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日友好」的情感政治學

2018/02/11
自由撰稿人

最近幾年,每逢台灣發生地震等災難事件,日本方面的反應便成為台灣民眾和媒體關注的焦點。

這個現象在這次花蓮震災中也不例外,當花蓮地震傳出嚴重災情後,許多人第一時間便把視線投向日本,PTT上馬上有鄉民翻譯日本網友的討論留言,媒體上也大量湧現日本名人和網友關注台灣的報導,諸如「『台灣加油』成推特熱門標籤 日人要捐錢報恩」、「日本美女大胃王:日本一定會幫助台灣」等等。2月8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親筆揮毫「台灣加油」表達慰問,以及日本救難隊抵台、蔡英文總統發文感謝並稱安倍是「真正的朋友」,更將這波「台日友好」推向高峰。

而在同一時間,台灣民眾對於來自中國大陸的慰問和支援的反應,則形成極端的對比。雖然在社群媒體中,同樣可以見到許多來自一般大陸民眾的關切,但是多數台灣網友對大陸民間和官方的關注,卻表現出拒斥的態度,甚至以「支那五毛」、「支那賤畜」等仇恨字眼攻擊大陸人;在PTT一篇「花蓮大地震 日本鄉民怒吼:我們想捐錢」的熱門文章底下,則可看到「感謝日本」、「台日友好」等推文之外,夾雜不斷出現的「反觀支那」、「反觀426」、「反觀支那賤畜」等敵視言論。

PTT上關於花蓮震災的新聞留言夾雜著「台日友好」和「支那賤畜」。(圖截自PTT網站)

在媒體報導的手法中,對待中國大陸與日本的呈現方式也非常不同。以《蘋果日報》為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比安倍晉三更早一天對台表達慰問,並表示願派遣救援隊協助救災,但蘋果卻稱中方是「擺姿態」,而對日方的援助則謂之「真感心」

為何台灣人對於中、日兩方的援助有著截然不同的態度?有人說,那是因為日本是真心想要援助台灣,中國大陸則把台灣人稱作「台灣同胞」,帶有統戰的政治意圖。

然而,一旦我們把「台日友好」的情感歷史化,便不難發現,在救災過程中台日政府之間的互動往來,其實同樣深具政治意味。

殖民遺留的台日情誼

台灣人的「親日」意識,根源於戰後國民黨政權不僅沒有展開徹底的去殖民工程,甚至與日本右翼結成反共同盟,才使得日本殖民遺緒殘留至今。

然而,從台灣單向的「親日」情感態度,逐漸發展為雙邊的「台日友好」,這個過程與其說是產生自「民間」,其實更多是來自國家政權的打造;跨越兩蔣、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到蔡英文等藍綠政權,親日的外交態度僅有程度之別,而「台日友好」的論述成形擴散,更是源於特定政治人士和團體鼓吹的結果。

在台灣,李登輝堪稱「台日友好」論述的總設計師,提出「日本精神」、「台日命運共同體」、「日本和台灣曾經『同為一國』」等說法,2002年更在日本成立旨在促進台日政治及文化交流的「日本李登輝之友會」。此外,陳水扁任總統時也在民進黨中央成立「台日友好協會」,2008年前台南縣長蘇煥智亦成立「台南縣台日友好交流協會」,縣市合併後改名「台南市台日友好交流協會」,並一度由前台南市長賴清德出任理事長,大力推動紀念八田與一的各種活動。

蔡英文上台後,同樣將加強台日關係當作外交重點,並公開表示「台日友好」這四個字,現在大家都已能琅琅上口。

此次花蓮震災,總統府拒絕了大陸與其他國家方面的救災協助,卻獨獨接受日本派遣的救難隊,蔡英文也在推特上以日文感謝安倍晉三的慰問,稱這正是所謂「患難見真情」,認為日本在困難時刻提供援助,體現了台日雙方的友情與價值觀。

其實,任何國家凡願意在災難發生之時伸出援手,雪中送炭,本是值得肯定與感念的美事,日台兩地人民在危急時刻彼此互助,期間流露出的許多真摯情感也確實令人動容。然而,「台日友好」的情感結構,一方面連結了過往殖民遺緒的殘留,二方面又是當前特定政治勢力的論述建構,究竟是否符合人民利益,實則必須警覺深思。

舉例來說,「台日友好」經常成為日本右派擅長運用的政治修辭,用以推動美化日本殖民統治、粉飾二戰侵略行為和對抗中國大陸的政治議程。

前幾年,台灣人熱情資助因311大地震而嚴重受創的日本災民,日本李登輝之友會成員佐藤健一同樣十分感念,但他回報台灣的方式,卻是在屏東高士部落重建起二戰時期動員當地原住民為日本侵略戰爭效命的高士神社,更在日本節目上表示「希望更多人到高士神社祭拜為國家犧牲的英靈」,公然宣揚軍國主義。

而去年(2017)台南烏山頭水庫的八田與一銅像遭到斷頭後,日本李友會等右翼團體隨即發起募款修復,當時賴清德也率市府全力復原八田與一像,並舉行盛大追思會,代表台南市民對八田與一表達謝意、敬意和無限哀思,稱「日台的友誼更為堅固」。然而,日本殖民者當初建造嘉南大圳以控制水的供給,達到奴役台灣農民、掠奪台灣資源的根本目的,卻也在「台日友好」的名義下被徹底掩蓋。

此外,近期引起話題的由日本團體和台獨團體共同推動的「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的連署活動,實際上是由日本極右派媒體櫻花頻道主持人、「台灣研究論壇」負責人永山英樹所發起。他參與多起反中示威、主張釣魚台是日本固有領土、支持在台重建日本神社,更曾投書台媒否認慰安婦是「被迫」的,其經營的部落格更名為「台灣是日本的生命線!(台湾は日本の生命線!)」,流露出肯定日本過去侵略和殖民統治的鮮明立場。

2017年台北同志大遊行也出現「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活動的宣傳充氣球。(攝影:張智琦)

對許多台灣民眾來說,「台日友好」只是一種素樸的情感表達。然而,這樣的情感卻由於政治力量的操弄,而被一再動員、強化、普遍化,特別是在地震等等倍受矚目和同情的災難事件中,「台日友好」的論述往往能發揮最驚人的效果。稍不慎防,我們便可能為特定人士和團體利用,成為替他們的政治議程背書的棋子。

在台灣災民面對重大災難的危急時刻,面對日人的每一分援助,自然應該報以感念之情,然而,面對以「台日友好」為名所展開的各種活動,我們仍必須多加思考:為何宣揚「台日友好」的同時,卻要以「支那五毛」等仇恨字眼指向中國大陸民眾?珍惜肯定當代台日兩地民眾的情誼,是否就意味著我們必須合理化日本過往的殖民統治、軍國主義侵略戰爭和否認強徵慰安婦等罪行?當日本右翼積極透過「台日友好」等說詞,拉攏台灣去對抗中國大陸時,我們又是否認可這樣的政治企圖?

這些和「台日友好」的情感糾纏在一起的嚴肅政治問題,正考驗著我們是否能站在殖民地台灣人民的立場,反思日本殖民歷史,也考驗著我們如何看待台灣今日的處境,做出真正有益於台灣的選擇。

責任主編: 

回應

遇到陌生人攀親的困惑
2022/2/7-2/13 亞洲週刊2022年06期 本田善彥/日本資深媒體人、旅台作家,中文版著作有《保釣運動全紀錄》、《台灣人的牽絆─搖擺在台灣、大陸與日本間的三顆心》。

東京地方法院於一月十一日,對三個台籍人士要求「恢復日本國籍」的訴訟案裁判「已喪失日本國籍」,退回案件不予受理。據台媒報道,楊馥成等三人是於日據時期的台灣出生長大,台灣光復後喪失日本國籍。其三人認為自己失去日本國籍是「不合理」的,因此在日本的法院提出訴訟,向日本政府要求確認他們仍擁有日本國籍,成為史上第一例要求恢復日本國籍的訴訟。原告之一,九十九歲的楊馥成在判決後表示,自己作為日本人出生,接受日本教育,「我一直以為我完全就是個日本人」,希望通過審判了解過去的台灣人民對日本是怎樣的心情。楊氏還稱,對此次判決感到非常遺憾,沒臉見以前的上司和戰友,將繼續上訴。
原告三人在上訴書裏聲稱,在沒有經過其本人同意之下,日本政府不應剝奪其國籍,還強調「現在與出生一樣,自己仍是日本人,堅持現在也擁有日本國籍」。據報道,去年十月十二日開庭當日,楊氏宣稱「(二戰時)我為日本的生存而戰,我一刻也沒有忘記自己是個日本人,最後想作為日本人死去」、「想讓人都知道日本在台灣做過的事,這樣大家都會為日本感到自豪」。日本《產經新聞》報道,原告們說「在台灣很多人希望恢復日本國籍,我們身為他們的代表提出訴訟」。
對此十分罕見的判決,中文網路上的留言也相當分歧,部分讀者寫道「時代悲劇下的產物」、「這些是皇民化政策造成的,日方應該提供精神賠償」,有些人假藉同情原告三人的言辭譏諷國府、羞辱中國人,也有不少人以「效忠日本的三腳仔」、「滯台倭奴」等極為難聽的用詞抨擊此三人。
日本網民的反應也十分有趣,有人寫下「果然台灣人這麼親日,跟朝鮮人不一樣」、「他們說為日本從軍,對他們好一點才對」等同情原告的留言,也有「法律上當然行不通的,萬一承認這些,以後無法收拾」、「大日本帝國早已不存在,他們告錯對象了」等留言。另外,還看到「他們只是想騙取養老年金而已」、「殖民地根性(奴性)太重了」、「把台灣再次弄成殖民地就可」等嘲笑原告的言辭。有位深諳日陸台關係的台灣媒體人指出,三位原告也許為了逃離「中共魔掌」搞出這一連串的事,但為何不在日本經濟高峰期的一九八零到九零年代,而偏偏選在日本國力低迷很久的現在搞出這些,實在令人不懂。
有趣的是,中文媒體報道過楊馥成曾與中國大陸之間有不尋常的往來,但日媒都不提及此段關係。對一般日人來講,這些兩岸之間的複雜互動或許超出能夠想像的範疇。
我被幾位兩岸同行問及這次判決的感受時,第一反應是困惑。後來我也向幾位日本國內親朋打聽他們的感受,果不其然,多半的人沒有特別排斥,但也沒有歡迎的情緒,只會感到困擾或困惑,或者搞不太懂是怎麼回事。有人反問:「原告到底想怎樣?」有人質疑:「如今距離日本戰敗已七十六年、解嚴已三十四年,為何現在才說?」
看到原告三人強調他們仍擁有日本國籍的報道時,我立刻聯想到李登輝向司馬遼太郎稱他二十二歲以前是日本人的一段話。換言之,李氏二十二歲以後不再是日本人(不再擁有日本國籍)了。生前李氏面對日媒時,提出「日本應恢復過去(戰前)的信心」等說法。這些話顯示,雖他是知日,起碼還懂得如何操弄、唬弄日人,但缺乏對戰後日本社會的親身經驗,因此他難體會到戰後日人最深層的心態和思維,特別是對戰敗的毀滅性失敗、和戰後日美關係所產生的複雜情結等。
社會的記憶由榮譽到恥辱都要概括承受的,歷史絕不能刻意去脈絡化地選擇性繼承。戰後日本揮不去根本性的挫折感和自卑意識的同時,不得不面對戰前軍國主義和侵略戰爭所帶來之譴責和仇視,不少國人一方面享受日本經濟高度成長帶來的榮景,另一方面多少為祖國曾犯過的錯誤而苦惱。但包括李登輝在內的「前日人」有過這些苦惱嗎?當然沒有的。倘若如此,李口中的日本形象和戰後的真實日本之間,自然會有隔閡。親李日人聽了李說的話,也許會覺得窩心、感到鼓舞和肯定,但心底裏也隱隱地知道這些都是不切實際的假象。
楊氏等人的言行,不管其動機和真實意圖何在,我基本上抱持尊重的態度。不過,因為感覺太突兀,也看不出其合理的脈絡,所以令人感到困惑和困擾。其感受和距離感好比在遠親喪禮時跟我攀親的陌生人般,對方侃侃而談與往生者多熟悉、多親密,甚至還說幾十年前牽過我的手云云。但很抱歉,我不認識此人,甚至根本都不記得此人,與此人之間也沒有任何實際的共同語言,因為:我不僅未曾見過此人,我身邊的眷屬親朋也都不認識此人,更沒提及過與此人相關的話題。如此,更不知此陌生人到底是真的來悼念祭拜、走錯路誤闖進來的,還是來偷奠儀。在此情況下,一般人只能感到莫名的不自在和迷惑。

新書寫南京大屠殺遭圍剿 村上春樹再令日本軍國主義露馬腳
2017-03-10 民報 林秀姿/曾任蘋果日報、自由時報、天下雜誌資深記者,遊蕩過日本京都一年,在《天下雜誌》獨立評論與《聯合報》鳴人堂撰寫「日本看看」專欄。

暌違四年,村上春樹的新書《騎士團長的殺人事件》又在日本、中國引爆話題。不過,日本媒體聚焦書迷如何漏夜排隊、搶買新書,在中國亦引發高度討論。
中國對新書有興趣,主因村上春樹在書中直接挑起兩國心結—南京事件(中國稱南京大屠殺),登場的人物台詞講到南京事件究竟是死了40萬人還是10萬人,並不清楚。但此段落登上中國《人民日報》,認為村上春樹是日本的良心,坦然面對南京大屠殺的悲劇。
不過,卻引發日本網友高度抨擊。有人認為,中國調查南京大屠殺宣稱死了30萬人,村上春樹為何逕自增加10萬人?更有人認為,村上春樹為了討好中國,想拿諾貝爾獎想瘋了,何不乾脆寫一本專述南京大屠殺的小說?也有學者提醒,不曉得40萬人的數字根據何在,但中國會以此小題大作,村上恐遭到中國政治利用。
日本知名右派人士、《永遠的零》小說作家百田尚樹更在推特批評村上春樹,提及2015年時村上春樹投稿至《朝日新聞》,認為日本應該要為戰爭向中國道歉。百田尚樹在推特上說,村上是為了在中國賣書,還是想靠中國拿諾貝爾文學獎,還是只是單純的笨蛋?
村上春樹的書迷面對這一連串抨擊,恐怕難以招架。畢竟日本近幾年在安倍晉三的領導下右傾嚴重,類似百田尚樹等右派大大出頭,許多軍國主義般的言論被奉為主流。不少被稱為左派的人或媒體,講話與報導則得小心謹慎,以免被圍剿。
日本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加害者」的事實,但日本多數人不在檯面上討論,他們腦中保留最多的記憶是原子彈投放的唯一「受害國」。小學時,他們學習折紙鶴追悼這段歷史,修學旅行必去廣島原爆遺址,不少小學生在紀念館內哭泣;他們討論廣島的居民當年受的苦痛,皮膚因為放射線而剝離、血流滿地,也討論美國如何商議投放原子彈的過程。對於不利於己的歷史則忽忽帶過。
但當國內有人主動針對戰爭一事道歉,或發難應該道歉,甚至提醒日本的責任時,總會惹來不諒解。尤其幾位反戰創作者,包括宮崎駿、村上春樹,都主張日本應該正視歷史錯誤。在台灣出版許多書籍的新井一二三,更曾坦白面對台灣時的無地自容,因為日本曾經殖民台灣,加上戰時慰安婦問題,都讓她每次來台灣旅遊時備感羞愧。
面對歷史,人類容易選擇性遺忘,且採取非黑即白的論述。過去日本曾經公開道歉過,但給世人的感受仍顯得表面化。因此「要不要道歉」對世界來說雖仍是選項,對日本卻不是選項,而已是完成式。
因此,當被稱為左傾/親中的創作者公開反省,期待日本謙虛面對歷史時,當然會引起「愛國之士」圍剿。尤其中國大肆褒獎這些言論後,原本只是單純的反省文,變成了刺耳的言論;在日本右派人士眼裡,擴大解讀為對中國搖尾,創作者被迫貼上紅色標籤。只可惜,右派人士此舉反而陷入中國的抹紅伎倆,加速軍國主義形成,在國際間塑造更多敵人罷了。

要“台独”不“舔美” 好比要狗改了……
2020-06-04 海峡之声 海声

5月25日,美国一名非裔男子遭暴力执法被警察“跪杀”,引发全美各地民众的抗议示威,进而演变成暴力骚乱。面对示威和骚乱,美国政客将标榜的“自由民主人权”抛在脑后,调动军警强力镇压。美国总统特朗普公然表示“只要打砸抢掠就开枪”“让最凶恶的狗对付”。
暴力执法草菅人命,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特朗普当局的粗暴应对,连西方社会自己都看不下去。连日来,美国的盟国加拿大、英国、法国等地都出现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声援美国民众抗议警察执法不当和反抗种族歧视。
然而,人们注意到,一再声称与西方共享“自由民主人权”价值的民进党当局等“台独”分裂势力,在此事上却表现出另一番景致。
在香港暴力骚乱中,民进党当局打着“支持民主自由人权”的幌子,不停地对特区政府、香港警方和大陆方面说三道四。但是,对于眼下发生在美国的事,他们却出奇的安静,几乎是默不作声,仅见蔡办发言人的一句表态“注意到相关事件的发展”。轻描淡写之余,还不忘“舔美”,扯出“专制”“民主”云云之类的鬼话。
更让人跌破眼镜的,是“台独”媒体和“台独”分子的表演。有“台独”媒体竟然使出移花接木、断章取义的惯用伎俩,企图将美国黑人被白人警察“跪死”事件的责任甩给大陆;还有“台独”媒体则用粗鄙不堪的话,称大陆方面对美国的批评是“一伙太监,笑话隔壁夫妻性生活不和谐”;而一些“台独”分子则试图为美国“洗白”开脱,称黑人遭警察暴力致死引发抗议不过是美国“特有的情结”。
香港的暴力骚乱,美国的抗议示威,面对这两场性质不同但场景相似的事件,民进党当局等“台独”分裂势力的表演,前后对比是何等的鲜明。从中,人们看到了他们标榜的所谓“自由民主人权”的虚伪,看到了他们“舔美”至死的丑态,看到了他们毫无道德底线的卑鄙下作。
在香港的暴力骚乱中,他们声称“与香港人民站在一起”;但面对全美各地的抗议示威,他们显然没有“与美国人民站在一起”。其实,作为一股反国家、反民族的逆流,他们从来就跟人民不沾边,从来就没有与任何的人民站在一起。他们从来都是与反华反共势力站在一起;所谓“自由民主人权”,不过是他们“反中媚美”的另一套说辞。
对于眼前美国的事,与民进党当局沉默不语形成对比的是,台湾社会多有公道正义之声,对民进党当局在香港事务和美国事态的不同样表现也不乏批评之语。这表明多数台湾民众对于事件善恶美丑、是非黑白自有判断,展现出明显高于民进党等“台独”分裂势力的认知水准和道德情操。
同样的,面对不靠谱且乱糟糟的美国,与民进党当局无下限的“舔美媚美”相反,岛内舆论也多有批评和反思之,指出:民进党当局如果继续“倚美抗陆”,台湾会非常危险。这样的批评反思,入情入理,用心良苦;但民进党等“台独”分裂势力恐怕是听不进去的,因为“媚美媚日”对他们可谓源自基因、深入骨髓。
熟悉“台独”历史发展的人们都清楚,“台独”分裂势力自产生之日,就与外部反华干涉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台独”的大本营,先是日本,后是美国。某种意义上,“台独”就是外部反华干涉势力培育扶持出来的。从现实来看,面对大陆的综合实力,“台独”分裂势力也知道,单靠他们自己是搞不出名堂的,因而他们只能寄望于就是美国为首的外部干涉势力的支持。
因此,要民进党等“台独”分裂势力不要“舔美”,用句不好听的俗话:好比要狗改了吃屎。
勾结外人,投靠外国,这是一切背叛自己国家和民族者的共性,这决定了民进党等“台独”分裂势力“舔美”难改。但他们的拙劣表演,就像他们在香港暴力骚乱和美国黑人被杀事件中的表演,会让越来越多的台湾民众看清他们的软骨头的奴才本性,越来越认识到“台独”虚幻本质。试想:一伙奴才,还谈什么“独立”呢?因而,在认清“台独”虚幻性后,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台湾民众认识到,统一是历史大势、是正道,“台独”是历史逆流、是绝路;认识到,台湾前途在于国家统一,台湾同胞福祉系于民族复兴;认识到,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才是台湾同胞真正的归宿。

想像中的恐怖份子 自民黨的威權路線
2017-04-20 經濟學人

日本國會在這幾個星期間,不停地辯論是否要懲罰預謀犯罪的人。日本政府說,這樣的「陰謀法」,可避免國家受到恐怖主義的傷害。以一個犯罪率創下歷史新低(2015一整年,只有一起致命槍擊案的記錄)、上一次大規模恐怖攻擊可追溯到二十多年前的國家來說,這樣的理由聽起來有些牽強。
日本律師協會質疑,是否警方需要更多權力?律師協會表示,警方可利用現行的法律來追究犯罪陰謀。批評者則懷疑,執政黨自民黨別有用心。主要反對黨民進黨的階猛議員認為,「對這條法律的需求非常小,擁有這條法律的危險卻無窮大」。他認為,通過這條法案,將導致個人自由崩壞,「跟保衛憲法賦予的個人自由比起來,政府更熱衷於保護國家的行為自由。」
老實說,主導日本政壇長達六十年的自民黨,從未隱藏過自己的威權路線。自民黨想擺脫美國佔領軍在1947年所公佈的自由派憲法;對憲法中放棄戰爭、削弱天皇地位、對基本人權不可侵犯的鏗鏘宣示等條文不滿。
由自民黨背書的一項憲法修正草案,拋棄了這些想法,並以「對國家的義務」之形式替代:必須尊敬國歌與國旗、權利來自「責任和義務」、公民「必須遵從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言論自由如果阻礙了這些,則可以受到限制。明治大學的Lawrence Repeta說,最令人震驚的是,這項草案授予日本首相在「極度廣泛且未定義程度的各種潛在情況下」得以宣布緊急狀態。Repeta認為,這項草案是捨棄日本自由民主的藍圖。
私底下,有些自民黨政治人物也認為,這份由黨內死硬派於短暫在野時期所寫的草案,有些太超過了。笹川平和基金會的渡邊恆雄說,「沒有人認真看待這件事」。他說,如果自民黨真的想對選民推銷這份草案,內容必須要更吸引人。然而,自從2012年自民黨重新掌權後便更右傾的情況來看,這份草案在政策上的影響力會越來越大。
去年,十一位聯合國的特別報告員批評,安倍政府企圖恫嚇媒體,方法是依據管制大眾傳播媒體的法律,來關閉有「偏見」的媒體。2013年時,儘管受到記者、律師跟學者的大力反對,自民黨仍推行一項法律,讓政府可以宣佈各式資訊為國家機密。理論上,這條法律有助於美日之間的安保合作,過去美國常抱怨一些機密資訊外漏。實際上,這卻引起人們擔心,揭露完全合法的資訊(比如說福島核廢物汙染的程度)也可能被認定犯罪。
自民黨籍的國會議員林芳正堅持很少自民黨人想回到過去,儘管他本人也承認有些人想把路「導向極右」。但他仍然支持陰謀法,認為這可以讓2020東京奧運保持安全。自民黨在參眾兩院都保有優勢,意味著修正案可能會無窒礙地通過。階猛議員說,沒有一個強而有力的反對黨,才是一般民眾最需要擔憂的。自民黨也許不需要擔心在國家權力上受到箝制,但應該要有人去擔心這件事。

台灣外交 勿蹈蔡國覆轍
2019-12-27 聯合報 楊鴻光/退役教官(台中市)

春秋初期,蔡國因搖擺於周、晉、唐、吳間,企圖抵抗楚國,但終為楚所滅。蔡國的背後折射出那個時代「弱國無外交」處境,周遊強國間,一步錯、滿盤皆輸。只有自己腰板硬,才能屹立。依附於他國,只會讓國家時刻處於危險之中。
這對長期依附美國、日本,企圖抵抗中國的台灣而言,無疑是個活生生教材。一九七一年十月廿五日,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時,日本美國先後與我斷交、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中國友邦總數也迅即上升到一百八十個,一個中國的共識在國際間更加鞏固,如今經濟力與軍事力均名列前茅,這些都是無庸置疑的;台灣還要繼續如「瞎子摸象」,以偏概全,看待中國嗎?
誠如錢復所說:「兩岸政策是外交政策的上位政策!」如今關鍵當然還是在兩岸關係,如何處理兩岸關係恐怕是二○二○年總統當選人對外關係中最重大的任務。「挾洋自重」遠不如自己的「莊敬自強」、以及務實的「敦親睦鄰」政策有效,更應避免走向「蔡國」的下場。

霸凌視角:點燃民族主義情緒 是調和中國領導人最糟方式
2020-08-12 上報 馬毅仁(Ian Buruma)/《紐約書評》前編輯,著有《東京情史:回憶錄》

紐約—在上個月在尼克森總統圖書館和博物館的講話上,美國國務卿麥克·蓬佩奧(Mike Pompeo)禮貌地宣佈,尼克森對於中國的態度是錯誤的。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開放,寄希望於其毛澤東主義獨裁統治能被溫暖的國際接納所感化,在國內變得更自由、國際上變得更合作,最後以失敗告終。
事實上,尼克森從未試圖讓中國民主化——他需要毛澤東幫他結束越南戰爭並贏得對蘇聯的優勢。
儘管如此,蓬佩奧進行了冗長的控訴。他說,中國現在比20世紀80年代更不自由。中國竊取西方工業機密,派政府特工偽裝成學生,用威脅扼殺批評,將少數民族和異見分子關進集中營,要脅其他國家購買中國技術對美進行諜報活動,如此等等。「自由世界必須戰勝新暴政,」蓬佩奧說,「我們這些熱愛自由的國家必須引導中國做出改變。」
他這番話正確嗎?美國總統川普政府至少在這個角度站在歷史的正確的一邊嗎?中國是否代表著對「自由世界」的生存威脅?
如果是的話,川普政府可以說是相當偽善。川普本人多次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他的好朋友,斷然拒絕批評習近平無視人權、囚禁政治犯或破壞香港法治。
但川普政府的偽善未必意味著蓬佩奧涉華言論是錯誤的。中國共產黨對內仍是獨裁政府,對海外民主國家仍常常懷有敵意。
當然,對於「自由世界」能做些什麼改變中國的內政,總歸有個極限,不管它多麼邪惡。中國過於強大,經濟利益過於重要,將冷戰轉變為熱戰的風險過於巨大。只有中國人可能打破中共對本國權力的壟斷。鼓吹通過外部力量實現「體制變化」,是瘋狂的。
但有很多理由來做些什麼,讓中國對壓迫程度較小的國家的內部安排的傷害最小化。大量證據表明,中國的壓力可能損害民主社會的支柱之一:自由言論和表達的權利。
依靠中國金融或市場支持的西方機構尤其脆弱:出版商和大學被迫收回觸犯中國政府的書籍和文章,好萊塢電影清除一切可能在中國惹上麻煩的內容,歐盟官員審查批評中國的報告。
中國巨大的財富意味著它可以霸凌政府,強迫它們購買中國技術,儘管其中存在安全問題。當然,在這種事情上,中國並不是孤家寡人。所有大國都用實力迫使其他國家就範。美國在冷戰期間這樣做,此後有時也這樣做,損害其他國家的民主自由。但至少美國總體而言,在意識形態上並不像中國領導人那樣敵視自由。
問題在於對此做些什麼。如何捍衛僅存的自由世界,讓它免受財力權力巨大的獨裁體制的侵略性戰略的衝擊?蓬佩奧正確地強調了團結的重要性。組織起來保護共同利益的辦法是成立國際組織捍衛和執行共同規則和法律,這正是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世界衛生組織以及歐盟的目標。
這些組織常常有著嚴重的漏洞。要求獨裁政府加入它們,就能讓獨裁體制變得不那麼具有壓迫性,完全是癡人說夢。中國利用其世貿組織成員的身份對抗規則,讓自己獲益。世衛組織也過於對中國的要求俯首貼耳。而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也將某些令人極度厭惡的政權吸納為成員,違背了自己的使命。
但沒有理由放棄或無視這些機構。川普的「美國優先」政策,以及他本能地親近包括習近平在內的獨裁者的行為,正在破壞蓬佩奧所說的自由世界所需要的團結。
這比偽善還要糟糕得多。這是對東西方民主國家的直接威脅。川普狂暴的單邊主義,對民主當選領導人的蔑視,以及美國退出國際機構的做法,至少與中國的霸凌行為一樣有害於自由。
但保護言論自由和其他民主權利免受中國削弱它們的行為的衝擊,也不應該意味著與中國一刀兩斷,更不意味著傷害它的人民。一個世紀的血腥外國侵略史,並不能為中國的好戰民族主義開脫,但有助於解釋中國的敏感性。戲謔「功夫」,和無端指責所有海外中國學生都是政府間諜,會冒犯仍在從比國內更自由的社會汲取希望的中國人。點燃中國的民族主義情緒,是調和中國領導人的最糟糕的方式。
如果你難以對川普和蓬佩奧產生共情,那麼你可能更難喜歡中國政府的最激進的宣傳機器之一《環球時報》編輯的觀點。去年在蓬佩奧講話後,《環球時報》編輯胡錫進發推特說:「我強烈敦促美國人民讓川普當選,因為他的團隊裡有很多像蓬佩奧那樣的瘋子。他們以特別的方式有助於中國加強團結和凝聚。」他說的並沒錯。

柯畊宇:民進黨對戰爭抱持一種羅曼蒂克幻想
2020-08-25 中評社高雄8月25日電(記者 高易伸)

馬英九、蔡英文近日在兩岸與對外關係上隔空交火“誰卑躬屈膝”,前國防大學戰爭學院戰略教官、中華亞太安全治理學會理事柯畊宇接受中評社訪問感嘆道,“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馬蔡路線就是個“空集合”,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能否實現,不再取決藍綠路線,而在大陸的實力。柯引用《孫子兵法·謀攻篇》中的“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解釋道,蔡英文現在面對大陸的態度,恰如這句話寫照,意指“力量弱小的軍隊或國家,如果只知堅守、硬拼,終將成為強大敵人的俘虜”。
柯畊宇,1959年生,退役上校。陸軍官校52年班、國防大學國家安全戰略研究所碩士、中山大學中文系博士班。柯為退役上校,曾任國防大學戰爭學院戰略教官,現為中華亞太安全治理學會理事、高雄餐旅大學兼任講師。
對於馬蔡兩位前後任台灣領導人隔空交火,柯畊宇表示,用口水噴誰更“卑躬屈膝”,沒有太大意義。直接比較馬英九的“親美、友日、和中”路線與蔡英文的“聯美、拉日、抗中”路線,哪個對中華民國更有利益,會更客觀且一目瞭然。
柯畊宇說,蔡英文執政5年多,把美國拉得這麼緊,但台灣現在加入哪個國際組織呢?美國不曾在聯合國協助提案讓中華民國“入聯”,這議題連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都閃避回答;第三、台灣仍無法跟美國建立起“台美聯防條約”。這些一項都做不到,台灣“聯美”難道只有購買比別人更昂貴的軍事武器?
其次,柯說,大家都認為台日關係非常友好,但事實上是日相安倍晉三年初時超級盼望習近平訪日,建立“日中新時代”關係。所謂的“台日友好”也是嘴巴上喊一喊,日方根本無法“大動作相挺”,這點從日方低調派前首相森喜朗來台弔唁李登輝就知日本對台的態度。
最後,柯畊宇強調,“和中”再如何也比“抗中”要好。民進黨內有很多人對於戰爭的場景,抱持著一種羅曼蒂克的幻想。我們的三軍統帥對於承受大陸“第一波攻擊”與之後的國際聲援,更有著一廂情願的賭注。如果蔡英文已經設定兩岸終須一戰,對於美國協防台灣深具信心。但就戰爭的現實面考量,萬一解放軍首波攻台就壓制三權(資訊、海域、空域),形成“關門打狗”之勢,試問美國艦隊還來不來?況且蔡英文打算犧牲多少國軍及台灣百姓於“承受第一波攻擊”之下?
蔡英文抨擊馬英九的兩岸路線、論述無法貼近“主流民意”,但馬稱“主流民意是要安定和平的生活,不希望戰火煙硝”。
柯畊宇指出,台灣的主流民意若等於網路聲量,這些現在都掌握在民進黨手上。他認為馬英九的一番話說得很好,代表馬帶領2300萬同胞面對中國大陸時是有智慧的。但蔡英文的言行,仍無他剛剛所言“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過去民進黨痛罵軍隊是米蟲,認為823砲戰是國共之間的戰爭,如今又在台海戰雲密佈之際赴金門弔唁823英靈戰士,他覺得這樣太過矯情。尤其美國當年更是主張放棄金門,好讓美軍協防能夠後退百餘里,但美國在台協會酈英傑這次也跟著去,對金門英靈很諷刺的一件事情。

可悲的日本─距離正常化愈來愈遠
2023-08-29 風傳媒 公孫策

為了日本排放福島核廢水,中國全面禁止日本水產進口。這一記不算重拳,因為日本的水產大部分日本人自己吃了;受傷最重的是水產出口商,他們一下子失去了四成客戶。但是,這一招卻凌厲無比,因為北京出手前毫無徵兆——用武俠小說的比喻,雖然只劃傷皮肉,卻嚇出一身冷汗,因為不曉得對手何時會再出招、下一招會指向何處。
這一招同時有全面性殺雞儆猴的效果:日本的漁民這次全面蒙受損失,即使價格僅跌落不多,但收入減少肯定造成民怨,尤其淡水和養殖漁業事實上受到池魚之殃。而漁民的遭遇必將驚醒更多範疇的生產者和外銷通路業者,往後再有類似事件發生,他們支持的國會議員就會承受民意壓力。
易言之,日本將承受來自北京的更多壓力,而它只有兩個選擇:對中國態度軟化(將令美國起疑),或更倒向美國而對中國強硬。如此處境讓我想到春秋時期的鄭國。
春秋初期的鄭國曾經稱霸諸侯:周平王東遷雒邑靠鄭國維穩,齊國受北戎侵犯靠鄭國出兵救援,鄭國太子甚至拒絕齊僖公把女兒嫁給他。可是鄭莊公一味憑恃武力,缺乏國際外交手腕,沒能成為霸主。正因如此,齊桓公初稱霸時,鄭國是不太服氣的。齊桓公召集諸侯舉行首止之會,目的是要諸侯表態支持周王室的太子姬鄭,可是周惠王寵愛另一個兒子姬帶;為此周王太宰姬孔寫信給鄭文公,鄭文公於是從盟會現場不告而別,還私下跟楚成王聯絡討論結盟。
齊桓公當然不高興,率領諸侯聯軍伐鄭;楚成王則出兵攻打齊國的盟國許國,齊桓公為了許國而罷兵。但隔年齊桓公又召集諸侯會盟,並率領諸侯聯軍伐鄭;鄭國大夫請鄭文公跟齊國講和,鄭文公說:「且等一等。」等什麼?等楚國的救援,可是楚成王這次沒動作。鄭文公最後只得殺聯楚派的大夫申侯,向齊國謝罪求和。
這裡講到一個人:申侯。齊桓公率諸侯聯軍伐楚,雙方議和後班師;陳國大夫陳轅濤擔心大軍經過陳國,跟申侯商量勸齊桓公改道東海。申侯答應了,卻去跟齊桓公說:「繞道東海,將使齊軍容易遭到夷人襲擊。」齊桓公為此扣押陳轅濤,並將虎牢賞賜給申侯。後來齊桓公討伐鄭國時,陳轅濤建議申侯在虎牢築城,等城築好了,陳轅濤去跟鄭文公說「申侯有異心」;鄭文公因此懷疑申侯,才會拿他的腦袋去求和。
殺了申侯議和的盟會,鄭文公自己不去,派太子姬華代表。姬華對齊桓公說:「鄭國有三個大夫氏族跟齊國作對,您幫我除掉三氏。等我當了國君,將率鄭國效忠您,如同齊國的內臣。」管仲勸齊桓公不要接受。而鄭文公知道此事後,就殺了姬華,另立太子。
鄭文公的搖擺與決策錯誤,加上申侯、姬華為自己的權力利益討好霸主,卻開了強權干預自己國家內政的門。從此鄭國永無寧日——統計《春秋》記載大小戰爭,鄭國參戰72次;而春秋中後期晉楚兩強爭霸對峙,雙方大軍交戰才不到10次——「楚以鄭伐晉/晉以鄭伐楚」的記載史不絕書。
從某個角度看,日本還真像鄭國:日軍一度所向無敵、二戰後曾經「日本第一」,可是被美國用匯率武器擊潰日圓。經過「失落20年」之後,日本雖然一直喊「恢復正常國家」,事實上距離完全自主卻愈來愈遠,原因當然很多,但不能忽略的一項正是「政客討好大國,謀自己權力」。
看最近的報導就明白:當權派向美國愈貼近,親中派的動作也相對增加。但美國、中國對日本,在節骨眼上絲毫不會手軟。因為美中都沒把握日本下一次會不會改變立場,正如春秋晉楚沒把握鄭國下一次會靠哪一邊。

郭正亮質疑綠營 將美日卸任官員發言當成鴉片
2023-08-11 中時新聞網 丁世傑

日本前首相麻生太郎7日抵台訪問3天,他8日在外交部與遠景基金會舉辦的「凱達格蘭論壇—2023印太安全對話」開幕式稱,若要避免台海發生戰爭,台灣須向大陸表達動武意志。
麻生認為,嚇阻要有嚇阻能力,要全民意志,第三要讓對方知道。麻生說,日本、台灣、美國等志同道合的國家必須要覺醒及覺悟,為了防守台灣,有可能要動用武力,要把這個明確的意志讓對手知道;而日本作為台灣的近鄰,應該首先表明態度。
前立委郭正亮10日在網路直播節目《觀點—亮劍台灣》表示,麻生的演講基本上是鼓勵台灣要勇於面對戰爭的風險,是有史以來聽到日本高階政治人物對台灣問題最露骨的演講。
郭正亮指出,麻生把調子拉這麼高,「我認為民進黨回應的有點吱吱烏烏」,美國的一些動作和麻生太郎講的有點不太一致。因為麻生現在只有黨職,亦即自民黨副總裁,沒有官職。而美國和日本執政內閣官員的回應,都和麻生不太一樣。
郭正亮直言,這種鷹派的調子,大部分都是美日卸任官員大吹特吹,對照現任政府的作法,叫做「色厲內荏」。退休官員講話都是鷹派,在職官員則充滿折衷。郭質疑,美日卸任官員的發言,綠營都當成鴉片!
郭正亮質疑,民進黨最擅長就是邀請美日退休或不在職的官員來台灣,吹兩岸即將發生戰爭的基調、台灣一定要積極備戰等等。但民進黨不敢真正面對台獨風險,而選舉時又要隱約表示要台獨。
郭正亮披露,日本《朝日新聞》民調,願意出兵的日本民眾只有11%,所以自民黨在任的內閣成員沒人敢提這議題。「官員卸任就開始吹牛」,這是美國和日本對台灣的政治第一原理,但執政的時候這些話都不講。
麻生這次講大白話,郭正亮引述日本媒體報導表示,日本兩個在野黨立刻批判:立憲民主黨認為,這種說法非常輕率、隨便說說;日本共產黨書記長小池晃認為,這是極端挑釁的發言。
郭正亮直言,麻生講這番話,讓即將去美國的賴清德膽戰心驚:他連在宜蘭後援會講「進入白宮」,都被美國官員和《金融時報》修理;如果呼應麻生的說法,還得了?

何思慎:中日關係是大局 不因換人執政生變
2021-07-21 中評社台北7月21日電(記者 倪鴻祥)

日本首相菅義偉的自民黨總裁任期將於今年9月30日屆滿,接著會有自民黨高階領導選舉及11月眾議院大選。外界質疑,菅義偉若下台,中日關係會因美日緊密同盟而生變。輔仁大學日本暨東亞研究中心主任何思慎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中日關係是大局所定,不論換誰或換黨執政就會改變。
何思慎,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東亞研究所碩士、博士,曾任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客座研究員、當代日本研究學會理事、遠景基金會董事,現任輔大日文系教授兼日本暨東亞研究中心主任。
何思慎表示,日本有二個對外關係非常重要,美日關係雖是重中之重,但中日關係也很重要,畢竟雙方有很實在的經濟利益。因此美日同盟雖讓日本對中國在東海、及周邊海域的作為比較敢發言,但並不意味著日本要因此和中國翻臉,因為雙方關係若是“魚死網破”,對日本的安全來說也是扣分。
何思慎指出,菅義偉政權的去留,這次東京奧運舉辦成果是關鍵。如果期間疫情爆炸,或是選手村爆發大規群聚感染,菅義偉恐怕就會下台走人,因為他目前在日本民意支持度約三成多,而民意有97%認為這次東京奧運不安全。
何思慎說,目前日本的政治局勢,雖然自民黨執政未必能讓日本民眾滿意,但在野黨實力都很弱。因此菅義偉若是下台的話,自民黨推出“救援投手”收拾殘局的可能性比較高,政黨輪替的可能性較低。
何思慎表示,不管是換自民黨的“救援投手”或是換黨執政,都不可能改變日本的對中政策,因為中日關係是大局所定,這沒得選擇,所以換誰執政都一樣。

民進黨認可瑞莎新台灣人形象?名醫翻出她曾因「這3字」遭出征傻眼了
2023-11-06 中時新聞網 焦捷

烏克蘭裔女星瑞莎今日遭爆被民進黨列入不分區討論名單,但瑞莎隨即否認、稱未被徵詢。對此,時常評論時事的胸腔科名醫蘇一峰指出,瑞莎先前曾因「中華隊」一詞遭到親綠網友出征,讓他直呼「台灣最噁心的就是這些綠蟑螂」。
瑞莎因「中華隊」一詞遭出征事發在2021年7月東京奧運期間,當時她將臉書大頭照加上了「中華隊加油」的特效框,沒想到卻有大批親綠網友留言「台灣隊,誰跟你中華」、「台灣隊加油,中華就免了」、「校正回歸:台灣隊加油」。讓她無奈回應她只是想要多多支持去參加奧運為國爭光的台灣選手們,並換上了「台灣加油」的新特效框。
蘇一峰今在臉書發文表示,台灣最噁心的「就是這些綠蟑螂」。他指出,親綠網友之前曾出征過瑞莎,只因為她講了「中華隊加油」;結果在傳出可能加入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名單後,這些人現在又跑來蹭她,「真的是說謊不打草稿」。不少網友也在蘇一峰的貼文留言表示,「再跟我說民進黨有進步價值,我實在很難相信」、「一句話,噁心!不過倒是一點也不意外,綠能其他不能就是如此」、「民進黨就是噁心的政黨」、「綠共的雙標嘴臉就是噁心」。

曹嘉豪答中評:文化台獨會成功嗎?更大反彈
2017-03-10 中評社彰化3月10日電(記者 林谷隆)

針對蔡政府近期推動去蔣化、批判大學“一中承諾書”、及孔子展去掉“萬世師表”等文化政策,國民黨彰化縣青壯派議員曹嘉豪9日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蔡政府推動的文化台獨,只是為安撫內部的情緒。所謂的台獨,只是深綠的虛幻追求。民進黨已經全面執政,要他們真獨,反而說“窒礙難行”。所以“台獨騙選票,真獨不敢要”。兩岸關係,不是為敵或為友單一選擇。
曹嘉豪,1981年出生,中州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畢,曾任蕭景田立委助理、中國國民黨第十九全黨代表。父親曹明正曾任彰化曹氏宗親會理事長、4屆國民黨彰化縣議員。曹家在員林地區基層實力雄厚。
對於近來台灣獨派動作頻繁,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日前提出警告,台獨之路走到盡頭就是統一,而且這種統一方式會給台灣社會和民眾帶來巨大傷害。
曹嘉豪表示,令人遺憾,蔡英文身為台灣的領導人,整個執政團隊的格局竟然這麼淺見。綜觀所有的局勢發展,我們都可以了解,台灣跟大陸的關係,不是只有為敵、或是只有為友,這麼單一的選擇。民進黨就算不想跟中國大陸為友,也不用跟大陸為敵。
曹嘉豪認為,一味的教育台灣的子弟、子民去仇恨中國,倒不如建立台灣的尊嚴還比較重要。台灣的尊嚴不是建立在文化台獨,或是族群的分裂。台灣應該要讓經濟富裕起來,才有立足點可以建立尊嚴。手頭上有錢、有實力,才有辦法來尋求抗衡。
曹嘉豪告訴中評社,藉由文化來分化,不見得能獲得台灣民眾的共識,反而會製造更大的反彈。就拿蔡政府進行一系列去蔣化來說,當時台灣政局震盪不安的時刻,任何一個人在那個時候領導台灣,可能都會做出相同的抉擇。這有其時空背景,不能用現在的思維來追殺過去的歷史。難道以後樹立蔡英文人像,也要去塗抹毀壞嗎?這是無限內耗的迴圈。
民進黨在首次執政時,阿扁也曾推行“法理台獨”,後來發展證明失敗。現在力推文化台獨,這條路會成功嗎?
曹嘉豪大笑幾聲表示,現在蔡政府推動的台獨措施,只是為了安撫內部的情緒。他深信一句話,就是“台獨騙選票,真獨不敢要”。實際上的台獨,只是深綠的虛幻追求。現在讓民進黨從中央到地方、立法院都全面執政,反而是窒礙難行。特別是許多地方首長都已經上任超過兩年,也沒有聽到他們講“獨立”兩個字,這不是騙人民的選票、欺騙人民的情感嗎?

羅森伯格重申不支持台獨 郭正亮曝背後原因
2023-10-27 中時新聞網 丁世傑

美國在台協會(AIT)理事主席羅森伯格19日在台北表示,不支持台灣獨立。前立委郭正亮解讀,美國希望中國能協助要求伊朗不要介入以巴戰爭,這真的就是美國有求於中國。
羅森伯格19日在台北表示,美國長期認定「美台夥伴關係與台海和平穩定符合美國長久利益」。她並重申「美方反對單方面改變現狀,包括不支持台灣獨立」,並呼籲兩岸展開對話。
對此,前立委郭正亮27日在Yahoo TV《風向龍鳳配》表示,AIT主席羅森伯格第3次來台灣,前所未有,而且還直接講不支持台獨、呼籲兩岸對話交流,「這很明顯是在打壓台獨!」她就代表國務卿布林肯,因為美國有求於中國。
郭正亮解讀,目前最急的事情當然就是以巴戰爭,美國希望中國能協助要求伊朗不要介入。只要伊朗介入,問題就會失控,美國非常擔心這件事。而能夠勸伊朗的,只有中國和俄羅斯。而美國和俄羅斯已經完全不對話,所以只有中國說得上話。這真的就是美國有求於中國。
郭正亮認為,區域情勢例如俄烏、以巴、台海、南海,最急迫的就是以巴,中國大陸也認為這件事很重要。只要伊朗介入,國際油價立刻破百,中國也是進口國,全球經濟一定會受到衝擊,中國也希望穩住局面。

蔡政府走向歷史死胡同
2022-12-14 中國時報 徐宗懋/資深媒體人

2019年3月,剛當選高雄市長不久的韓國瑜到香港和大陸去賣水果,成果豐碩;卻遭到民進黨上下一片謾罵和嘲笑,然後對大陸政府的善意則一律說成「統戰陰謀」。言下之意,好像民進黨天天醜化中國大陸,還是隨時都有同樣的優惠。
同樣的情況發生在ECFA,這項對台灣農漁民極為重要的優惠協議,民進黨根本不屑一顧,宣傳它是大陸經濟侵略台灣的陰謀工具,但另一方面又沒有真正拒絕。然後,就是眾所周知的服貿問題,明明是對台灣非常有利的貿易協定,民進黨卻利用馬政府缺乏政治手腕、做事沒原則的弱點,成為極右法西斯學生頭頭的後盾,占領立法院,綁架軟弱的馬政府,掀起一場法西斯青年運動,肆無忌憚地進行反中宣傳。
所以,蔡政府是反中思想宣傳的產物,加上民進黨的基本論述本來就是反中的,如此更固化了民進黨的執政體質。蔡政府口頭上說「維持現狀不變」,其實是大變特變:上台後立刻改課綱,切斷下一代和中國歷史的知識與情感的聯繫,強迫他們忘了自己是誰;然後,揮霍納稅人的錢,用政府標案的方式讓媒體轉向,電視台幾乎分分秒秒無止境地醜化中國大陸。年輕世代在網路上無限的崇拜日本殖民主義,把日本殖民政府對台灣人殘酷壓迫的社會形容成人間天堂。殖民政府蓋的山寨版仿洋建築被當成世間至寶,沉溺在被大日本帝國統治的幸福想像中,即使那個大日本帝國早已淪為一片廢墟、生靈塗炭。線上一堆社團成為名符其實的「戀殖癡呆症療癒團」+「總督府殘墓守靈團」+「三腳仔交流團」,自我痴呆化,難以言喻。
至於民進黨的網軍側翼,更是用各種骯髒醜陋的手段抹黑他人、醜化中國歷史人物,甚至成為民進黨內鬥的工具。蔡政府的執政,是光復後台灣社會道德最墮落的一個時期,寡廉鮮恥成為常態。蔡政府能夠這麼墮落,主要是川普總統的反中政策,使得蔡政府擁有外部撐腰;其代價是,蔡政府對於美國和日本只能言聽計從,任由對方予取予求。當美日反中政策造成嚴重內傷,被迫改弦易轍時,蔡政府兩頭空的窘境就披露無遺。既然主動挑起兩岸的敵意,大陸政府只能取消優惠;而這一次美國政府不會來救,而是想辦法盡快從台灣拿走有價值的東西,並且把台灣當成美式武器的試用戰場。
現在大陸禁止台灣的農漁產品進口,只是一連串行動的一小步。行政院長蘇貞昌說「中國違反世界貿易準則」,純係一派胡言,因為蔡政府也禁止大陸農產品進口,對方只不過是平等相待而已。未來這一年,大陸的強硬動作將逐步提高,美國也只會從台灣搬出更多東西;而蔡政府也只能不斷地說謊,卻再也無法掩蓋孤立無援、走向歷史死胡同的真相。

近年,台灣掀起「迷戀日本殖民」的扭曲心理:不少人對日本有超過現實的期待,希望日本能在危局中「救台灣」;因此特別凸顯日本右派分子的反中言論,充滿對抗與叫戰的氣氛,以致於不少人以為那就是日本政府的基本政策。對日本技術官僚和學界如何冷靜看待兩岸關係及日本的自處之道,知之甚少。
----------

歡迎國際和平友人
2024-02-21 中國時報 徐宗懋/資深媒體人

由前台大校長管中閔先生所創辦的「亞太千里論壇」,繼去年9月舉辦前新加坡外長楊榮文先生的兩岸和平講座造成轟動後,今年3月5日將舉行第2場的講座。這次更直接切入台灣當前的戰略局勢,主講者為前日本防衛廳官房長、前內閣官房副長官補、現任日本國際地政學研究所所長柳澤協二,講題是「從日本看台灣海峽有事」。
毫無疑問,就台灣生存環境來說,美國和日本是最具戰略意義的國家,兩國立場一致、也有些微的差距。畢竟美國遠在太平洋東岸,日本卻是中國近鄰。近代史上,日本曾侵略中國,又曾經殖民台灣50年。大陸、台灣和日本三者之間存在複雜的情結,也很容易牽動敏感的神經。
近年,台灣掀起「迷戀日本殖民」的扭曲心理:不少人對日本有超過現實的期待,希望日本能在危局中「救台灣」;因此特別凸顯日本右派分子的反中言論,充滿對抗與叫戰的氣氛,以致於不少人以為那就是日本政府的基本政策。對日本技術官僚和學界如何冷靜看待兩岸關係及日本的自處之道,知之甚少。
柳澤協二先生的講座就是提供日本理性的和平聲音,其要點:在日本,「台灣有事等於日本有事」的看法被廣泛流傳,不過這中間有兩個環節並沒有說清楚:一、「台灣有事」具體指什麼?二、如何避免台灣有事?柳澤協二希望和台灣人一起思考:「為了避免戰爭,應該做些什麼?」簡單地說,這是日本有志之士期待各方共同努力維持區域穩定和平的見解,也是日本社會主流期待。
這種國際友人的聲音正是目前台灣所缺乏的,也是台灣日陷窘境的根本原因之一;事實上,不僅是缺乏,蔡政府更是反其道而行。蔡總統會面的外國政治人物或國會議員,要不是歐洲的邊緣小國有求於我,就是別有用心的政客;為了收取演講費,或替軍火商或財團當說客,他們願意講出任何蔡政府最想聽的話。
最明顯的就是英國最短命的首相特拉斯,去年5月拿了外交部豐厚的酬勞,來台講了一堆抗中的強硬話,不過最近被揭露:事隔3個月,她又曾向英國商業暨貿易大臣表示,希望加速遊說英國政府向大陸出售軍備。她後來的解釋是「選民託付」,意思就是兩面做人,都拿好處。外交部還替她辯護說「一碼歸一碼」,還感謝她「對台灣民主的支持」;等於是承認,這是赤裸裸的金錢交易,連「支持民主」的場面話也是用錢買來的。
其實,這也是蔡總統立下的工作準則。過去一段時間,其實有一些非常著名的國際學者訪台。他們在國際學術界都有相當的地位,有著獨立的思考及對兩岸和平明確的主張。但蔡英文不見他們,當然更沒有興趣聽他們的見解;她寧願去跟一些有詐騙爭議的網紅拉感情。
亞太千里論壇代表國際社會有關促進兩岸和平的主張和見解,開始有系統地被引進台灣,逐漸扭轉被蔡政府弱化的民智,讓台灣民眾更接近國際社會真正的聲音,而不是被國際政客賺錢詐騙術所蒙蔽。在台灣新政局中,這是民間智慧的重新啟動和建立的重要一步。

柳澤協二:台灣不應期待日協防
2024-03-06 聯合報 陳熙文

前日本防衛廳官房長柳澤協二昨在台演講表示,不能苟同「台灣有事,日本有事」的觀點。他認為,一旦兩岸爆發戰爭,日本若協防台灣,可能面臨重大的損失;台灣不應該期待日本協防台灣。
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亞太宏觀政策協會(籌備)昨共同主辦「亞太千里論壇:從日本看台灣海峽有事」,邀請到現任日本NPO國際地政學研究所所長柳澤協二發表演講;國民黨立委陳永康、行政院前院長江宜樺、前參謀總長李喜明等人均到場聆聽。
柳澤協二表示,日本自民黨副總裁麻生太郎去年八月訪台時提到,日本要有覺悟與美國並肩作戰來對抗中國;雖然他在麻生擔任總理時是其下屬,但他無法認同其觀點。
柳澤協二表示,「台灣有事」代表兩岸發生戰爭,美國將為了防衛台灣而參戰,到時可能必須使用日本基地,日本要不要答應?如果日本答應,日本就有可能遭到中國大陸導彈報復攻擊;不答應,又可能違背日美同盟。他認為,這是最糟糕的兩種選擇,日本應當要去避免陷入這樣的難題。
柳澤協二強調,台日都應該避免陷入這樣的狀況,必須透過外交上的努力和對話來處理。
他指出,日本有時只會討論「嚇阻」(deterrence),但軍事層面的嚇阻只會造成軍備競爭;所以應討論「再保證」(reassurance),確保不會傷害其核心利益,對方或許不會想發動戰爭。
如果兩岸真的爆發戰爭,日本基於台日友好,真的會出兵協防嗎?柳澤協二認為,日本國內在情感上普遍應該是贊同日本協防台灣,但台灣可以期待日本最後做出協防台灣的決定嗎?他認為,面對戰爭的情況,最好是不要期待其他國家的協防、協助;就算日本民間有這樣的情感,與「台灣可不可以期待」是兩碼事。

無印良品年終風波 前員工再加碼控「5大雷」:別去日商工作
2024-02-11 中時新聞網 林毅

無印良品IG日前疑似遭不滿沒領到年終的帳號洗版,總公司緊急出面澄清獎金照常發放,但風波仍未停歇。一名自稱前員工的網友加碼爆料在無印良品工作的5大血淚史,更有人呼籲找工作真的別選日商。
一名女網友在Dcard發文「無印良品工作經驗」,自稱是2年前離職的前員工,看到新聞後忍不住要介紹一下上班時的辛酸血淚。原PO第一點先講上新聞的年終,她表示,這個公司說會照常發放的年度獎金,實際上只有管理職才有,一般正職根本拿不到。
第2點,無論開工紅包或是三節,全都是用抵用券打發,金額分別是100和2000,還限期一個月內用完,逾期作廢。第3點則是超時工作卻不給加班費,原PO說,當下主管會要員工先去打卡,繼續完成工作,下班還必須終禮,聽通知單跟相關佈達,想準時下班根本不可能。
原PO繼續說第4點,公司內缺人問題非常嚴重,似乎是疫情期間工讀生的班幾乎都被砍掉,導致離職的人一堆,人力沒補起來,變成原本2~3人的工作要由1個人完成,在有人請假的時候更是雪上加霜。
最後則是激勵獎金,原PO表示,公司雖然三不五時會宣布激勵案,然而門檻非常高。更離譜的是,就算有門市達成,總公司也會以「全區組目標未達成」為由不發放獎金。大嘆:不知道門市人員那麼努力到底是為了什麼。
貼文發布後,不少網友以及前員工都加入討論:「多年前在無印待過,都跟樓主說的差不多」、「這什麼鳥公司」、「這輩子找工作絕對不去日商」、「日商超級摳門的,千萬別想不開」、「剛上任一個月的正職簽到:我待的店是不會要你打卡繼續做,也會給加班費,但工作真的超級多又累」、「依照過去經驗,來台的日商都會變偽日商,典型日本的管理規則、台灣的薪水」、「總算有人出來爆無印了」。

【專家之眼】日本已淪為廢材國家?—唯女子為難養
2024-01-16 聯合報 劉明德/德國柏林自由大學政治學博士

《日經中文網》分別在1月5日、8日、11日連載「日本診斷」(1)、(2)、(3)長文,內文寫著「《日本經濟新聞》嘗試為日本經濟社會重拾活力指明方向」。該文立意可嘉,但恐怕無法「指明方向」。
文章劈頭就自問:日本已淪為「廢柴國家」了嗎?於是一一盤點日本現在所面臨的困境,包括:名義GDP快跌到世界第4位、勞動生產率落後於其他G7國家、人均GDP在2022年掉到世界第32位、國家財政債台高築、通貨緊縮、基礎設施老舊、65歲以上的長者占比高達29.9%、全球出口份額2022年下降到3%、創新能力減弱、設備投資遜色於各國、工資低迷、年輕人選舉投票率低、從反映男女平等程度的「性別落差指數」來看,日本在2023年排名全世界第125,名次創歷史新低等等。
既然是診斷,固然指出毛病,也必然有值得肯定的部分,包括:2022年度企業的現金和存款達到1989年的近兩倍、日本卡通成為世界「標桿」、《寶可夢》人氣超越國境、治安醫療便利程度仍處於令世界嚮往的水準、人類發展指數在《2021年版》排名世界第19,超過美國的第21、東京羽田機場的準點率居世界首位、交通便利、旅遊勝地、大谷翔平在世界體壇大放異彩、日經平均指數33年來再次站上3萬3000點。
既然做了診斷,那麼,這篇文章開出了什麼藥方,要來「為日本經濟社會重拾活力指明方向」呢?文章說:「將積累的力量投入研發和設備投資」、「重振數位產業」、「將資金投向國內產業強化的意識轉變」、「提高業務效率」、「加薪」。說實在的,上述建議很難讓日本走出30年的迷宮。這裡野人獻曝,提四點建議。
首先,文章說「長期蔓延日本社會的男女不平等是百病之源」,實切中要害。很可惜,日本社會男尊女卑的意識根深蒂固。就我所知,《論語》仍影響著日本人。很可惜,日本學者誤解了《論語》「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的真意,以至於出現男尊女卑的情形。
伊藤仁齋解釋這句話,他說:「唯女子陰質小人,陰類不可近之,亦不可遠之;苟失其所以御之之方,則家道或自此壞焉」;荻生徂徠則解釋為:「女子以形事人者也,……其志不在義」。顯然,伊藤仁齋和荻生徂徠都把「女子」解釋成「女性」,若真是這樣解釋,那麼孔子就是罪大惡極。但是,「女子」不是「女性」,而是「個性軟弱的人」;依此,孔子要說的是「個性軟弱和陰險的人,這兩種人難以教化」,這才是孔子的真意。
第二個建議,減債,逐年把國債減到GDP的80%,這才是日本政府的當務之急。「失落的三十年」的主因就是債台高築。光是國債就已經占到日本GDP的263%,而私部門債務也占到日本GDP的247.3%(根據OECD的數據)。這麼高的債務阻礙了經濟成長,大幅限縮了債務人的迴旋餘地,是日本一直走不出泥淖的原因。
第三個建議,擠泡沫。日本股市在近來屢創新高,但它的原因是國際熱錢湧入,低融資成本,而非實實在在的經濟增長;如此下去,必然出現第二次泡沫破滅。
第四個建議,在未來10年內,清理殭屍企業。殭屍企業專吸健康企業的陽氣,危害日本的經濟體質。根據《The Japan Times》的數據,2021年度,日本還存有18.8萬家的殭屍公司。

加薩種族滅絕與參與「民主同盟」的想定
2024-02-29 苦勞網 周世瑀/工人、英國雪菲爾大學政治學博士、英國巴勒斯坦團結運動成員

自2023年10月7日美國和以色列地毯式轟炸加薩以來,截至2024年2月27日加薩死亡人數至少為29,782人,其中包括超過12,300名兒童、8,400名女性,婦孺所佔比率高達七成。此一死亡數字為低估,因為困於斷垣殘壁、經通報列為失蹤人口者已逾7,000人。加薩實際的死亡人數早已超過36,000人。
就以色列而言,脫水、飢餓,放任疫病擴散是厲行種族滅絕最有效的武器。以色列國家安全委員會前主席吉奧拉艾蘭(Giora Eiland)直言:「人道災難與嚴重疫病在加薩南部盛行,可使以色列勝利在望,並減少以色列國防軍的傷亡。」資產階級及其媒體、學者,僅視轟炸所致的傷亡為「反恐戰爭」的結果。至於加薩民眾死於脫水,死於飢餓,死於基礎建設、公衛系統崩壞,死於失溫,死於傳染病,即使死亡人數超過空襲,僅僅是「連帶損失,無可厚非」。

對台灣民眾來說,脫水、饑餓、失溫、疫病,哀鴻遍野,非常遙遠。對於巴勒斯坦人民而言,死亡卻是殘酷日常。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數據顯示,由於食物和飲水供應快速減少,90%加薩民眾每人每天進食份量不足一餐。高達90%的5歲以下孩童受到一種或多種傳染病的影響,其中70%的兒童在過去14天內曾出現腹瀉。
設想一下,如果你是巴勒斯坦人,有三個虛弱孩子,一天有一頓稀飯可吃已是奢求。兩個幼子因營養不良,奄奄一息。身為家長,你會提供僅有的食物給最病弱、僅存一息的兩名幼子而犧牲長子,或是犧牲兩名命在旦夕的幼子以保全存活機會較大的長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不論做何決定,家長都會終身陷於心理創傷與罪惡感之中。

設想,若你是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空襲後,你從斷垣殘壁救出幼女。她因嚴重創傷,必須截肢。不立時送醫急救,必然喪命。
而截肢手術,卻必須在無麻醉、無消毒、沒水、沒電的情況下進行。由於缺水、缺酒精,醫護人員無法洗手、消毒,醫院成了傳播疾病而非治療疾病之所。一旦動了手術,蠅蛆會於手術後一天佈滿傷口,繼而造成器官機能失調、感染而死。你會怎麼抉擇?是什麼體制使你必須經歷這種徹骨之痛、生離死別?

依據各國官方統計,自COVID-19在全球大流行以來,迄今死亡人數為700萬人。《經濟學人》於2024年2月26日指出,全球超額死亡人數近3,000萬人。
不僅新冠肺炎疫情造成超額死亡,以政策手段蓄意摧毀基礎建設、公衛系統也會造成超額死亡。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 Tropical Medicine) 與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人道主義健康中心於2024年2月共同發佈一項研究結果,研究推估期間為自2024年2月7日至8月6日的6個月,並涵蓋三種不同情境下的加薩人民的超額死亡:停火、現狀以及以色列繼續升級軍事行動。
研究結果顯示:在推估期間內,若美國、以色列停火,且加薩未發生流行病的情境,加薩超額死亡將為6,550人。若美國、以色列維持現狀、拒絕停火,加薩的超額死亡人數則是58,260人。若以色列繼續升級軍事行動,超額死亡則會達到74,290人。
加薩基礎建設和公衛系統已然化為虀粉,帝國主義國家刻意製造飢荒,此時不論是成人、兒童的免疫系統皆會持續衰退。嚴重營養不良的孩童更是難以抵抗麻疹、霍亂、腦膜炎、小兒麻痺、流感、新冠肺炎等疾病。
同一份研究顯示,一旦加薩爆發疫病,在美國和以色列停火、維持現狀及以色列繼續升級軍事行動的三種情境中,加薩的超額死亡將分別為11,580人、66,720人和85,750人。

以禁運、制裁、飢荒、蓄意摧毀基礎建設/公衛系統作為屠戮的手段,由於「殺人不見血」,故而成為帝國主義國家、次帝國殲滅敵人的慣用手法。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埃及等由美國所扶植的專制政權自2015年3月入侵葉門至今,就以封鎖葉門領海、領空,斷絕人道救援物資,蹂躪生死。聯合國報告指出,至2021年底葉門戰爭的死亡人數為37.7萬人,推估至2030年時死亡人數將達到130萬。其中絕大多數人是死於人為的飢荒和疾病、公衛體系崩壞,而非死於沙國的轟炸。
由於飽受次帝國封鎖、禁運、制裁等經濟戰之害,葉門什葉派武裝團體「真主虔信者」(Ansar Allah)遂於紅海攔截開往以色列的貨輪,並要求以色列停止種族滅絕罪行。該團體就是台灣所說的「胡塞組織」(The Houthi movement)。
有別於帝國主義國家針對「邪惡軸心」的宣傳,阿拉伯民眾有自身的受壓迫者國族敘事。從他們的觀點看來,現今美國、英國、加拿大、歐盟、澳洲、以色列等政權都是「種族滅絕軸心」(Axis of Genocide),至於哈瑪斯、真主虔信者、真主黨和伊朗則為「抵抗軸心」(Axis of Resistance)。

對於西方而言,加薩和葉門現今最大問題不在於死亡人數太多,而是死亡人數太少。2023年10月7日後,英語媒體已經出現厲行種族滅絕就是「解決巴勒斯坦問題的最終解決方案」的諸多討論。英語世界中的「最終解決方案」(Final Solution)一詞,源於納粹所說的「猶太人問題的最終解決方案」(the Final Solution to the Jewish Question)。由於「最終解決方案」自二戰以來與納粹罪行密不可分,英美官員在公開場合論及巴勒斯坦,向來只用「持久和平」(a long lasting peace)或「兩國方案」等名詞,對「最終解決方案」一詞避之唯恐不及。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琳達湯瑪斯-格林菲爾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於2024年2月20日於安理會上再次否決停火提案時表達:「美國會繼續積極參與直接的外交,直到達成『最終解決方案』(until we reach a final solution)」。美國官員破天荒使用「最終解決方案」,並非口誤或無知,而是真實反映美國以種族滅絕作為政策手段。對於美國矢志師法納粹之事,資產階級媒體目前仍是一片靜默。

不同於美國、英國、德國、義大利、巴西、印度等國,台灣並無極右翼團體和政黨,這使人以為:(1)台灣沒有擁抱極右翼的問題、(2)我們並非極端的種族主義者、(3)我們更不會是種族滅絕否定論者(genocide deniers)。這裡所稱的「否定論者」是指:試圖否認或淡化罪證確鑿的種族滅絕罪行規模及嚴重性的人士。
目前在國際上最為惡名昭彰的種族滅絕否定論者包括:土耳其歷任政府否認亞美尼亞種族滅絕,各國極右翼否認納粹大屠殺。由於美國並未親身策畫、參與這些罪行,所以難以檢驗台灣社會在種族滅絕否定論方面的真實立場。
加薩則不同。台灣資產階級媒體自產的報導、論評、再現皆為加薩種族滅絕否定論,原因不難理解:由於我們與「民主同盟」的關係堅若磐石,任何形式的「疑美論」皆是「中國對台的認知作戰」,我們必須「堅定與民主國家站穩同盟關係,我們並非棋子,而是團結民主支持力量,以使台灣與區域更加安全穩定」。但這不僅只是綠營的觀點,可能也是社會共識。
試想,國際社會究竟要提出何種證據,才能讓台灣的公共電視比照半島電視台一般如實呈現,拜登政府謀畫、主導現今在加薩所發生的種族滅絕罪行?要有何種證據,才會使公視據實顯示,我們的「民主同盟」美國、英國、歐盟傾力提供執行種族滅絕所必須的軍事、情報、財務援助?恐怕沒有任何證據會使公視改變立場。
問題並不出在公視。中華民國的資產階級,不分黨派,向來支持種族隔離、民族壓迫、階級剝削。我方所支持的種族隔離政權,也包括南非(1948-1994)和美國本身。美國南方各州直到1967年皆以法律明文禁止異族通婚,這是經典喜劇《誰來晚餐》(Guess Who's Coming to Dinner)拍攝當年的實際背景。

台灣是次帝國,並無工人階級國際主義的傳統,所以反戰論述和行動從未跳脫資產階級國族主義的框架。反對台灣淪為戰場,不必然批駁代表次帝國主義「其他選項」的藍營,也不必然反對其他國家或地區成為戰場,更未必一一批判「民主同盟」、敵對政權以及我們「自家的」資產階級,更遑論批判製造戰爭的資本主義生產關係。因此,不同的反戰個人或團體,或冀望於資產階級「開明派」所推動的政策轉向,或訴諸中產階級的社會溝通,以求避戰;或宣傳多極體系取代單極體系,以「重塑世界和平」。

資本主義體制下的戰爭與生產的社會關係,密不可分。所有資產階級國家在戰前所維繫資本積累的體制、政策、知識生產、意識型態,在戰爭期間皆由該階級以類似或不同形式延續。
目前堅定捍衛以色列「自衛權利」和推銷虛假的「兩國方案」的國家與團體,若非帝國、次帝國的資產階級,或美國所扶植的專制政權,或各國極右反猶太團體,就是高度嚮往以色列社會控制、「群眾控制」能力的各類金磚政權。
英美自身足以左右加薩局勢,看不上台灣。不過,如果美國就此事提出要求,屆時我方資產階級不分黨派,必然同仇敵愾。相信公視與所有資產階級媒體也會適時呈現我方「站穩同盟關係,團結民主力量,讓台灣與區域更加安全」的論述。
這是個假設情境。但我們毋須麥卡錫主義者在校園、學界進行政治清洗,更毋須經歷由資產階級所扶植的極右翼團體發動政治動員全面清剿工人團體,就已經能達成高度社會共識。中華民國的資產階級可以不戰而勝,這應該算是另類的「台灣奇蹟」。我不禁在想:台灣社會所認定的極右範圍、對象在何處?我們所稱的道德標準、政治標準與種族滅絕軸心的區別又在哪裡?

李登輝與日本人
2020-08-04 中國時報 徐宗懋/資深媒體人

前總統李登輝以98歲高齡過世,他對台灣民主有貢獻,他在台灣內部的「去中國化」文教政策、以及仇中的兩岸政策卻將台灣帶入分裂與戰爭危機的死胡同。不過,中國俗話「人死為大」,此刻不宜說難聽的話,而是談一下李登輝在台灣創造新世代迷戀日本殖民的特殊心理。
李登輝強調自己22歲以前是日本人、日本殖民台灣帶來現代文明等等,一些台日同夥人跟著唱和。一時之間,日據台灣好像是一個進步文明的光輝時代,受日本教育的台灣人好學上進、人格高尚。其實,那些細聲細語跟著應和的日本人,只敢跟台灣人稱讚戰前的日本,不敢在日本國內說,因為知道會被當成精神病。
從日本投降那刻起,批判戰前社會的種種一直是主流的反省態度。無論是水木茂的漫畫,或是各種二戰回顧電影中,戰前社會充滿悲苦、貧窮、流離和謊言。
至於日據台灣,台灣人遭受嚴重歧視,生活在苦難中,在所有文學作品和回憶紀事中早已表露無遺。既然如此,為何有些日本人配合台灣人對日本殖民的讚賞?只能解釋日本國力衰弱得太快了:過去他們替李小龍的「精武門」叫好,現在沒這種自信了;既然有台灣人對日本灌迷湯,就喝一點吧!不過,李登輝背後也會罵日本警察會亂打人,他討好日本人的話聽起來常像把對方當沒頭腦的傻瓜一般。
不過,日本人真正並不傻瓜。日本作家本田善彥為了了解李登輝,買了一本李寫的日本版《武士道》,放在大阪家中。他說:「有一回,一位長輩到我家,剛好看到桌上的這本書,拿起來翻兩頁就丟回桌上,不屑地怒說:『哪有那麼愛講話的武士?』」的確,日本老人一看李登輝的書,立刻看出:這是一位台灣來的超愛講話的山寨版武士道。
李登輝並沒有真正唬住日本人,倒是催眠了一大票戀殖的台灣新世代。他們往往連初級日語的水準也不具備,日本經驗也很淺;一般就是去過東京迪斯耐樂園,在大阪吃過章魚燒、或在京都看過櫻花。至於日本階級社會苦悶壓力的一面,從來沒有嘗過;卻成天幻想台灣人「曾經是日本人」的「幸福美滿」。就像立委林昶佐跟李登輝所做日本武士的cosplay,準確地反映了:台灣社會戀日的本質,只是一場日本cosplay的模仿秀罷了。

王在希、鄭又平對談台青“統獨”觀:所謂“天然獨”觀念正在崩解
2023-07-01 中國新聞網 讓寶奎、李碩行、李晨

【解說】6月30日,由中華文化學院與廈門大學共同主辦的“兩岸學者面對面”系列活動第四場在北京舉辦。海峽兩岸關係協會原副會長王在希、台北大學教授鄭又平圍繞“如何看待台灣年輕一代的統獨觀”,展開對談。
【解說】中華文化學院院辦公室主任孫克莊在致辭中表示,兩岸青年是兩岸命運共同體中最具青春創造活力的重要組成部分,肩負著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未來。
【同期】中華文化學院院辦公室主任 孫克莊
海峽兩岸是命運共同體,更是兩岸同胞的共同家園,是兩岸青年一代大展宏圖的舞台。兩岸青年應該把握好難得的歷史機遇,爭當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融合發展的參與者、實踐者。
【解說】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院長李鵬在致辭中說,國家統一是台灣年輕一代必須要面對、一定要正視的問題。
【同期】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院長 李鵬
如何精準把握台灣青年一代的統獨觀,引導他們認清歷史大勢、把握歷史機遇、承擔歷史責任,與大陸青年一起完成祖國完全統一的歷史任務,是一個既現實又緊迫的問題。
【解說】幾年前,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抛出台灣年輕一代是“天然獨”的言論。在專家對談環節,台北大學政治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教授鄭又平剖析,所謂“天然獨”,實則是灌輸、洗腦產生的“人工獨”。
【同期】台北大學政治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鄭又平
今天台灣出現了蔡英文口中講的“天然獨”這個世代,到底真的“天然”嗎?現在破題就得說清楚,它是人造的,它不是天然的“獨”,它是“人造獨”,它是“人工獨”,根本就是經過教育上的洗腦灌輸而產生的一個世代。
【解說】鄭又平說,他多年組織台灣青年來大陸交流的活動,往往見到:台青親身體驗大陸生活幾天後,觀念就發生轉變。
【同期】台北大學政治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鄭又平
我們不必刻意地說教,我們不必刻意地去灌輸任何資訊,唯一要求就是:你睜大眼睛,你去看,你要張嘴去問,你要去跟人們談,你所看到的中國大陸的社會才是真實的。
【解說】鄭又平梳理,自李登輝成為台灣地區領導人起,島內民進黨執政者就有計劃地推動“文化台獨”。至蔡英文執政,更是抛出“台灣主權未定論”等言論。
【解說】海峽兩岸關係協會原副會長王在希指出,除了在文化教育領域,台獨分子還在政治上不斷標榜“選擇台獨路線”就是“捍衛台灣民主自由”,這也對年輕人造成極大誤導。
【同期】海峽兩岸關系協會原副會長 王在希
民進黨靠欺騙、靠誤導、靠忽悠,把年輕一代忽悠了快30年了。但是我的感覺,台灣同胞、尤其是年輕一代在慢慢地覺醒,他開始已經在懷疑:民進黨鼓吹的論調,到底有沒有道理,到底是為台灣同胞好、還是一黨之私?尤其是去年(民進黨)九合一的選舉(中大敗),我覺得是一個轉折點。
【解說】王在希也指出,今日種種跡象表明:說台灣年輕世代是“天然獨”,完全站不住腳。
【同期】海峽兩岸關係協會原副會長 王在希
台灣的年輕一代慢慢地會覺醒。從這樣一個現象,今天我們有理由來說明:蔡英文當年說的年輕人在台灣是“天然獨”,這個觀點完全是站不住腳的,完全是為了欺騙、忽悠台灣的年輕人。
【解說】鄭又平表示,一系列問題讓台灣年輕人內心越來越郁悶,他們看不到未來方向。但他也充滿信心地指出,年輕人會為自己找到出路。
【同期】台北大學政治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鄭又平
現在的台灣年輕人,就像《侏羅紀公園》電影裡面有一句台詞“生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他們自己在找出路。我們不必刻意地說“你去上海、你去深圳、你去北京”,他們自己會要求,他們自己會去找各種的信息,他們開始會去看。台灣青年朋友的態度在轉變。

日本客套話,可以聽但不要信
2024-05-28 Jeff C.【台大畢業後,曾就讀耶魯大學、巴黎高等商學院等北美、歐洲頂尖學府,十年間經歷了在法國、日本、香港、美國金融業的工作洗禮,感受到不同教育方式及文化差異的震撼。此外,從猶如置身野外叢林的職場探索中,他也獲得了適用於複雜人生的啟發。粉絲團:請搜尋「Bonjour我的巴黎情人」。】

大家應該都知道,日本人很愛說客套話。
󠀠聽日本人說一句話,就像腦袋上了一場瑜伽課,需要倒立、伸展腦神經,並用腦細胞排出各種姿勢,才能正確理解對方的意思。
󠀠因為日本人太拐彎抹角,網路上還出現很多教學,像解題書一般,告訴你日本人常見的客套話、以及背後真正的意思。
󠀠但我想告訴大家,遇到真正客套的日本人,任何網路教學都沒用,就是一場八年抗戰,當下根本不可能知道對方真實想法;要等到很多年的某天,對方鬆懈了、不小心說出真實想法後,你才像警察抓到間諜,用一種『抓到你了!』的心情,恍然大悟原來日本人是這樣想的。
󠀠之前在眾議院工作時,曾經參加過日本推廣鯨魚肉的活動。先說鯨魚肉真的不好吃。但雖然是付費活動,現場卻人山人海,像是小型夜市一般,日本人都吃得津津有味,走的時候還可以帶一個鯨魚肉罐頭離開。
󠀠因為實在沒辦法接受那個奇妙的口感(跟腥味),去投行上班時,我把罐頭帶在身上,想說可以送給能欣賞鯨魚肉的日本人。
󠀠原本還煩惱要怎麼把罐頭送出去。沒想到人資部的大山小姐剛好拿文件給我,看到我桌上的罐頭,突然問:『ジェフ桑有在吃鯨魚肉啊?』
󠀠在我心裡,大山小姐是一位資深且嚴肅的人,長得很像日本搞笑藝人大久保佳代子,但完全不搞笑(我甚至沒看過她笑)。所以她突然提到工作以外的事情,我有點嚇到。
󠀠嚇到之餘,因為大山小姐主動提到鯨魚肉,我頓時感覺有戲,決定試探一下她。
󠀠因為把自己不喜歡的東西送人非常失禮,我還先假裝喜歡,回答:『有吃過,覺得還不錯。』接著問她:『大山小姐有吃過鯨魚肉嗎?』
󠀠『有喔。日本很多人小時候都吃過鯨魚肉,我自己也蠻喜歡的。』
󠀠聽到她說喜歡,我立刻跟她說:『我昨天跟議員去參加活動,拿到很多罐頭吃不完。如果大山小姐不嫌棄,想把這個罐頭送妳。』說完其實有點忐忑,怕對方其實不想要,我卻硬塞給別人。
󠀠『太好了!我老公也很喜歡吃鯨魚肉,拿回家他一定很開心。』
󠀠看到大山小姐一臉高興的樣子,還露出微笑,我暗暗覺得對方應該不是在客套。畢竟把配偶都搬出來,心路歷程如此豐滿,應該是真的喜歡吧?
󠀠之後我又去參加了兩次鯨魚活動,每次結束,我都會把罐頭送給大山小姐。
󠀠原本這個鯨魚罐頭插曲早就被我遺忘。直到七年後的某天,有一個歐洲主管要退休,在他退休派對裡我又遇到大山小姐。
󠀠話題怎麼帶到鯨魚肉我有點忘記,應該是在聊吃過的特殊食物,總之有個年輕法國實習生突然問:『日本人好像還有在吃鯨魚,真的好吃嗎?』
󠀠奇妙的事情發生了。
󠀠大山小姐一邊搖頭,一邊說:『其實並不好吃喔,味道有點像牛肉。但吃過牛肉後,就再也不會想吃鯨魚肉了。』
󠀠??????
󠀠真的是回憶瞬間湧上心頭。然而,自己跟老公都喜歡吃鯨魚肉的大山小姐已查無此人。
󠀠遲了七年的真相讓我震驚。這天我才發現,跟日本人相處就是比誰的氣比較長。
󠀠󠀠不管對方表現得多喜歡,還攜家帶眷來證明自己真的很愛,只要你還沒進棺材,就不要輕易把日本人的客套話當真。󠀠因為在人生的任何一刻你都可能忽然發現,日本人跟你說喜歡的東西,其實他根本討厭得要死。
有時候覺得,日本人很累,有需要演那麼大嗎?我甚至覺得,很多日本人口是心非的當下,是真的打算把這個謊帶進棺材,永遠不讓你知道。雖然很納悶,但也有點佩服日本人這種死都不說真話的客套。果然只有大和民族能把生活活成諜戰片。

再也不想去日本了
2024-06-07 中國時報 王尚智/資深媒體人

我想,我終於弄懂了,為何至今我本能的一點也沒動念去日本!一點、一絲、一毫也不想。
2022年疫情結束後至今,即使周邊好友們、甚至法師已經都去了許多次,我都沒有任何心動搖晃。彷彿黑暗密室中一根蠟燭的火焰,無風而筆直,毫無晃動的,一點都不想去日本。
原來,如今的日本已經不是我熟悉的國度。京都、高野山、奈良、鐮倉等,所有我反覆去了上百次、熟悉如夢的城市與景點,如今無一不是國際觀光人潮蜂擁。應該連三十三間堂的千尊觀音菩薩,也完全沒指望我專程回溯探望!
如今應該「遍覆三千大千世界」都是觀光客,公車、地鐵上的觀光客都都快滿出來,很難再找到過往可以「一個人凝思」的角落了。時光無聲流經的靜謐深邃,此刻已經不再屬於京都的日夜夢迴。
滿滿無數腦波交錯,濃濃無盡目光穿透。清水寺旁的石坂道原本佇立的土地諸神也都只能避入幽淵,才能暫取一瞬寂靜。京都在去年成為「在地居民遷出」人數最高的日本城市,超過一萬多人。
所謂「觀光公害」讓這一座深邃的城市不再宜居,春夏秋冬四季都無法遮蔽觀光客的擁擠噴湧。家園街巷只能捐給四顧張望的觀光客,以及努力想在此賺錢的店家。
現實世界舉步維艱的人潮,終究只能在手機AI裡抹去。眼睛裡的記憶,要如何刪人去背?
新聞報導,包括京都市,正在計畫針對國際觀光客與在地居民採取「差別交通費」政策的修法,對居民有所彌補。大阪,準備想開徵「入城稅」或針對其它觀光客的地方稅。甚至眾多飽受觀光騷擾的區域,打算開放一般商家能有高價賣給觀光客「雙重價格」的訂價交易可能。還有那些此刻早已明訂「拒絕非日語客人入店」、「拉麵一碗5000日幣」的生狠商家。
2025年,大阪再度執掌世界博覽會。
總之,2023年觀光收入重新超過5兆日幣的日本,這一切的街頭場景,人潮只會更濃稠嚴重。難怪2019年12月,最後我在三十三間堂合掌祈念之時,菩薩顯映微笑的告訴我:「多年後再相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