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花高的道德與價值選擇

2007/04/25
交通大學土木系副教授、美國柏克萊加州大學土木工程博士

陳水扁總統在世界環保日全國環境會議上針對蘇花高的政策談話,引發環保人士一陣譁然。亞都麗緻飯店總裁嚴長壽認為蘇花高是道德問題,不是政治議題,並呼籲台灣人民學做地球公民。嚴總裁的道德觀點,被部份媒體引伸為「價值觀的取捨」,並把蘇花高定調成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兩種價值之間的抉擇;陳水扁總統「不能限制當地民眾追求繁榮的權利」的主張,則被解讀成「取巧討好」,是「一切以選舉為取向」的一種態度。

不可否認的,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確是現代社會中兩種非常核心的價值觀,而且因兩者很難兼籌並顧,常常需要權衡、取捨。但是,因花東地區發展落後,花東居民所得長期落後,陳水扁「不能限制當地民眾追求繁榮的權利」之說,不無照顧弱勢的涵義。而照顧弱勢不但是民進黨長期的主張,更是一種基本價值。

「劫貧濟富」不道德

近代最偉大的政治哲學家、前哈佛大學教授John Rawls便認為,社會能否變得更好,取決於窮人能否富起來;而且,富人再大的財富增加,也無法彌補窮人絲毫的財富損失。實際上,任何執政者都很難承受「劫貧濟富」的攻訐,因為「劫貧濟富」完全違背分配正義,是不道德的;而且或許也不符合嚴長壽的道德主張。

蘇花高到底蓋不蓋,必須從環境保護、經濟發展,以及分配正義等多方權衡、提出和尋求解決方案。就環境保護而言,興建高速公路可能不是發展觀光產業的最佳解決方案;它不僅涉及興建、營運可能帶來的環境衝擊,還牽涉小眾運輸能否比大眾運輸更符永續發展原理的問題。如果現行高速公路方案無法通過環境影響評估,則交通部應再積極的、全面性的思考其他可能替代方案,包括加強管理和持續改善現有的蘇花公路;擴大開闢花連機場的國際航線;加速東部鐵路改善計畫、全面電氣化、轉運配套措施;以及重新開闢藍色公路(海運)等等。

最重要的是,既然蘇花高被定位成一條促進區域發展的開發型道路(development road),擔負均衡台灣東西部發展的重責大任,花東居民的幸福不能一再被一個具有高度爭議的方案綁架。換句話說,既然蘇花高的核心任務是促進東部發展,政府需從更上位的區域發展角度,尋求提升花東居民所得水準的具體方案;交通建設原本只是一種促進區域發展的財政工具,而興建高速公路也只是改善交通的政策選項之一。

提出花東發展願景

我無意批評嚴總裁的道德訴求,只是提醒:道德也有許多不同的面向。同時,我反對把蘇花高的興建問題過度簡化,成為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之間的價值取捨;花東居民長期所面臨的分配不正義,也應獲得大家相對的重視。對此,政府早該針對如何提高花東居民所得,提出具體可行的花東區域發展願景、目標和計畫,其中建設符合永續發展的交通路網,確實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環節。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