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薩列夫指出長期無解的「認同」危機
牽動俄羅斯「民主制度」或「國家發展」的兩難

2008/06/07

1991年蘇聯解體,俄羅斯從傾西方自由開放逐漸走向「控制式民主」,「控制式民主」是什麼?龍應台基金會今(7)日「思沙龍」「你所不知道的俄羅斯」,邀請到淡江大學俄羅斯研究所彼薩列夫教授主講,他表示,俄羅斯目前文化存在「認同」危機,政治面臨民主制度與國家發展兩難抉擇。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思沙龍」以「民主」為核心思考,以巴基斯坦、委內瑞拉、烏克蘭以及俄羅斯國家為對象,比較新興民主的發展歷程。最後一場「你所不知道的俄羅斯」由淡江大學俄羅斯研究所彼薩列夫教授主講,國立政治大學斯拉夫語文學系系主任 陳美芬主持,吸引三百五十多位觀眾,現場討論熱烈。

彼薩列夫首先點出,從19世紀到現在,俄國最重要的傳統文化議題即「認同」問題。地理位置上,俄國跨歐亞兩洲。歷史上,9-13世紀,俄國為一深受西歐文明影響的多民族國家;13至15世紀受到蒙古帝國治理,深受東方文化影響;彼得大帝統治期間,在30年內將俄國發展導向西方;爾後蘇聯共產主義時期反抗西方文明;蘇聯解體後在葉爾欽的西方策略,與普亭重視與東方國家關係治理下,俄國一直在東、西文化中擺盪。特別是俄國雖然百分之七十五的領土位於亞洲,但百分之七十五的人口住在東歐地區,民眾處於東西拉扯間的認同問題,從未獲得解決。

彼薩列夫更深入剖析,由於俄國領土龐大,為多民族國家,二次大戰後冷戰時期,蘇聯為社會主義帝國中心,身處歐洲勢力角逐中,國際地位重要。傳統上,俄國政府一直扮演由上往下領導角色,創造老百姓所需之社會。俄國人民心中兼具大國主義、國家主義、集體主義及公平主義的特質。

提到今日的俄羅斯,2001年普亭上台後,相對葉爾辛,經濟成長明顯,政治局勢穩定,積極參與國際事務,讓俄國重回過去大國的國際角色。但他也提醒,俄國仍面臨眾多問題,政治上行政立法合一、普亭統導的統一俄羅斯黨,以四分之三的絕對多數掌握國會,讓俄國形成一黨制的單一意識型態,經濟上更呈現官僚資本主義。

在場民眾提問,俄國式民主與中國現今政治現況相似,是否是民主過渡期的共同現象?彼薩列夫表示,中國特殊的社會主義與俄國特殊的資本主義,概念不同但內容接近,在政治上是威權加民主,經濟則走市場經濟方向。但他仍樂觀認為,經濟發展自由與政治制度的開改將俱進發展。

對於民眾問道,俄國近年來東正教的復興,是否是填補馬列主義漸失後的心靈空虛?彼薩列夫說,過去馬列主義對人民的意義等同於變向的新興宗教,共產黨委員會書記就猶如神父,共產黨辦公室即教堂。主持人陳美芬補充,俄國宗教情況是當政權需要宗教輔助時即興盛發展,當宗教勢力高於政治時即受壓制。

觀照俄國政治情況,保持浪漫的彼薩列夫堅持,以民主作為終點,經濟的發展必須站在政治開放的基礎上。陳美芬呼籲在場的年輕人,學習俄國深厚的傳統文化,開啟有別於西方的另一個思想窗口。

主題: 
建議標籤: 
瀏覽次數: 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