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有障礙!

抬起腳,一般人就可以輕鬆跨上階梯,然而你是否想過,對以輪椅為雙腳的身障者而言,僅僅十公分高的門檻,就是他們永遠跨不過的障礙?你是否知道,號稱安全可靠的捷運系統,曾有視障者跌落鐵軌?在寸土寸金的城市中,為何要「浪費錢和空間」設置無障礙斜坡?近年來,台北市實施人行道鋪面重整計畫,對於一般人而言,這項政策或許無關痛癢,但卻是身障者的一大福音。

校園行路難

目前在準備公職考試的下肢障礙者米子(化名),剛從台灣師範大學畢業。入學前,她參觀了台北市多所大學,因師大校園內無障礙空間較完善,多數大樓設有坡道和電梯,讓她可以行動自如,不用事事依賴他人,因此選擇就讀師大。儘管如此,米子仍在校內碰到種種困境:部分階梯教室的入口太窄、入口地面有高凸的階梯,讓輪椅難以進入;且未預留停放輪椅的空間,使得她上課時只能坐在最角落,視角很差,影響學習效果。

就讀景文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在職專班的黃馨誼,8年前開刀矯正脊椎側彎,卻因醫療疏失導致下半身癱瘓,從此只能依靠輪椅代步。

上週六黃馨誼第一次使用學校為身障學生規劃的停車位,由於車位位在山區斜坡上,當她從復康巴士後方的升降機台下車時,背剛好朝著下坡的方向,一個重心不穩,輪椅當場表演「大後空翻」,黃馨誼也被甩出去,滾了一圈,後腦勺重重撞到地面。「突來的驚嚇、撞到頭的痛和淋雨的悲淒感」,讓她忍不住坐在地上大哭起來。

除了危險的上下車位置,校內藝文中心的無障礙坡道也堆滿雜物,學生為求一時的便利,讓黃馨誼連看個表演都不成,「真不知道他們把無障礙坡道當作什麼了?」

這些一般人不太會意識到的空間問題,只有當他們也變成「障礙者」時,才能夠感同身受。就讀政治大學英國語文系的王若曦,日前因為天雨路滑不慎跌傷,造成腳板骨折,必須以輪椅代步。

受傷後的她腳上打著重重的石膏,走在路上常受到許多好奇的眼光上下打量,讓她十分不舒服。而過去她習以為常的校園設施,也在受傷後慢慢浮現各種阻礙。因宿舍沒有電梯,住在四樓的她每次上下樓梯,只能緊抓扶手,一階一階慢慢地爬;而往來於政大山上與山下校區的公車,卻因輪椅無法上車,讓她必須拄著柺杖與其他學生摩肩擦踵。「受了傷後才深深體會到身障者的不便。」王若曦發出深切的感嘆。

變成停車場的無障礙坡道

離開校園走進都市,身障者面臨的是更多障礙的夾擊。從事按摩業和街頭藝人的黃成校,從小即是弱視,光芒在他的眼前一點一滴流逝,直到高中時便雙眼全盲。即使如此,他並未懷憂喪志,仍奮力擺脫陰影,自主生活,「如果自己看不開,接下來的人生恐怕才是真正的『黑暗』吧。」他說。

黃成校表示,雖然台灣的人行道上多設有導盲磚,他卻很少使用,不僅因為隨意停放的機車霸佔了盲人行動的空間,動線設計不良的導盲磚也會導引他們走向障礙物。「我有次沿著人行道上的導盲磚走,結果不小心撞到電箱,頭還受傷流血。」

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便利商店,向來以「Always open」、「您最便利的好鄰居」為標語,但對坐輪椅的米子來說,便利卻是個遙遠的形容詞,她甚至已經忘記上次光顧離家最近的7-ELEVEN是什麼時候了,她無奈地表示:「可能是讀國中時吧,坐著手推輪椅,家人幫忙抬、推進去的。」

米子說,有時店家雖在店面前設置了看似貼心的斜坡,但卻忘了門口還有一層階梯,一般人不會意識到的高低落差,卻讓她望之興嘆,「我就可能永遠進不去這家店。」

雖然無障礙硬體設施已逐漸改善,米子認為,民眾的同理心似乎沒有跟上更新的腳步。有些人圖一時的方便,將汽機車暫停在無障礙斜坡上,迫使她必須走在馬路上,與汽機車爭道。

而搭乘捷運時,明明電梯旁寫著「請禮讓輪椅乘客與嬰兒車優先搭乘」,米子卻經常在門外,看著電梯內擠滿一群「好手好腳」的人,「我和裡面的人群四目相對,直到電梯門關起來。接著,我等下一班。」

台北市新活力自立生活協會的常務監事何怡馨,患有軟骨形成不全症,讓她總是「長不大」,身高僅120公分,且無法蹲坐、不能久站。

求學階段中,教室桌椅對何怡馨來說都嫌太大,導致她必須維持不舒服的姿勢翻書、寫字,時間一久,身子都僵掉了。膝蓋無法大弧度彎曲的她,也無法使用一般公廁內的蹲式馬桶,「如果沒有坐式馬桶的話,我就只能訓練自己膀胱的忍耐度。」

即便有坐式馬桶,也因民眾使用習慣不佳,讓她必須獨自在骯髒、氣味不佳的空間中奮戰,常要「抽出一打衛生紙,死命的擦坐墊,擦到好像乾淨了為止,然後坐上去。」

現任伊甸基金會資源發展處主任朱永祥,八年前與妻子從台中北上定居。然而,新居大樓出入口的幾層階梯,卻是以輪椅代步的妻子最大的障礙。為了讓妻子出入便利,朱永祥在大樓管理委員會中提議興建斜坡,但有些人不願意為了一人的需求而改變長久以來的生活習慣,更有些觀念守舊的居民認為在大門口建坡道「有害風水」,即便朱永祥四處申訴、陳情,提議最後仍慘遭封殺。

為了向社會大眾宣導無障礙空間的理念,同一年朱永祥透過伊甸基金會,發起了身障體驗活動,期望讓更多人意識到無障礙空間的重要性。「但做久了,真的會感覺到無力。」朱永祥語帶無奈地表示,理念宣導的成效非常有限。

身障者遭遇的種種挫折,除了歸咎於一般人的自私心態,政府設計、督導不周也是一大問題,黃成校批評,政府只管做出成果,至於效果好壞就漠不關心。「明明到處都是障礙,怎麼還稱得上是無障礙空間呢?」他說。

對於某些公家機關來說,無障礙空間只是做來應付政府的檢查,缺乏實際效用,因此往往不考慮障礙者真正的需求。朱永祥擔任教育部校園無障礙空間審查委員時發現,許多學校明明設置了無障礙廁所,然而裡面卻堆滿清潔用具,身障學生根本無法使用。有些學校則是聽到審查委員將至的風聲,動員人馬擋在門口,不讓委員進入,就怕一旦審查不合格,學校無法順利升格。

首善之都?

黃成校建議,若要讓視障者「走出去」,交通「無障礙」十分重要。政府應引進國外提示公車到站的語音系統,協助視障者「看到」進站的公車。

曾到日本東京遊玩的黃馨誼,對當地的無障礙設施印象深刻。日本不僅人行道平整寬敞、導盲磚鋪設完整,公車大多低底盤、沒有階梯並設有輪椅席。地鐵設有如「變形金剛」般的電動手扶梯,可視情況「變身」,方便身障者坐輪椅搭乘。她也指出,相較於台灣,日本人更具有公德心,無障礙坡道和導盲磚上都不會被機車或攤販霸佔。

「台北是首善之都,如果連這裡都差強人意,更不敢指望其他縣市的無障礙設施了。」黃馨誼希望,往後公部門能先傾聽障礙者的心聲,再施工建造無障礙空間。「才不會浪費公帑,做出不符需求、沒人使用的設施。」她也強調政府應教育民眾,尊重障礙者空間使用的權益。

人人都需要無障礙空間

以「讓身心障礙人士享有更好的旅遊品質和生活空間」為主旨的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於民國95年舉辦「台灣二十大障礙選拔」,經由網路票選全台最有障礙的二十大地點,包括指示不明,設施不便的台北車站無障礙廁所、在殘障斜坡前裝設樓梯的北投公民會館,和斜坡堆放障礙物的桃園國際機場等。

總幹事許朝富說,在選拔結果出爐後,有許多政府相關單位主動聯繫,目前改善度已達六、七成;就連非公營機構的淡水星巴克,也在北縣政府的居中協調下,鋪設殘障斜坡。

但許朝富也指出,目前政府仍侷限於單點單項的改善,缺乏全面性、長遠的規劃。他表示,儘管短時間內的全面改善有所難度,若能提出長期的規劃期程,逐步改善,相信更容易獲得身障者的肯定。

「人不見得會殘障,但人一定都會老。」許朝富以簡單一句話,敘述他對未來台灣無障礙空間推廣的想像。他說,目前無障礙的推廣困境,多半來自大眾無法建立同理心。但若拉高無障礙空間的層次,從老年化的社會趨勢著眼,無障礙的立意也就能從身障者擴大至老人,甚至小孩、婦女,和受傷人士等。他認為,無障礙空間的推動力量若能來自大眾,相信必定能提升台灣社會的無障礙意識與實行腳步。

臉書討論

回應

大家去公家機關申請手續上,詢問時言語上都已經

受到重重推諉了,何況在建設方面。

開車、騎車,總是受到其他人的商業行為

例如:利用學生騎車、開車檔到、灑水擋道之類

政府以下所有公家機關,帶頭剝削人民,不用光明的公佈

常用暗示和推諉來脅迫妥,勾結商業行為

例如就業服務站,身心障礙還沒找到工作,就指示要去看醫生觀察消費

交通繁危、本末倒置

政府也包庇醫界收受助選費用,縣市立案很多署立安養復健社福機構

詐領健保,要安養人員吃藥弄壞身體,然後洗腎、換肝,動手術

國民黨和民進黨都一樣。這些機構又利用同情心,騙募款,僱外勞、臨時員揹黑鍋

身心障礙朋友,要時刻帶著手機攝錄蒐證,存證以備求償用。

例如說天天在勞苦網打網告的樂生,我昨天還被刪文章,請點勞苦你來稿火盟那篇

挺樂生的人真多,哪來的錢抗議,黑心院方用不義之財,僱用學生宣傳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