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綠引進公平貿易,為農業尋找新出路

2008/04/10
作者: 

傳統的自由貿易事實上並非人人獲益,真正從自由貿易中得到利益的往往是有能力訂定自由貿易規則的北方國家,因此弱勢的南方國家長期被邊緣化而一直受困於貧窮之中。起源於歐洲的公平貿易運動,以解決傳統貿易不公平的對待弱勢國家為出發點,經由透明公開的採購機制與銷售管道,強調減少中間商的剝削,讓利潤直接回饋弱勢生產者,近年來在全球強勁成長,不但幫助了拉丁美洲、亞洲與非洲的貧窮小農,為他們農產品找到出路,也讓消費者與環境都受益。

反觀台灣農業這幾年,雖然物價高漲,但是農民卻仍然苦哈哈,而有意轉種有機農作的小農,卻因為政策不切實際,以及通路上架的成本過高,只好重回傳統農業或是轉業,政策的不當扼殺了台灣農業的發展莫甚如此。

有鑑於此,一些思考台灣農業未來出路的年輕人看見了公平貿易不但持續地在全球擴展並解決自由市場下交易架構扭曲造成的貧窮問題,因此成立生態綠商業有限公司,並實際加入國際公平貿易標籤組織(FLO International)授權與認證的體系,希望藉由親身參與了解更多公平貿易的運作模式,協助台灣農民找到出路。生態綠籌備了一年多,於8日正式開幕。

生態綠引進公平貿易的契機是在一次拜訪南投『溪底遙學習農園』之後。『溪底遙學習農園』的召集人馮小非在那時講述了關於台灣有機農產品的困境:小農轉作有機農產品之後,因為賣相不好,消費者不愛,賣場不收,而高額的通路上架費與配送運費難以負擔。雖然政府已頒發有機農作認證的法律,但鉅額的有機認證費用,卻造成未來小農取得認證將更困難,根本無法與大型的『農企業』競爭,於是他們又走回頭路,繼續用傳統的方式耕種,沈溺在傳統農業的紅海裡。

離開溪底遙後,他們不斷地在思考『如何讓有機小農的產品有通路與市場?』於是他們注意到了公平貿易運動。公平貿易運動於2002年推出國際公平貿易標籤後,銷售量大幅成長,不但使弱勢小農受惠,連帶地使國際公平貿易組織(FLO)更有規模,因此有餘力更進一步的向小農倡導有機栽種,成功地提升產品品質,而對環境友善的方式更使全世界都受益。因此如果台灣也有這樣可信賴的推廣組織與標籤的話,或許可以提供有機農友另一個出路。

此外國際公平貿易組織涉略與關心的議題不僅止於照顧貧農,甚至涵蓋到勞工權益、兒童福利、兩性平權與環境保育等。公平貿易運動推廣50多年,近年來在歐美風起雲湧,消費者也逐漸認同這種為勞動成本與環境成本付出合理代價的倫理消費模式,甚至自發性的在世界各地號召更多的人購買公平貿易商品。

有感於消費者的選擇改變與消費力的龐大,連主流市場如英國瑪莎百貨(Marks & Spencer)、英國連鎖零售商Sainsbury's、美國甜甜圈品牌Dunkin Donuts、愛爾蘭的失眠者咖啡公司(Insomnia Coffee Company)、瑞士最大的連鎖飯店Scandic & Hilton以及愛爾蘭與德國航空公司Ryanair與Air Berlin全線供應機上乘客公平貿易咖啡,都開始販售公平貿易商品,讓公平貿易的全球銷售額在06年高達16億歐元,而歐洲議會也早早將公平貿易納入政策之內。與傳統自由貿易相比較,公平貿易儼然成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雖然公平貿易運動在歐美國家如火如荼的開展,然而亞洲國家除了日本之外,公平貿易卻鮮為人知。

生態綠指出,公平貿易近年快速成長的關鍵是在標籤,公平貿易標籤讓消費者清楚辨別產品的原料來源符合國際公平貿易的標準,並且避免假借公平貿易名義的廠商魚目混珠矇騙消費者。公平貿易標籤的背後是一套嚴謹的授權與認證體系,因此生態綠才決定把整個商標授權與特許商認證的體系完整的引入台灣,讓公平貿易真正地在台灣被實踐。但台灣從未加入國際公平貿易運動與組織,自然沒有自己的認證體系,也因此一度讓生態綠求標籤卻不得其門而入,整整等待了一年多的時間特許商的資格才核准下來。

生態綠雖取得特許商的資格,但是也代表必須嚴守國際公平貿易準則,所有產品必須購自由國際公平貿易組織(FLO)認證的生產者。而為了避免與台灣農民正面競爭,生態綠決定販售公平貿易咖啡。台灣目前已經開始生產少量咖啡豆,因此大部分還是倚賴進口。再者,咖啡豆一年與消費者接觸的時間較長也較穩定,比較容易建立起消費者信賴的銷售管道。而一包咖啡的價格不高,在推廣公平貿易的過程當中也較易被消費者接受。

生態綠所推出的ÖKOGREEN COFFEE只選購阿拉比卡當季生豆,品質可與莊園豆相比,強調採新鮮烘焙,共有瓜地馬拉薇薇特南、哥斯大黎加、宏都拉斯高山小圓豆、哥倫比亞考卡、哥倫比亞雨林保護、厄瓜多與生態綠特調七種選擇,每包重量250g,價格定在320~350之間,並且已在網路開賣,目前除了生態綠網站外,智邦生活館與露天拍賣都已經上架販售。

另外,在環保團體、公益團體與社運人士的認同下,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台灣綠黨以及嘉義洪雅書房、永和小小書房都已經加入推廣,未來希望儘快有公司行號與政府機關能以行動支持,購買公平貿易的產品。生態綠表示,咖啡是僅次於石油位居全球第二大貿易量的商品,但是一位咖啡農一天勞動下來所得的薪資可能不到一杯要價新台幣120元咖啡的1/30(根據ICO 2001的估計數字推算而來),利潤都被中間經手的商人層層剝削掉了。

台灣目前進口的生豆中,全豆市場的比率只佔15%,剩下的85%都是用來製作罐裝咖啡與即溶咖啡,無論是罐裝咖啡或即溶咖啡,都有添加過多的糖,以及使用反式脂肪(奶精)的問題,對人體並沒有好處,並且新鮮烘焙的咖啡其實不需加糖加奶就很美味。因此生態綠將結合創新簡單的沖煮方式推廣全豆咖啡,因為全豆咖啡不但比較健康、與咖啡店購買杯裝咖啡相較,更可以節省50%~80%的花費,大大地造福廣大的消費者與努力拼經濟的上班族。

此外,生態綠並將每包咖啡豆所得捐出10元給台灣環保團體『對抗全球暖化』,直接回饋台灣社會。讓喝公平貿易咖啡不但可以直接照顧弱勢農民,還能為全球抗暖化盡一份心力。而為了讓更多人認識公平貿易以及提供環保與社運圈一個交誼場所,生態綠於市長館邸沙龍後方巷子裡成立了ÖKOGREEN CAFÉ,店內只提供新鮮烘焙的公平貿易咖啡豆與咖啡飲品,以及新鮮的自製麵包,強調採不定價的方式讓消費者支付自己認為的合理價格。

生態綠相信由消費自己定價能夠讓消費者思考產品背後的故事,透過產品將消費者與生產者聯繫起來,讓消費者為倫理消費做出選擇。ÖKOGREEN CAFÉ也重視環境保育與社會公義議題的推廣,鼓勵大眾以單車通勤,降低能源消耗與空氣污染,因此店門口的招牌上不但掛出全台灣第一個Bike Friendly標誌,店內還挪出最精華的空間讓騎士停放自行車輛,並備有騎士淋浴間,歡迎單車騎士到店內小憩。開幕之後,生態綠計畫邀請社運界與環保界的人士在ÖKOGREEN CAFÉ開辦一連串與環保、公益有關的講座與學堂,讓更多人有機會分享與參與公共事務。

對於未來,生態綠除了希望能成為消費者信賴的公平貿易購物平台,更希望能推動台灣公平貿易標籤組織的成立,讓台灣有心保護環境的小農,讓台灣的有機農業成長更快,消費者也更容易買到對健康、對環境有益的有機產品。最後,生態綠表示,歐洲議會早在2006年的7月6日,無異議的通過一個有關公平貿易的決議文,承認公平貿易所能帶來的好處,認為歐盟應在全歐政策架構下發展公平貿易,以更加支持公平貿易(EP resolution 「Fair Trade and development」, 6 July 2006)。

生態綠呼籲在國際關係越驅緊密的發展之下,身為地球村的每一位居民都應該積極參與國際事務,即使在距離台灣遙遠的國家,也應抱持人饑己饑,人溺己溺的精神,對不幸的人伸出援手,而對於即將上任的新政府,生態綠希望新政府一定要照顧在地農業,一國的農業政策與環境息息相關,新政府應該也建立起一個『台灣的公平貿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