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6行動,抗議警察暴力!捍衛自由人權!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08/11/05
資料來源: 

抗議警察暴力!捍衛自由人權!

從11月3日開始,中國海協會代表團來臺與政府簽署各項協定,同時在臺北各處,就陸續出現警方藉「維安」之名,對各類以和平方式表達不同意見者,進行粗暴的盤查、損毀、沒收、禁制、拉扯、驅離甚至拘捕。絕大多數遭致警察暴力相向的民眾,根本不曾靠近陳雲林人身,有的市民甚至只是路過、停留或單純拍攝記錄,即遭受上述對待。

透過媒體畫面傳送,我們驚覺事態嚴重—這已經不是維安有否過當的技術問題、更不只是政黨認同選擇的問題,而是暴力化的國家公權,對市民社會的嚴重挑釁和侵犯。所有彷彿戒嚴、罔顧自由人權與民主價值的管控鎮壓,連執政黨的國會議員都質問行政院長;卻只見身為最高責任主管的劉揆,仍在輕佻地詭辯和推責。實在令人既錯愕憤怒,又深感羞辱和不安。

我們不禁要問:難道要強化兩岸經貿交流,也必須透過降低臺灣的民主自由程度、以達成與中國同樣極權統治的水準嗎?

才不過短短幾天,臺灣人民好不容易匍匐建立的民主自由體制,在滿城的警力、威嚇的氛圍與強勢的防堵中,幾近崩解。我們政府,在如同警察國家的武裝保護裡,自我陶醉於「歷史性儀式」的想像、與酒酣耳熱的輪番大宴中。於此,憲法所保障人民的自由言論與行動權利,完全地被擱置、甚至忘卻。

因為多數的強勢作為根本違憲違法,無怪乎鏡頭前沒有一個警察能理直氣壯說出,他們根據何種「法律」,執行這般上級交待的勤務。警察原是保護人民的公僕,如今在這政府由上而下的嚴峻要求中,競相成了限制與懲罰人民表達意見的打手。我們無意歸咎個別只能服從上命的員警,相對的,我們嚴正要求下達此一惡令的政府高層,必須負起最大的政治責任。

我們只是一群憂心臺灣混亂現況與未來發展的大學教授、學生、文化工作者和市民,在沒有任何政黨與團體動員及奧援的前提下,十一月六日(四)上午十一點,將自發性地集結於行政院大門前,以「著黑衣、戴口罩」作為沈痛抗議的象徵,並牽手靜坐至訴求達成為止。我們的訴求是:

一、 馬英九總統和行政院長劉兆玄必須公開向國人道歉。

二、 警政署長王卓鈞、國安局長蔡朝明,應立刻下臺。

三、 立法院立即修改限縮人民權利的「集會遊行法」。

共同發起人:

李明璁(臺灣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藍佩嘉(臺灣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劉華真(臺灣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范 雲(臺灣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洪貞玲(臺灣大學新聞學所助理教授) 何東洪(輔仁大學心理學系助理教授) 管中祥(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張鐵志(作家,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後選人) 陳育青(紀錄片工作者) 林世煜(文化工作者) 胡慧玲(陳文成紀念基金會執行長) 李昀真(臺大社會系二年級學生) 張勝涵(臺大政治系二年級學生) 吳沛憶(臺大政治系四年級學生) 陳柏屼(臺大社會系三年級學生) 陳家慶(臺大法律系三年級學生) 余崇任(臺大社會系三年級學生) 彭維昭(臺大外文系四年級學生) 楊緬因(臺大人類系二年級學生) 李東諺(政大臺史所一年級學生) 王聖芬(臺大中文系四年級學生) 李冠和(臺大政治系四年級學生) 張之豪(市民) 羅雅珮(臺大社會系三年級學生) 藍士博(政大臺文所碩士班)) 李怡慧(四方報編輯) 蔡耀緯(台大歷史所碩士班學生) 王賀龍 (台大材料系三年級學生) 鄭友淳 (開南大學觀光系學生) 蔡昀祐(清大人社系三年級學生) 李俊達(東吳哲學所碩士班一年級) 阮俊達(市民) 溫若含(政大臺文所碩士班學生) 吳岳勳(政治大學心理系三年級學生) 曾嬿融 (臺大社會所二年級學生) 黃威霖(台大政研所碩士生) 李孟珊 (台大社會系四年級學生) 劉維民(臺大社會系四年級學生) 李沛宜(台大政治系三年級學生) 葉冠妤 (臺大新聞所二年級學生) 賴力安 (北醫公衛所碩士生) 廖國翔 (台大法律系三年級學生) 劉美妤(台大外文系四年級學生) 江欣盈(中研院國際研究生) 王胤豪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學生) 吳鑒恆 (台大法律系學生) 李泳泉 (台大圖資系三年級) 孫聖昕 (台大圖資系二年級) 張宛婷 (台灣大學戲劇學研究所三年級) 張宇慧 (政大教育所一年級學生) 童筑含(台大經濟系三年級學生) 田孟凌 (台大地理系二年級學生) 林子涵(台大社會系五年級學生) 黃靖傑(北大社工系三年級學生) 楊傑宇 (高雄醫學大學學生) 蘇千雅 (政治大學廣告學系三年級學生) 王祥維(台灣國民) 林 翰 (台大人類系五年級學生) 魏琤郁 (台大戲劇系五年級學生) 高章原 (台大工管系三年級學生) 許淳傑(台大生化所碩士生) 許亞傑 (台大資訊工程系二年級學生) 江俊寰 (台大社會系六年級學生) 吳文瑄 (台大經濟系三年級學生) 蔡承翰 (高雄醫學大學牙醫系學生) 陳秀昌 (台大物理系二年級學生) 施彥廷 (台大社會系系學會長) 盧敬文(長庚大學醫學系四年級學生) 邱昶翔(政大中文系五年級學生) 蔡依庭 (台大農藝系三年級學生) 陳怡萱 (台大農藝系四年級學生) 葉長庚 (臺大人類學系博士班一年級) 郭馨貽 (台大工管系三年級學生) 吳采模 (台大法研所公法組) 萬毓澤(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博士候選人) 鄭筌允(倫敦政經學院碩士生) 謝新誼 (政治大學中文系三年級) 李宗儒 (臺灣大學數學系四年級學生) 邱星崴(台大社會系四年級) 趙澤華(台大地質系三年級) 林靖堂 (輔大大傳所四年級學生) 陳稚涵 (台大法律系二年級學生) 吳佳恬 (政大教育所一年級學生) 楊子頡 (台大社工系四年級) 謝耀德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 周馥儀(嗷網路雜誌總編輯) 丁正杰 (台大法研所一年級) 鄭雅菱 (台大社會系四年級學生) 鄭為之 (清大醫環系四年級) 許世佳 (台大人類學系二年級) 簡惠茹 (台大社會系三年級學生) 黃孟婷 (師大大傳所一年級學生) 彭彥儒 (台大法律系三年級學生) 李孟儒(台大社工所三年級) 陳柱中 (台大農化研究所二年級) 李立偉(自由影像工作者) 宋致誠 (台大社會系三年級) 李怡樺 (台大人類學系四年級學生) 許祐昇 (台大昆蟲系三年級學生) 李奕迪 (中山大學研究助理) 林晉緯 (台大園藝系四年級學生) 葉馥瑢 (台大人類學系二年級) 張瑋容 (東京大學社會系研究生) 吳凱鈴 (台大人類學系三年級學生) 黃思敏 (台大社會系三年級) 董力玄 (台大社會系畢業生) 趙思博 (台大法律系二年級學生) 張以忻 (台大社會系二年級學生) 廖子頤(台大外文四) 黃鈺雯(編輯) 劉欣韋 (政大中文系大三學生) 劉少翔 (台大法律系二年級學生) 吳佳盈(台大社會系碩士班學生) 鍾佳伶 (台大社會工作所碩二) 賴建寰(政大台史所) 邱懋景(師大國文系三年級學生) 許仁碩 (台大法律系四年級) 黃淑芳 (台大法律系四年級學生) 鄭期尹 (清大電機系四年級學生) 洪曉筑 (台大社工系研究助理) 蔡淳任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學生) 賴妤青 (台大農藝系四年級學生) 林定薇 (台大森林所碩士生) 林穎資(台大農藝系五年級學生) 涂宗瑋 (台大資工系三年級學生) 林宜瑾 (政大廣告系三年級學生) 黎芸靈 (研究助理) 張家愷 (台大地質系五年級僑生) 余帛燦 (台大政研所ㄧ年級) 宋宜靜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學生) 沈智新 (台大經濟系三年級學生) 楊孟穎 (台大政治系二年級學生) 陳宛婷 (台大圖資系三年級學生) 涂靖昀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學生) 王玉萱(政大廣告系五年級學生) 劉以霖 (台大人類所一年級) 賀陳修 (台大國企系二年級學生) 江廷振(政大法律四年級學生) 江宜達 (台大物理系二年級學生) 郭芝榕 (台大中文系四年級學生) 康芸甯 (台大人類系五年級學生) 陳逸霖 (台大植微系四年級學生) 江佳恩(中正哲研所二年級學生) 江正瑋(專任助理) 孫有蓉 (台大哲學系三年級學生) 劉若凡(台大社研所碩士生) 李維仁 (台大會計系四年級學生) 黃文俞 (台灣大學園藝系二年級學生) 張心柔 (台大政治系二年級學生) 李育權(台大政治系四年級學生) 林耕霈 (中央大學地科系四年級學生) 黃威 (台大機械系五年級學生) 林兆偉 (台大國企系二年級學生) 顏子恆 (台大國企系二年級學生) 徐靖亞(台大電機系二年級學生) 陳寧 (台大財金系四年級學生) 烏仕明 (台大動科系四年級學生) 楊筠圃(台大中文系二年級學生) 洪明毅 (台大昆蟲三) 曾奕文 (台大會計系二年級學生) 洪郁雯 (台大公衛系四年級) 林(王向)如 (台大法律系三年級學生) 許躍儒 (台大社會系四年級學生) 吳沛晴 (台大經濟系二年級學生) 楊慧郁 (台大生傳系三年級學生) 姚智偉 (台大電機系四年級學生) 吳也民 (台大國企系一年級學生) 趙伯融 (台大歷史系二年級學生) 江承霖 (台大應力所碩士班學生) 林峻玄 (台大化學系三年級學生) 曾馨霈 (台大台文所碩士班學生) 王宏恩 (台大電機系四年級學生) 謝敏怡 (台大政治系四年級) 曾子奇 (台大法律系學生) 林承運 (政大廣告系三年級) 張登皓 (台大工管系二年級學生) 林邑軒 (台大社會所一年級) 傅偉哲 (台大政治系二年級學生) 葉運祺 (台大政治系四年級) 鄭亦展 (長庚大學電子系二年級學生) 王偉宸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學生) 江欣瑜 (政大會計系四年級) 陳昭龍 (台大外文系三年級學生) 周冠穎 (政大阿語系五年級) 陳歆寧 (台大森林系五年級) 蔡偉駿 (台大物理所碩士班學生) 鍾秩維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 楊宜靜 (台大法律系三年級學生) 李屹 (台大社會所一年級) 洪三權 (台大資工系三年級) 陳誼珊(台大社會系三年級) 曾苡馨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 許凱淋 (台大電機系四年級) 張文哲 (台大政治系四年級) 林宙誼 (台大機械系二年級) 張芳菁 (台大生傳系四年級) 葉永山 (台大社工四) 沈昀 (台大工管系二年級) 宋幸儒(台大政治系二年級學生) 陳瑞光 (台大法律系三年級) 李冠璋(台大法律所刑法組碩士生) 趙婕伶 (台大生傳系三年級) 陳贈吉 (台大法律系二年級) 陳建宇 (台大政治系四年級) 何彥君(台大法律系四年級) 黃安正 (台大工管系四年級) 江維瑄 (台大社會系二年級) 林庭右 (中國醫中醫系二年級) 游凱翔 (台大獸醫系五年級) 黃柏豪 (臺大財金系三年級學生) 許永暉 (台大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三年級) 王晴怡(台大法研所公法組學生) 吳梓豪 (台大資管系三年級) 張鈞皓 (台大生傳系五年級) 陳品豪 (台大工管系三年級) 詹瑜 (台大經濟系二年級) 康少璞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 張子萱 (台大社工系二年級) 林宛樞(台大外文系四年級學生) 李昀融 (輔大物理系光電組二年級學生) 趙汝穎(台大大氣系二年級) 胡竣喆 (台大經濟系二年級) 張鈞甯(台大社會五年級) 陳昱誌(台大社會系四年級) 闕巧婷 (台大社會系二年級) 董俐萱 (台大植微系四年級) 李東耿 (台大資工系三年級學生) 江芸萱 (台大財金系三年級學生) 劉書彧 (台大經濟學系四年級) 鄭伊潔 (台大工管系三年級學生) 簡萓靚(台大財金系三年級) 周于荃 (台大資訊工程系三年級) 陳歆涵 (台大會計系四年級) 李采蓉 (台大人類系四年級學生) 蔡奇儒(台大機械四年級) 翁健庭 (台大資工系三年級學生) 蘇牧盈 (政大中文系三年級學生) 陸方龍(清大中文所博士生) 徐緯 (台大政治系五年級學生) 林承遠 (台大經濟系畢) 郭復齊(臺大法律系四年級學生) 范倍嘉 (台大中文系四年級) 林佳儀 (台大法研公法一年級) 許晉東 (台大資工系三年級學生) 林紀廷 (台大醫學系四年級學生) 董諭 (台大法律系四年級學生) 賈乃輝 (台大資工系三年級學生) 李博婷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 黃韻庭 (東吳大學社會所碩一) 楊泓軒(台大電機系三年級學生) 范哲瑋 (台大大氣系二年級) 吳青沛 (政大社會系博士生) 黃婷筠 (台大機械系三年級學生) 劉育信(臺大歷史所碩士班)

其他名單陸續確認中…

主題: 
活動日期: 
2008/11/06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請問你們為什麼不讓薛香川完整講完話?用那種侮辱性的言語來對待有誠意來談的人,隨意打斷人家講話,你們「有能力」傾聽不同的聲音嗎?

薛香川先真的有拿出誠意對待學生嗎?
還是只是想用哄騙 "摸摸頭"的手段來敷衍安撫我們
作為區長的魁儡?

還區長的魁儡勒
訴求不是要中立嘛怎麼用這樣的字眼呢
結果裡面一堆青年軍嘛

請不要打上學生ㄉ招牌來行政治目的好ㄇ?

若真是憂心台灣ㄉ亂象就該知道 這件事不光是政府跟執法單位ㄉ錯
身為高知識分子都不知道該譴責暴力 該譴責濫用民主
虧你ㄇ受過高等教育ㄋ
做著違法ㄉ事,冠上和平訴求 要求修法ㄉ皇冠

拜託別再來這套ㄌ~~~
昨天推給黑道 今天推給學生ㄚ?
明天咧???來ㄍ孕婦靜坐還給未出世ㄉ孩子人權如何?

難道這就是你們所謂的民主嗎?這時間點不會讓人家覺得你們根本就是帶著有政治色彩,才不是真心的,就從這些帶頭的人來看就知道了!!讓台灣繼續持續非常嚴重的藍綠對立吧,為了反對而反對!!而且下星期就是期中考了,還會做出這些舉動,還真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別和大家說成績不重要,若是真的不重要,難道你們是矇上台大的阿?這也會讓人家覺得這事的背景一定有鬼。
這些是要讓我們知道,會吵的孩子有糖吃嗎?那這樣隨便去你家樓下大喊大叫也是可行的嗎?這就是我們台灣最高學府的學生,衝著自己學歷高就可以為所欲為,驕傲的態度也真讓人嘆息。若是和平的話,丟汽油彈.大便難道也是被允許的嗎?有想過事情的兩面嗎?還是你們也只會盲目的批評警方執法過當!!這些行為就是人權所允許的阿!!那是不是可以放一把火隨便把人家的房子給燒了!!
違法的事是要鼓勵大家去做嗎?難道沒有其他方法可以達到你們的訴求嗎?還是你們的腦子只想的到用違法的方式!!那幹麻讀書阿,乾脆全國的學生聚集起來,去抗議教育部不應該要有大考,不應該要靠分數來分發學校,這樣會傷害到非常多的學生的自尊心。作對的事用錯的方法,是一個很有效率的方法嗎?為了考上好的學學而作弊,這不和你們現在的行為很相近嗎?

支持修改 集會遊行惡法..

敝人主張加強 管制區域的限制及申請集會遊行的場合
只核發在非路面的廣場上進行
避免擾民及製造社會不安及動亂
目前的集會遊行法的確太寬鬆點
難道集會遊行路段上的商家 和 平常路過的人民就沒有人權嗎?
只有會叫會嗆聲的人才有人權嗎?
法律不是來讓某些懂法律的人來操弄的

主張加強政府及警察部門的緊急處分權,
各位有沒有想過 當你遊行嗆聲 發揮你人權的同時,
難道沒有妨礙到其他人的更基本的人權嗎?
人人都有權利享有人身自由及生命財產的權利
沒有人有資格用民意或是集會遊行的藉口來妨礙其他任何人自由和生命安全
進而挑撥族群的對立和分裂
但是目前很多參與集會的民眾和帶頭的人
去利用這樣去侵犯其他人的人權,這樣對嗎?
所以我主張加強維安警察的緊急處分權,
台灣目前欠缺的不是自由民主
而是和諧與秩序.. 請大家不要忘記最根本的問題了

更可笑的是,用非法的行動來提出訴求
跟黑道幫綁架威脅討債的手法有何兩樣
就算欠錢的人先不對了,但是執行的手法錯了,更是要不得
整個行動只是批著學生善良溫和的羊皮
威脅政府而已
為何不合法的申請集會遊行,然後再來靜坐
就算再怎麼不滿目前的集會遊行法,但畢竟它還是現行的法規
必須遵守。
否則只是徒增社會動亂,更讓社會大眾懷疑這次靜坐背後的目的居心和企圖而已

學生,青年又怎麼樣?學生也是人,也有思想,也知道是非.台灣就是有你們這種不認真聽人説話的人,認為你們小孩子懂甚麼,才會有那麼多的家庭問題,青少年問題. 今天他們不分藍綠黨派,就事論事的為自己捍衛民主,捍衛人權有什麼不對?如果他們非法集會全是因為被打壓無法利用正確管道發表言論自由呢?他們「著黑衣、戴口罩」作為沈痛抗議的象徵,並牽手靜坐至訴求達成為止,他們並不暴力,只願大眾重視他們的訴求.今天政府的確有在保護陳雲林為由,忽略人民感受,忽略台灣人人權.警政署長、國安局長,應負起責任,承擔台灣民主退步。立法院立即修改限縮人民權利的「集會遊行法」也是為了保護未來人民有說得權力。這些訴求過分嗎?如果政府在聽到這些訴求,進行溝通,或更實質的道歉,也許這些學生就不必要用這些強硬的手法來表達.這些學生學的有法律,社會學,心理學,歷史所,經濟學...等等.他們或許是未來人民的希望. 請在否定他人前, 先了解別人說得是甚麼. 再說他們也不歡迎政治人物到場關切.就是希望不要被政黨模糊焦點. 還有徒增社會動亂,是政黨及媒體.請不要混唯一談.

回樓上的話 "他們也不歡迎政治人物到場關切"

有點諷刺,整個活動的發起人
和參予的"青年"們本身有不少就是政治色彩濃厚的人了,PTT 裡面已經有不少人找出證據了,不少人是民進黨的青年黨工。
況且話說不接受政治人物,那"莊"前主秘不是嗎?(喔對啦對啦,他只是某大學的教職員而已,少來了吧)
難道要大眾面前說 說已故的人 X女兒 這種話的程度才是它們追求的言論自由嗎?
一群自以為理想的青年,高喊著自由民主的口號行非法的行為。請它們先好好審視一下目前社會的氛圍還有最迫切的需求。要不然真正自由民主的價格就是讓它們這樣破壞掉的。

如果真的這麼痛恨集遊法
為什麼民進黨下來的時候不去靜坐抗議呢

自以為是的棉花糖學運
自我膨脹
對著別人問你是不是人
還可以大言不慚?

給惺 (假惺惺)學運世代:

你們可以說已經串連集結未能預見民進黨街頭失控

那張銘清和央視記者被攻擊

你們曾請發表過任何譴責或要求自制的行為嗎?

還是只有和你們想法一樣才是人?

和你們對話的都要先確認他是不是人

才能確保你所說的和平人權有效?

對我們而言

我們身邊的人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連踏在自己土地上的人都不能善加對待

扯到那麼遠幹甚麼?

去看看那些警察怎麼受傷的

如果你們還說得出暴警這兩個字

你們不配當年輕一代的意見代理人

你們就算在自由廣場待上一百年

都沒人看得起你們

社會系的教授
只是一群只懂理論的人

馬特勒要煉成了!

現在在街上拿國旗也是叛亂了!
警察憑哪一條法律取締人民拿國旗?
拿國旗我傷了誰害了誰?
憑著他心裡認定我是暴民啊!我不是人啊!
就像希特勒認定猶太人不是人啊!
獨裁者就是這樣煉出來的!
希特勒就是這樣煉出來的,只是馬是想裝好人的希特勒!

薛香川可以講話,老百姓不能拿國旗。
這就是你說的民主嗎?

立法規定國旗不能亂拿出來,
馬英九或是隨便甚麼薛啥川同意時才能拿出來就好了啊,
這麼簡單的問題。
槍炮彈藥刀械都有管理條例
國旗也要有啊,不然大家瞎瞎的亂拿出來,
陳啥林的看到不爽氣得痔瘡發作怎麼辦?
到時侯跟馬英九見面連您也叫不出來,只會叫"哇力列"怎麼辦?
國旗也是粉危險的!
要注意,地球人的一些東西都粉危險!

暴警自有人去揭發會有法律制裁,請問那對警施暴的民眾要怎麼處理?有哪個施暴的民眾會自動站出來說我施的暴?預防勝於治療這句話因該也可以套用在這吧.明明是政黨活動卻說自己是路過,只是去吃個飯或任何理由企圖表達意見,沒人說這樣不行,但大家譴責的是暴力!!警察政府施暴那可以要求他們下台換人,那施暴的民眾有誰譴責?該譴責的是暴力行為,但不是選擇性的譴責.是否該想想真的引發暴力的雙方,都有責任.一味的單方面譴責那只是扭曲施暴的責任.

一堆自以為是高知識份子的白痴
讀到台大政大有什麼用?
只知道警察打人
那被那群暴民打的警察作何感想?
向你丟汽油彈 丟大便誰不火?
自己往警察那裡衝還怪警察暴力
是怎樣?
又想說打人的是黑道不是你們了嗎?
你們腦袋只有裝原文書嗎?
還有該道歉的為何是馬英九和劉兆玄?
帶領暴民去抗議的那些民代不該道歉?
真是一群腦袋有洞的高知識份子

聯署簽名喔!如果我要簽,可就一堆人了,小朋友:你好好回顧看看吧!自有民進黨開始的街頭運動那次沒有暴力,我可是看了二十幾年啦!假民主之名,煽動一些盲從的老佰姓,要訴求.要遊行,可以啊!理性點嘛,當初紅衫軍街頭運動,自動自發出來的人,會比綠黨動員的人數少嗎?會這樣打警察嗎?警察不是人嗎?他也是我們的同胞啊!這次連汽油彈都出來了,如果我是警察,我早就忍不住出來打擊那堆暴民啦!奉勸各位(你們還在唸書就好好唸吧!如果認為現在的政黨做不好,你們有選票啊!但是.不能選輸後,又找理由出來亂啊),
1106行動,抗議警察暴力!捍衛自由人權!
告訴各位,看的懂的老佰姓,還是佔多數啦!台灣別再亂了,還是拼拼經濟較實在,

被丟到的警察 我很同情

為了維安 被丟 真的很尊敬他們的態度

不過警察身執法人員 知法犯法 帶頭違憲

折斷國旗

到現在還沒看到懲處

反而11/06半夜暴民 11/07就已經有一波被抓進警察局了

效率這麼好

為什麼11/03號的警察 現在幾號了 懲處哩?

暴民比較好抓 警察比較難找?

覺得警察逞罰慢,請問一下要是警察打人不對需要處罰,那動手打人不輪是誰都有錯.他們的處罰呢?你要快?可以告訴大家一下你有比媒體,比警察快公佈那些使用暴力的名單而且可以公佈暴警跟暴民.你能站出來說我沒私心不偏袒?可以說我譴責暴力卻單方面譴責警方卻不譴責同樣以暴力對警的人?抓警察容易,那施暴的民眾誰要抓?給警察嗎?那到底要警察保護暴力還是保護誰?

這位同學
你說錯了
警察折斷的是旗桿
旗杆可以變成武器
至少11/6晚上11/7那天是這樣

如果知法違法的人就要懲處
那你們從昨天上午開始的行為是甚麼?

請你不要兩套標準
看看民調吧
如果你們做的是對的
想想為甚麼那麼多人有不同的看法

有趣
已經有"一波"推倒拒馬 丟擲東西的民眾(或稱暴民)被抓到了 (收押?)
也開始在用錄影帶蒐證 抓其他的 新聞看了沒?你還在撥接嗎?

私心偏袒?

已經"開始蒐證"抓其他暴民了 你還在撥接嗎?什麼保護暴力

我沒說暴力對警就對 至少已經開抓了
我譴責暴民 已經開抓 我沒譴責暴民 也早就在抓了

我譴責暴警....然後呢?
我還在等懲處施暴的警察 什麼時候公佈

我看不太懂你敘述的更快公佈暴力的名單的意思

「國旗管制條例」草案

第一條 中華民國國旗為粉危險之物品,禁止任意展示、隨身攜帶露出或製成與雨傘鞋襪內褲等方式另類展示。

第二條 執法人員或秘密警察發現有第一條所列非法持有使用國旗之行為者,可加以盤查、拉扯、毆打、拘捕並該國旗撕毀沒收。

第三條 執法人員或秘密警察可對第二條所述行為人逮捕後進行心理測驗或刑求逼供,以確定嫌犯是藍是綠或是藍綠色盲。如確認嫌犯是偏藍而不小心拿錯國旗者可予以釋放,如嫌犯是偏綠拿國旗來亂的則再加以痛扁多次。

第四條 中華民國總統或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特別下令可拿中華民國國旗者不受前三條限制,可以任意亂拿亂揮、拿來敲人戳人或是吞下肚子裡表演特技都不違法。有任何和果都由民進黨主席承擔責任。

這是小民想到的「國旗管制條例草案』,請大家參考一下︿︿

當年參加野百合學生運動的學生, 多少人在後來的政治活動中平步青雲並得利, 進而掠奪國家資產. 這是獲取令名及致富的捷徑. 這群師生當然看在眼裡, 心中憧憬著: "有為者亦若是".
不要再鬧了, 民進黨的打手們! 如果是有良知的知識份子, 兩年前, 民進黨以集會遊行法壓制紅衫軍運動時, 為何不出來要求修法呢?

野狼嗅到血腥味, 一聞到就會興奮了起來! 但我們是人...

長期以來我就像大多數無聲的大眾, 觀察著社會的變化,
很少有聲音來評論每個台灣驚天動地的事件, 說實在, 我也無能為力。
八年了, 之前看到的一些崇拜的X社、XX教會、XX基金會...
好多連名字都讓人覺得一股清流, 突然都躲起來了,
就連我們領導人的貪腐問題, 也看不到他們有什麼發聲, 他們都躲了起來.
就在今年政黨再輪替後, 突然間他們好像醒了,
卸任總統的貪污, 他們為他祈禱再祈禱, 讓我們的好上帝保護他們,
所有的X社、XX基金會都力挺到底, 我不懂為什麼,
但我也突然懂了, 沒有什麼清流或是非, 有的只是他們背後的立場!
這樣的覺悟, 突然在我眼前晃過一個畫面,
這和伊斯蘭教義鼓動年輕人恐怖攻擊和行動, 好像差別不大。
只要有立場, 殺人放火都是進入神殿堂的一個捷徑。
<br>
這次的抗議事件, 一開始同樣也覺得警察過當的行為, 應該有更好的方式可以處理。
但是, 當學生突然又出來主張人權後, 我又閃過和之前同樣的覺悟,
為什麼你只主張某些特定的人權, 你主張的不過是言論自由,
但警察付出的可是生命的自由, 一併主張可以嗎? 除非你又是有立場的。
我也當過大學生, 現在四十出頭帶著三個小孩,
歷經人生的領悟過程, 希望台灣社會存在是非價值, 而不要再是鮮明的顏色和立場。

[ 這一次 學生靜坐的活動, 最早是由 大學教授 公益團體 文化工作者 等 團體 和 學生們 , 透過 網路串連 的而成 的 新公民世代 , 也代表著一個 新型態 @ 運動模式 的 開始 ! 您可以看到 目前 還在 自由廣場 和平靜坐 學生們 的訴求, 和 原先 召開記者會 聲援 @ 教授們 , 是一致的 , 就可證 敬學所看見的 , 他們不屬於 任何 政治性團體 , 只是為 [ 搶救 ] 人權 , 而走上街頭 . 當然 , 學生們 , 為了和民進黨的圍城行動, 有所區隔, 才在1106 當日的上午, 不加入遊行隊伍, 並早已在行政院前 , 開始進行 [ 非暴力 ] 的 和平靜坐活動 ! ~ 懇請各位朋友們, 不要隨著統派媒體的偏頗報導, 而影響到您應有的理性判斷思維 ~

敬學曾參加過 紅衫軍 最後一天 的 圍城遊行 ; 1106 當天, 也和其他媒體朋友一樣, 近距離觀察所個過程 , 我們真得發現 : 距馬是被 許多穿著 [ 黑底黃字 ] 的人, 所推倒的. 他們 T-Shirt 上所秀出來的字, 應該是隨單位不同, 有不同的組合; 或者是 , 同一單位, 但為了 掩人眼目 , 而刻意穿著不同字樣的黑色衣服. 另外 , 敬學發現, 與本土的黑道, 比較不同的是, 傳統參與綠營的幫派份子 , 大多土味較重 , 可能隨口就會罵台語的三字經, 口食檳榔 或 隨地丟棄煙頭 或 頭髮較沒有整理, 或梳得比較油 ;

但此次滋事份子, 大多不會公開嗆話或高喊口號 , 而且男的, 個個都長得比滿帥氣; 女的, 則看起來, 非常高貴陽剛 但卻又很平靜地, 眼神不斷飄移和隨處觀察. 他們三或四人一組, 2008/11/06 , 下午14:25 , 當仁愛路靠 [台大醫院] 第一個距馬, 快要倒下時, 他們很急忙著, 要馬上趕進去; 經過面前時, 還不輕易脫口說出 : { 出發了 } 這句國語 ! 當時 , 曾當過記者有新聞敏感度的我, 就立刻打電話給, 還在遊行隊伍後面的自由時報記者 (華) , 表示即將有狀況發生, 也隨後告訴他, 有黑衣人出現 ; 後來, 就發現他們 根本不怕 [ 電子媒體 ] , 只要哪邊有攝影機 , 他們就朝 那一個方向 , 主動攻擊警方 ; 並且 [ 毫不手軟 ] , 因此依我過去長期觀察人權和社運的經驗 判斷, 這些人的背景, 絕對 [ 不單純 ] ! 只是無法確定, 他們背後的老闆, 是哪一個國家, 所派出來的 [ 情治單位 ] 或 合作的 [ 幫派系統 ] 而已 ?!

但不爭的事實是, 台灣民眾 已忍耐多日 不滿的情緒, 也跟著被距馬倒下後, 被挑動起來 ! 即使是 民進黨 中央黨部 年輕黨工們 手足無措地 要大家 [坐下] [ 坐下 ] ! 但已經沒有人 有心繼續聽 蔡英文主席的談話, 紛紛踴入距馬倒下後 @ 景福門 ( 廣場 ) ; 但超過數百罐的礦泉水瓶或鳴笛罐, 從四面八方不斷地被丟出來, 大部份的警方, 也尚未穿著全備的 [鎮暴裝 ] , 因此開始看到有人受傷的畫面 ; 而年輕的綠營中央黨部黨工們, 即使加緊 [手牽手] 地, 站在 民眾和 鎮暴警察 中面, 嘗試著控制好場面, 降溫雙方的情緒, 不斷地喊出: [ 大家不要罵警察 ] 或 [ 不要再丟東西了!] 等話 , 但仍然無法停止 天空陸陸續續飛出各種瓶罐, 有點像職棒比賽結束後的衝突場面 . 但即使是現場狀況有點緊繃 , 但仔細回想後發現, 每一次的衝突, 也只不過是 , 幾分鐘不到, 就又結束 ! 民眾和警察的傷, 也大都是被瓶罐打到的結果 ( 博愛特區附近的馬路上 , 不太容易找到石頭 ! 因此, 若出現石頭, 就有很大的可能, 是有人特別帶來的 )

1106 當日下午 15:00 ~ 19:15 , 敬學決定不跟隨著 蔡英文主席離開 , 就留在現場靜坐仔細觀察所有的生態, 很開心發現警民的互動, 根本不是像 統派媒體 @ 誇張報導 , 現場的氛圍和狀況, 應該算是良好! 黃越綏老師 還前來獻花給警察 , 民眾也超過數十次, 不斷地給警察同仁鼓掌感謝 , 送書或東西 給警察同仁的民眾, 也大有人在; 1106 景福門前的靜坐活動 , 就在和平的氣氛中, 於晚上 07:15 落幕, 隨後警方也解除了人車不得進入的控管.

當然, 我們事後可檢討, 為何 民進黨 蔡英文主席 , 當 第一個距馬 , 被黑衣人破壞, 進而倒下去的時候 ; 會聽從潘孟安立委或黨工們的建議, 立刻宣佈, 將指揮車和整個遊行隊伍帶走 ; 不像 黃信介 民進黨 已故主席 一樣 , [ 手牽著手 ] 坐在鎮暴警察面前 , 帶領 留在現場的 上千名 群眾 , 席地而坐 非暴力 和平 靜坐抗議 , 以表達對 政府 [ 違反人權 ] 的 無言抗議. 也許 您也有可能會怪 綠營民代 王淑惠 前立委 , 為什麼要那麼笨 , 不隨著其他黨職人員 [ 落跑 ] , 反而留在 [ 景福門 ] 鎮暴警察 前面 , [ 苦口婆心 ] 勸導民眾 , 不要動怒 , 要和平靜坐 ; 但最後卻是 : [ 好心被媒體欺] , 為疏散人潮 , 鼓勵大家, 離開 景福門 , 往圓山的方向出發 ( 敬學認為, 她是因為下午 4:30分 才離開 景福門 , 誤以為 兩個小時 , 已帶隊離開的 遊行隊伍, 已到達圓山; 所以才跟著上一台宣傳車, 要大家放下怒氣 , 不要衝動 , 開始離開沒有黨質人員在的景福門 ) 最後卻也因為她的好心, 反而還有可能 , 被電子媒體 數次 [ 公然污辱] , 還有可能接受被警方約談的命運, 這是不公平的. 種種不公義之現象, 持續地在台灣社會上演, 也將忠實地記錄在參與民眾的心裡 ! 敬學願意用個人生命發誓 : 以上所言皆為事實, 如有任何說謊不實的地方, 願意接受上帝處罰和法律制裁.

敬學最後還是要再次重申 : [ 人在做 ; 天在看 ] ! 無論 電子媒體 , 如何抹黑善良的公民或學生 , 歷史永遠會在適當的時間和空間, 找到機會, 將 [ 公平正義 ] 還給人民 ! 陳雲林先生臨別前 , 不也是說 : [ 公道 自在 人心 ] , 這也幫助 馬政府 或 民進黨 等政黨菁英 , 來面對 公民世代 的 轉變 和 內在靈魂 的 更新 ?! 就讓我們 開始 學習 接受 [ 改變 ] 吧 !

GLCA 同志伴侶協會 發起人 陳敬學 A123265368 敬啟 2008/11/09 19:30 (02)8509-5661 0968-706360 www.glca.tw [email protected] 台北市中山區10463大直街57巷9之1號( 敬學再次申明 : 願意針對以上所有的言論, 負起 法律. 道德 和 信仰上, 所有責任. 懇請指正 )

圍城行動kenneth去旁觀,但是沒有參加。
不明白的是,公務人員竟然會公然說謊;為什麼有那麼多警察,為什麼便衣警察混入人群和警察間扮演偷襲的角色?
為什麼滋事份子看來都是受過嚴格訓練的特務,那群人甚至是和警察是極為熟悉混在一起的人?
為什麼警察狠狠的攻極了那些個幫助人的人,對現行的犯的滋事份子卻視而不見?
我們政府的執政團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瘋了嗎?
保護人民的公器卻被拿來攻擊人民。
我們的孩子當兵作替代役,卻被拿來做夾心餅乾打著玩!
他們是軍職,怎麼可以徵調他們這些個只受過幾小時訓練的孩子們去作這種警察維安工作?誰給的權限啊!
我們的執政團隊在玩什麼?綁架人民嗎?
原來外交休兵就是這個意思啊!如此綁架人民,強取豪奪,指鹿為馬,控制大眾傳播工具強力放送黑白倒置;
哪有用謀略對付人民的民主政黨啊?
只為了想跟中國要糖吃嘛!
搞這麼大的陣仗,激怒人民;可憐的我們兄姐,可憐我們的孩子們,這麼無端的成了配合演出的路人甲,還得挨打,受寒受凍沒人理,更得被黑鍋呢!
我們的孩子們在淒風慘與中受苦,我們的兄姐在日夜靜坐甚至覺是已經幾百個小時。
還在那兒玩謀略,用什麼二分法說這個是藍營講那個是綠營。
躲在溫暖的家裡吃香的喝辣的,笑看在電視新聞謾天說謊的鏡頭!
批著什麼藍什麼綠的搞謀略弄得全民都亂了,好偷偷的般錢!
哪來這麼沒良心的啊?
看來在你而言,在淒風慘雨受寒受凍的肯定不是你的孩子,那日以繼夜絕食靜坐的肯定不是你的兄姐;所以你不覺的痛,所以你捨得。
還在那兒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邊說說風涼話嗎您這些個真的是喪心病狂。
願 主憐憫,赦免這罪;替贖這軟弱。拯救這斯土斯民出離這難擔的軛。
奉 耶穌的名 阿們
+++
Kenneth/10/11/2008/Taipei.

圍城行動kenneth去旁觀,但是沒有參加。

不明白的是,公務人員竟然會公然說謊;為什麼有那麼多警察,為什麼便衣警察混入人群和警察間扮演偷襲的角色?

為什麼滋事份子看來都是受過嚴格訓練的特務,那群人甚至是和警察是極為熟悉混在一起的人?

為什麼警察狠狠的攻擊了那些個正在幫助人的人,對現行的犯的滋事份子卻視而不見?

我們政府的執政團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瘋了嗎?

保護人民的公器卻被拿來攻擊人民。

我們的孩子當兵作替代役,卻被拿來做夾心餅乾打著玩!

他們是軍職,怎麼可以徵調他們這些個只受過幾小時訓練的孩子們去作這種警察維安工作?誰給的權限啊!

我們的執政團隊在玩什麼?綁架人民嗎?

原來外交休兵就是這個意思啊!如此綁架人民,強取豪奪,指鹿為馬,控制大眾傳播工具強力放送黑白倒置;不管他國怎麼看。

哪有這麼用謀略對付人民的民選公職啊?

只為了想跟中國要糖吃嘛!

搞這麼大的陣仗,激怒人民;可憐的我們兄姐,可憐我們的孩子們,這麼無端的成了配合演出的路人甲,還得挨打,受寒受凍沒人理,更得背黑鍋呢!

我們的孩子們在淒風慘與中受苦,我們的兄姐在日夜靜坐甚至絕食已經幾百個小時。

還在那兒玩謀略,用什麼二分法說這個是藍營講那個是綠營!

躲在溫暖的家裡吃香的喝辣的,笑看自己在電視新聞謾天說謊那些個尖酸刻薄的鏡頭!消遣著那些個沒吃沒喝的受寒受凍的!

還每天批批什麼藍什麼綠的搞謀略,弄得全民都亂了,好偷偷的搬錢嘛!

哪來這麼沒良心的啊?騙子嘛您!人見人愛的嘛您!

看來在你而言,在淒風慘雨受寒受凍的肯定不是你的孩子,那日以繼夜絕食靜坐的肯定不是你的兄姐;所以你不覺的痛,所以你捨得。

還在那兒把酒言歡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邊說說風涼話嗎您這些個真的是喪心病狂的壞人。

+++

願 主憐憫,赦免這罪;替贖這軟弱。

拯救這斯土斯民出離這難擔的軛。

奉 耶穌的名 阿們

+++

Kenneth/10/11/2008/Taipei.

警察的執法態度與執政黨和立院最大黨的態度有關, 關心自身權利不得不從關心政治做起, 越早覺醒, 越早發揮個人的影響力, 在逐漸串聯眾人的影響力後, 傲慢的執政黨和立院最大黨就會被征服了.

本人支持這些學生們"抗議警察暴力!捍衛自由人權!"的信念, 爾等不用在乎那些來自既得利益者與未反對而反對的雜音, 只要是對的事, 堅持去做就對了.

請問你們要的集遊法是否可以告知社會.否則集遊法將變成人權無限上揚.一旦遇到不守法.不和平的暴力.警察只有挨打.造成國家及社會動盪不安.豈是各位樂見.

<a href="http://tw.myblog.yahoo.com/jw!UY_obJCYHx9cRygbTECmJLU-/article?mid=725&p...單純的學生靜坐抗議? 我看是民進黨青年軍發起的吧=_=</a>

照所知大眾傳播在產品廣告上多採置入性傳輸方式,這是一種將影像化為印像(認同)的手法。(重復播放相同的一組影像或影像與聲音或聲音。)

+++

這也真是的呢!

本來遊行的時候我們全家都會去參加,參加遊行的時候真的挺好玩的;好像嘉年華會一般的,會碰到好多有趣的事又可以大吼大叫,真個頗具釋放壓力的效果。

看了新聞媒體的報導,全家人都不讓kenneth去參加了。說什麼怕發生事情。

這些個傳播媒體的資本主真個剝奪了kenneth的快樂。看樣子只能遠遠旁觀和到立法院群賢樓去看看台教會的老師們絕食靜坐。跟他們行個禮。

+++

看著他們每坐幾個鐘,就起而繞行立法院三圈;不斷的依序行進著。

看在kenneth眼裡,真個滿了心酸與感動;就陪著他們一起同行繞行立法院。

就這麼一個老男人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走在台北的街頭兒人行道上跟著人家的隊伍的後面,這景況看來肯定很好笑!

其實走在台北的街頭感覺上,除了百業蕭條了,人的臉上多了擔憂,多了冷漠以外,還是一樣的台北一樣的月光。看到的還是真的是很善良的人。

+++

聖經上說,

惡人看見樹影搖曳就以為追兵來了,好人卻不這樣。

又說,

心裡裝的是什麼,嘴吧就出什麼。

+++

想想他們當真的很害怕吧,落得成為一群可憐憂鬱的人;何苦呢?

走出去你會發現,原先所認為的;是那些個喪心病狂,貪得無厭的資本主取得傳播媒體進而剝奪我們的空間權強力灌輸製造假像恐嚇的欺騙行為而已。

台北的街頭兒是可愛的燦爛的陽光的充滿希望的依然。

+++

剛剛接了女兒和一對孫的飛機,回到家。一路上大雨旁沱的,真不知那些個不吃不喝的靜靜的坐在那兒的我的同胞我的兄姐現在怎麼樣了!

想想還是去瞧瞧吧!

+++

願 主上帝保守著這斯土斯民平安快樂。

奉 耶穌的名 阿們

Kenneth/08/11/2008/Taipei.

+++

願 主感動所有的執事先生趕快出面安撫孩子們,別讓孩子們繼續餐風露宿;那是我們的孩子啊!

怎麼直到現在還躲著啊!

都已經這田地了還有假放啊!睡得著嗎您!

哪來的這麼狠心的啊!
主 上帝啊,祈求 祢赦免這所有的罪;因為我們都只是軟弱的無知的取死的人。

謝謝 祢替贖我們的不能,叫這斯土斯民同得赦免同蒙恩典。

奉 耶穌的名 阿們

+++
老師們,孩子們加油;kenneth愛你們。
。願流淚撒種的歡呼收割。
奉 耶穌的名 阿們
kenneth/10/11/2008/taipei.

我相信民主的先決條件就是守法,和一群不守法的人談民主,不是跟對牛彈琴差不多,難道警察沒有人權嗎?警察就應該被不守法的人使用暴力嗎?我也不知您們在捍衛誰的自由人權?那些不守法打警察的人嗎?陳雲林來台灣,當然大家可以表達自己的意見,但用這種不講理的方式來表達,對嗎?再怎樣,馬英九是全民選出來的總統,他代表了全國同胞大多數人,(民主-少數服從多數)大家應該平心靜氣看他怎麼做,而不是為反對而反對,難道民進黨諸公是怕少了他們的好處嗎?而不惜犧牲台灣的形象,硬要世界看笑話?我看野草莓小朋友,您們的對象好像搞錯了,不去抗議使用暴力的民進黨?而抗議執法的警察?真不知你們的書是怎麼唸的?還是台大的呢?是非不分,將來如何能將我們的國家壯大起來呢?唉!早點回家,別讓父母擔心了吧!

其實台灣輸了!輸了民主也輸掉了和平理性~
大家的觀點都對~但錯在方法錯誤
(1)學生的訴求對!但不該對一個長輩說~你是不是人?(因為我們也很懷疑)你們是代 表台灣最高學府的文明人別讓一些人找到話題說~你們書讀到哪裡去了?
(2)警察維安也對!但不該不明是非的對待自己的"國"人因為連你們自己也知道這樣是違法的!(你們辛苦了)
(3)1106圍城也對!因為面對一個蠻幹的政府我們必須發聲怒吼表達我們心中的不滿!
但~~~~暴力看在不同聲音的國人眼裡那就是不對!!(1106圍城的國人萬歲!!!)
(4)陳雲林是唯一在這段時間勝利的人!真是"高招"不愧是中國的高"幹"當我們國人氣昏頭的當時他用寬容用一笑泯千仇的態勢深深打動了一些親中的國人!!我們應該好好
思考我們這段時間以來的訴求真的勝利了嗎???
最後深深的祝福~~~野草莓的訴求可以為台灣渴望民主自由的國人爭取我們自己的一片天~~加油

至始至終國會都是國民黨過半數~
就算要修法也輪不到民進黨吧?
就事論事!大家真的別再吵了!
合平~和平

不要再作秀了
台大的師生
有點羞恥心好嗎
都是為了自己的名與利
真的是不要臉的學校

我覺得大家都有偏見耶…
同意就事論事…和平和平
本人的意見是都有不對,但看誰錯在先
警察這樣已經違反人權了,但是"上級"的命令
所以警察也辛苦了
大家是忍無可忍才會走上街頭的
如果什麼都講法,國父就不須要革命了,不是嗎?

該苛責的人就是什麼都不做,只會上網亂罵的人
給警察致敬
給大學生加油
我們須要一個真正自由民主的國家

警械使用條例

打!

倘若你厭惡暴力政黨的作為
請上網聲援http://www.wretch.cc/blog/welovepeace/9880506#postComments

不好意思 打攪了

當每個人都背著2300萬台灣人的身份
去做一件自以為神勝偉大的事業時
有沒有去考慮....
1.你真的有那麼多人(2300萬)支持你嗎?
2.每個台灣人都支持你嗎?
3.認為只有自己是對的 就用和我家5歲小兒一樣模式 躺在地上哭吵賴皮讓人屈服?
4.用辯論的技巧 讓人誤以為對方認同你的想法 這是溝通?
5.不要讓你們少數人不成熟的自由民主蒙羞吧!目前法令仍需申請(請多忍耐)別一直說自己多弱勢多委屈 都沒人聽你說
6.星光幫 名模舞台不能上 演藝人員夠多了 這樣也可以上電視 出名 未來等著躍上電視綜藝節目當藝人?
7.不會是在人多的地方找心儀的對象吧
8.別給我亂扣上國民黨或是中共的帽子除了這種 你還會說什麼(去妳媽的x)
9.我只是一個家長 兩個孩子的爸!快給我起來 別在地上耍無賴 聰明睿智的你別人才會對你刮目相看!!
10.天冷了 回家最好 多久沒好好陪你父母兄弟姐妹了 別著涼 晚安
兩個孩子的爸

人生在世就是要有三不朽,更何況不搞街頭運動的話,以後要怎跟人家選立委,或是將來怎當個達官貴人呢?
草莓不虧是草莓,所訴求的那麼容易滿足,拿這種雞助的事來做為學運的訴求,卻又喜歡拿自已來跟野百合、六四、甚至是上面還有人拿什麼神父的話來當神聖的藉口,殊不知憑什麼跟人家比?人家要求的是什麼?你們要求的又是什麼?警察執法的確有些不當的地方,可是你們又是否曾經站在警察的立場上過?還有新聞說劉兆玄當初身為清大校長的時候怎樣又怎樣的,現在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本來就是換了位置就要有不同的思考方式了,因為要顧全的不一樣不是嗎?
你們是要為了立言、立功、立德?為了自已往後的政治生涯舖路?還是真的是為了台灣好?其居心實在是令人叵測。
另請別說我是藍橘黨的,本來生平最痛恨藍橘黨。

人生在世就是要有三不朽,更何況不搞街頭運動的話,以後要怎跟人家選立委,或是將來怎當個達官貴人呢?
草莓不虧是草莓,所訴求的那麼容易滿足,拿這種雞助的事來做為學運的訴求,卻又喜歡拿自已來跟野百合、六四、甚至是上面還有人拿什麼神父的話來當神聖的藉口,殊不知憑什麼跟人家比?人家要求的是什麼?你們要求的又是什麼?警察執法的確有些不當的地方,可是你們又是否曾經站在警察的立場上過?還有新聞說劉兆玄當初身為清大校長的時候怎樣又怎樣的,現在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本來就是換了位置就要有不同的思考方式了,因為要顧全的不一樣不是嗎?
你們是要為了立言、立功、立德?為了自已往後的政治生涯舖路?還是真的是為了台灣好?其居心實在是令人叵測。
另請別說我是藍橘黨的,本來生平最痛恨藍橘黨。

為國家服務乃取奴僕形像去為民謀福利是 愛的呵護
在 主上帝的愛裡,我們寧願選擇相信這些個從中國移民到台灣來的人不曉得民主真義。

因為他們多數是逃難來的,求學過程中多數是靠著加分考上學校博取同情取得學位的。

從小就在國民黨和共產黨比賽分化鬥爭的環境中耳濡目染長大的。

他們眼中看勝選作拿下政權,支持的叫藍有不同意見的作綠,見縫插針極盡分化之能,就為了我心深處那莫名的不平安;真令人啼笑皆非。

願 主上帝赦免罪,開我們靈魂的眼睛;賞賜平安。

謝謝 主耶穌道成肉身取奴僕的形像留下 愛的典範,叫我們知道民主的真義;為國家服務。

為國家服務乃取奴僕形像去為全民謀福利是愛的呵護;

治理國家是古昔君王的事了是粗魯的不文明的對待。

+++

主 上帝啊,祈求 祢叫醒所有主事的執事先生;

叫孩子們和兄姐們都成功完成訴求平安回家去不再餐風露宿無力的枯坐街頭兒。

主 上帝啊,祈求 祢救我們出離這難擔的軛

奉 耶穌的名 阿們

+++

Kenneth/11/11/2008/Taipei.

+++
.

野草莓運動~實在搞不懂你們這群學生的行動怎麼那麼失敗~靜坐抗爭就乖乖靜坐就好~幹嘛管別人去對你們嗆聲作什麼~別人也有發聲的權利~你們昨天遇到有人對你們嗆聲~你們幹麻去把嗆聲的人給圍起來幹麻~不要說你們怕有事情發生就把人給圍起來~不要說怕支持你們的其他人對那個嗆聲的阿伯不利~那是他們的事情~你們現在的訴求是什麼不要讓焦點給模糊掉了~既然是靜坐抗爭~幹麻那麼大動作去圍嗆你們的人~這樣你們已經算非法禁錮唷~因為你們限制了那位阿伯的自由了~你們的夥伴中不乏是法律系的學生~先查查看有沒有違法~都已經上了電視了~別說我亂說~
別人對你們嗆聲就讓他們去嗆就好了~別人也有發聲的權利~你們乖乖在那邊靜坐抗爭才對~還出動人力去保護別人耶~不小心被告非法禁錮那就不好了~
現在是期中考~你們還有力氣去作保護別人的動作~是不是你們教授們對你們的要求沒有那麼高阿~輕輕鬆鬆就可以 pass阿~你們這一群都已經被笑說是18分唸大學的的一群了~沒錯你們之中有很高學府的學生~但是你們現在主要的工作就是不要浪費一年一個大學生9400美金的教育資源~你們在場有幾個起碼一年就要花上百萬的教育資源~這些都是納稅人的錢~你們父母親的血汗錢~當然現在要阻止你們是不可能~那你們就好好靜坐抗爭吧~
你們說你們沒有藍綠也沒有牽扯到政治那最好了~只要做到這點我一定支持你們~但是你們這些人甚至帶頭的幾位發言人以後最好不要出來參選任何民意代表~因為你們出來參選就是讓我個人絕得你們現在出來抗爭就是有目的的~對政治有崇景~因為看太多人那種假藉抗爭之名~實際是為了以後自己的參政之路而作~這樣就不值得支持了~當然你們想要發聲絕對不能不重視你們的聲音~但是你們就做默默發聲的人吧~

不明白的是,公務人員竟然會公然說謊;為什麼有那麼多警察,為什麼便衣警察混入人群和警察間扮演偷襲的角色?
為什麼滋事份子看來都是受過嚴格訓練的特務,那群人甚至是和警察是極為熟悉混在一起的人?
----請拿出證據謝謝----

搞這麼大的陣仗,激怒人民;可憐的我們兄姐,可憐我們的孩子們,這麼無端的成了配合演出的路人甲,還得挨打,受寒受凍沒人理,更得被黑鍋呢!
我們的孩子們在淒風慘與中受苦,我們的兄姐在日夜靜坐甚至覺是已經幾百個小時。
------淒風慘雨中受苦?那個野餐聯誼會我看了都想去參加----

願 主憐憫,赦免這罪;替贖這軟弱。拯救這斯土斯民出離這難擔的軛。
奉 耶穌的名 阿們
----該憐憫、赦免、替贖的是你吧!---

聖經上說,
惡人看見樹影搖曳就以為追兵來了,好人卻不這樣。
又說,

心裡裝的是什麼,嘴吧就出什麼。
-----依你上述所po的文章,那你以為什麼呢?-------

願 主感動所有的執事先生趕快出面安撫孩子們,別讓孩子們繼續餐風露宿;那是我們的孩子啊!
-----餐風露宿??沒這麼偉大吧!有蓬子,有帳蓬,有熱呼呼的食物,跟遊民比起來差多了吧!-------

為國家服務乃取奴僕形像去為民謀福利是 愛的呵護
在 主上帝的愛裡,我們寧願選擇相信這些個從中國移民到台灣來的人不曉得民主真義。因為他們多數是逃難來的,求學過程中多數是靠著加分考上學校博取同情取得學位的。
-----中國移民來到台灣的人@@川,請問一下現在是什麼時代了還從中國移民來?還逃難呢?你說娶一個中國新娘還差不多---

願 主上帝赦免罪,開我們靈魂的眼睛;賞賜平安。
------你的確要開眼了,上帝會保佑你的------

願美少女戰士保佑你,阿門

話說回來剛剛看新聞有人自焚了也,草莓們有沒有嚇到?

孩子,kenneth愛你們
願 主 耶穌的愛及於你和你所掛念的。
奉 耶穌的名 阿們

孩子們加油,kenneth愛你們。
願 主 上帝感動執事者早早醒過來,善意回應訴求;好讓孩子們早日回家。
孩子們,
願 主 上帝的恩典滿滿的在你們和你們的家且日日和你們同行。保守你們平安。
奉 耶穌的名 阿們

夜裡被雨聲驚醒,kenneth在暖暖的被窩裡;

那些個露宿街頭兒的孩子們和兄姐們不知怎樣了。

+++

主啊,謝謝 祢;

叫雨快停吧,別叫孩子們和兄姐們在這又濕又冷的天氣裡受寒受凍生病才好。

祈求 祢得保守他們身心靈都平安。

祈求 祢快快喚醒執事的先生,抓緊時間善意回應;讓孩子們和兄姐能完成訴求快快回復正常的生活。回家。

奉 耶穌的名 阿們

+++

kenneth/12/11/2008/taipei.

老是聽他們強力放送著"惡法也是法"
照看,違憲就失了法源依據失了效力,不是嗎。

Kenneth什麼的…大概是長年跟著護貪扁的長老教會大牧師們上課
…腦子被洗壞了嗎?

被迫害妄想症滿嚴重的…趕快去台大醫院給醫生看吧
對了…聽說台大醫院裏面也滿綠的、滿多你的教友
不要病沒看好又和醫生們“搞”起來了

孩子們kenneth愛你們,
願 耶穌的愛及於你和你的所愛。
奉 耶穌的名 阿們
+++
其實在台灣藍綠牽扯的是極少數人的利益,是根本不存在的社會衝突;想想看吧!藍綠又關人民什麼事啊?

是台灣人民被那些個喪心病狂的山頂洞人掌控大眾傳播強力放送分化催眠成了兩個小圈圈!是巧取豪奪的障眼法欺騙之術而已。

搞得連樹葉是綠色的都有罪,天空是藍的都不順眼;台灣啊!台灣啊!我的鄉土我的親人醒來吧!別再讓那些個山頂洞人拿台灣的右手打左手,你不覺得痛嗎!我們不是藍也不是綠,我們是生於斯長於斯血濃於水的親人!64 kenneth在澳洲看著電視鏡頭兒上中國人開著戰車軋過他們的孩子,他們的好是我們難擔的軛。我們分分鐘都處於危險!

願 主上帝保守你平 安

奉 耶穌的名 阿們

+++

kenneth/12/11/2008/taipei.

+++

夢中看見

中國是一隻華麗的優雅的蹲伏暗處等待伏擊獵物嗜血的獅子;

台灣怎麼像個不知死活的滿地找胡蘿蔔的小白兔啊!

主 上帝啊,祈求 祢救我們出離這難擔的軛。

奉 耶穌的名 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