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油面紙、總統專機、知名領袖代表 APEC只討論台灣外交三寶?

  從東協加三成形以來,因為中國排擠無法加入的台灣,始終有被邊緣化的危機。一直以來,台灣除了加緊與個別國家進行FTA談判,最重要的,就是採取與美國結盟的立場,然後再回過頭來經略東亞,所以幾乎是以哀求的方式希望美台簽訂FTA 之外,今年初由金管會提出的「國際板」也是類似的構想。也難怪今年美國在APEC年會中提出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自然興奮地順水推舟想當個跟屁蟲,讓美國夾帶台灣過關。

  只是不論FTA、東協加三還是FTAAP抑或是更大規模的WTO,在新自由主義意識型態及突破國際外交封鎖的雙重影響下,從來就是台灣不被也不需要仔細探討的政策。這些在全球落實自由貿易的機制,除了基層反彈大之外,各國早就不當作是單純的經貿談判。台灣在中國的打壓下,難得可以有APEC這個觀察及討論世界局勢發展的好機會,卻老是關心一些總統專機有沒有掛國旗等雞毛蒜皮的小事。

  首先,台灣就不該期待APEC這個越來越被虛化,也不用把它做出的領袖宣言當真的國際會議。今年的《河內宣言》雖然做出力挺FTAAP及WTO杜哈回合談判的結論,但按照過往的經驗,APEC領袖宣言從來就是個無法檢驗的口號。更何況美國在911之後將APEC作為反恐結盟的標的,並選擇穩住中國成為戰略盟友,給予東亞各國另起爐灶的機會。東協加三、再加紐澳,在這幾年來快速成形, FTAAP其實是秘魯早在2004年的倡議,但美國當時仍因為反恐焦頭爛額,選擇沈默,今年美國看苗頭不對大力鼓吹,早給予人為時已晚的譏評。

  其次是台灣在東亞被排擠後,卻選擇與美國結盟,更讓東亞國家對台灣的疑懼更深,作為美國馬前卒的刻板印象,台灣恐怕更難擺脫。台灣的戰略,始終是希望作為美國圍堵中國的第一島鍊而分到一杯羹,只是目前最有實力拉美入亞的日本,都開始嘗試先亞後美的戰略,提出了與東南亞各國聯合體(SAEA),假使美國連日本都無法說服,FTAAP只是空中樓閣,尤其AEPC在東協加三成形後,越來越像應付美國的大派對,台灣又何必為了美國而搏命演出。

  第三,目前FTA的雙邊或多邊協定,在WTO杜哈回合談判中止的情況下,有更為擴增的趨勢。尤其在東協加三的誘因及亞洲地區貿易量節節上升的情況下,世界各國與東協國家簽訂FTA更有明顯比例的增加。不過FTA的爭議已經越來越大。

  其實從1990年代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簽訂以來,FTA忽然在全球成為一種流行,雖然它號稱是要促進兩國或區域內的自由貿易,儘可能地降低政府的影響,但事實上,也因為它的簽訂牽涉到原本各國的產業結構,國內及國際的爭議及壓力,始終都免不了,所以它也成為極度政治化的國際談判。更何況,兩國或多國之間,要將原本的貿易保護取消,代之以不設防的自由貿易,這更牽涉到國與國之間的信任與瞭解,於是FTA也越來越成為國與國之間戰略交往的工具之一。FTA原本號稱的純粹經貿目標,從一開始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小從兩國之間的FTA,到規模較大的東協加三,或是FTAAP,除了經貿需求,更有國際戰略的目標在。這不僅讓FTA的簽訂更涵括了國家利益的「政治正確」,更使得各國的考量拋棄單純的產業結構變遷及總體經濟計算,而跳升至國際戰略考量。原本FTA號稱的純自由貿易,就因為將造成各國的貧富差距而造成各國國內人士的抗議,而現在各國更可能因為複雜的戰略考量在FTA談判中放棄更多的利益,反彈當然更為激烈。

  台灣同樣也是想用FTA突破外交困境,目前與中南美洲的巴拿馬、瓜地馬拉、尼加拉瓜等三國簽訂的FTA,以及多年來希望推動與美簽訂FTA,常常以「不計代價」立軍令狀,但這些,卻都以自由貿易為遮羞布,具有高度的國際政治交換。

  當然,就算目前FTA的貿易功用有被弱化的現象,但總是有貿易排他的作用存在,在「自由貿易」一直是台灣的政治正確下,可以體諒台灣為了不能加入東協加三而緊張,但卻不能一直以被邊緣化為理由,將所有FTA談判的讓步視為理所當然,並將FTA的簽訂過程以國家安全為由隱密化,將全民置為被決定的情境。甚至FTA是不是台灣必須走的結盟路徑,都值得討論。

  尤其是台灣對國際組織始終是為了進入而進入,在花了大力氣、付了高額代價的頭期款擠入後,卻只在意名稱、平起平坐等問題,更等而下之,就像這次APEC非正式領袖談判,居然只在意布希和胡錦濤對張忠謀說「我知道你是誰」,而張忠謀夫人張淑芬的服裝亮眼、給蘿拉吸油面紙,也能作為台灣沒有被邊緣化的證據,外交已經夠艱困了,少點反智的討論不行嗎?

建議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