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阻擋工會法,政黨負完全政治責任
勞工、教師團體要求立即通過工會法記者會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07/12/20

  立法院工會法修法已進入最後的「關鍵時刻」,目前協商已經完成,只要各黨黨團簽名同意,延宕多年的工會法修法將會大功告成,還給台灣工會一個更寬廣的空間。

  目前仍有部份黨團未完成簽名,以致工會法的修法可能會胎死腹中,而在屆期不連續的情況下,下屆立法院將要從頭來過,修法將遙遙無期!有鑑於此,全國產業總工會、銀行員工會全國聯合會、全國教師會、社工工會籌備小組,以及台灣勞工陣線將於12月21日召開記者會,要求各黨黨團立即完成工會法協商版本之簽署,否則,將發起最嚴厲的選票抵制。

記者會時間:12月21日(星期五)上午十點

記者會地點:立法院中山南路大門口

新聞聯絡人: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0937-059057

銀行員工會全國聯合會秘書長韓仕賢0932-208562

全國產業總工會副秘書長黃吉伶0911-788897

主題: 
事件分類: 
活動日期: 
2007/12/21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到底修成怎樣,協商的結果又是如何?沒向大家說明,讓大家了解一下密室協的條文是長成什麼樣?不然,我實在很擔心,這樣的恐嚇,除了在幫勞委會作業績之外,真的為勞工、為工會的發展嗎?
老實說,看過勞委會送立法院的工會法修正案,是有很多問題的。

的確如此。要討論,應該清楚的討論條文內容,不應該以恐嚇勒索、亂扣帽子的方式談法案。一部充滿爭議的法案,不能以這種方式討論的。每個人、每個團體當然都可以有各自的考量與盤算,但不管哪一種考量與盤算,不管是支持還是反對,負責任的說,都該說清楚到底為什麼支持、為什麼反對,支持的對不理想的條文是何態度、反對的又如何面對新版本當中的進步條文。否則跟兩大爛黨每天上演的惡鬥與口水戰根本無異。

要公開發言的個人與團體,如果不把這些問題說清楚,單單喊口號、扣帽子,其中到底有多少成分是真為了台灣整體工運發展著想、幾分為了自己工會的發展與彈性、幾分是為政策護航?為了自己工會的發展、所以同時配合勞委會的鼓勵出來說話,不是不行,但要說清楚;如何面對其中修惡的、有爭議的部分?這些恐怕也得說清楚。

雖然現在公開反對的一方單單以連選得連任條款反對的背後動機大家看得清楚,但是就算是支持的一方,也不能故意忽略勞委會企圖以萬年理事長條款討好工會幹部的可議心態(工會自主難道是勞委會關心、在乎的?別說笑了吧!要所有現任工會頭人封口才是真的吧!這在三年前就是如此,工會界其實都心照不宣不是?);另外強制所有工會採取理事長制,強行取消大量基層產業工會採取的集體領導的常務理事制,以更容易被官方摸頭、更缺乏監督的理事長制取代,這實在很難說是一項進步啊!

其實有問題的條文不只是這些,持平而論,我不大相信支持的這些工會、團體都完全不知道、都完全沒有辯論與因應的想法,但是在完全缺乏更多說明的情況下,這種動輒把反對者大扣帽子的作法,我實在不知道,除了配合執政黨演出之外,對台灣的工運和工會而言,到底有多大意義?

過去這三年以來想組工會的勞工
因為年齡限制、人數限制種種門檻
無法如願組織工會團結起來對抗強勢的資方
最後落得黯然離去或被惡意解僱的下場
對於這些人
請你用上述充滿正義與理想的道理去告訴他們
為了一個更完美的立法,為了不要配合任一個政黨的演出
他們應該要承擔失去原本可以獲得的團結權保障
這些犧牲都是為了更好的制度......

如果你說得出口的話

Jill寫得很好笑。那三十人以上企業單位您有認真去組工會嗎?這些沒有人數限制的哦。

還有啊,十人以上可以組工會、有對不當勞動行為的裁決判定等等,資方就不會打壓工會了唷?工會幹部就不會「黯然離去或被惡意解僱」啊?

最好全國性的總工會平日都有參與基層工會組織發展啦,不是只在辦公室裡發發聲明稿,搞搞法案業績而已。

制度性保障當然很重要,但也不應該把它講成沒有工會法就沒有工會吧,這樣實在很奇怪呢。

台灣有97%以上是中小企業(30人以下),
這代表了多數勞工的團結權是被剝奪的,
因此,要求不符合現實的法令進行修改,又有什麼問題呢!
此外,台灣工會組織率如此之低...當然需要深切檢討與努力,
相信你也是從事工會相關工作者,
現今全國性的總工會組織與結構是如何,沒錢,沒人.....
你應該也都知道吧,這是惡性循環。
修法可以是很重要,也可以是一點都不重要,
總之,台灣的工運是令人汗顏啊。

從頭到尾我有說反對工會法修正嗎?

我是說不要把工會法當成工會發展唯一的條件。

人家香港政府職工會條例才幾條,工運發展比台灣有活力的多。

不要把責任推到工會法身上啦。

就像不要把勞資關係的不民主不對等推到沒有勞工董事身上啦,想跟資本家一樣當資本家就說一聲啦,就立法去當就好了。

as title

TO:台灣勞工陣線 銀行員工會聯合會 全產總

你們都支持政黨協商後的條文嗎?
那個條文又長成什麼樣子?
對工會長遠發展是好的嗎?還是有的好有的不好?
爲什麼你們急著要通過?
真是讓人納悶耶!!

而且 如果通過工會法真的那麼重要
幹嘛等到最後一天會期才來開記者會嗆聲啊?
你們是台灣工會的頭頭耶
搞什麼東西啊
很重要的工會法 你們這樣搞啊?

這些人的發言真是受夠了。
工會法是一個制度建構,現有工會法是七八十年前的立法,至今還在沿用,說真的,這只能說台灣社會很孬也沒種,這種事情竟然會發生。

現在,要修法,當然不是多偉大,也不是說這樣工會就會變好,只是說,不要讓台灣社會那樣被外界看不起,那樣的工會法還在用,丟臉丟到家。

修正的條文當然很多很可恥的條文依舊存在,例如說強制入會。完全沒有想到這條立法後應有的相關配套,這條因為是工會幹部的利益條款,只要過就好,沒有會去思考這樣的立法的後遺症與補救性的立法措置。
這只是一個立法,但也是一個比現在進步太多的立法,有心的工運人士,就應該就具體的條文來批判,讓大家更知道好的工會法應該長什麼樣子,藉此提高大家的政治意識。這才是會朝向正面的。

而且只有這樣的批評,才讓大家知道到底批評的人是真懂還是裝懂?不然只是口水。
這樣的相對現行制度更進步的立法,有何理由去反對?
有些人要為工運盡心盡力,當然很好,至於盡心盡力的評價就交給社會去評價,如果像這樣一付讓人家看起來極為敬仰的長期為勞工如此賣命奔走的人,如果不想出來替工會法說兩句話也沒關係,就不要在那裡說風涼話,請閉嘴好嗎,說難聽點,你懂個屁啊,你看不起工會法沒關係,就閃邊站,要去從事自己認為有意義的事情就默默地去做就好,不要那樣酸好不好。
就像工委會表面上也看不到他們出來替工會法"讚聲",但只要他們做的事情有人受益有人感動,都是一件非常非常美好的事,沒有人會因為他們不太看的起工會法而說他們背叛勞工。相對的,別人為勞工想做的事,就像立法,不管到底重不重要,也都應該受到重視。何況,像勞工立法在台灣是如此困難的事,你懂個屁啊?懂的話講兩來來說看看。

ALLCOME:下面有一則很久以前的新聞,沒被媒體強烈的報導出來,被媒體刻意弱化了,各位網友還有印象嗎,看看吧。

==============================
最近長榮航空在新任的女總經理上台之後,整個媒體公關做的很好,讓新的女總經理與華航的宗才怡相提並論,整個媒體呈現長榮的新氣象。但是這種媒體公關掩飾不了長榮航空裁員六百多人的事實,且其對於資遣費的計算爭議,一直到現在,在經過桃園縣政府的調解之下,依然破裂,目前正對簿公堂當中。

ALLCOME:媒體記者一直是幫兇喔,沒錯吧。
ALLCOME:媒體記者一直是幫兇喔,沒錯吧。
ALLCOME:媒體記者一直是幫兇喔,沒錯吧。
=====================================
本期文章是一位被資遣的長榮空姐最近寄給阿扁總統的電子郵件,內容當中看到了長榮對於工會的敵視態度,更看到了員工對長榮航空的情感與共體時艱,而長榮航空是如何的絕情以對。而阿扁總統辦公室公式化的答覆,在阿扁與張榮發密切的政商關係之下,也是相當然爾的不必有什麼期待。

標題\他是您 (阿扁) 的好友,就可隻手遮天嗎?

作者\一個被資遣的長榮空姐 親愛的阿扁總統:

您好!希望您能親自的看到我的這封mail。其實,我並不知道該如何以簡單又清楚的方式來寫這封mail。因為,經過近八年的飛行生涯,我早就是一個腦袋空空的「空姐」了!但是,我仍想以我粗淺的文筆向您表達我們所受到的惡質對待!

我所工作的公司,就是您的好朋友--張榮發先生所擁有的長榮集團旗下的長榮航空公司。我從1993年專科畢業就進入長榮航空服務。依稀記得,在進長榮之前的性向測驗中有一道這樣的問題,「你贊成組織工會嗎?」我依著我同學的交代「千萬要答NO喔!」寫下否定組織工會的答案。

當時,年輕輕的我並不知道一個沒有工會的公司就代表著勞工的基本權利是完全不受任何保障的!公司可隨時對你的工作內容、薪資計算方式、休假,甚至是基本工作權,進行它想要的任何改變。

完全不必顧慮行為是否違反勞基法的規範。只要書面作業作的好,就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騙過勞工局了!而我們這些員工的情緒該如何安撫呢?根本不必!因為我們一如廣大的勞工朋友們一樣,對自己的權利完全都不瞭解。宛如一群羔羊,任公司宰割!
寄件者:阿扁總統電子報
傳送日期:2002年1月7日PM04:40

(未完請至:http://chloe67909.spaces.live.com/blog/cns!4A4F8536DD131DBC!242.entry)
=============================

(那些一天到晚高喊「外勞很可憐的」網友,如果你是四、五年級生,當時這位空姐的工作權被當權者欺負時,你們在那裏? 她就不可憐? 你們岐視台灣人嗎? )

ALLCOME:而最近這兩天,我在中華日報看到半版的廣告,聯合報網上內容如下:

===============================
憂亂象 張榮發辦「道德」雜誌 2007.12.18 04:15 a
【聯合報╱記者蔡惠萍/台北報導】

張榮發基金會表示,張榮發對於現在社會亂象、道德秩序淪喪,內心充滿憂慮,他感慨其實台灣社會有許多感動人心的人與事,卻都不曾被報導,媒體焦點始終在於政治的惡鬥及社會的八卦腥羶,所以才想來辦一本喚醒善良人性的雜誌。

ALLCOME:全文未完請至轉載處閱讀,
(以上是段落請至:(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5/4142949.shtml )
================================

ALLCOME:很可笑,這社會的混亂,大多就是這些企業主、當權者造成,當你這些羔羊開始漸漸覺醒時,這些「王八蛋」開始對著你們這些羔羊談道德了。這些企業主阻止你們組織工會時,他們的道德在那裏?

ALLCOME:七年級的與八年級的,你們團結起來幹掉他們四、五年級的老雜碎啦。

TO:樓上的

你提醒了才想起來
對啊 工委會怎麼都不出聲呢?
他們還是工運團體嗎?

不過你這樣暗打工委會也是很可笑啦

現在所謂的工運團體(或號稱有運動性的工會組織)
不是有特定政黨傾向 急著爲政黨護航
就是忙東忙西 不務工會

唉 個人雖在所謂工運之中
卻覺得努力的很虛無呀
看看自主工運二十年
最後終結在全產總這個組織上
有多嘔啊 !!!

=========
TO:樓上的 虛無的過來人
=========
ALLCOME:樓上的人很多,閣下是指那一個??

ALLCOME:我先說明一下,我的主要目標是七、八年級網友群,順位第二是媒體的記者勞工們,提醒他們,他們長期作為當權者的走狗,報應已經到了,

To: 私人企業受雇者

"這只是一個立法,但也是一個比現在進步太多的立法,有心的工運人士,就應該就具體的條文來批判,讓大家更知道好的工會法應該長什麼樣子,藉此提高大家的政治意識。這才是會朝向正面的。"

講得太含糊囉。

什麼叫好的工會法?要提高什麼樣的政治意識?

都要像勞陣這樣嗎,每次都向國民黨喊話,十年前也這樣,十年後也這樣。法案過的時候就說是進步立法,法案不過的時候就是反動勢力阻擾。這叫提高政治意識?叫工人繼續依附民進黨?

表面上開放各種工會,實際上只讓企業工會幹部有特權(會務假、強制入會),十人以上可以組工會,擺明了仍然想延續過去企業工會的模式,那叫分而治之。

工人何必去管哪個法好或不好,"好的工會法"?國家是工人開的還是資本家開的?你這種說法叫混淆工人的政治意識,哪裡是提高工人的政治意識。

還有,說人家不讀書是現任勞委會大主委常用的口頭禪,別把這種口頭禪拿來這邊用,不過 鈞長最近講的話都跟業務單位講的相反,讓人搞不懂是誰不讀書。

【台灣勞工陣線新聞稿】

台灣勞工陣線第五屆第2次理監事會決議通過
2007五一勞陣宣言

我們的責任不在於預測,而是讓他成為可能
爭取單一選區兩票制的第二票,建立基層勞工的政治代言人

2007/05/01

台灣於2000年完成歷史性的政黨輪替。國民黨長期的一黨威權專政,台灣人民竟然能夠以民主投票方式,和平轉移政權,這可說是台灣民主發展的一大里程碑,更可說是華人世界的歷史創舉。在國會依舊是國民黨佔多數,加上憲法制度上的不完備,導致朝野惡鬥,政事空轉,人民對於政治逐漸冷漠,喪失信心。國會的混亂,人民對國會的不滿,年底重大的國會改革-----「立委減半,單一選區兩票制」,能不能改變現有劣質的國會運作模式,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時刻。

今年年底即將舉行的第七屆立委選舉,是一個全新的選舉,除了立委人數減半之外,更重要的是,過去中選區複數當選人的選舉方式,將轉變成單一選區,且公民將有兩張選票,一票投給區域候選人,一票投給政黨,而各黨不分區立委就由第二票的得票比率來加以分配。這種全新的選舉制度,將推翻過去的選舉經驗與邏輯,特別的是這次的立委選舉,也被視為是2008總統大選的前哨戰。

但是由於朝野政黨的政治惡鬥,以及朝野各黨黨內為了總統初選的激烈內鬥,透過電子新聞媒體與電視call-in節目情緒性與片面膚淺的報導與討論,讓一般民眾厭倦政治,這種對政治惡鬥產生的無力感進而對公共政策關心的疏離現象,讓台灣好不容易誕生的民主化面臨最大的危機。

一般民眾普遍的「去政治化」心態,恰恰使政黨動員得以成功,民主政治將成為政黨的派閥政治,台灣的民主前途甚至有可能在國共兩黨的密室交易當中消失。民眾唯有珍惜手中的選票,了解這一票對台灣民主的未來發展的歷史重要性,發揮以選票淘汰政治人物與政黨的功能,「主權在民」的民主真諦才得以實現。

也由於兩票制的實施,其第二票將得以擺脫過去鄉里人情的束縛,使民眾以更理性宏觀的態度來選擇政黨的政策主張與理念價值,而這也是勞工團體長期關注社會基層勞工大眾權益所必須掌握的契機。

由於台灣的工會組織尚未普遍健全,且公費選舉制度遲遲無法實施,勞工要發揮集體力量,組成政治團體來參選,短期內尚無法實現。但面對年底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局勢,台灣勞工陣線會以更嚴謹的態度,檢視各政黨不分區立委的人選,因為這是透視各政黨實現社會公平正義價值的具體指標;同時考慮結合其他勞工、環保、婦女及弱勢團體共同爭取開拓第二票的可能空間,以積沙成塔的決心,逐步建立屬於基層民眾的政治代言人,開啟勞工運動的另一個里程碑。

原文 <a href=http://labor.ngo.org.tw/news/n270501.htm>在此</a>

哇 好棒的宣言喔!!
結果咧結果咧?

有意思

對照今天幾篇報導 再看勞陣五一宣言
真好看的戲

<a href="http://www.ettoday.com/2007/12/21/301-2205424.htm">法案清倉/工會法修正案未通過 盧天麟批:罔顧勞工權益</a>

<a href="http://www.cna.com.tw/menu/NewsDetail.aspx?strCatL=SOC&strSearchDate=&st...工會法未修正 盧天麟:阻擋者是工運罪人 </a>

<a href="http://www.coolloud.org.tw/node/13443">立院停會前 勞工團體籲各黨團修正工會法</a>

真的夠了,工會法已經不會在這幾年有機會通過了。
這就是樓上這些人的死腦筋害的。
妳或你以為工會法是工運全部嗎?你個人要去怎樣搞工運就去搞啊?說這些話的人都死到哪裡去了?楊偉忠,郭國文,簡錫接,鄭村棋,方來勁,都在說什麼鬼話?至於那些國民黨的,陳杰,還有那個親民黨的叫啥的,那簡直是畜牲吧!..........夠了,不都是一些騙子嗎?台灣工運界,我想絕大部分都是一歇處升的組成吧,貪婪的工運幹部,貪婪的工會幹部,貪婪的國公營事業,.........這些還不清楚嗎?工運做了什麼?連個屁也沒有,勞陣當然爛,工委會呢?甚至是勞動黨呢?那不是都要集體去切復謝罪嗎?
拜託,只是個小小的立法,不要在那裡放狗臭屁,就讓這些法趕快通過吧,你們這些工運人士要怎樣去啟蒙別人,要怎樣 攻擊資本家,就去做吧,不要在那裡吹噓放屁了,我們小老百姓沒有你們那麼有種,我們只是希望立法通過,追求一點點的小進步,不要在那裡唱高調了。台灣工運根本什麼都沒做嘛,勞陣那樣做有什麼了不起,沒什麼嘛,還不是講講一些沒用的話,但是,希望不要有那種比沒用的話更爛的畫出現好嗎?想要標榜自己多厲害的,請閃邊好嗎?不要再吹了,夠了!!!!

to:虛無的過來人
為何工運團體會如此呢?
我認為基本上工運的主體應該是在工會自身,不應該是在所謂的工運團體。工運團體要去創造一個可以讓工會強大的環境,而讓工運團體逐漸在第一線上消亡,因為工運團體基本上是具有強大政治性格的(他要準備的是朝向勞工政黨的政治工作),工會雖然也會有,但不像工運團體如此。
而現今台灣的工會不強大,不是在於說誰要去搞,誰要去蹲點,誰要去衝鋒陷陣,不是這樣的問題,而是公會結構出了極嚴重的問題,我們應該對工人有信心,在一個合理的工會的政治結構中,他們有信心可以組織強大的工會。但台灣工會法徹徹底底地限制了工會的正常結構發展。工會法的嚴重扭曲工會結構的情形實在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盡,在此省略。但我要說,即使在一個合理的政治結構中,工運團體要做什麼?不是去那邊蹲點,一直喊著組織工作,一直說要去啟蒙工人之類的"踃話"。而是一種協助讓工人可以和國家 進行政治與政策對話的幕後準備。工運團體要和工人或工會進行各種政治辯論。最最低限的,至少要去監督與批判工人的墮落,例如說會務假,強制入會,甚至是一些工會幹部一些亂七八糟,見不得人的勾檔(這在台灣工會界夠多了吧),工運團體是要常常準備和公會敵對的,當然也經常要並肩作戰。
而現在呢???就是要讓工會所處的政治結構合理化,讓真正想從事工會的人有機會,讓那些抬面上那些畜生工會幹部,特別是去當立委或當官的,慢慢"去死"。所以工運團體現階段是替代工會做這樣的事情,這樣的事情最最基本的,就是廢除現有勞動三法,另立新的三法,而勞委會的版本當然還不夠好(很多政治限制),但是還有更好的嗎?(舉例來說,陳菊的三法比盧天麟的三法好吧,但盧天麟也比李應元亂搞好吧,但李應元也總比國民黨扯爛好吧,說到這哩,張旭中啊錯在一時)妳看國民黨的意見,像陳杰的意見,像話嗎?
自主工運不是總結在全產總,而是總結在一個沒有被全產總推翻的政治結構上。
說的無情點,你並沒有在工運中,當然有可能是在工會中,但在工會中更慘,因為那是不合理的政治結構的共犯,當然,那不是你願意的,可是,效果就是如此。
當然,在工會中還是有很多可以推進的事情,只是很難而已,很辛苦的。也就是因為這樣,更要去推動新的工會法,讓新的工會可以逐漸取代現有的工會結構。
我簡單舉個例子。例如說要摧毀現有的大型國營事業工會,可能的方法就是組織企業外的,甚至是跨廠跨區域的自由加入型的工會。在那樣一個沒有一堆不要臉工會幹部(當然不是全台公會皆如此,至少有六七成吧)的組織哩,我相信任何的工會幹部,秘書,都會很愉快的,當然,也包括你我。共勉。

所以啊 全產總有想要「終結」(請注意!我說的是終結,不是總結)現有的政治結構嗎?

沒有吧 我看全產總是比較想要成為政治結構的一部份吧
而且說工會法修改是要健全合理的工會政治結構
哈!這是勞委會的說法嗎?還是全產總的說法?還是他們都這麼說?

畜生什麼的.
扭曲的工會法之外
別忘了也是扭曲的政治行動與組織方式

用流水席與教育訓練豢養出來的

我每每想到這事情
我就納悶這是台灣人的談事情方式
還是墮落.但可以改變的習性?

我不是很清楚.問題也一直擱在心裡.

工會組織者真有那樣的勇氣?
態度可以不用很兇.也可以兇得很
但重點是堅定的緩進與改變工會的風氣與生態.

工會法不論誰都可以有意見
這是關心台灣勞工處境的財閥、企業主、學者還是勞工官僚還是基層勞工、
組織工作者的共同作品
確實上是不能消極面對

說太爛就不改寧願不要改
確實是消極面對.是嗎?
無論如何在政策立法當中.這樣的態度也僅是認定工會法在現階段無修正的必要
事實上對於那些既得利益者(不僅僅只是老闆)而言
不變就是省得麻煩

我是認為幾位網友面對工會法的看法是不一樣的
工會法修法或許就很大程度會影響工人生態.
大多都是認為會更糟.似乎用膝蓋想都可以想得出來
有些人是認為該修就要修

我用膝蓋想不出來
但我寧願持續修法
法律為國家機器理性的具像
持續以與現實去衝撞是必要的
當然這必要性是建立於對政策的長考
落實在一般市井小民的腦袋裡

說到這就對政黨的政見太膚淺不滿
似乎對我這個選民沒必要討論這麼多似的
藍綠兩黨的政治操作好壞我也不關心了
那些立委真是他豬頭的(我不想汙辱他媽)
我家明年要做醮.正好缺案上咬橘子的.

樓上的
其實問題在於,台灣的勞工政策,特別是屬於基礎法律的制度性規範,有兩個面向要注意,一個是,多半和政治結構相關,相當扭曲,都是侵犯基本人權。另一個是,要重新建構的難度極高,要花很多時間去處裡。

台灣的所謂工運人士之中,一部分的人,對於前者的面向,通常跳過,因為講起來要把國民黨痛罵一頓,有些工運人士不想去碰,不碰的原因極度複雜,但最深層的因素是,罵起來恐怕容易導致別人對他的政治意象,甚至是統獨有所投射,特別是屬於基礎性的勞動法域,立法的一些規範其實和國家的概念有關。

另一部份,各國工會的發展主要是以國營事業工會為主,但台灣的國營事業,大部分是國民黨豢養的,不但吃相極盡醜陋,很不要臉,更不會去思考問題。而工運團體也是,很少認真去思考根本性的問題,很勉強來說,過去大概只有勞陣稍微注意一下,但還是很薄弱(當然,另一面,組織就更弱了)。這樣的情形在國民黨執政時沒問題,因為勞委會都是一群豬頭,但民進黨上台後稍微好一點,比較願意去找進步性學者來弄法案,結果呢?相對起來,工運界根本就是,連放個屁的條件都沒有,因為根本沒時間去準備,而學者或一些律師是現成的可用的。完完全全無法和官僚辯論,甚至,連對話的條件都沒有,常常搞不清楚相關立法的核心問題,都在那裡亂吠的居多。

可是工運界,尤其是傳統國民黨工會,完全不信任勞委會,可是自己既沒有組織實力,也沒有研究能力,只能把對官僚的對抗不斷道德化,提振工運的正當性。
其實這是兩回事,承認自己的現實不足,能撈的就撈,但基本的組織工作不能放棄,運動的任務也可以分工進行,不要看人家表面上沒有在"運動",就整天在那裡哭爸罵人,暗示自己道德有多高。
夠了,真的夠了,工運界長期以來就是只會耍嘴皮子罵人,聽太多了。我看到鄭村棋在電視那副嘴臉,想到大學時期對他的景仰,常常會拉肚子。其他的,簡,方,爐,孔.........太多案例了。

工運很弱,立法的鬥爭沒有什麼條件,一直在那裡亂吠下去,就是和社會對立,一般民眾就認為工運界和國民黨同一陣線,這樣的反對一直爽到國民黨,但自己又沒有什麼動員實力,甚至,連個像樣的法案都提不出來,一般民眾多瞧不起搞工運的人。然後又善於內鬥,開罵自己人。真的夠了。

在台灣研究勞動問題的沒幾個人啦,因為沒有什麼好康的嘛,勞陣組織力弱了還能做點政策研究,就算苟延殘喘嘛,也是有貢獻,都還算有熱情的,別再互鬥了。
在苦勞網這樣集中火力長期大幹勞陣,也夠了吧,就歇手了。自己想要去從事怎樣的組織運動,那就快去做,大家都會敬仰你,沒有人會去看不起你,我相信那些勞陣的人也一定很佩服妳或你,就不要再那里一直標磅什麼運動的道德性啊,什麼運動的,夠了,老鄭過去講的不夠嗎?陽萎中屁的夠多了吧!還有勞陣過去一些老小政客。難道這些都還不夠噁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