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政黨建設東部的迷思

2007/04/24
政治大學中山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所博士研究生

民進黨舉辦總統初選政見發表會以來,四大天王相繼端出政策牛肉;姑不論政策細節之差異,單從使用的詞彙來看,諸如「台灣主體」、「台灣驕傲」、「國家認同」等,幾乎已成為四人共同的語言。然而,要向選民宣示容易,只需一張嘴即可;而如何積極落實,以及如何將眾多「口號」置於一個具體可行的戰略架構中,卻是更為重要的。

政策仍欠缺總體聯繫

以蘇花高興建為例,不論是陳總統還是四大天王,都在不同程度上將「國家認同」與「社經建設」區分對待;一方面向選民訴求「國家要正常化」、「台灣要獨立」,但另一方面卻又從「現代化建設」的角度來空洞化「台灣獨立」的內涵。

進一步而言,由於政策欠缺總體聯繫,同時對全球化與後現代環境的認識貧乏,民進黨不論是在人文、社會、政治、經濟、外交等領域,均習於從「部分」來窺伺「總體」,同時無力將上述不同政策領域置於同一個架構下進行全面觀照,此正是民進黨被批評價值混亂的根源之一。

由於從「現代化建設」的角度看待東台灣的發展,因而所謂的「建設」即被侷限於「硬體設施」,從而忽略了「文化」、「觀光」、「生態」、「環保」等「人文優先」軟性議題。也正是因為從「現代化」的角度出發,政策慣習即從「單一權力中心」出發,而刻意忽視或企圖透過「合法程序」以排除「不同意見」的存在;此外,「單一權力中心」思維還會進一步區分出「中心-邊陲」、「進步-落後」、「優勢-弱勢」等權力安排,從而在論述與實踐上邊緣化對方,而非對其「賦權」 (empowerment)。單從「後山」一詞即可看出此種習焉不查的「台北觀點」;至於「蘇花高」則更是將「西部觀點」或「現代化思維」強加於東部人身上,使其成為現代化權力鎖鏈支配下的一環。

上述「政策無意識」部分,不但成為施政時不自覺的「先決條件」,更將「台北偏好」等同於「花蓮偏好」,而「硬體建設」則自動等同於「經濟發展」結果。此種「政策無意識」無異是以「現代化論述」消弭地方的獨特性與差異性,使得整個台灣從西部走廊到東台灣都臣服於資本主義或現代化的權力格局安排下,並基此展現出高度的同質性。

事實上,在全球化時代底下,諸如法國、中國等國家都相當重視「現代主義」所造成的「文化同質性」衝擊;因為這些國家深知,唯有透過更加「在地化」與確保「文化主體性」,國家的經濟才能更具特色,更有文化尊榮感。反之,一味屈就、迎合「西方中心主義」式的現代主義觀點,不但將使自身陷於主體退位的窘境,更會不自覺地「站在別人觀點上反對自己而洋洋得意」。 基此,當四大天王夸夸而談「台灣主體」或「國家尊榮」時,請別忘了在這些「高政治性」議題背後,仍有賴「文化主體性」或「獨特性」來支撐前者的存在。試想,當東台灣公路星羅棋布,且國際連鎖企業遍布時,又有誰會有興致遠從其他國家來台觀光。

政治人物思維要轉型

東台灣作為台灣的驕傲已不必爭辯,正當許多「台灣之光」相繼登上世界舞台時,政治人物對東台灣的思維更要有所轉型;唯有台灣更具獨特性,台灣也才能更具全球性。筆者以為,唯有政治人物能跳脫「現代化思維」的制約,台灣才能更台灣,進而走向「世界的台灣」,這不也是對台灣安全的另一層實質貢獻?而非僅止於空洞的口號!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