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夜探GE血汗工廠:肯定超時加班 無毒不可能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09日 10:02 每日經濟新聞

GE被曝血汗工廠調查:燈泡下的陰影   

  記者夜探通士達廠房 部門經理承認「無汞化」目前做不到 通士達回應稱國外機構調查「不實」

  經理:上班時間肯定超過12小時

  記者夜探通士達 恍如走進女子中學

  通士達回應:我不是「血汗工廠」

  陳未臨 黃清燕 張驛南 每日經濟新聞

  「每天上班12小時」「上廁所要跟班組長打報告」「請假一天扣工資20元」……業務涵蓋能源、醫療、金融、家用電器、媒體娛樂等眾多領域,年度收益以百億美元計的龐大商業集團通用電氣(GE)公司,是否真如PolicyMattersOhio的報告所言,其位於廈門的合資工廠正在「壓搾工人血汗」?

  為了探尋真相,《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昨日展開全方位調查。

  部門經理

  拿汞超標說事的是外行人

  王巍(化名)是通士達的部門經理。廠房是否「有毒有害物質嚴重超標」?王巍說:「我們算做得很好了,國內生產環境比我們差的工廠多了去了。」汞超標是照明行業的普遍問題,「無汞化」目前還無法做到。

  王巍強調:「揪著汞超標說事,是外行人說內行話。」對於工人一天工作12個小時以上,請假要扣工資等說法,王巍拒絕回答。

  實驗室經理

  上班時間肯定超過12小時

  即將從通士達離職的實驗室經理李俊(化名)說,據他所知,廠內工人都是「三班倒」,每天工作「肯定超過12小時」。之所以超負荷工作,因為「工人想賺錢」,通士達是按件計酬。通士達工人的基本工資和當地最低工資標準持平,為750元。但「廈門島內島外情況不同,島外兩個基地的工人,幾年前工資已經有八九百了」。

  原員工的妻子

  幸好老公不在生產線上

  王新(化名)的丈夫在2002年至2005年期間,曾任通士達照明LED項目的經理。對於通士達照明是「血汗工廠」的傳言,她坦言「有所耳聞」。

  王新告訴記者,由於丈夫是「坐辦公室的」,但她「曾經在網上看到過相關的圖片」,覺得「幸好老公不是在生產線上班」。

GE廈門工廠:你看到的不僅僅是光明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09日 10:02 每日經濟新聞   記者手記

  你看到的,不僅僅是光明

  BY 陳未臨 每日經濟新聞

  昨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不僅實地探訪了GE廈門合資工廠,與工人進行了面對面對話;還採訪了這家公司的合作夥伴和競爭對手,從他們的描述中間接瞭解了這家公司的用工情況。

  最讓記者感到意外的是,在採訪了這家公司的在職、離職員工和家屬以後,有一個發現令人痛心:相比國外機構大張旗鼓的調查、長達20頁的報告——其中還不乏充滿 「熱情」的激烈言辭,真正身處被斥為「血汗工廠」的廈門通士達員工,對每週超過60小時的工作時間及長期充溢有毒有害物質的工作環境,竟普遍表現出習慣,竟普遍表現出淡然!

  且看上海市郊,體現GE公司「綠色創想」、利用先進能源技術的風力發電裝置正一個個整齊排列著,和風吹送時,「大風車」會緩緩轉動,與旁邊農田上的稻草人相映成趣,不遠處樹林裡還有松鼠竄出……看到這樣一幅現代科技與大自然和諧共處的美好圖景,誰能想到,同樣也是GE,同樣也是現代科技的內核,其表現形式卻有天壤之別:密不透風、光照不足的廠房內,大汗淋漓、精神不振、健康成憂的工人們,在生產線前馬不停蹄地連軸運轉。

  在GE公司最新發佈的年報上,赫然寫著:「我們是一家安全可靠的增長型公司」。在這家年銷售額超過200億的公司向其投資者做出美好承諾之時,其經營者有沒有想過,在中國這片每年至少消化其四分之一銷售額,並曾給予其「企業社會責任最高榮譽」的這片土地上,居然還存在著一家由GE經營、被指涉嫌違法用工的「血汗工廠」?

你看到的,難道只是冰山一角?

  記者夜探廈門通士達廠房

  女員工:不明白工資是咋算出來的

  BY 張驛南 每日經濟新聞

  GE廈門合資工廠涉嫌非法用工,處於漩渦之中的通士達照明究竟發生了什麼?工廠的工人真的如報告所說遭遇了違法待遇嗎?昨日傍晚6時,《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抵達廈門,趕到新陽工業區,對通士達生產工廠展開現場調查,並對工廠員工、當地市民及有關技校進行了採訪。一名女員工告訴記者,她不知道自己的工資是怎麼算出來的。

  調查·廠房

  冷清工業區唯通士達熱鬧

  廈門傍晚氣溫已達20℃,一出機場,草坪中央巨大的「通士達照明」廣告牌與「招商銀行(31.50,-1.94,-5.80%,吧)」比肩而立。廈門市民李先生告訴記者,通士達照明在廈門盡人皆知,但他從未聽說過GE公司。

  從機場出發,近一小時後,記者趕到位於新陽工業區的通士達生產工廠。新陽工業區地處內陸,與廈門島隔海相望。據介紹,2006年,廈門市政府為發展旅遊業,將許多生產企業從島內遷往新陽工業區,其中就包括通士達照明公司。工業區內道路、綠化井然有序,廠房大多在五六層以下。

  晚7時許,工業區空曠冷清,來往車輛和行人都很稀少。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通士達的工廠門口人聲鼎沸。此時正是交接班時段,身穿印有通士達標誌服裝的工人往來穿梭。記者注意到,他們大多是非常年輕的女工,臉上稚氣未脫,使這裡看似一所剛剛放學的中學。

  廠門口交通狀況略顯混亂,許多工人搭乘各地牌照的小麵包車離開。據介紹,其中大部分是「黑車」。還有工人打「摩的」,價格在三四塊左右。

  巨大空曠的的新陽開發區中,麵包車和「摩的」卻只在通士達並不寬敞的大門口扎堆等客、載客。

  半小時後,廠門口仍聚集著大量女工。靠近大門的樹木稠密,很難看清廠區內部結構。

  身穿便裝的記者明顯區別於穿制服的女工,被保安拒之門外。

  調查·員工

  通士達32歲以上女工確實少

  正趕去上班的通士達員工小芳(化名),向記者描述了她在通士達的夜班生活。

  小芳的上班時間為晚上7時30分至次日凌晨6時,她一般傍晚6時30分起床,花1元錢買吃的,然後步行半小時去上班。晚上11時左右,在公司吃飯並休息,大約凌晨3時第二次休息,少於半小時。凌晨6時下班後,她再自己買飯吃,回家後就是睡覺。

  每週工作6天,唯一的休息日,她也從來不出去玩,主要用來睡覺。在公司上班期間,她不斷重複相同的動作——將元件插到板子上,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麼工作,也沒算過自己的動作重複多少次。

  小芳的基本工資為每月750元,加上「計時和計件」,到手薪水大約1000元。每月工資會貼出來公佈,可她不知道是怎麼算出來的。小芳與朋友合租的房子是當地私人搭建的,一間房加一個廁所,房租共300元。小芳在通士達工作了5個月左右,從未請過一次假,也不知道請假會不會扣工資。

  被問及是否覺得累,她說:「反正出來打工都是這樣的,回去多睡覺就是。」小芳有時會向家裡寄錢,但必須攢幾個月才能寄一次。

  對於記者的很多問題,小芳都表示不清楚,與她自身利益相關的福利、待遇、制度,她也多表現茫然和漠不關心。被問及上班心情是否愉快,是否感到未來有希望,她一概用「反正是打工,就這樣了」來回答。

  另一位剛下班的女工告訴記者,通士達32歲以上的女工確實少。

  調查·市民

  通士達燈具低價「難以想像」

  記者採訪了廈門市部分市民。市民李先生認為,通士達的低廉成本與其產品低價息息相關。

  李先生告訴記者,十幾年前通士達就在廈門盡人皆知。2006年廈門政府啟動 「夜景工程」,更給通士達節能燈帶來一筆大生意,當地只有「華能電子」和另一家企業能分得一些節能燈的市場。

  夜幕下的廈門市燈火闌珊,據李先生介紹,每條街道、小區的路燈、景觀燈都是通士達的產品。通士達在廈門是響噹噹的大企業。當地的日光燈、節能燈市場已盡數被通士達壟斷,幾乎每個廈門人都買過通士達的燈。

  一米五的日光燈管,加上燈座等其他配件,價格在30元左右。而節能燈從15瓦、25瓦到30瓦,價格皆為6元。在認為通士達燈具物美價廉的同時,李先生對如此之低的價格表示難以理解,他說,其他廠家的同類產品已被通士達「打得落花流水」。

  調查·技校

  很少有人願去通士達

  「它是廈門最大的企業,但每年畢業的學生並不很願意去那裡。」昨日,安徽某技校就業辦主任表示,在前幾年往閩三角派遣過程中發現,通士達以其「每天工作超過12個小時,一個月只休息兩天」等「嚇退」了諸多工人。看來,通士達的用工口碑似乎並不好。

  據曾在通士達工作過的該校畢業生表示,作為一家出口照明大戶,對員工的苛刻程度早已「名聲在外」,「如果辭職的話,當月工資基本上就拿不到了。」據瞭解,曾經有河南、廣西、安徽等地的員工被派到通士達的各個生產部門工作,但得到的反饋均不盡如人意。

  上海眾大人力資源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徐粒表示,今年大部分製造型企業都提高了員工福利,比如增加了生活費用補助。根據 《勞動合同法》,工廠給每個工人繳納社保已是常態。「我們在勞務派遣的時候,都會對用工方的條件做綜合考評,如果條件太苛刻,就不會輕易接單子。」黃清燕

通士達回應:我不是「血汗工廠」

  BY 陳未臨 每日經濟新聞

  對於被指涉嫌違法用工,GE中國公司及通士達照明公司均予以否認。昨日在其官網上,我們看到《關於PolicyMattersOhio報道事件的聲明》。

  通士達稱,PolicyMattersOhio在其網站上針對通士達照明的相關報道一經發佈,「其中眾多不實的報道和斷章取義的理解著實令我方震驚」。「這種失實的不負責任的報道,給GE和通士達都帶來不必要的傷害,也對兩家公司的名譽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

  該聲明介紹,3月26日到該廠複查的專家是來自GE的環境、健康、安全專家。到目前為止,GE方面專家尚未在該公司發現任何與該報道中所聲稱的現象屬實。

  聲明稱,該廠取得ISO9001、ISO14001和OHSAS18001認證,這是通過獨立第三方機構根據相關標準要求進行了嚴格審查的。在中國數千家照明企業中,通士達歷年來被推薦為最優秀的照明企業之一。「由以上事實可以說明,該網站的報道是完全沒有經過調查確認的不負責任的報道,與我司的實際情況完全不符。」

  披露

  請病假 一天罰150

  國外報告披露通士達用工細節

  以下為《每日經濟新聞》根據研究機構PolicyMattersOhio發佈的《好燈泡,壞工作:螢光燈背後的工人和工作環境》報告編譯。

  □每天工作10小時以上

  報告披露,通士達照明員工每月工作250小時以上。根據中國的相關法律法規,員工每週工作時間是40個小時,算下來每月工作時間為167.4小時。勞動保障部規定平均每週必須休息兩天,但通士達只允許員工休息一天。

  □幾乎沒機會喝水上廁所

  許多工人反映,他們的工作時間長,生產線上的員工幾乎沒有機會喝水和上廁所。如果想喝水和上廁所,必須向班組長匯報,讓人暫時代替崗位。

  □請病假也要被罰款

  如果通士達工人請病假,工廠將取消其工資。如請的是非病假,在離崗期間,每小時將被罰款20元錢;如請的是病假,一天將罰款150元,甚至是更多天的工資。遲到一定時間將被扣掉一天的工資。如果工人沒有按照說明生產,將被罰款50~100元人民幣,或是每月正常工資的3%~6%。

  □不管吃住 待遇大大縮水

  通士達每天給每個生產線規定了一定的生產目標,如果沒有完成,工人必須在接下來的時間內完成。他們把10個小時內的工作時間算做正常時間。但按照中國的勞動法,8小時外的勞動就是加班,必須支付1.5倍的工資。

  通士達在每月10日簡單地列出上月生產了多少和賺了多少,並無清晰的工資支付和計算情況。

  該公司沒有提供宿舍、早餐和晚餐,每月基本房租180~260元,扣除吃飯費用和上班路費,工人真正到手的只有幾百元。

  □員工體檢部分指數超標

  2007年10月,工廠讓432名工人參加體檢,結果有17人被發現部分指數超標,被安排了新崗位。

  □經常餓肚子 衛生間不夠用

  工人的飯卡上每天有3.5元的補助,剩餘部分自己支付。

  雖然工廠在每層廠房提供衛生間,但這些設備不夠,特別是在工人換班和下班高峰,衛生間顯得擁擠和髒亂。黃清燕 編譯評價

壓搾工人血汗?合作夥伴拒絕評論

  BY 陳未臨 每日經濟新聞

  「我不是通士達的人,他們的情況我不清楚,你不要問我!」

  《每日經濟新聞》注意到,在PolicyMattersOhio關於GE廈門工廠涉嫌違法用工的調查報告當中,提到了一個通士達照明的合作夥伴——浙江蘭溪創星玻璃電子有限公司 (簡稱蘭溪創星)。當被問及是否瞭解其合作夥伴通士達照明的廠房環境、工人待遇等情況時,蘭溪創星一位高層人士昨日不願置評。

  蘭溪創星官方網站信息顯示,該公司與通士達照明合作開發的業務為「新能源光源產品系列」。而上述蘭溪創星高層人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迄今為止,他們與通士達照明的合作還是很緊密的。

  熱議

  七成網民認為「血汗工廠」應受制裁

  昨日,網易啟動了一個題為「你如何看待血汗工廠事件」的網上調查,截至昨晚8時20分,共有1224名網友參與調查,具體結果是:

  認為 「違反中國勞動法的合資企業應當受到制裁」的占參與調查人數的76.5%,有936票;認為「如果沒有血汗工廠,中國製造的優勢也就不在了」的占23.5%,共288票。

  網友聲音

  -不知道廈門如何,說句實話,我一直在GE的合資公司工作,相對於日本和中國台灣的公司,GE是相當正規的,我們公司普通工人加班都不超36小時/月,而且各種補貼也絕對不少。

  -外資是否個個遵紀守法值得懷疑。我國各地執法部門真應該徹底檢查。

  -這都讓外國人大驚小怪了,看看IT行業裡的加班去吧。對了,尤其是外包的!

  -GE總是標榜自己是個受人尊敬的公司,講究誠信,其實是個很齷齪的公司,很會撒慌。另外它對法律有很好的研究,能使自己經常不受牽連和懲罰。

  -不用查,肯定是真的。在中國這樣的事太正常了。

  資料

  被指「血汗工廠」GE不是第一個

  電子行業工人工作超時、無勞保、低薪的狀況由來已久,也並非僅此一例。此前,有記者揭露世界第一大電子代工企業富士康的「血汗工廠」而遭致千萬訴訟甚至成為轟動一時的新聞。

  陷名譽危機富士康向記者索賠

  去年初,英國《星期日郵報》曾刊登了大幅報道,稱全球最大電子製造廠商鴻海精密旗下的富士康在深圳龍華工廠的員工飽受血汗工廠的剝削。隨後,「血汗工廠」之說被國內各大媒體演繹到極致,富士康因此陷入了名譽危機。

  2001年6月15日和22日,《第一財經日報》刊發了兩篇報道,揭露台灣首富郭台銘在大陸投資的富士康科技集團在深圳的工廠普遍存在工人「超時加班」問題。富士康認為報道不實,侵害其名譽權,其法人公司鴻富錦公司次月初在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寫稿記者王佑和《一財》編委翁寶,索賠3000萬元,其中王佑2000萬元,翁寶1000萬元,並提出財產保全請求,法院查封了兩人的房產、汽車和存款。

  據瞭解,這是目前中國大陸向媒體索賠金額最大的名譽侵權案,也是首例越過報社直接向記者起訴並查封記者私有財產的案件。

  受累代工廠戴爾電腦遭抵制

  香港7所高校的一個調查小組通過對戴爾代工廠的調查指出,戴爾位於我國南方的3家代工廠嚴重違反了《勞動法》的有關規定。為了抵制戴爾的「血汗工廠」,該小組發起了抵制戴爾電腦的活動。據悉,香港7所高校欲聯合爭取將「企業社會責任」條款列入校園採購政策內,戴爾電腦可能將被排除在高校學生機採購清單之外。

  該組織認為,這一現象主要是由戴爾的採購及外包制度造成的。由於戴爾一直以來奉行「零庫存」策略,即當其收取客戶訂單後,將在36小時內完成生產裝配,並承諾從收到訂單至送貨到客戶手中不會超過5天,因此電腦不會因滯銷而出現折舊。然而戴爾電腦成本雖較其他對手低8%,卻是將此風險轉嫁給了零件供應商,最終由工人承擔得來的。

  儘管戴爾再三申辯這3家 「血汗工廠」只是上游代工公司,和其無關,但是就此引發底層工人工作狀況的問題再次受到全社會的關注。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