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的企業虧損,韓資企業青島連夜出逃

2007-08-11 11:24:51 作者:劉涓涓 來源:中國外資網 網友評論0條 文字大小:【大】【中】【小】 評分等級:0 投資群體虧損 韓資企業青島連夜出逃 來源 21世紀經濟報道2007-6-18 1028

  進入中國市場18年後,部分在華從事皮革製造等高耗能產業的韓國企業,選擇了悄然離去。

  本報記者從權威機構獲悉,2007年5月份以後,在對本國政府提交的一份報告中,韓國駐華大使館商務參贊金東善如是表述:「去年年末以來,中國的投資環境逐漸惡化,部分韓國企業甚至沒有經過清算程序就連夜出走,因此,其它韓國企業也受到了影響,導致問題進一步加劇。」

  上述機構提供的資料顯示,2007年5月,在一份對隨機挑選的598家在華韓國企業的2005年結算報告書的分析報告中,韓國進出口銀行得出的結論是:「51.8%的企業當期淨利潤出現虧損」,其中,紡織業、服裝及其他纖維製品製造業和食品製造業虧損比率超過了70%,就連業績比較好的汽車行業的虧損比率也達到了40.3%。

  而與之形成對比的是,中國商務部2007年第一季度的統計數據顯示,韓國正進入新一輪對華投資高峰期,同時,繼2002年超越美國成為韓國第一大海外投資對像國之後,中國目前依舊保持著同樣的地位。

  在此情況下,審視自身的對華投資時,「離去或者留下」成為相當數量的韓國企業的首要命題。

      韓企出走事件

  直到6月13日,馬進建(化名)在接受本報記者電話採訪時,語氣仍然顯得非常著急。

  馬進建是青島信一皮革公司(以下簡稱「信一公司」)的前員工,2006年12月9日清晨,當他和其他500多名員工一起照常到位於山東膠州經濟開發區的公司上班時,驚異地發現工廠的大門已經被貼上白色封條。「前一天下班之前,還一點徵兆都沒有。」

  隨後,工人們得到證實,不僅信一公司的30多名韓方工作人員全部不知去向,就連其兄弟公司青島信五皮革公司(以下簡稱「信五公司」)的韓方管理人員也於當夜出走。而此前,這兩家工廠已經拖欠工人工資數月之久。

  公開資料顯示,事發前信一公司和信五公司曾佔據了膠州市皮革產業的半壁江山,年營業額高達3000萬-4000萬美元。而截至目前,在山東省膠州市經濟開發區管委會的概況介紹中,仍明確地顯示:開發區的五大支柱產業中,皮革製造業是以「青島信五皮革公司和青島信一皮革公司為核心」。

  本報記者從相關機構獲得的資料顯示,信一和信五這兩家企業於1990年代末韓國對華投資的第一個高峰期進入中國,信一公司的投資總額為800萬美元,信五公司的投資總額為700萬美元。

  膠州方面的消息人士向本報記者透露,事發之前這兩家企業尚有總額高達1400萬美元的銀行貸款沒有償還。除此之外,還拖欠了250萬美元的原皮進口代金、380萬美元的關稅和其他原料供應商的相關費用。

  而在這兩家企業出走之後,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委託山東匯德會計師事務所對其所抵押設備進行了評估,經評估,兩家企業所留設備總價值僅為963.01463萬元人民幣,尚不足所欠銀行貸款的1/10。

  膠州開發區相關人士向本報分析,這兩家企業的突然出走,與去年9月國家財政部等五部門聯合下發的(關於調整部分商品出口退稅率和增補加工貿易禁止類商品目錄的通知)有關。根據該通知,對部分出口商品的出口退稅率採用取消、降低和提高三種形式進行了調整。其中,皮革類製品降低出口退稅率5個百分點,皮革加工行業進口料件取消保稅優惠,

  此外,上述開發區人士介紹,從2003年起,類似的韓國企業出走事件便時有發生,僅2006年,在青島的另一個衛星城市即墨市就發生了10起類似事件,膠南市發生5起。

  據瞭解,目前,該事件已經引起韓國政府高度重視,並專門為此作出決定,針對投資中國的中小企業制訂人力供給支援方案,同時擴大稅務和勞務方面的咨詢服務,並建議那些沒有技術實力的企業謹慎對華進行投資。

      「暫時受挫」背後

  事實上,不僅是在青島,其它韓國企業相對集中的威海、東莞、煙台等地也出現了同樣的情況。

  2005年青島市外資企業統計報告顯示,70%的韓國企業處於虧損狀態。在青島市內韓國企業密集度最高的城陽區,有73%的韓國企業虧損;在青島的衛星城市膠州市,也有65%的韓國企業處於虧損。

  6月12日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大韓商會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稱,因信一和信五公司連夜出走這一導火索,針對韓國企業在中國遇到的困境,韓國駐華大使館會同大韓商會、大韓貿易投資振興公社、貿易協會、中小企業振興公團、產業研究院,已經對廣州、東莞、青島和煙台等中國5個城市的50多家韓國企業進行了調查,並於上月公佈了調查結果。

  調查結果顯示,大多數皮革企業已經破產或將工廠轉讓給中國企業,而縫製、服裝、玩具和首飾等生活用品生產商的利潤也正大幅減少。今年初,東莞的韓國企業已經從40多家銳減到15家。

  韓國三星經濟研究所有分析師認為,之所以韓國企業在中國遭受「滑鐵盧」,是因為中國的企業政策正在由「招商引資型」轉變為「公平競爭型」。多年前,許多地方政府為了招商引資,往往對外資在環保、納稅和員工福利等方面的不規範行為反應遲緩,而近一兩年,隨著監管力度的加大,韓國企業上述有關方面的違法成本也隨之凸顯。

  有接近信一和信五公司的知情人士介紹,信一和信五最初之所以選擇在中國青島落戶,一個相當重要的原因在於,作為化學性的高能耗、高污染的皮革業,當時在韓國本土的嚴厲政策控制之下經營日益維艱,而青島當時正處於招商引資的高峰期,「不但免稅、人力資源又便宜,還有出海口,因此很快信一和信五就決定落戶膠州開發區」。

  除此之外,據一位在韓國企業工作多年的中國籍人士介紹,韓國部分中大型企業往往使用「高進低出」(高價進口零件和原材料,加工後低價出售)的手段逃稅,而有的小企業則乾脆做成兩本賬。

  如今,上述種種手段已再難以實現。據青島市相關主管部門的人士介紹,去年,膠州市國稅局就曾以虧損申報比率太高和偷逃部分員工的養老保險為由,退回大量韓國企業年檢財務報表;與此同時,韓資企業因為排放超標、漏繳員工保險而被勒令停產、罰款的情況也較以前更為多見。

  另一方面,最近兩年,沿海地區工人的最低工資不斷提高,也壓縮了這些在華韓國中小企業的利潤空間。韓國進出口銀行的相關資料顯示,以2005年為準,韓國在華企業淨利潤率僅為1.3%,遠低於韓國國內企業的平均值6%-7%。其中,業績最好的前58家企業,最近三年的平均淨利潤率分別為6.5%(2003年)、3.5%(2004年)和2.3%(2004年),呈逐年下降趨勢。

  青島韓國總領事館領事樸煥善在接受韓國媒體採訪時曾警告韓國企業:「不但中國政府的政策逐漸朝著加強勞動者權益的方向改變,而且勞動者也開始形成權益意識。如果韓國企業不盡快適應這種變化,繼續不遵守中國法律,將遭到巨大損失。」

  【相關】韓企重調投資戰略

  隨著中國環保政策和對外投資政策的一再收縮,韓國的高能耗高污染企業如今開始把目光轉向印度、泰國等東南亞國家,尤其是越南。其中,越南自今年1月正式加入WTO以來,已經加速成長為中國以外的全球第二個低成本生產基地。

  韓國大明皮革公司的工作人員向本報透露,該企業已經在越南投資建設工廠。大明皮革在膠州市是和信一皮革、信五皮革齊名的另一家大型韓國皮革企業。

  儘管如此,中國對韓資的吸引力仍然不容小覷。

  本報記者獲得的一份資料顯示,日前,韓國大韓商工會議所對在華投資的5000家韓國企業進行了調查,其中48.2%的企業願意繼續擴大在華投資;48.6%的企業表示將繼續維持目前的投資規模;而打算減少投資規模或撤銷中國當地法人的企業只有3.2%。

  不久前,天津韓國商會也曾就在華投資問題進行過激烈談論,最後,該商會成員達成的共識是,將繼續對華投資。

  事實上,從另一面來看,中國投資環境的改變,也將會促使技術密集型外資增加對華投資,正如三星經濟研究所指出的那樣,正在中國開展事業或計劃在中國開展事業的企業,應對投資地區、行業、投資方式等戰略進行全面的重新調整。

  其實這也並不是一個壞事,隨著中國從'招商引資'進入'招商選資'的新階段,引進外資的質量必將升級,高能耗高污染、勞動密集型小企業的出走,換來投資經驗更成熟的著名跨國企業和高新技術企業等高端領域資金的進入,才將是韓國對華投資的一個新轉變。上述韓國三星經濟研究所分析師如是說。

韓資小企業成勞資矛盾重災區 盡快推行裁審分軌 2007-08-11 21:20:55 作者:王海鷹 來源:經濟參考報2007年06月 網友評論0條 文字大小:【大】【中】【小】 評分等級:0   記者最近在山東省外資企業集中的青島、煙台、威海等地調研發現,外資企業勞動爭議信訪案件近兩年雖呈現下降趨勢,但仍然高位發生。加速建立工會、改革勞動仲裁體制已是當務之急。

      韓資小企業成勞資矛盾「重災區」

  綜合在三市調研瞭解的情況,歐美企業的勞動關係,普遍好於韓、日、台、港、澳企業,而後者中,大型企業的情況好於中小企業。從產業來看,服裝加工、食品加工、電子等勞動密集型企業屬於勞動爭議多發區。

  中小型外資企業對職工權益的侵犯主要表現在:加班加點、壓低或欠發工資、勞動保護滯後、不簽勞動合同,不繳納社會保險費等。另外工傷爭議、集體爭議、突發事件趨多,是近幾年呈現的一個新特點。

  青島、煙台、威海三地的外資企業中,韓資企業佔到大頭,如青島,韓資企業占外商投資企業總數的50%以上,威海的韓資企業佔到70%,這其中既有三星、LG、斗山機械等大企業,更有為數眾多的食品加工、服裝加工等小企業。

  記者發現,韓資小企業已成為勞資矛盾的「重災區」。有些韓商拿幾十萬美元來投資,實質上投資根本不到位,到中國租廠房、租設備,工人工資只有六七百元,還要加班加點,等錢賺得差不多,就悄悄「蒸發」,欠發工人工資、欠房租水電費,剩下一個爛攤子讓政府來買單。據記者調查,這種「撈一把就走」的情況在韓資小企業中經常發生。

  煙台經濟技術開發區人事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副局長宋德欣說:「這些勞動密集型企業,由於附加值低、技術含量低,只能靠延長勞動時間來搾取工人創造的剩餘價值,雖然短期內給我們解決了就業問題,但也帶來了很多不穩定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對中國法律的認知,部分外企「隱性剝削」現象開始抬頭,如把工人工資分為基本工資和績效工資兩部分,故意把基本工資定得很低,這樣職工「五金」繳納的數額及加班費就處於較低的水平,而表面上企業並沒有違法;還有一種情況是,職工工資不隨企業的經營業績而提升。企業銷售額500萬元時,職工平均月工資1500元,而企業銷售收入提升到5000萬元時,職工工資收入仍然維持在1500元的水平上,並不隨之「水漲船高」。

      勞資糾紛多發要求工會建設「提速」

  很多外企對成立工會非常抵制,把工會當作「對立面」。據三市總工會幹部及部分外企的中方管理人員分析,外企不願意成立工會,一是怕工人有組織地「鬧事」。二是成立工會後,每年要把職工工資總額的2%用於交工會經費,增加企業的支出。另外,一些地方政府把遷就外商的無理要求視同改善投資軟環境,不能理直氣壯地做工作,助長了部分外資企業不依法建立工會組織、不依法簽訂用工合同、不依法繳納稅費的傾向,致使許多外資企業成為工會的「盲區」。

  從2006年起,我國各地加大了在外資企業中建工會的力度。目前山東省外企建工會的已達到75.2%。基層工會幹部們提出,在外資企業勞資糾紛多發的態勢下,改革工會的組織體制,提升工會幹部的素質,以避免這些新建工會成為「影子工會」、「空殼工會」,發揮好工會「維護職工權益,促進企業發展」的職能。

  基層的工會幹部建議:盡快改革工會的組織體制及工作運行方式,培養職業工會工作者,在各地總工會形成一個人才「蓄水池」,向企業派駐工會主席。工會主席的工資、人事檔案等留在總工會,以避免成為老闆的「附庸」,更好地維權;設立工會主席風險基金,支持由於維權而被辭退的工會主席依法申訴並提供法律援助,發放生活費,向其他企業推薦,幫助其重新上崗。

      改革仲裁體制解決勞動爭議處理「軟肋」

  人事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副局長宋德欣說:「外商惡意拖欠工人工資跑了,勞動保障部門沒有查封權、批捕權。如果構不成詐騙,公安部門對其也束手無策。」

  為彌補機制上的缺失,煙台經濟技術開發區近幾年探索建立有信訪、勞動、工會、公安、法院、工商等部門共同參與的「重大、突發性的群體勞動爭議事件處理應急工作制度」。一旦發生重大、突發性的群體勞動爭議事件,成員單位迅速到達現場,公安部門負責維持現場秩序,必要時立案調查,限制當事人離境;工會負責穩定職工情緒,向職工宣傳和解釋有關法律法規,勞動保障部門負責調查取證並引導職工依法提起申訴,法院負責及時進行訴前財產保全,工商部門查處企業守法經營情況。

  2006年9月,煙台東南服飾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欠薪逃匿,拖欠99名職工三個月的工資20多萬元。人事局接到信訪舉報後,立即啟動應急機制,組織相關部門迅速趕赴現場,查封資產,當天立案,當天送達法律文書,拍賣設備、原材料。僅用了五天時間,就使這起突發群體性勞動爭議案件得以圓滿解決。

  新西蘭一華僑在煙台經濟技術開發區投資辦廠,在欠發工人工資兩個月的情況下,想轉移資產,在設備裝上車、準備離開時被勞動部門在第一時間制止,嚴肅向他指出,如不付清工人工資,就將啟動應急機制,到時他面臨的將是吃官司。這位老闆只好乖乖地把工人工資付清。

      盡快推行「裁審分軌」

  目前,對勞動爭議,我國實行「一裁兩審」的處理體制。其中,仲裁需時兩個月,法院一審六個月,二審三個月,整個程序走下來需要11個月。煙台經濟技術開發區勞動爭議仲裁院院長段玉明等人提出,司法程序過長,已嚴重影響職工維權的質量。

  去年,煙台經濟技術開發區勞動爭議仲裁院受理工傷爭議十幾起,其中最長的一起工傷爭議案件處理下來要三年。據段玉明介紹,工傷爭議發生後,首先要確認勞動關係。有些職工沒有簽訂勞動合同,企業也惡意鑽法律空子,拒不承認受傷職工是自己的職工,光是確認勞動關係仲裁、一審、二審下來就需要11個月。勞動關係確認後,下一步就是勞動部門工傷認定,企業如不服,打行政官司,一審、二審下來,需用時九個月。最後落實工傷待遇時,還得經過仲裁、一審、二審,又得11個月。「更可氣的是,有時打贏了官司,企業也不存在了,或是轉移資產,或是重新註冊企業,由於可執行數額為零,判決書成了一紙『充飢畫餅』。」

  仲裁中發現,有些工傷職工31個月內沒有收入,得不到醫治,生活陷入困境;還有的經過31個月漫長等待,一無所得,絕望之下,跳樓身亡。

  據介紹,全國有60%至70%的勞動仲裁案件最終走向了法院。「一裁兩審」無形中增加了勞動者的維權費用,延長了審理時間,使判決成為「遲到的正義」。

  為此,段玉明等人建議,盡快出台《勞動合同法》和《勞動爭議處理法》;啟動勞動仲裁體制性改革,實行「裁審分軌」,或裁或審:或是只走仲裁的路子,由上級仲裁機構復議一次,即執行,或是單走法院訴訟的路子,縮短審判時間;也可以仿照英國、德國的模式,成立「勞動法院」,專門處理勞動爭議。賦予勞動法院獨立的司法權,如查封資產權、執行權等,以增加勞動仲裁的權威性。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