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集團)台灣第一 神祕大亨 超越股王宏達電、聯發科…

2008/06/05

今周刊》=文/楊方儒
更多詳細內容,請見本期《今周刊》
本期《今周刊》雜誌封面。

長春集團董事長林書鴻,台灣有這麼一個集團,一年營收超過1400億元,比聯發科還多出650億元,是僅次於台塑的化工集團。集團的三位創辦人,當年用三台腳踏車創業,如今年賺160億元以上,旗下大連化工每股淨值104元,超越股王宏達電與聯發科,是全台淨值最高的公司。身為這麼大的集團,股票卻是永不上市!令許多投資人扼腕。《今周刊》獨家專訪這個神祕的石化王國,為你揭露林書鴻這位神祕大亨精采的故事與經營哲學。

如果說長春集團,是台灣有史以來最神祕、最不為人知的企業集團,相信沒有人可以投反對票。

長春僅次於台塑,是台灣規模第二大的化工集團,但卻毫無社會知名度!長春去年集團總營收超過一四○○億元,比台灣首大IC設計公司聯發科還多出六五○億元,但是翻開各大財經專業媒體,兩年多來,幾乎沒有任何有關長春的新聞。

長春集團旗下總共有二十四家公司,三大旗艦公司則為長春石化、大連化工,以及長春樹脂,去年每股盈餘分別達十一.九八元、三十六.○七元、十五.二五元,稅後純益總計超過一六○億元。一年可以賺上好幾個股本的公司,卻從來沒有記者能夠深入探訪。

根據去年財報,股王宏達電每股淨值為九十七.八四元、聯發科為八十二.五六元,是所有上市上櫃公司中最高的前兩名,但是未上市的大連化工,每股淨值竟高達一○四元,可說是全台冠軍!至於同樣選擇不掛牌的長春樹脂,每股淨值為六十五.一六元、長春石化五十五.三元,比起全台首大民營企業鴻海的五十五.七五元,絲毫不遜色。

美國股神,也是全球首富巴菲特,從一百美元白手起家,四十五年來,讓波克夏海瑟威公司成長幅度高達一萬倍!長春當初的創業資金比股神還要少一半,只有五十美元,但近一甲子來專心致志於化工產業的成果,光是三大旗艦公司淨資產就超過六四四億元,超過一億倍的驚人爆發力,不輸股神。

長春在石化領域以產品線多角化出名,從合成樹脂、特用化學品,乃至於從工程塑膠跨入電子化工材料,是最上游的原材料大戶。如果少了長春,鴻海的連接器就要另覓供應商,一年受影響的營業額在千億元之譜。

至於一年能熱賣四千萬雙、色彩鮮豔的CROCS(俗稱布希鞋),台聚雖為主要概念股,但原料醋酸乙烯,全台只有大連化工獨家供應。也就是說,暢銷全球九十個國家的布希鞋,包括美國總統布希腳上那一雙,都是由長春出品。

長春還生產高純度環氧樹脂、半導體及面板用的顯影劑與稀釋劑,以及半導體用的高純度雙氧水,都是台灣兩兆產業製程中不可或缺的關鍵物料,台積電、聯電也都是長春大客戶。

擁有如此突出獲利、高股東權益報酬率、深遠影響力的長春集團,卻從未有人能一窺堂奧,甚至連創始人、經營者全都低調不出名,實在令人好奇。

「我們什麼新聞都看不到!」高齡八十一歲、長春集團創辦人林書鴻笑說,最近有很多人到了長春大陸廠參觀,都非常讚歎於長春龐大的規模及高效率廠房管理,因為他們從來無從得知長春的驚人實力。

與林書鴻一同走過五十九個年頭的工作好夥伴、長春另一位創辦人鄭信義,在接受《今周刊》專訪時說,「我本來都不敢出來!我一輩子沒有在媒體上出現過,一直希望保持這個紀錄!」

沒有公關、沒有廣告、沒有多餘關係,這是長春近乎封閉的經營思惟!林書鴻說,他一直很仰慕奇美創辦人許文龍,但幾十年過去了,卻從未拜訪過本人。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是長春十餘年的大客戶,鴻海在深圳、昆山工廠中,製造出貨給戴爾、惠普的高品質連結器,其塑化原料都是不遠千里,從長春高雄仁武廠海運過去的。但是,郭老大跟長春老闆們一點都不熟,最近才難得在馬英九總統就職國宴上碰到一次。

與王永慶、許文龍一樣,台灣第一代企業家擁有相近的傳統思惟。產品品質好、價格低,就不怕客戶不上門,他們不想要、也不需要花時間經營關係,並且嚴禁業務人員拿回扣、參加不必要的應酬。

■第五級領導人特質/低調謙虛以及高度專業的領導

如果以美國管理大師柯林斯(Jim Collins)在《從A到A+(Good to Great)》一書中提出的「第五級領導人」概念來看,林書鴻與鄭信義低調謙虛的領袖氣質,以及高度專業的經營精神,可說是完全吻合。

如果再用柯林斯另一本名著《基業長青(Build to Last)》理論來分析,長春與奇異、惠普、新力、沃爾瑪、迪士尼、IBM等美國大企業一致,都是在固守核心本業的同時,又設定明確動人、振奮人心的大膽目標力求進步。最關鍵的是,這些聚積長久文化與經驗的老牌公司,都致力於造鐘,而不光想著報時。

「這三個人真是寶,可以超過半個世紀攏無冤家(都沒吵架)、沒拆夥!」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曾經如此評論長春三位創辦人。

■長春三寶合作一甲子/三人的合作情誼勝過親兄弟!

林書鴻、鄭信義,以及九年前過世的共同創辦人廖銘昆,三個人都肖龍,都畢業於日治時代的台北工業學校(現台北科技大學前身)。三位超級好朋友,在民國三十八年開始創業。

「這是全世界都找不到的合作故事!」零距離觀察三人互動的大連化工總經理陳顯彰笑著說,沒有任何一家公司的合夥老闆,可以在一起近六十年之久!

「春」字可以看作「三人日」,解釋為三個人每天在一起,「長」則是長長久久的意思,這是一甲子前,一位國學大師給長春的精準命名!有魄力也有機運,讓長春得以基業長青,在石化業長年動盪的景氣中,走過了悠悠歲月。

「這麼老的公司!這麼多年的合作,他們三人的合作情誼勝過親兄弟!」李長榮化工第二代、現任董事長李謀偉說,他小時候就非常欽佩長春的創業故事。

「賠錢的時候,要一起合作簡單,但賺錢的時候,就難了!」林書鴻笑著說。長春從未虧過錢,三個人也沒有計較過,難得有經營上的歧見,總會彼此溝通妥協,深入了解對方想法。最後決議達成時,縱使其中一人一開始持反對的意見,也會盡全力幫忙,不會袖手旁觀。

林、鄭、廖這長春三寶,對於愈大規模的投資案,會討論愈久、愈緩慢。舉例來說,苗栗一座耗資九十億元的電解銅箔廠,因為投入的資金很大,討論了三、四年之久,才能下決定,但一座二十、三十億元的化工廠,可能很快就有結論。尋求共識的過程雖然謹慎,但長春真是路遙知馬力,三人同心走過了漫漫長途。

■用三台腳踏車創業/一台腳踏車換得長春三分之一股權

鄭信義與廖銘昆,是從小學就認識的好同學,林書鴻雖然也念台北工業學校,不過彼此間卻不熟,直到在一場廖銘昆姊姊的婚宴上,三人互動才多了起來,進而決定一起創立長春樹脂。

他們起家的地方,是在現今台北市中山北路與民權東路口,「全台北第一個工廠聚集地」的鐵工廠。創業的資本,則是來自三個人拿出價值五十美元的三台「Philips」腳踏車。鐵工廠是鄭信義父親的事業,三位年輕人加上四名員工,趁著夜間鐵工廠休息時,開始生產電器插頭用的電木粉,天亮了還要把工廠設備洗乾淨,一切歸回原位。當時這種最新式、顏色漆黑的塑膠粉,直到現在,還廣泛用在各式各樣插頭上。

想起當年沒有討價還價,一人一台腳踏車,就換得長春三分之一股權,鄭信義感慨地說,長春現在跟外國公司談合資,一點一滴都要算計,比例上絕對不能吃虧,「我們三個,小時候真的很單純!」

長春早年是台灣第一家利用天然氣生產甲醇的化工業者,還曾經獨家生產雙氧水,也在台灣獨力開發聚乙烯醇,各項研究成果,不僅向住友、拜耳、杜邦等國際大廠證明了實力,更使這些一直仰賴進口的產品,得以在台灣生產,成為戒嚴時代政府力行「進口替代」政策下的開拓者。

■石化業的愛迪生/最愛泡在實驗室的燒杯與試管之間

「感覺起來,林董就是一個很technical(技術性)的經營者!」石化南霸天、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說得直接。

長春每年的研發支出約達年營業額的四.五%,不僅是台灣最重視創新的化工業者,比起全台高科技公司平均不到三%的比率,研發經費更是高出一大截。

長春目前擁有兩百項專利,關鍵的是,都是能夠走出實驗室、達到商品化獲利的優質專利。這數字比起高科技公司也不遑多讓,比起許多技術受制於人的石化同業,確實顯得特出。

林書鴻個人,有「石化業的愛迪生」美名,年輕時最愛泡在實驗室的燒杯與試管之間。而他最得意的研究成果,是歷經一千次失敗才成功的尿素防水膠。

尿素防水膠是由尿素與甲醛混合而成,耐水又防水,比起光復後慣用的「澱粉糊」,在建築用三合板黏著上好用得多。三位好同學,當時沒有錢買攪拌設備,於是就在工廠簡陋的廚房中,一人拿一支攪拌棒,憑手部拉扯感覺,進行尿素與甲醛不同混合比例的拉力測試。

經過兩年實驗,終於開發出最適比例的尿素防水膠,不僅為長春帶來第一桶金,也讓台灣的合板工業,首度能夠外銷打進國際市場。一度長達十二年時間,尿素防水膠是長春的獨門生意,市場上完全沒有對手,純益率高達五成。

■堅持自主研發創新/只有自己做不出來,才考慮用買的!

「希望全台灣九成以上的石化人,都是林書鴻,都有他的研究精神!」曾任工研院化工所所長與國喬石化總經理,台灣工銀波士頓生技創投董事長吳丁凱曾經如此讚歎。

三十八年前,長春還自行開發聚乙烯醇成功,讓一票美、德企業都另眼相看!台灣當時沒有高科技,石化就是主流產業,長春還獲得行政院「科技獎」肯定。

以聚乙烯醇躍上國際舞台後,包括環氧樹脂、PBT工程塑膠、三甲醇丙烷、絕緣紙、電子材料用電解銅箔,一個接著一個,都陸續從林書鴻的實驗室中開發出來,使得長春對自主創新愈來愈有信心。「只有自己做不出來,才會考慮去用買的!」鄭信義強調,長春旗下有十來家合資公司,都是策略性的技術合作夥伴。

近兩年來,林書鴻還特別研究奈米填料,希望藉此讓塑化材料能夠抗衝擊、耐高溫,但研究兩、三年來,卻始終沒有結果!雖然台灣同業、甚至國外大廠,也都沒有類似的奈米產品問世,但他仍不滿意,嚴格督軍要求趕快做出成果。

■長年秉持老二哲學/不追逐第一 只求穩健擴張

除了產品推陳出新,達到水平整合綜效外,不滿足的長春,還往上游原料進行垂直突破。二十九年前,與南寶樹脂合資成立的大連化工,開始生產醋酸乙烯(EVA)與EVA共聚合物。

大連化工目前出產近二十種化工原料,由於研發實力強,其中許多在全球都居領導地位。以主力產品「一四丁二醇」來說,大連的獨家製程在業內甚至被稱為「大連法」,是國外同業取經的對象,包含大陸廠,年產能達二十六萬噸,僅次於歐洲化工霸主巴斯夫,居世界第二位。

年受惠於石化景氣暴漲,大連化工的營收獲利皆創下歷史新高,較前一年成長幅度超過三成。去年營收達到三○七.九億元,賺進三.六個股本,這是不斷積極擴產,搭上景氣順風車的良性循環。

在化工本業內,不斷找到新產品、持續進行擴產,進行上下游垂直整合。這是長春集團從五百元家庭工廠,躍升為台灣第二大石化集團的關鍵!創業五十九年從未虧錢的紀錄,再次凸顯林書鴻與鄭信義從核心擴張,保守卻穩健的經營哲學。

事實上,長春許多產品的產能,擁有衝上世界第一大的實力,但是天性低調穩健的林書鴻,一直秉持著「老二哲學」,從不想當領頭羊。

這就是長春,一家默默守在幕後、出手卻異常精準的神祕集團!林書鴻、鄭信義與廖銘昆三人的創業精神與傳奇,相信在下一個六十年,仍會在石化產業內,寧靜流傳致遠。

■走向下一甲子的挑戰——接班!

林書鴻與鄭信義都高齡81歲了,每天都還上班10小時,一位周末全台走透透視察工廠,一位每月出差全世界飛來飛去,毫無放手跡象。

「我們習慣了,就一直做!」鄭信義坦率說出心裡話,人的問題,是長春未來最大的挑戰。

三位創辦人,各有一位50多歲的兒子,都在長春擔任高階主管職務。副總廖龍星負責財務、採購,鄭正管業務,林顯東則為協理,並擔任子公司長捷士的董事長。甚至是林書鴻20多歲的外孫葉承軒,都已經進了長春管理部任職,是幫外公翻譯英文的好幫手,這樣三代同堂的老字號公司,卻遲遲未見新人事布局。

大連化工在總經理陳顯彰設計接班機制下,近三年已經依照三大產品線,建立起三大事業群,並分設三位執行長。從原料、生產到業務的整條流程,他們都要全權負責,算是集團交棒步伐最先進的。

的確,相較於台塑七人小組,專業經理人與家族成員的磨合,實行進程尚稱順利,由三大家族組成的長春,要走向下一個甲子,必須要克服接班挑戰。

長春經營有成的四大獨門心法

樸實低調的長春集團,一甲子的時間裡穩定成長,不但從未賠過錢,更不須上市集資,隨著集團版圖日益擴張,集團的經營卻仍是遊刃有餘。這個神祕的企業王國, 到底有何經營上的獨到之處?董事長林書鴻的經營哲學與心法又是什麼?讓我們一窺奧祕。

在車潮、人潮熙來攘往的台北市松江路上,長春集團的營運總部裡,好像是另一個世界,安安靜靜地駐留在上一個世紀的古老歲月中。

這是位在行天宮旁的一棟「古老」大樓,共十一層,是早期松江路上第二座起建的「大廈」,大樓的兩部電梯,四十年如一日地運轉著,雖然陳舊,但極少有故障發生。

不只是老舊電梯總讓來客驚訝,長春集團創辦人林書鴻,自己的一張辦公桌一用就是四十年,連接見來客的大會議室,也看得出樸實精神。會議室牆上用的是三十多年的三夾板,深棕色色調,並非特意走時下流行的復古風,是真的古色古香!

位於九樓的大連化工,最近才剛重新裝潢,難得放進了現代化的OA家具,空氣中還飄散著油漆新味。不過,在每位員工的新式辦公桌上,放的仍是二十年前大量採購、至今仍堪用的舊電話機,雖極不搭調,卻完全展露長春的古樸本性。

「你們公司太樸實,根本看不出是上千億元營業額的公司!」這是創辦人林書鴻與鄭信義最常聽到來客所說的一句話。

的確,這就是極盡儉樸能事的長春集團,與其在全球石化產業中的重量級拳王地位,完全不搭軋,處處都顯露出神祕的威嚴。

炒股價的投機心態,是大家在賭博!會泡沫的,錢哪有這麼好賺! 長春集團在一般人心中毫無印象,神祕的主因,在於它永不上市。

《今周刊》連續七年調查全台未上市百強企業,長春集團旗下三大旗艦公司——長春石化、長春樹脂、大連化工年年入圍,去年表現特佳,不僅全數入圍前十強,大連化工更以每股盈餘達三六.○七元,一舉奪得季軍佳績。

「我們幾乎都是用自己的資金來投資!」大連化工總經理陳顯彰回憶說,曾經有金融業者來遊說大連掛牌,結果準備了四、五年時間,條件都成熟了,最後還是決定放棄,「大家心裡都覺得不好意思,讓人家替我們做這麼久。」

陳顯彰擔任大連總經理半個甲子,更與三位創辦人認識將近四十年時間。在他口中,大連如果真要掛牌,會非常、非常不得了!

大連籌碼高度集中,未上市盤完全沒有交易,縱使以近期略嫌委屈、化工族群的十倍本益比計算,預期大連股價可以漲至三六○元。

尤其是長春三大旗艦,每股淨值都高得嚇人!大連化工截至去年底,每股淨值高達一○四元、長春樹脂每股淨值六五.一六元、長春石化五五.三元。每股淨值代表股票的實際價值,是全部資產扣除負債後的實際資產,在股神巴菲特的眼中,每股淨值比起股價,更能判斷出一家公司的體質。

「炒股價的投機心態,是大家在賭博!會泡沫的,錢哪有這麼好賺!」面對資本市場習以為常、印股票換鈔票的邏輯,林書鴻直言,有些公司的作法,是很不道德的。林書鴻說,很多工廠是開不到半年的新公司,只有一個產品,一股價格可以從十元,喊到兩百五十元,「以為大家都是笨蛋嗎?」

不用不是自己努力賺來的錢,這是長春近一甲子來的內規。

「他是有多少能力,就做多少事的人!」在長春待了四十年的老幹部、長春樹脂大發廠協理陳俊堯說,林老闆真的是非常腳踏實地。

手頭現金水位一直很高。林書鴻強調,我們從來不投資股票市場。陳顯彰則形容,林書鴻一向只對化工本業有興趣,台灣很多第一代大老闆愛操作房地產,他也從來不注意。

現在好的產品,未來不一定好,所以賺了錢,一定要繼續投資下去。 台灣中小企業平均壽命約為十五年,長春成立五十九年來,從來沒有任何一年賠過錢!路遙馬力足的祕訣在於不間斷的投資、持續性的擴產。

在台灣西半部,長春的工廠可說是遍地開花!桃園、新竹、苗栗、彰濱、麥寮、台南、大社、大發,長春集團旗下總計有十七座工廠,比沿線的高鐵站,還要多出兩倍以上。

長春集團每年投資金額超過八十億元,都是賺了錢,再繼續投下去,連配股、配息都非常少。大連資本額十四億元、長春樹脂資本額三三.七一億元、長春石化五○.四億元,每年總資本支出與主要公司資本額相當,也是台灣罕見的。台積電是科技業最敢、也最需要砸錢的龍頭公司,今年資本支出約為五五○億元,但也僅是資本額的五分之一。

以大連來說,主要股權為長春與南寶持有,不僅幾乎沒有散戶股東,近年每股盈餘高達二十、三十元,去年卻才少少配了四元,更早幾年甚至完全不配,就是為了繼續擴產、一直撩落去,股東從不反對。

「要永續經營,就要永遠有新的產品出來!」林書鴻強調,現在好的產品,未來不一定好,所以一定要賺了錢,再繼續投資下去。

「一路上碰到很多公司都不見了,都是活的教訓!」鄭信義也語重心長的說,現在的產業時代是上也快,下也快,一下子做不對就出局了。

長春一個投資案,平均要七到八年才能達到損益平衡,在林書鴻口中,每一個都是硬項目,都不簡單、都有風險。大連在四年前,有四座工廠同時興建,除了自有資金外,「不得已」向銀行借錢,使得負債比率一度高達七成,財務報表上難得出現這樣的數字,鄭信義誇張的說,「我都覺得很危險了!」

但也因為敢投資、有產能,隨著石化景氣在去年達到高點,大連也邁上前所未有的營運巔峰。這是勢在必為的正循環。

至於在大陸投資上,山東、江蘇、福建、廣東,都有長春的身影,至今已投下超過兩百億元資金。長春近三、四年才到大陸,戒急用忍的步調,比起已西進十多年的同業也是異數,林書鴻自承,「雖然很慢,但還好跟上了!」

除了大陸,大連最近還在討論進軍美國,以及增加東南亞市場投資的可能性!林書鴻透露說,長春過去一直沒有在美國投資的機會,但是最近北美客戶需求殷切,所以他也在審慎評估中。為了這樁案子,他還特別要求大連工廠裡的員工,都要開始積極學英文,就算最後沒有成局,也能讓大家語文能力有所突破。

國外同業來,都驚訝於我們的house-keeping能做這麼好! 長春的經營祕訣之三,是林書鴻軍隊式的管廠能力。

今年大年初一,林書鴻沒有在家含飴弄孫,就坐著高鐵巡廠,早上到苗栗、下午到高雄。長春產能不因年節停歇,他也不休息。

工安與環保,是石化業最重視的關鍵環節,每一個周末,林書鴻都輪流到各個廠區,帶著幹部一一巡視現場,年復一年。「以前一天可以坐飛機來回北高三次!」想起建廠時總在機場奔波,林書鴻笑說,現在有了高鐵,方便多了。

魔鬼都在細節裡。大雨過後,幹部們跟著林書鴻巡廠,他看到地上出水孔堵塞,立刻把廠長叫過來訓了一頓。

一輛載滿化工原料的大卡車,從開進長春園區的那一剎那起,就受到嚴格管制。停好車後,前後立刻放上警示錐,接下來從熄火開始,每一個動作,都要一個接一個扎實完成,並且在隨車報表上逐一打勾,如果有人想要一次勾完,立刻會被處分。林書鴻說,長春工業安全管制非常嚴格,旗下各工廠也不斷加強公安教育。

「國外同業來,都驚訝於我們的house-keeping(家務)能做這麼好!」長春樹脂高雄廠廠長王慈仁笑著說。

一個個裝塑化原料的大塑膠袋,在別的工廠,都是隨意丟在角落,但在長春,都綁得好好地準備回收。在王慈仁口中,這些都是基本功,守規則的訓練。

二十年前,一座停修中、價值數千萬元的乾燥機爆炸,雖然沒有造成人員傷亡,但讓林書鴻下定決心要把工廠管好。近年來,林書鴻把工廠當作軍隊一樣,每天都在操,一次都不准出意外。

客戶要緊,同業更要緊!同業間如果有深仇大恨,整個產業會完蛋! 四月底,林書鴻難得到外頭演講,主題就是工安管理,從建廠、試車、大修、作業等環節,一個接著一個,總共講了七個半小時。他還把長春內部自編的工業安全教材跟全場上百名聽眾分享,一張張實景照片,大夥都讚歎長春竟然能夠管到如此細微。

第四個經營之祕,則是維持與同業的好關係。

「客戶要緊,同業更要緊!」林書鴻直言,同業間如果有深仇大恨的話,整個產業會完蛋,「所以我們對同業很客氣,比對客戶還客氣!」

他強調,同業價格拚來拚去,產品品質也會跟著下去,為了要讓市場安定、客戶拿到有品質的貨,所以同業彼此間要互相敬愛。

「長春從來不會批評同業!」李長榮化工董事長李謀偉說,這一點,是他非常敬佩的地方。 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則說,奇美跟長春的產品線幾乎沒有重複的,大家都各做各的。奇美的ABS樹脂做到世界第一,問林書鴻有沒有想過也跟著投入,他搖搖頭微笑說,「從來不會!化工領域太大了,大家都有東西做!」

長春就是不希望出名! 事實上,長春集團旗下有很多產品,產能可以挑戰世界第一,但林書鴻仍秉守老二哲學,不願強出頭。

「就是不希望出名!」林書鴻說得直接。長春的經營守則是:不要樹大招風,更不希望與同業衝突。

林書鴻向來對台塑王氏昆仲非常敬仰,他常掛在口邊的是,「台塑不只是自己企業的成功,他們真是台灣經濟起飛的推手!」

林書鴻認為,「一勤天下無難事」,勤奮加上勤儉,「別人用三十億元蓋一座廠,他們用二十億元就蓋起來了」,台塑自然成就了台灣第一大的集團規模。

不上市、敢投資、重工安、敬同業,長春能穩穩走過一甲子歲月,這四大獨門心法,確實是值得借鏡的大智慧。

4大心法成功打造石化王國

■1不上市 不用不是自己努力賺來的錢,這是長春近一甲子來的內規。長春手頭現金水位一直很高,林書鴻強調,我們從來不投資股票市場,也不做房地產。

■2敢投資 長春集團每年投資金額超過80億元,都是賺了錢,再繼續投下去,連配股、配息都非常少。大連資本額14億元、長春樹脂資本額33.71億元、長春石化50.4億元,每年總資本支出與主要公司資本額相當,實屬罕見。

■3重工安 長春工業安全管制非常嚴格,旗下各工廠也不斷加強公安教育。把工廠當作軍隊一樣,每天都要操演,一次都不准出意外。

■4敬同業 李長榮化工董事長李謀偉說,「長春從來不會批評同業!」林書鴻認為,為了要讓市場安定、讓客戶拿到有品質的貨,所以同業間要互相敬愛。長春的經營守則是:不要樹大招風,更不希望與同業衝突。

主題: 
建議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