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調分析》選擇價值 而非精算選票

2007/04/23

【中時電子報黎珍珍/新聞分析】

蘇花高該不該興建?樂生療養院該不該拆除?既不是對與錯兩極對立的問題,更不能用數人頭或猜拳來一決勝負。這是一種價值觀的取捨。執政者所做的選擇,和選擇當中的辯證過程,將反映出執政者的高度,也預示了台灣的未來。

根據中時電子報所做的民調,贊成興建蘇花高的民眾高達六成四,遠超過反對興建者的三成五,而贊成興建者的理由,近六成認為可便利交通往返,其次是認為可促進地方經濟和觀光的發展。

而持反對意見的民眾中,一面倒地認為蘇花高將嚴重破壞環境生態。雖然前中研院長李遠哲、電影導演侯孝賢、亞都麗緻飯店總裁嚴長壽等人都公開反對興建蘇花高,但支持蘇花高興建的民調數字如此之高,並不讓人意外。

台灣長期浸淫在「開支票」式的選舉文化之下,政治人物為了討好選民,總是描繪出一幅一幅因各式建設而帶來的美好願景,承諾重塑「台灣錢淹腳目」的美好年代。對大多數民眾而言,無論是一條公路、一座橋或是一個運動場,只要是積極性的開發,都代表了政績,代表了經濟發展,代表了相對富足的生活。

五○、六○年代的台灣,對各類基礎建設的確有相當高的需求,而十大建設等重大政策的落實,也著實對台灣早年的經濟奇蹟有相當大的貢獻。但無可諱言,在長期經濟掛帥的政策驅使下,台灣失去了許多珍貴的自然資源、忽略了許多應有的人文關懷。文化和保育成了妝點門面的奢侈品,一旦和經濟利益相衝突,只有犧牲一途。

如果犧牲了環境和人文之後,真能換來更蓬勃的經濟生機,這樣的代價或許還能容忍。但近年來,執政者缺乏對台灣長遠發展的宏觀想像,拿不出一套踏實且務實的經濟策略,漠視全球化的趨勢和中國崛起的事實,在國際和兩岸經貿上故步自封。雖然每一任閣揆都端出財經大菜,卻都流於拼湊與口號,無法累積出真正的能量;所有的政策都是選舉導向,「選前一陣風,選後無影蹤」,就算真的兌現,也多半華而不實,徒增國庫支出。

正如行政院長蘇貞昌所言,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育各自代表了一種價值觀,如果可能將兩種價值揉和,求取兩全其美的平衡,當然皆大歡喜。但在現實層面中,當這兩種價值時相衝突,執政者的選擇幾乎都很清楚:如果沒有樂生自救會的學生鍥而不捨、一步一跪,樂生院四月十六日就已化為瓦礫;如果沒有嚴長壽等人積極呼籲,蘇花高的環境影響差異分析,恐怕只會淪為既定政策的「保證書」。

站在地方發展的立場,宜蘭要北宜高、花東要蘇花高、北縣要新莊捷運,其實無可厚非,但執政者應該要有不同的視野,眼裡不能只有選票的張數。陳水扁總統上周六(二十一日)在一場環保會議上對蘇花高議題表態,既說要看環境影響差異分析的結果,又說「不能限制當地民眾追求繁榮的權利」;看似兼容並蓄,實則取巧討好,真正讓環保團體反彈的,正是這種一切以選舉為取向的態度。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