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區域經貿整合的潮流裡

2008/03/04

卓慧菀

 近日兩黨總統候選人就「兩岸共同市場」有激烈爭辯。事實上,區域經濟整合是一九九○年代以來的世界潮流。國人不論為分辨總統候選人攻防論述的真偽,或為瞭解世界潮流,都有必要認識區域貿易協定(RTA)。

 現今百分之九十八的貿易都在WTO會員間進行。WTO禁止數量限制、禁止歧視待遇,且談判降低關稅,使國際貿易大幅自由化。但WTO仍允許會員間進一步去除彼此間的貿易障礙(如關稅)及生產要素移動的限制,使商品、服務與生產要素的市場合而為一。這些更好的待遇不必及於其他WTO會員,是WTO「不歧視原則」的例外。

 RTA依整合程度的深淺可分五大類:除提供開發中國家較低關稅的「優惠性貿易協定」外;「自由貿易區」(FTA)內消除區域內貨品關稅及其他貿易障礙;「關稅同盟」進一步採取共同的對外關稅與貿易政策;「共同市場」持續加深整合,允許生產要素(如人員、資金等)在區域內自由移動;如歐盟等的「經濟同盟」則更制訂共同的貿易、貨幣、財政與社會福利政策。

 RTA可能產生以下效果:

 一、RTA會員彼此取消關稅及其他限制商務之法令,使區域內貿易量增加,產生「貿易創造」效果;但可能減少與區域外國家的貿易,造成「貿易轉向」效果。

 二、因RTA會員彼此取消貿易障礙,使市場競爭度提高;加上原料的進口成本降低,長期將提升會員國的國際競爭力。同時,區域內市場擴大,將提高廠商之規模經濟,進一步降低其生產成本,深化其產業分工,亦將提升其國際競爭力,長期可能對區域外國家造成動態的貿易轉向效果。

 三、國外直接投資(FDI)為了利用區域內相對廉價的生產條件及擴大的消費市場,而增加RTA會員境內的投資,產生「投資創造」效果。此效應不僅排擠FDI進入非會員國,也導致非會員國廠商前往RTA區域投資,加速非會員國境內廠商之外移,造成「投資轉向」效果。

 冷戰結束後,安全威脅大幅降低,加上全球化趨勢,使國際間經濟競爭更激烈。為追求上述貿易及投資創造效果,簽訂RTA蔚為風潮,迄今已有四百多個。

 我為WTO會員,本有權簽訂RTA;且因貿易量排名全球第十六,也對他國產生足夠簽約誘因。但在中國阻撓下迄今只與中美洲五邦交國簽訂FTA協定,總貿易量極微。歐盟、北美、東南亞國協、及其加一、加三的不斷整合可能對我產生貿易及投資轉向效果,極不利我國的出口及經濟發展。因此持續自由化,推動兩岸直航,並與擁有龐大經濟動能、我最大出口市場、及我洽簽RTA最大阻力的北京洽談FTA,是一個積極的政策,國人不必視如狼虎。

 然而,我對中國的貿易依賴遠大於中國對我,加上北京對台灣的主權主張,因此對於經濟整合將產生對中國的更大依賴,我們不能不戒慎恐懼。筆者一向主張三通並非只為與大陸通,而是為與世界通。如果台灣能善用中國商機,建立全球商務網絡,就可能藉由各國商業利益與台灣安全的關聯來保障台灣,是一種「風險管理」的做法。

 避免與中國打交道所產生經濟不利明顯可見,綠營「風險避免」辦法已證明不可行;但藍營提出開放政策,也應說明管理風險之道。

 此外,經濟自由化與洽簽RTA無非是為提高規模經濟與市場競爭度,以提升國家整體競爭力。但對無力面對國際競爭的弱勢產業,政府該如何輔導,以提升其技術、創新,甚至協助轉業等的配套措施,總統候選人不能不提出。至於「兩岸共同市場」之議引起爭議,是因為共同市場較FTA、關稅同盟等更深化,涉及人員的自由流動,而令綠營憂慮、質疑。

 事實上,RTA必然由淺入深。我政府曾表示願考慮與大陸簽訂FTA,但中國認為FTA是「主權國家間之協定」,如其反對我與他國簽訂FTA般,排斥與我簽訂。中國提議與我簽「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CEPA),我政府也反對;因為中共與香港、澳門間之CEPA係一國兩制下的安排。

 其實兩岸反對的論述在國際法解析下皆非正確。FTA係「WTO會員間」之優惠安排,中國視為主權國家間協定係過度解讀。而我政府視 CEPA為一國兩制下產物亦非必要;WTO仍視中港、中澳CEPA為FTA。為爭取人民的授權,兩黨候選人宜把主張明明白白地說清楚。

 (作者為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副教授)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