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負面效應被低估

2008/08/09

 胡錦濤上周五接受國際媒體採訪時表示,北京經濟總量只佔全國很小部份,舉辦奧運對中國經濟推動作用不宜估計過高。胡的話只對了一半,的確奧運經濟的正面效果即將到頂,然而緊接下來的奧運後負面經濟效應,才會是中南海的最大挑戰。

 奧運的經濟效應一般分為三個時期:奧運申辦成功後七年間的投資增長,奧運舉辦當年的強勁消費,與奧運後數年間需求缺口所帶來的低谷效應。部分經濟學者指出,就奧運主辦國的經濟成長率曲線觀察,大約呈現前七後三(年)的倒V現象。據此以觀當代奧運實例,除了美國兩次舉辦的洛杉磯與亞特蘭大奧運,算是成功避免負面經濟效應的少數案例外,其餘各屆奧運都為主辦國家帶來或多或少經濟衝擊。巴塞隆納奧運帶給西班牙的正面影響,在舉辦前一年達到最高點,之後投資便出現負成長,經濟成長率連續數年低迷。東京奧運帶來連續數年兩位數經濟成長,時稱「奧運景氣」,隨後投資也大幅下滑造成一段經濟蕭條。眾所公認漢城奧運帶動韓國經濟起飛,會後盈餘也高,然而其後經濟成長明顯下降。雪梨奧運舉辦後三年內澳洲平均經濟成長率,低於奧運前一.三個百分點。莫斯科奧運留給蘇聯龐大虧損,雅典奧運為每位雅典人留下相當十年債務的巨額赤字,「蒙特婁陷阱」更讓蒙特婁居民集體負債卅年,直到兩年前才全數還清。

 然而北京奧運應該不致如此。北京市為奧運籌備所投入每年固定資產投資總額,不到全國比例的一%,北京市經濟總量也僅佔全國比例約四%,奧運結束後就算北京產生嚴重需求落差,對中國總體經濟不致有重大影響。新任世界銀行副行長林毅夫便認為,由於中國正是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的投資需求龐大,即使奧運結束,也不會停止基礎投資,因此奧運後常有的經濟蕭條不會在中國出現。

 不過,就像奧運帶給北京的好處絕不止於會後收益而已,奧運即將帶給中國的經濟衝擊也不會僅止於基礎投資減緩而已。從二○○一年七月北京確知成功申辦奧運開始,中國經濟成長已歷經七年連續上升,奧運結束是否成為觸發經濟曲線由上轉下的折點,這是第一個觀察指標。

 其次是股市中岌岌可危的奧運行情,中國保監會上周公布數據中顯示,素有股市投資風向球的保險資金投資,今年上半年撤走近兩千億人民幣,約佔總規模四○%,其後續效應有待觀察。而最大風險恐怕將伴隨人民幣匯率轉向而來,上周一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創下三年來單日最大跌幅,人民幣由升轉貶的未來趨勢,伴隨美元觸底反彈的可能預期,將大幅升高一.七五萬億美元國際熱錢快速撤離中國的金融風險。

 奧運剛剛開始,奧運景氣卻即將結束。胡錦濤不欲高估奧運好處可算用心良苦,不過胡要是低估奧運結束所可能帶來的負面衝擊,那累積卅年的改革開放成果未必不能毀於一旦。

 (作者為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經濟學博士候選人)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