計畫)(部分鐵路用地、住宅區變更為公園道用地)》整本厚厚的計畫書中,只有薄薄一面的篇幅談「土地徵收」,「土地徵收」在計畫書裡應該要有一個專章。而且將土地徵收的討論擺在財務計畫裡,完全是用成本的觀點理解土地價值,顯示政府長期以來的思維是:「給錢,你必須搬家。」完全沒有考量土地徵收的六項要件,就是政府說了算。很難想像政府竟做出這種事情,按照這種思維,全臺灣有哪塊土地不能徵收?
南鐵地下化事件抗爭至今已經三年多,還不知道後續會如何發展。賴清德當立法委員時反對鐵道東移,不知道有沒有人問過他立場改變的原因。我認為賴清德可能也與財團派系站在一起,所以堅持要執行臺南鐵道東移。這幾年臺南市有很多土地開發案,根據我得到的消息,其中一些建商的背景是全國性的新聞媒體。政府以執行「土地重劃」、「區段徵收」來取得政治利益,形式上一切合法,要提告其實也有困難。
一般來說,「公聽會」和「說明會」都開放給利害相關人參與,不限於地方居民。但是2014年5月臺南召開都市計畫變更會議時,我從臺北南下參加,到了會場門口,警察卻不讓我進去,而且不只擋一次,還把我和其他幾個人拉出來。這是實際發生的事,不是我故意批評賴清德。我也很遺憾,賴清德與以往我認知的賴清德,已經有很大不同。
不僅如此,很多人透過《維基百科》來了解事件,因此也有很多人透過《維基百科》來了解南鐵地下化事件。目前《維基百科》「臺南市區鐵路地下化計畫」的詞條內容是臺南市政府修改後的版本,不是正確的資訊。自救會的成員大部分都是六十歲以上的老人家,沒有那麼好的電腦知識,不可能去修改詞條內容。這是很糟的示範。協助的學生好不容易在《維基百科》上建構正確資訊,沒多久網軍卻又改成錯誤的和偏頗的資訊。

從「顏色」不從「人民」

我高中讀南二中,念書時租的房子位於鐵路邊,因為過往的情感,我積極參與「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我和多位參與自救會的人成為好朋友,他們的家族多半長期挺綠,每週上基督長老教會、聽臺語講道,如此持續三、四十年。可是他們因為這次事件向長老教會求助,長老教會僅側面回覆:「賴清德主張臺獨,他是未來總統的候選人。我們不能批評他,要保護他。」聽到這話還是覺得心酸。臺南神學院也在鐵路旁邊,他們也沒出聲,只有一些學生自主參與。這也讓我訝異:難道顏色對了,就什麼都可以容忍嗎?從政的人應該要與人民站在一起。
基督教長老教會盧俊義牧師曾在《蘋果日報》發表〈長老教會不能變成民進黨次團體〉,公開臺南長老教會在民進黨勝選後,長老教會總會常委會發表公告,公告結尾引用《羅馬書》第十三章第一節:「人人都應該順從國家的權力機構,因為權力的存在是上帝所准許的;當政者的權力是從上帝來的。」如果要服從權力,為何在國民黨主政時期不服從?長期以來長老教會一直希望能有獨立國家,他們也期待有同樣主張的政治人物出現,賴清德可能比較符合他們的理想,但也不能如此包容。難道只要主張獨立,其他的事情都可以被合理化?這將造成很大的問題。

決定權仍在當地居民

南鐵地下化的拆遷戶對於抗爭或不抗爭,也有分歧。大家目標雖一致,選擇的手段則不太一樣。抗爭既有風險又有壓力,而且大部分的人只是一般小老百姓、公司員工,連請假都不容易,所以抗爭時常要錢沒錢、要人沒人、要資源沒資源,這是很大的瓶頸。有人想多投入,有人情況不允許,因而較難形成抗爭的共識。但我們盡量對兩方都給予協助,能溝通就設法溝通,不能溝通就尊重不同意見。至少在需要的時候,大家還是會站出來,能夠做到這點,我覺得也夠了。
當地朋友也出現不一樣的聲音,有人認為我們是外來者、是我們慫恿他們抗爭、我們在搞破壞等。事實上我們都是協助的角色,幫忙想辦法。我會很堅守我的立場,絕不會要求參與者趕快衝。之前政府用了很多法令來壓他們,那些法令他們連聽都沒聽過,他們因而累積了滿腹的冤屈,鬱卒無法抒發。我們最大的幫助就是讓他們有抒發的出口,給他們信心,鼓勵他們爭取自己的權益,也讓他們知道,不只一位大學教授支持他們爭取權益。但我們也只是協助的角色,最後的決定權仍然在當地居民。漸漸地,他們也把法條背下來了。很多臺南市居民對土地徵收的六項要件都能琅琅上口,一講出來,就可以把行政官員堵回去。

(內容來源:徐世榮著《土地正義:從土地改革到土地徵收,一段被掩蓋、一再上演的歷史》,由遠足文化出版授權轉載,原標題為〈「土地政治」等於「地方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