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負所得制不宜操之過急

2008/05/18

中時社論

 馬英九即將就任總統,馬氏競選期間最重要的財政支票「四六八方案」,也將推動實施。四六八方案,係指「四口之家全年收入低於三十六萬元,由政府依照一三%稅率,補貼該戶人家四萬六千八百元」。這方案就是「負所得稅制」,並且,名為稅制,其實是不折不扣的社會福利補貼措施。

 這套制度,是美國進口貨。一九七六年諾貝爾獎得主密爾頓傅立曼(Milton Friedman),早在一九六二年,就曾於其著作「資本主義與自由 (Capitalism and Freedom)」一書中,提及負所得稅(Negative Income Tax)概念。民國六十年代,財政耆宿張則堯在其暢銷著作「財政學」當中,亦曾以專章介紹負所得稅。

 然而,負所得稅揚名台灣學術圈近半世紀,直到現在才推出問世,背後當然有其特定因素:一、這套制度打壓工作意願,鼓勵好吃懶做。二、所得歸戶資料殘缺不全,政府難以精確辨別誰是真窮人,最後,跑出一堆「假窮人」。

 先說壓制工作意願,誰都可以看得出,對於懶惰族而言,負所得稅制等於是變相休閒補貼。亦即,沒有補助,努力工作,年薪四十萬;有了負所得稅補助,可以偷懶怠工,把年薪降到三十六萬,加上補助,總收入還是維持一樣。

 當年第一次能源危機,政府調漲油電價格,蔣經國顧念民生疾苦,電價訂出「基本度數」,超過基本度數,價格才大幅揚升。於是,大批民眾鑽此漏洞,把家裡電表一分為二,一個家庭硬是弄出兩個電表,享受兩個「基本度數」。將來實施負所得稅,此事必然會重新再現,一戶人家拆成兩戶,大享負所得稅補貼。

 現行所得稅制,工作愈努力,稅負愈重,好吃懶做之輩,頂多只是免稅而已。新制度,則是誰工作認真,誰繳得稅就愈多﹔誰好吃懶做,誰的補貼福利愈多,這樣的稅制合理嗎?

 其次,實施負所得稅,最基本前提,就是政府能經由所得資料,分辨出誰才是真窮人。然而,我國當前所得稅制度千瘡百孔,處處都是免稅租借地帶,財政部財稅資料中心所掌握的「所得稅歸戶」資料,主要還是薪資所得。

 問題是,台灣地下經濟繁榮,小攤林立,這些個體單幹戶,到底全年收入多少,政府毫無紀錄。於是乎,夜市天王也可以搥胸頓足,說自己是八級貧民,堂而皇之,伸手拿負所得稅補貼。莫說小攤販,就連一般小店戶,其營業收入、銷售成本、雜項費用、最終純利,政府也是莫宰羊。

 還有,以農林漁牧為生者,其農林漁牧所得一概免稅,所以,也沒有所得資料。如此,農林漁牧殷實戶也可以謊稱自己是低收入戶。

 更要命的,是現行所得稅法規定,炒股票、期貨、有價證券,利得一律免稅,雖然交易所有「交易資料」,但到底賺多少,賠多少的「所得資料」,財政部則付之闕如。所以,真要推動負所得稅制,鬧到後來,真會跑出股市炒家領政府補貼的怪現象。

 稍微有點專業常識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負所得稅制就如同全民健保一般,不開辦則已,一旦開辦,就會變成超級錢坑,窟窿愈來愈大,預算年年增加,還是趕不上需求,軋不平缺口。全民健保大窟窿,好歹還可以提高保費,稍微止渴,負所得稅制呢?難道要增發公債?或者提高辛苦工作者稅額?

 真要幫助貧民,不是由政府從天上丟麵包,而是給民眾魚竿,開辦大魚池,教導民眾釣魚餬口。說明白點,就是搞活經濟,擴大就業市場,作好職業教育。負所得稅,只會愈弄愈糟,大幫倒忙。

 回顧馬、蕭競選歷程,每次宣揚財經政策,必定大唱負所得稅高調。勝選之後,更是耳提面命,再三強調必須推動負所得稅。看樣子,就如同當年邱正雄當財政部長,唯一使命是落實總統當選人李登輝「兩稅合一」政見一樣,新任財政部長李述德的頭號任務,就是推動負所得稅制。

 新政府上台前夕,我們在此提醒新執政團隊,務必正視負所得稅的負面效應,將全案交由第三次賦稅改革委員會,徹底好好研究清楚。最起碼,也必須等各項配套措施齊全之後,再考慮推出實施。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