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談】公投法補正—還我完整公民權!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7/11/09
資料來源: 

時間:2017/11/11(六)上午9:30~12:00

地點:台北市NGO會館 台北市中正區青島東路8號

主辦單位:社團法人台灣北社

協辦單位:台灣社、台灣客社、台灣教師聯盟、台北水噹噹姊妹聯盟、台灣公投護台灣聯盟、凱達格蘭學校、FETN蠻番島嶼社、台灣母語教師協會

主持人:李川信 社長(台灣北社)

與談人:許忠信(凱達格蘭學校副校長)

       蔡丁貴教授(台灣公投護台灣聯盟總召集人)

       曾建元教授(中華大學教授)

       陳俞璋先生(FETN蠻番島嶼社)

台灣的前途應由2300萬台灣人共同決定,這是國人的共識;民進黨在2007年「正常國家決議文」,也主張用公民投票呈現國人的主流意見。

2016年第一個會期一讀的公投法修正版本多種,其中最令台灣人民失望的是「公投事項不設限」沒有得到共識。一個議題設限的公投法,如何彰顯台灣的共識?

我們嚴正呼籲執政的民進黨,請誠信兌現你們長年以來對台灣人民的承諾,和陳建仁副總統的2016年競選所提:「讓公投法符合人民需要,讓人民可行使自決權。」把「該還給人民完整的公民權還給人民!」

活動日期: 
2017/11/11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民進黨公投法、政黨法 獨派罵翻:只比國民黨好一點而已
2017-11-11 中時即時 曾薏蘋

公投法、政黨法,民進黨被獨派罵翻天。今在北社一場座談會中,中華大學副教授曾建元就公投法批評,民進黨現在越看越像國民黨,總統應依人民需求完成公投法修正;公投護台灣聯盟總召蔡丁貴則因昨天通過的政黨法痛批,民進黨只比國民黨好一點而已。
蔡英文總統雖曾承諾年底前完成「公投法」補正,但至今修正案仍停留在初審完成階段。由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成立的「人民作主教育基金會」數十名志工,上周開始在民進黨中央黨部對面展開為期16天的24小時接力禁食行動,要求執政黨盡速通過「公投法修正案」。今天上午,台灣北社舉辦「公投法補正—還我完整公民權」論壇,邀請李川信、許忠信、蔡丁貴、中華大學副教授曾建元、蠻番島嶼社成員陳俞璋與談。
台灣北社社長李川信認為,目前未補正部分不符合「主權在民」;至今台灣無法公投台灣正名,就是因為公投法不給機會。
前立委許忠信指出,公投法雖以例外限制租稅、薪資、人事等項目不能公投,但例外解釋要從嚴,不能擴張解釋來限制項目。
台灣社社長張葉森則表示,過去民進黨都主張要公投,但執政後對此態度有點變化;過去國民黨把公投當洪水猛獸,原以為民進黨執政後公投修法會順利些,但至今仍是鳥籠公投。
曾建元認為,國會多數的民進黨若有決心,不用這麼久;距上次公投法朝野協商至今已快一年,顯然民進黨不把這當主要政策。
提到昨天三讀的政黨法,蔡丁貴更是不以為然。他說,民進黨一年可拿近3億,國民黨拿近2億,親民黨、時力只拿1千多萬,自由台灣黨零,「這種立法很沒有道理。」
蔡丁貴說,政黨補助款制度是當時的民進黨找前總統李登輝商量,希望透過補助款幫助民進黨取得執政機會;而這次民進黨第二次執政了,所以不想改了。他認為,選舉應該政黨自行募款,選完再繼續募款,這樣政黨才會在意選民聲音,不然選完好像在做皇帝一樣。

義無反顧的雞蛋
2017-11-18 蘋果日報 陳麗貴(人民作主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人民作主教育基金會為訴求「落實民主 補正《公投法》」,在民進黨中央黨部前進行「24小時接力禁食」,已經進入第10天了。2位主禁食者居中靜坐,近20位志工周圍陪坐。每個人端肅如石雕,看不出個人情緒,這是非武力抗爭者的規訓。
我想起紀錄片《廣場》中,野草莓學生的一句話:「在廣場上,我們為了成為一個人,讓自己變成了一個身體。」
此刻,我們正把自己壓縮成一個小寫的「i」,一個謙卑的符號。
馬路的那頭是一堵高牆,高牆的主人是台灣民主運動數十年所孕育出生的「民主之子」──民進黨。如今這位「民主之子」已經成為掌握全國最高權力、擁有全國最多資源的巨人,我們不知他身上是否還存留著民主的胎記?
23年來,我們推動「人民作主」,無非是希望透過「直接民權」,落實《憲法》賦予人民、但是人民卻從未有機會實踐的創制複決權,藉此完成建構台灣民主工程的最後一塊拼圖。可惜,台灣民主之路向來坎坷迂迴。14年前,由國親兩黨主導的立法院所通過的《公投法》,是一部無法確實反映民意的「鳥籠公投法」;過高的門檻,導致14年來沒有任何公投案得以成功。14年來,民間呼籲下修《公投法》門檻的聲音不曾間斷。
去年5月,人民作主夥伴以個人理由選擇離開組織時,我曾跟她開玩笑說:「沒關係啊,妳已經功在黨國了!《公投法》修正草案已經出了委員會,應該很快可以完成修法!我們在台灣民主的進程,算是扮演了一個特別的角色。影響力多大?就各自解讀吧!」那時我們對終於完全執政的民進黨,確實充滿樂觀期待。
沒想到,1年後,我們必須兩度到高牆之前,以禁食禁語的方式,提醒「民主之子」:「落實民主 補正《公投法》」是這一代台灣人民的歷史任務,也是民進黨無可迴避的責任。
禁食期間,民進黨社運部組長李世明銜命來探視,告知:民進黨中常會對我們的訴求曾提出討論,表示立法院已列入優先法案,年底之前完成修法應該不會跳票。幾天後,總統府秘書長卓榮泰又出現在禁食區,說:「若這會期無法完成修法,就是明年1月底延會期間完成。」我們如何能夠信任政治人物的承諾?如果這不是敷衍,甚麼才是敷衍?
《公投法》修正草案在立法院中被列為「優先法案」已經4個會期了,還繼續在當「優先法案」。我們不明白的是:此一朝野已有高度共識的「優先法案」,執政黨不需吹灰之力就可通過二、三讀,完成立法;為何延擱至今,還排在第37號「優先法案」?
村上春樹說:「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此刻,面對高牆,我不禁要問「民主之子」:「是否,是否,要逼迫人民變成一顆又一顆義無反顧的雞蛋?」

「落實民主、補正公投法」─才說年底,又改口明年?下回會是哪一年呢?
2017/11/29 蘋果即時 薛素姬/家庭主婦
(編按:本文係作者於11月23日完成24小時禁食靜坐後撰文)

人民作主基金會訴求「落實民主、補正公投法」,今年11月8日,二度來到民進黨中央黨部前,展開24小時接力禁食行動。這回距上次(4月26日)禁食行動已逾半年。而躺在立法院的《公投法》修正案,自從去年12月初審通過後,就一直擱著到現在一點也沒有進展。
記得上回我報名參加兩天的12小時陪同禁食,這次我將挑戰連續24小時禁食靜坐。我與來自嘉義的淑瑛志工,是這次最後的主禁食者,我倆將為這次的360小時接力禁食劃下句點。想到這裡,心中有些激動、緊張,生怕出什麼差錯。因而時時提醒自己,務必專注端坐於禁食椅,以帶領夥伴展現集體的沉默意志力量。
其實早在5天前,我就從鳳山撘車北上,加入陪伴禁食靜坐行列。眼看一棒接一棒禁食志工,挺直著身軀,忍受風寒飢餓,只為一共同目標──「補正公投法」。
剩最後24小時了,當我們兩位接棒志工準時來到禁食座前,天空依舊陰雨濕寒。交接坐定後,只見前晚夜宿對街民進黨部前的「大觀自救會」,此時仍持續抗議著。今天是星期三,也是民進黨例行中常會開會日。午後「大觀」動了起來,一陣陣呼口號、叫囂及抗議聲,透過擴音器傳送,聲聲尖銳刺耳。
北平東路兩側,一邊是聲嘶力竭、拳手舞動的激烈抗爭者,另一邊則是安安靜靜最大聲的非武力行動者;這一靜一動之間,構成一幅台灣最特有的民主街景。
上回結束禁食離去前(5月10日),對面大廈某層樓的主人派人傳話說:「年底前會努力完成《公投法》三讀修正。」未料半年後,在我們二度禁食期間,同一位傳話者,再度施然出現禁食區,對著我們說:因為某些因素,所以「公投法修正案」需延明年了。
14年了。自從2003年11月27日立法院通過「鳥籠公投法」以來,舉辦六次的全國性公投,沒有一次成功、有效。可見我們國會立委素質之低,在攸關國民主權行使之重要法律,竟訂出品質如此低劣之惡法,不但剝奪人民「直接民權」,更造成國內政治爭鬥不斷、社會紛擾不安,使得國力抵銷、潰散,台灣民主原地踏步、停滯不前。
才說年底,又改口明年?下回會是哪一年呢?
【註】兩次禁食期間同一位傳話者:卓榮泰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