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日友好」的情感政治學

2018/02/11
自由撰稿人

最近幾年,每逢台灣發生地震等災難事件,日本方面的反應便成為台灣民眾和媒體關注的焦點。

這個現象在這次花蓮震災中也不例外,當花蓮地震傳出嚴重災情後,許多人第一時間便把視線投向日本,PTT上馬上有鄉民翻譯日本網友的討論留言,媒體上也大量湧現日本名人和網友關注台灣的報導,諸如「『台灣加油』成推特熱門標籤 日人要捐錢報恩」、「日本美女大胃王:日本一定會幫助台灣」等等。2月8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親筆揮毫「台灣加油」表達慰問,以及日本救難隊抵台、蔡英文總統發文感謝並稱安倍是「真正的朋友」,更將這波「台日友好」推向高峰。

而在同一時間,台灣民眾對於來自中國大陸的慰問和支援的反應,則形成極端的對比。雖然在社群媒體中,同樣可以見到許多來自一般大陸民眾的關切,但是多數台灣網友對大陸民間和官方的關注,卻表現出拒斥的態度,甚至以「支那五毛」、「支那賤畜」等仇恨字眼攻擊大陸人;在PTT一篇「花蓮大地震 日本鄉民怒吼:我們想捐錢」的熱門文章底下,則可看到「感謝日本」、「台日友好」等推文之外,夾雜不斷出現的「反觀支那」、「反觀426」、「反觀支那賤畜」等敵視言論。

PTT上關於花蓮震災的新聞留言夾雜著「台日友好」和「支那賤畜」。(圖截自PTT網站)

在媒體報導的手法中,對待中國大陸與日本的呈現方式也非常不同。以《蘋果日報》為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比安倍晉三更早一天對台表達慰問,並表示願派遣救援隊協助救災,但蘋果卻稱中方是「擺姿態」,而對日方的援助則謂之「真感心」

為何台灣人對於中、日兩方的援助有著截然不同的態度?有人說,那是因為日本是真心想要援助台灣,中國大陸則把台灣人稱作「台灣同胞」,帶有統戰的政治意圖。

然而,一旦我們把「台日友好」的情感歷史化,便不難發現,在救災過程中台日政府之間的互動往來,其實同樣深具政治意味。

殖民遺留的台日情誼

台灣人的「親日」意識,根源於戰後國民黨政權不僅沒有展開徹底的去殖民工程,甚至與日本右翼結成反共同盟,才使得日本殖民遺緒殘留至今。

然而,從台灣單向的「親日」情感態度,逐漸發展為雙邊的「台日友好」,這個過程與其說是產生自「民間」,其實更多是來自國家政權的打造;跨越兩蔣、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到蔡英文等藍綠政權,親日的外交態度僅有程度之別,而「台日友好」的論述成形擴散,更是源於特定政治人士和團體鼓吹的結果。

在台灣,李登輝堪稱「台日友好」論述的總設計師,提出「日本精神」、「台日命運共同體」、「日本和台灣曾經『同為一國』」等說法,2002年更在日本成立旨在促進台日政治及文化交流的「日本李登輝之友會」。此外,陳水扁任總統時也在民進黨中央成立「台日友好協會」,2008年前台南縣長蘇煥智亦成立「台南縣台日友好交流協會」,縣市合併後改名「台南市台日友好交流協會」,並一度由前台南市長賴清德出任理事長,大力推動紀念八田與一的各種活動。

蔡英文上台後,同樣將加強台日關係當作外交重點,並公開表示「台日友好」這四個字,現在大家都已能琅琅上口。

此次花蓮震災,總統府拒絕了大陸與其他國家方面的救災協助,卻獨獨接受日本派遣的救難隊,蔡英文也在推特上以日文感謝安倍晉三的慰問,稱這正是所謂「患難見真情」,認為日本在困難時刻提供援助,體現了台日雙方的友情與價值觀。

其實,任何國家凡願意在災難發生之時伸出援手,雪中送炭,本是值得肯定與感念的美事,日台兩地人民在危急時刻彼此互助,期間流露出的許多真摯情感也確實令人動容。然而,「台日友好」的情感結構,一方面連結了過往殖民遺緒的殘留,二方面又是當前特定政治勢力的論述建構,究竟是否符合人民利益,實則必須警覺深思。

舉例來說,「台日友好」經常成為日本右派擅長運用的政治修辭,用以推動美化日本殖民統治、粉飾二戰侵略行為和對抗中國大陸的政治議程。

前幾年,台灣人熱情資助因311大地震而嚴重受創的日本災民,日本李登輝之友會成員佐藤健一同樣十分感念,但他回報台灣的方式,卻是在屏東高士部落重建起二戰時期動員當地原住民為日本侵略戰爭效命的高士神社,更在日本節目上表示「希望更多人到高士神社祭拜為國家犧牲的英靈」,公然宣揚軍國主義。

而去年(2017)台南烏山頭水庫的八田與一銅像遭到斷頭後,日本李友會等右翼團體隨即發起募款修復,當時賴清德也率市府全力復原八田與一像,並舉行盛大追思會,代表台南市民對八田與一表達謝意、敬意和無限哀思,稱「日台的友誼更為堅固」。然而,日本殖民者當初建造嘉南大圳以控制水的供給,達到奴役台灣農民、掠奪台灣資源的根本目的,卻也在「台日友好」的名義下被徹底掩蓋。

此外,近期引起話題的由日本團體和台獨團體共同推動的「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的連署活動,實際上是由日本極右派媒體櫻花頻道主持人、「台灣研究論壇」負責人永山英樹所發起。他參與多起反中示威、主張釣魚台是日本固有領土、支持在台重建日本神社,更曾投書台媒否認慰安婦是「被迫」的,其經營的部落格更名為「台灣是日本的生命線!(台湾は日本の生命線!)」,流露出肯定日本過去侵略和殖民統治的鮮明立場。

2017年台北同志大遊行也出現「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活動的宣傳充氣球。(攝影:張智琦)

對許多台灣民眾來說,「台日友好」只是一種素樸的情感表達。然而,這樣的情感卻由於政治力量的操弄,而被一再動員、強化、普遍化,特別是在地震等等倍受矚目和同情的災難事件中,「台日友好」的論述往往能發揮最驚人的效果。稍不慎防,我們便可能為特定人士和團體利用,成為替他們的政治議程背書的棋子。

在台灣災民面對重大災難的危急時刻,面對日人的每一分援助,自然應該報以感念之情,然而,面對以「台日友好」為名所展開的各種活動,我們仍必須多加思考:為何宣揚「台日友好」的同時,卻要以「支那五毛」等仇恨字眼指向中國大陸民眾?珍惜肯定當代台日兩地民眾的情誼,是否就意味著我們必須合理化日本過往的殖民統治、軍國主義侵略戰爭和否認強徵慰安婦等罪行?當日本右翼積極透過「台日友好」等說詞,拉攏台灣去對抗中國大陸時,我們又是否認可這樣的政治企圖?

這些和「台日友好」的情感糾纏在一起的嚴肅政治問題,正考驗著我們是否能站在殖民地台灣人民的立場,反思日本殖民歷史,也考驗著我們如何看待台灣今日的處境,做出真正有益於台灣的選擇。

責任主編: 

回應

新書寫南京大屠殺遭圍剿 村上春樹再令日本軍國主義露馬腳
2017-03-10 民報 林秀姿/曾任蘋果日報、自由時報、天下雜誌資深記者,遊蕩過日本京都一年,在《天下雜誌》獨立評論與《聯合報》鳴人堂撰寫「日本看看」專欄。

暌違四年,村上春樹的新書《騎士團長的殺人事件》又在日本、中國引爆話題。不過,日本媒體聚焦書迷如何漏夜排隊、搶買新書,在中國亦引發高度討論。
中國對新書有興趣,主因村上春樹在書中直接挑起兩國心結—南京事件(中國稱南京大屠殺),登場的人物台詞講到南京事件究竟是死了40萬人還是10萬人,並不清楚。但此段落登上中國《人民日報》,認為村上春樹是日本的良心,坦然面對南京大屠殺的悲劇。
不過,卻引發日本網友高度抨擊。有人認為,中國調查南京大屠殺宣稱死了30萬人,村上春樹為何逕自增加10萬人?更有人認為,村上春樹為了討好中國,想拿諾貝爾獎想瘋了,何不乾脆寫一本專述南京大屠殺的小說?也有學者提醒,不曉得40萬人的數字根據何在,但中國會以此小題大作,村上恐遭到中國政治利用。
日本知名右派人士、《永遠的零》小說作家百田尚樹更在推特批評村上春樹,提及2015年時村上春樹投稿至《朝日新聞》,認為日本應該要為戰爭向中國道歉。百田尚樹在推特上說,村上是為了在中國賣書,還是想靠中國拿諾貝爾文學獎,還是只是單純的笨蛋?
村上春樹的書迷面對這一連串抨擊,恐怕難以招架。畢竟日本近幾年在安倍晉三的領導下右傾嚴重,類似百田尚樹等右派大大出頭,許多軍國主義般的言論被奉為主流。不少被稱為左派的人或媒體,講話與報導則得小心謹慎,以免被圍剿。
日本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加害者」的事實,但日本多數人不在檯面上討論,他們腦中保留最多的記憶是原子彈投放的唯一「受害國」。小學時,他們學習折紙鶴追悼這段歷史,修學旅行必去廣島原爆遺址,不少小學生在紀念館內哭泣;他們討論廣島的居民當年受的苦痛,皮膚因為放射線而剝離、血流滿地,也討論美國如何商議投放原子彈的過程。對於不利於己的歷史則忽忽帶過。
但當國內有人主動針對戰爭一事道歉,或發難應該道歉,甚至提醒日本的責任時,總會惹來不諒解。尤其幾位反戰創作者,包括宮崎駿、村上春樹,都主張日本應該正視歷史錯誤。在台灣出版許多書籍的新井一二三,更曾坦白面對台灣時的無地自容,因為日本曾經殖民台灣,加上戰時慰安婦問題,都讓她每次來台灣旅遊時備感羞愧。
面對歷史,人類容易選擇性遺忘,且採取非黑即白的論述。過去日本曾經公開道歉過,但給世人的感受仍顯得表面化。因此「要不要道歉」對世界來說雖仍是選項,對日本卻不是選項,而已是完成式。
因此,當被稱為左傾/親中的創作者公開反省,期待日本謙虛面對歷史時,當然會引起「愛國之士」圍剿。尤其中國大肆褒獎這些言論後,原本只是單純的反省文,變成了刺耳的言論;在日本右派人士眼裡,擴大解讀為對中國搖尾,創作者被迫貼上紅色標籤。只可惜,右派人士此舉反而陷入中國的抹紅伎倆,加速軍國主義形成,在國際間塑造更多敵人罷了。

要“台独”不“舔美” 好比要狗改了……
2020-06-04 海峡之声 海声

5月25日,美国一名非裔男子遭暴力执法被警察“跪杀”,引发全美各地民众的抗议示威,进而演变成暴力骚乱。面对示威和骚乱,美国政客将标榜的“自由民主人权”抛在脑后,调动军警强力镇压。美国总统特朗普公然表示“只要打砸抢掠就开枪”“让最凶恶的狗对付”。
暴力执法草菅人命,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特朗普当局的粗暴应对,连西方社会自己都看不下去。连日来,美国的盟国加拿大、英国、法国等地都出现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声援美国民众抗议警察执法不当和反抗种族歧视。
然而,人们注意到,一再声称与西方共享“自由民主人权”价值的民进党当局等“台独”分裂势力,在此事上却表现出另一番景致。
在香港暴力骚乱中,民进党当局打着“支持民主自由人权”的幌子,不停地对特区政府、香港警方和大陆方面说三道四。但是,对于眼下发生在美国的事,他们却出奇的安静,几乎是默不作声,仅见蔡办发言人的一句表态“注意到相关事件的发展”。轻描淡写之余,还不忘“舔美”,扯出“专制”“民主”云云之类的鬼话。
更让人跌破眼镜的,是“台独”媒体和“台独”分子的表演。有“台独”媒体竟然使出移花接木、断章取义的惯用伎俩,企图将美国黑人被白人警察“跪死”事件的责任甩给大陆;还有“台独”媒体则用粗鄙不堪的话,称大陆方面对美国的批评是“一伙太监,笑话隔壁夫妻性生活不和谐”;而一些“台独”分子则试图为美国“洗白”开脱,称黑人遭警察暴力致死引发抗议不过是美国“特有的情结”。
香港的暴力骚乱,美国的抗议示威,面对这两场性质不同但场景相似的事件,民进党当局等“台独”分裂势力的表演,前后对比是何等的鲜明。从中,人们看到了他们标榜的所谓“自由民主人权”的虚伪,看到了他们“舔美”至死的丑态,看到了他们毫无道德底线的卑鄙下作。
在香港的暴力骚乱中,他们声称“与香港人民站在一起”;但面对全美各地的抗议示威,他们显然没有“与美国人民站在一起”。其实,作为一股反国家、反民族的逆流,他们从来就跟人民不沾边,从来就没有与任何的人民站在一起。他们从来都是与反华反共势力站在一起;所谓“自由民主人权”,不过是他们“反中媚美”的另一套说辞。
对于眼前美国的事,与民进党当局沉默不语形成对比的是,台湾社会多有公道正义之声,对民进党当局在香港事务和美国事态的不同样表现也不乏批评之语。这表明多数台湾民众对于事件善恶美丑、是非黑白自有判断,展现出明显高于民进党等“台独”分裂势力的认知水准和道德情操。
同样的,面对不靠谱且乱糟糟的美国,与民进党当局无下限的“舔美媚美”相反,岛内舆论也多有批评和反思之,指出:民进党当局如果继续“倚美抗陆”,台湾会非常危险。这样的批评反思,入情入理,用心良苦;但民进党等“台独”分裂势力恐怕是听不进去的,因为“媚美媚日”对他们可谓源自基因、深入骨髓。
熟悉“台独”历史发展的人们都清楚,“台独”分裂势力自产生之日,就与外部反华干涉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台独”的大本营,先是日本,后是美国。某种意义上,“台独”就是外部反华干涉势力培育扶持出来的。从现实来看,面对大陆的综合实力,“台独”分裂势力也知道,单靠他们自己是搞不出名堂的,因而他们只能寄望于就是美国为首的外部干涉势力的支持。
因此,要民进党等“台独”分裂势力不要“舔美”,用句不好听的俗话:好比要狗改了吃屎。
勾结外人,投靠外国,这是一切背叛自己国家和民族者的共性,这决定了民进党等“台独”分裂势力“舔美”难改。但他们的拙劣表演,就像他们在香港暴力骚乱和美国黑人被杀事件中的表演,会让越来越多的台湾民众看清他们的软骨头的奴才本性,越来越认识到“台独”虚幻本质。试想:一伙奴才,还谈什么“独立”呢?因而,在认清“台独”虚幻性后,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台湾民众认识到,统一是历史大势、是正道,“台独”是历史逆流、是绝路;认识到,台湾前途在于国家统一,台湾同胞福祉系于民族复兴;认识到,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才是台湾同胞真正的归宿。

想像中的恐怖份子 自民黨的威權路線
2017-04-20 經濟學人

日本國會在這幾個星期間,不停地辯論是否要懲罰預謀犯罪的人。日本政府說,這樣的「陰謀法」,可避免國家受到恐怖主義的傷害。以一個犯罪率創下歷史新低(2015一整年,只有一起致命槍擊案的記錄)、上一次大規模恐怖攻擊可追溯到二十多年前的國家來說,這樣的理由聽起來有些牽強。
日本律師協會質疑,是否警方需要更多權力?律師協會表示,警方可利用現行的法律來追究犯罪陰謀。批評者則懷疑,執政黨自民黨別有用心。主要反對黨民進黨的階猛議員認為,「對這條法律的需求非常小,擁有這條法律的危險卻無窮大」。他認為,通過這條法案,將導致個人自由崩壞,「跟保衛憲法賦予的個人自由比起來,政府更熱衷於保護國家的行為自由。」
老實說,主導日本政壇長達六十年的自民黨,從未隱藏過自己的威權路線。自民黨想擺脫美國佔領軍在1947年所公佈的自由派憲法;對憲法中放棄戰爭、削弱天皇地位、對基本人權不可侵犯的鏗鏘宣示等條文不滿。
由自民黨背書的一項憲法修正草案,拋棄了這些想法,並以「對國家的義務」之形式替代:必須尊敬國歌與國旗、權利來自「責任和義務」、公民「必須遵從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言論自由如果阻礙了這些,則可以受到限制。明治大學的Lawrence Repeta說,最令人震驚的是,這項草案授予日本首相在「極度廣泛且未定義程度的各種潛在情況下」得以宣布緊急狀態。Repeta認為,這項草案是捨棄日本自由民主的藍圖。
私底下,有些自民黨政治人物也認為,這份由黨內死硬派於短暫在野時期所寫的草案,有些太超過了。笹川平和基金會的渡邊恆雄說,「沒有人認真看待這件事」。他說,如果自民黨真的想對選民推銷這份草案,內容必須要更吸引人。然而,自從2012年自民黨重新掌權後便更右傾的情況來看,這份草案在政策上的影響力會越來越大。
去年,十一位聯合國的特別報告員批評,安倍政府企圖恫嚇媒體,方法是依據管制大眾傳播媒體的法律,來關閉有「偏見」的媒體。2013年時,儘管受到記者、律師跟學者的大力反對,自民黨仍推行一項法律,讓政府可以宣佈各式資訊為國家機密。理論上,這條法律有助於美日之間的安保合作,過去美國常抱怨一些機密資訊外漏。實際上,這卻引起人們擔心,揭露完全合法的資訊(比如說福島核廢物汙染的程度)也可能被認定犯罪。
自民黨籍的國會議員林芳正堅持很少自民黨人想回到過去,儘管他本人也承認有些人想把路「導向極右」。但他仍然支持陰謀法,認為這可以讓2020東京奧運保持安全。自民黨在參眾兩院都保有優勢,意味著修正案可能會無窒礙地通過。階猛議員說,沒有一個強而有力的反對黨,才是一般民眾最需要擔憂的。自民黨也許不需要擔心在國家權力上受到箝制,但應該要有人去擔心這件事。

台灣外交 勿蹈蔡國覆轍
2019-12-27 聯合報 楊鴻光/退役教官(台中市)

春秋初期,蔡國因搖擺於周、晉、唐、吳間,企圖抵抗楚國,但終為楚所滅。蔡國的背後折射出那個時代「弱國無外交」處境,周遊強國間,一步錯、滿盤皆輸。只有自己腰板硬,才能屹立。依附於他國,只會讓國家時刻處於危險之中。
這對長期依附美國、日本,企圖抵抗中國的台灣而言,無疑是個活生生教材。一九七一年十月廿五日,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時,日本美國先後與我斷交、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中國友邦總數也迅即上升到一百八十個,一個中國的共識在國際間更加鞏固,如今經濟力與軍事力均名列前茅,這些都是無庸置疑的;台灣還要繼續如「瞎子摸象」,以偏概全,看待中國嗎?
誠如錢復所說:「兩岸政策是外交政策的上位政策!」如今關鍵當然還是在兩岸關係,如何處理兩岸關係恐怕是二○二○年總統當選人對外關係中最重大的任務。「挾洋自重」遠不如自己的「莊敬自強」、以及務實的「敦親睦鄰」政策有效,更應避免走向「蔡國」的下場。

霸凌視角:點燃民族主義情緒 是調和中國領導人最糟方式
2020-08-12 上報 馬毅仁(Ian Buruma)/《紐約書評》前編輯,著有《東京情史:回憶錄》

紐約—在上個月在尼克森總統圖書館和博物館的講話上,美國國務卿麥克·蓬佩奧(Mike Pompeo)禮貌地宣佈,尼克森對於中國的態度是錯誤的。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開放,寄希望於其毛澤東主義獨裁統治能被溫暖的國際接納所感化,在國內變得更自由、國際上變得更合作,最後以失敗告終。
事實上,尼克森從未試圖讓中國民主化——他需要毛澤東幫他結束越南戰爭並贏得對蘇聯的優勢。
儘管如此,蓬佩奧進行了冗長的控訴。他說,中國現在比20世紀80年代更不自由。中國竊取西方工業機密,派政府特工偽裝成學生,用威脅扼殺批評,將少數民族和異見分子關進集中營,要脅其他國家購買中國技術對美進行諜報活動,如此等等。「自由世界必須戰勝新暴政,」蓬佩奧說,「我們這些熱愛自由的國家必須引導中國做出改變。」
他這番話正確嗎?美國總統川普政府至少在這個角度站在歷史的正確的一邊嗎?中國是否代表著對「自由世界」的生存威脅?
如果是的話,川普政府可以說是相當偽善。川普本人多次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他的好朋友,斷然拒絕批評習近平無視人權、囚禁政治犯或破壞香港法治。
但川普政府的偽善未必意味著蓬佩奧涉華言論是錯誤的。中國共產黨對內仍是獨裁政府,對海外民主國家仍常常懷有敵意。
當然,對於「自由世界」能做些什麼改變中國的內政,總歸有個極限,不管它多麼邪惡。中國過於強大,經濟利益過於重要,將冷戰轉變為熱戰的風險過於巨大。只有中國人可能打破中共對本國權力的壟斷。鼓吹通過外部力量實現「體制變化」,是瘋狂的。
但有很多理由來做些什麼,讓中國對壓迫程度較小的國家的內部安排的傷害最小化。大量證據表明,中國的壓力可能損害民主社會的支柱之一:自由言論和表達的權利。
依靠中國金融或市場支持的西方機構尤其脆弱:出版商和大學被迫收回觸犯中國政府的書籍和文章,好萊塢電影清除一切可能在中國惹上麻煩的內容,歐盟官員審查批評中國的報告。
中國巨大的財富意味著它可以霸凌政府,強迫它們購買中國技術,儘管其中存在安全問題。當然,在這種事情上,中國並不是孤家寡人。所有大國都用實力迫使其他國家就範。美國在冷戰期間這樣做,此後有時也這樣做,損害其他國家的民主自由。但至少美國總體而言,在意識形態上並不像中國領導人那樣敵視自由。
問題在於對此做些什麼。如何捍衛僅存的自由世界,讓它免受財力權力巨大的獨裁體制的侵略性戰略的衝擊?蓬佩奧正確地強調了團結的重要性。組織起來保護共同利益的辦法是成立國際組織捍衛和執行共同規則和法律,這正是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世界衛生組織以及歐盟的目標。
這些組織常常有著嚴重的漏洞。要求獨裁政府加入它們,就能讓獨裁體制變得不那麼具有壓迫性,完全是癡人說夢。中國利用其世貿組織成員的身份對抗規則,讓自己獲益。世衛組織也過於對中國的要求俯首貼耳。而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也將某些令人極度厭惡的政權吸納為成員,違背了自己的使命。
但沒有理由放棄或無視這些機構。川普的「美國優先」政策,以及他本能地親近包括習近平在內的獨裁者的行為,正在破壞蓬佩奧所說的自由世界所需要的團結。
這比偽善還要糟糕得多。這是對東西方民主國家的直接威脅。川普狂暴的單邊主義,對民主當選領導人的蔑視,以及美國退出國際機構的做法,至少與中國的霸凌行為一樣有害於自由。
但保護言論自由和其他民主權利免受中國削弱它們的行為的衝擊,也不應該意味著與中國一刀兩斷,更不意味著傷害它的人民。一個世紀的血腥外國侵略史,並不能為中國的好戰民族主義開脫,但有助於解釋中國的敏感性。戲謔「功夫」,和無端指責所有海外中國學生都是政府間諜,會冒犯仍在從比國內更自由的社會汲取希望的中國人。點燃中國的民族主義情緒,是調和中國領導人的最糟糕的方式。
如果你難以對川普和蓬佩奧產生共情,那麼你可能更難喜歡中國政府的最激進的宣傳機器之一《環球時報》編輯的觀點。去年在蓬佩奧講話後,《環球時報》編輯胡錫進發推特說:「我強烈敦促美國人民讓川普當選,因為他的團隊裡有很多像蓬佩奧那樣的瘋子。他們以特別的方式有助於中國加強團結和凝聚。」他說的並沒錯。

柯畊宇:民進黨對戰爭抱持一種羅曼蒂克幻想
2020-08-25 中評社高雄8月25日電(記者 高易伸)

馬英九、蔡英文近日在兩岸與對外關係上隔空交火“誰卑躬屈膝”,前國防大學戰爭學院戰略教官、中華亞太安全治理學會理事柯畊宇接受中評社訪問感嘆道,“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馬蔡路線就是個“空集合”,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能否實現,不再取決藍綠路線,而在大陸的實力。柯引用《孫子兵法·謀攻篇》中的“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解釋道,蔡英文現在面對大陸的態度,恰如這句話寫照,意指“力量弱小的軍隊或國家,如果只知堅守、硬拼,終將成為強大敵人的俘虜”。
柯畊宇,1959年生,退役上校。陸軍官校52年班、國防大學國家安全戰略研究所碩士、中山大學中文系博士班。柯為退役上校,曾任國防大學戰爭學院戰略教官,現為中華亞太安全治理學會理事、高雄餐旅大學兼任講師。
對於馬蔡兩位前後任台灣領導人隔空交火,柯畊宇表示,用口水噴誰更“卑躬屈膝”,沒有太大意義。直接比較馬英九的“親美、友日、和中”路線與蔡英文的“聯美、拉日、抗中”路線,哪個對中華民國更有利益,會更客觀且一目瞭然。
柯畊宇說,蔡英文執政5年多,把美國拉得這麼緊,但台灣現在加入哪個國際組織呢?美國不曾在聯合國協助提案讓中華民國“入聯”,這議題連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都閃避回答;第三、台灣仍無法跟美國建立起“台美聯防條約”。這些一項都做不到,台灣“聯美”難道只有購買比別人更昂貴的軍事武器?
其次,柯說,大家都認為台日關係非常友好,但事實上是日相安倍晉三年初時超級盼望習近平訪日,建立“日中新時代”關係。所謂的“台日友好”也是嘴巴上喊一喊,日方根本無法“大動作相挺”,這點從日方低調派前首相森喜朗來台弔唁李登輝就知日本對台的態度。
最後,柯畊宇強調,“和中”再如何也比“抗中”要好。民進黨內有很多人對於戰爭的場景,抱持著一種羅曼蒂克的幻想。我們的三軍統帥對於承受大陸“第一波攻擊”與之後的國際聲援,更有著一廂情願的賭注。如果蔡英文已經設定兩岸終須一戰,對於美國協防台灣深具信心。但就戰爭的現實面考量,萬一解放軍首波攻台就壓制三權(資訊、海域、空域),形成“關門打狗”之勢,試問美國艦隊還來不來?況且蔡英文打算犧牲多少國軍及台灣百姓於“承受第一波攻擊”之下?
蔡英文抨擊馬英九的兩岸路線、論述無法貼近“主流民意”,但馬稱“主流民意是要安定和平的生活,不希望戰火煙硝”。
柯畊宇指出,台灣的主流民意若等於網路聲量,這些現在都掌握在民進黨手上。他認為馬英九的一番話說得很好,代表馬帶領2300萬同胞面對中國大陸時是有智慧的。但蔡英文的言行,仍無他剛剛所言“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過去民進黨痛罵軍隊是米蟲,認為823砲戰是國共之間的戰爭,如今又在台海戰雲密佈之際赴金門弔唁823英靈戰士,他覺得這樣太過矯情。尤其美國當年更是主張放棄金門,好讓美軍協防能夠後退百餘里,但美國在台協會酈英傑這次也跟著去,對金門英靈很諷刺的一件事情。

可悲的日本─距離正常化愈來愈遠
2023-08-29 風傳媒 公孫策

為了日本排放福島核廢水,中國全面禁止日本水產進口。這一記不算重拳,因為日本的水產大部分日本人自己吃了;受傷最重的是水產出口商,他們一下子失去了四成客戶。但是,這一招卻凌厲無比,因為北京出手前毫無徵兆——用武俠小說的比喻,雖然只劃傷皮肉,卻嚇出一身冷汗,因為不曉得對手何時會再出招、下一招會指向何處。
這一招同時有全面性殺雞儆猴的效果:日本的漁民這次全面蒙受損失,即使價格僅跌落不多,但收入減少肯定造成民怨,尤其淡水和養殖漁業事實上受到池魚之殃。而漁民的遭遇必將驚醒更多範疇的生產者和外銷通路業者,往後再有類似事件發生,他們支持的國會議員就會承受民意壓力。
易言之,日本將承受來自北京的更多壓力,而它只有兩個選擇:對中國態度軟化(將令美國起疑),或更倒向美國而對中國強硬。如此處境讓我想到春秋時期的鄭國。
春秋初期的鄭國曾經稱霸諸侯:周平王東遷雒邑靠鄭國維穩,齊國受北戎侵犯靠鄭國出兵救援,鄭國太子甚至拒絕齊僖公把女兒嫁給他。可是鄭莊公一味憑恃武力,缺乏國際外交手腕,沒能成為霸主。正因如此,齊桓公初稱霸時,鄭國是不太服氣的。齊桓公召集諸侯舉行首止之會,目的是要諸侯表態支持周王室的太子姬鄭,可是周惠王寵愛另一個兒子姬帶;為此周王太宰姬孔寫信給鄭文公,鄭文公於是從盟會現場不告而別,還私下跟楚成王聯絡討論結盟。
齊桓公當然不高興,率領諸侯聯軍伐鄭;楚成王則出兵攻打齊國的盟國許國,齊桓公為了許國而罷兵。但隔年齊桓公又召集諸侯會盟,並率領諸侯聯軍伐鄭;鄭國大夫請鄭文公跟齊國講和,鄭文公說:「且等一等。」等什麼?等楚國的救援,可是楚成王這次沒動作。鄭文公最後只得殺聯楚派的大夫申侯,向齊國謝罪求和。
這裡講到一個人:申侯。齊桓公率諸侯聯軍伐楚,雙方議和後班師;陳國大夫陳轅濤擔心大軍經過陳國,跟申侯商量勸齊桓公改道東海。申侯答應了,卻去跟齊桓公說:「繞道東海,將使齊軍容易遭到夷人襲擊。」齊桓公為此扣押陳轅濤,並將虎牢賞賜給申侯。後來齊桓公討伐鄭國時,陳轅濤建議申侯在虎牢築城,等城築好了,陳轅濤去跟鄭文公說「申侯有異心」;鄭文公因此懷疑申侯,才會拿他的腦袋去求和。
殺了申侯議和的盟會,鄭文公自己不去,派太子姬華代表。姬華對齊桓公說:「鄭國有三個大夫氏族跟齊國作對,您幫我除掉三氏。等我當了國君,將率鄭國效忠您,如同齊國的內臣。」管仲勸齊桓公不要接受。而鄭文公知道此事後,就殺了姬華,另立太子。
鄭文公的搖擺與決策錯誤,加上申侯、姬華為自己的權力利益討好霸主,卻開了強權干預自己國家內政的門。從此鄭國永無寧日——統計《春秋》記載大小戰爭,鄭國參戰72次;而春秋中後期晉楚兩強爭霸對峙,雙方大軍交戰才不到10次——「楚以鄭伐晉/晉以鄭伐楚」的記載史不絕書。
從某個角度看,日本還真像鄭國:日軍一度所向無敵、二戰後曾經「日本第一」,可是被美國用匯率武器擊潰日圓。經過「失落20年」之後,日本雖然一直喊「恢復正常國家」,事實上距離完全自主卻愈來愈遠,原因當然很多,但不能忽略的一項正是「政客討好大國,謀自己權力」。
看最近的報導就明白:當權派向美國愈貼近,親中派的動作也相對增加。但美國、中國對日本,在節骨眼上絲毫不會手軟。因為美中都沒把握日本下一次會不會改變立場,正如春秋晉楚沒把握鄭國下一次會靠哪一邊。

郭正亮質疑綠營 將美日卸任官員發言當成鴉片
2023-08-11 中時新聞網 丁世傑

日本前首相麻生太郎7日抵台訪問3天,他8日在外交部與遠景基金會舉辦的「凱達格蘭論壇—2023印太安全對話」開幕式稱,若要避免台海發生戰爭,台灣須向大陸表達動武意志。
麻生認為,嚇阻要有嚇阻能力,要全民意志,第三要讓對方知道。麻生說,日本、台灣、美國等志同道合的國家必須要覺醒及覺悟,為了防守台灣,有可能要動用武力,要把這個明確的意志讓對手知道;而日本作為台灣的近鄰,應該首先表明態度。
前立委郭正亮10日在網路直播節目《觀點—亮劍台灣》表示,麻生的演講基本上是鼓勵台灣要勇於面對戰爭的風險,是有史以來聽到日本高階政治人物對台灣問題最露骨的演講。
郭正亮指出,麻生把調子拉這麼高,「我認為民進黨回應的有點吱吱烏烏」,美國的一些動作和麻生太郎講的有點不太一致。因為麻生現在只有黨職,亦即自民黨副總裁,沒有官職。而美國和日本執政內閣官員的回應,都和麻生不太一樣。
郭正亮直言,這種鷹派的調子,大部分都是美日卸任官員大吹特吹,對照現任政府的作法,叫做「色厲內荏」。退休官員講話都是鷹派,在職官員則充滿折衷。郭質疑,美日卸任官員的發言,綠營都當成鴉片!
郭正亮質疑,民進黨最擅長就是邀請美日退休或不在職的官員來台灣,吹兩岸即將發生戰爭的基調、台灣一定要積極備戰等等。但民進黨不敢真正面對台獨風險,而選舉時又要隱約表示要台獨。
郭正亮披露,日本《朝日新聞》民調,願意出兵的日本民眾只有11%,所以自民黨在任的內閣成員沒人敢提這議題。「官員卸任就開始吹牛」,這是美國和日本對台灣的政治第一原理,但執政的時候這些話都不講。
麻生這次講大白話,郭正亮引述日本媒體報導表示,日本兩個在野黨立刻批判:立憲民主黨認為,這種說法非常輕率、隨便說說;日本共產黨書記長小池晃認為,這是極端挑釁的發言。
郭正亮直言,麻生講這番話,讓即將去美國的賴清德膽戰心驚:他連在宜蘭後援會講「進入白宮」,都被美國官員和《金融時報》修理;如果呼應麻生的說法,還得了?

何思慎:中日關係是大局 不因換人執政生變
2021-07-21 中評社台北7月21日電(記者 倪鴻祥)

日本首相菅義偉的自民黨總裁任期將於今年9月30日屆滿,接著會有自民黨高階領導選舉及11月眾議院大選。外界質疑,菅義偉若下台,中日關係會因美日緊密同盟而生變。輔仁大學日本暨東亞研究中心主任何思慎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中日關係是大局所定,不論換誰或換黨執政就會改變。
何思慎,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東亞研究所碩士、博士,曾任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客座研究員、當代日本研究學會理事、遠景基金會董事,現任輔大日文系教授兼日本暨東亞研究中心主任。
何思慎表示,日本有二個對外關係非常重要,美日關係雖是重中之重,但中日關係也很重要,畢竟雙方有很實在的經濟利益。因此美日同盟雖讓日本對中國在東海、及周邊海域的作為比較敢發言,但並不意味著日本要因此和中國翻臉,因為雙方關係若是“魚死網破”,對日本的安全來說也是扣分。
何思慎指出,菅義偉政權的去留,這次東京奧運舉辦成果是關鍵。如果期間疫情爆炸,或是選手村爆發大規群聚感染,菅義偉恐怕就會下台走人,因為他目前在日本民意支持度約三成多,而民意有97%認為這次東京奧運不安全。
何思慎說,目前日本的政治局勢,雖然自民黨執政未必能讓日本民眾滿意,但在野黨實力都很弱。因此菅義偉若是下台的話,自民黨推出“救援投手”收拾殘局的可能性比較高,政黨輪替的可能性較低。
何思慎表示,不管是換自民黨的“救援投手”或是換黨執政,都不可能改變日本的對中政策,因為中日關係是大局所定,這沒得選擇,所以換誰執政都一樣。

民進黨認可瑞莎新台灣人形象?名醫翻出她曾因「這3字」遭出征傻眼了
2023-11-06 中時新聞網 焦捷

烏克蘭裔女星瑞莎今日遭爆被民進黨列入不分區討論名單,但瑞莎隨即否認、稱未被徵詢。對此,時常評論時事的胸腔科名醫蘇一峰指出,瑞莎先前曾因「中華隊」一詞遭到親綠網友出征,讓他直呼「台灣最噁心的就是這些綠蟑螂」。
瑞莎因「中華隊」一詞遭出征事發在2021年7月東京奧運期間,當時她將臉書大頭照加上了「中華隊加油」的特效框,沒想到卻有大批親綠網友留言「台灣隊,誰跟你中華」、「台灣隊加油,中華就免了」、「校正回歸:台灣隊加油」。讓她無奈回應她只是想要多多支持去參加奧運為國爭光的台灣選手們,並換上了「台灣加油」的新特效框。
蘇一峰今在臉書發文表示,台灣最噁心的「就是這些綠蟑螂」。他指出,親綠網友之前曾出征過瑞莎,只因為她講了「中華隊加油」;結果在傳出可能加入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名單後,這些人現在又跑來蹭她,「真的是說謊不打草稿」。不少網友也在蘇一峰的貼文留言表示,「再跟我說民進黨有進步價值,我實在很難相信」、「一句話,噁心!不過倒是一點也不意外,綠能其他不能就是如此」、「民進黨就是噁心的政黨」、「綠共的雙標嘴臉就是噁心」。

曹嘉豪答中評:文化台獨會成功嗎?更大反彈
2017-03-10 中評社彰化3月10日電(記者 林谷隆)

針對蔡政府近期推動去蔣化、批判大學“一中承諾書”、及孔子展去掉“萬世師表”等文化政策,國民黨彰化縣青壯派議員曹嘉豪9日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蔡政府推動的文化台獨,只是為安撫內部的情緒。所謂的台獨,只是深綠的虛幻追求。民進黨已經全面執政,要他們真獨,反而說“窒礙難行”。所以“台獨騙選票,真獨不敢要”。兩岸關係,不是為敵或為友單一選擇。
曹嘉豪,1981年出生,中州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畢,曾任蕭景田立委助理、中國國民黨第十九全黨代表。父親曹明正曾任彰化曹氏宗親會理事長、4屆國民黨彰化縣議員。曹家在員林地區基層實力雄厚。
對於近來台灣獨派動作頻繁,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日前提出警告,台獨之路走到盡頭就是統一,而且這種統一方式會給台灣社會和民眾帶來巨大傷害。
曹嘉豪表示,令人遺憾,蔡英文身為台灣的領導人,整個執政團隊的格局竟然這麼淺見。綜觀所有的局勢發展,我們都可以了解,台灣跟大陸的關係,不是只有為敵、或是只有為友,這麼單一的選擇。民進黨就算不想跟中國大陸為友,也不用跟大陸為敵。
曹嘉豪認為,一味的教育台灣的子弟、子民去仇恨中國,倒不如建立台灣的尊嚴還比較重要。台灣的尊嚴不是建立在文化台獨,或是族群的分裂。台灣應該要讓經濟富裕起來,才有立足點可以建立尊嚴。手頭上有錢、有實力,才有辦法來尋求抗衡。
曹嘉豪告訴中評社,藉由文化來分化,不見得能獲得台灣民眾的共識,反而會製造更大的反彈。就拿蔡政府進行一系列去蔣化來說,當時台灣政局震盪不安的時刻,任何一個人在那個時候領導台灣,可能都會做出相同的抉擇。這有其時空背景,不能用現在的思維來追殺過去的歷史。難道以後樹立蔡英文人像,也要去塗抹毀壞嗎?這是無限內耗的迴圈。
民進黨在首次執政時,阿扁也曾推行“法理台獨”,後來發展證明失敗。現在力推文化台獨,這條路會成功嗎?
曹嘉豪大笑幾聲表示,現在蔡政府推動的台獨措施,只是為了安撫內部的情緒。他深信一句話,就是“台獨騙選票,真獨不敢要”。實際上的台獨,只是深綠的虛幻追求。現在讓民進黨從中央到地方、立法院都全面執政,反而是窒礙難行。特別是許多地方首長都已經上任超過兩年,也沒有聽到他們講“獨立”兩個字,這不是騙人民的選票、欺騙人民的情感嗎?

羅森伯格重申不支持台獨 郭正亮曝背後原因
2023-10-27 中時新聞網 丁世傑

美國在台協會(AIT)理事主席羅森伯格19日在台北表示,不支持台灣獨立。前立委郭正亮解讀,美國希望中國能協助要求伊朗不要介入以巴戰爭,這真的就是美國有求於中國。
羅森伯格19日在台北表示,美國長期認定「美台夥伴關係與台海和平穩定符合美國長久利益」。她並重申「美方反對單方面改變現狀,包括不支持台灣獨立」,並呼籲兩岸展開對話。
對此,前立委郭正亮27日在Yahoo TV《風向龍鳳配》表示,AIT主席羅森伯格第3次來台灣,前所未有,而且還直接講不支持台獨、呼籲兩岸對話交流,「這很明顯是在打壓台獨!」她就代表國務卿布林肯,因為美國有求於中國。
郭正亮解讀,目前最急的事情當然就是以巴戰爭,美國希望中國能協助要求伊朗不要介入。只要伊朗介入,問題就會失控,美國非常擔心這件事。而能夠勸伊朗的,只有中國和俄羅斯。而美國和俄羅斯已經完全不對話,所以只有中國說得上話。這真的就是美國有求於中國。
郭正亮認為,區域情勢例如俄烏、以巴、台海、南海,最急迫的就是以巴,中國大陸也認為這件事很重要。只要伊朗介入,國際油價立刻破百,中國也是進口國,全球經濟一定會受到衝擊,中國也希望穩住局面。

蔡政府走向歷史死胡同
2022-12-14 中國時報 徐宗懋/資深媒體人

2019年3月,剛當選高雄市長不久的韓國瑜到香港和大陸去賣水果,成果豐碩;卻遭到民進黨上下一片謾罵和嘲笑,然後對大陸政府的善意則一律說成「統戰陰謀」。言下之意,好像民進黨天天醜化中國大陸,還是隨時都有同樣的優惠。
同樣的情況發生在ECFA,這項對台灣農漁民極為重要的優惠協議,民進黨根本不屑一顧,宣傳它是大陸經濟侵略台灣的陰謀工具,但另一方面又沒有真正拒絕。然後,就是眾所周知的服貿問題,明明是對台灣非常有利的貿易協定,民進黨卻利用馬政府缺乏政治手腕、做事沒原則的弱點,成為極右法西斯學生頭頭的後盾,占領立法院,綁架軟弱的馬政府,掀起一場法西斯青年運動,肆無忌憚地進行反中宣傳。
所以,蔡政府是反中思想宣傳的產物,加上民進黨的基本論述本來就是反中的,如此更固化了民進黨的執政體質。蔡政府口頭上說「維持現狀不變」,其實是大變特變:上台後立刻改課綱,切斷下一代和中國歷史的知識與情感的聯繫,強迫他們忘了自己是誰;然後,揮霍納稅人的錢,用政府標案的方式讓媒體轉向,電視台幾乎分分秒秒無止境地醜化中國大陸。年輕世代在網路上無限的崇拜日本殖民主義,把日本殖民政府對台灣人殘酷壓迫的社會形容成人間天堂。殖民政府蓋的山寨版仿洋建築被當成世間至寶,沉溺在被大日本帝國統治的幸福想像中,即使那個大日本帝國早已淪為一片廢墟、生靈塗炭。線上一堆社團成為名符其實的「戀殖癡呆症療癒團」+「總督府殘墓守靈團」+「三腳仔交流團」,自我痴呆化,難以言喻。
至於民進黨的網軍側翼,更是用各種骯髒醜陋的手段抹黑他人、醜化中國歷史人物,甚至成為民進黨內鬥的工具。蔡政府的執政,是光復後台灣社會道德最墮落的一個時期,寡廉鮮恥成為常態。蔡政府能夠這麼墮落,主要是川普總統的反中政策,使得蔡政府擁有外部撐腰;其代價是,蔡政府對於美國和日本只能言聽計從,任由對方予取予求。當美日反中政策造成嚴重內傷,被迫改弦易轍時,蔡政府兩頭空的窘境就披露無遺。既然主動挑起兩岸的敵意,大陸政府只能取消優惠;而這一次美國政府不會來救,而是想辦法盡快從台灣拿走有價值的東西,並且把台灣當成美式武器的試用戰場。
現在大陸禁止台灣的農漁產品進口,只是一連串行動的一小步。行政院長蘇貞昌說「中國違反世界貿易準則」,純係一派胡言,因為蔡政府也禁止大陸農產品進口,對方只不過是平等相待而已。未來這一年,大陸的強硬動作將逐步提高,美國也只會從台灣搬出更多東西;而蔡政府也只能不斷地說謊,卻再也無法掩蓋孤立無援、走向歷史死胡同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