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看台灣 》老闆一家睡工廠 難怪苛外勞

2007/12/18

【聯合報╱記者梁玉芳】 2007.12.18 03:14 am

人物簡介:阮文雄

  • 國籍:越南
  • 年齡:五十歲
  • 在台:十六年
  • 現職:外籍牧靈教區神父

記者梁玉芳/攝影 越南籍神父阮文雄是在台外勞的依靠。他為在台受虐勞工打官司,與台灣人權團體並肩作戰修法,看見台灣社會的善與惡,曾是難民的阮文雄說,世界總有強凌弱的問題,這是人性的墮落,台灣亦然。

在越南赤化後,乘著小船逃出的阮文雄,曾經在日本的聯合國難民營住過三年,連挖墳墓的苦工都做過,但辛苦一天的工資,比不上白種人教英文一小時的報酬。對國籍、階級、語言等隔閡可能造成的不平等,他有深刻體會。

善款捐不少 脾氣卻火爆

問:你會怎麼形容台灣人?

答:台灣人非常友善,我從沒有問路卻被拒絕的經驗,一次也沒有。大部分的台灣人很有愛心,我看到幾次台灣有大災難,地震或是水災,社會有很多的捐款,這非常了不起。台灣人民值得尊敬。

我覺得有些台灣人很衝動、容易生氣,只要事情不順他的意,馬上翻臉,拍桌子、大聲講話,原本是要理性溝通的協調會議,弄得非常火爆。剛剛有個仲介來,聲音很大,員工很害怕。我出去告訴他:有話好好說,才能把問題解決。

有時候,我想:是不是這個小島一直要在國際上爭取認同,怕別人排擠,怕別人忽略,又有個強敵在旁邊,所以人變得防衛性很強,像刺蝟,一下子就懷疑別人:「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愛心分階級 神父也看輕

問:台灣人很友善、很有愛心,但為什麼虐待外籍勞工的事情還是很多?

答:我也在思考這件事,或許是有愛心的人也有階級的觀念,覺得「我是主人,你是僕人,我要你怎樣,你就得怎樣」;或覺得東南亞窮國的人民比較差,忘了尊重、人權這些事。 即使我是神父,也會被看輕。有一次我陪越籍配偶報案,警察不接,我只好當場撥「一一三」專線,警察才受理,令人非常無奈。

另個可能是:捐錢的好事,大家都看得到;但性侵女傭、虐待外勞,是關起門來的壞事。有沒有人看見,差別很大。

人性是軟弱的,如果你覺得另一個人比你低一等,在沒有人看到的地方,違反人性的事就會發生。即使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台灣雇主也可能做出不文明的事。

庇護中心裡有位女孩子,她半夜被雇主趕出來,來到庇護中心的時候,她還在發抖,縮著身子,都不像個人了!她原本只說,女主人用有排洩物的尿布打她的頭;後來她才敢說出她被男主人性侵。也有雇主不想聽到外傭講話,要她整天都戴著口罩!

很多無法想像的事都會發生。我只能祈求天主,讓我們不要遇見同樣的人性試探。 立法護外傭 還要分顏色

問:台灣人還有哪些特點,讓你印象深刻?

答:政治上的藍綠對立吧。台灣有十三萬名家庭幫傭沒有法律保護,我們和台灣社運界的朋友推動「家事服務法」,要找立委幫忙。別人會告訴我們:這個立委是藍的,那個立委是綠的,不能一起合作。外勞沒有投票權,願意幫忙的立委已經不多,還要考慮顏色,實在很傷腦筋。

台灣有許多很拚的中小企業老闆,有能力雇用五、六個外勞了,應該是很有錢了,但是我看到老闆全家住在工廠辦公室裡,比我們庇護中心的辦公室還小;老闆讓自己吃的不好、住的也不好,難怪他會把化學原料都堆在勞工的床底下!

那時我就明白了:「(用英語)人無法給予他自己所沒有的東西,要給予,他自己必須先經歷過。」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2008年8月9日,筆者登門拜訪位於桃園縣八德市一棟天主教幼稚園內的房屋,著名的人權鬥士阮文雄是一位和藹又幽默的越南籍天主教神父,筆者知道他的行動電話號碼,傳簡訊通知他想要拜訪的時間。於是筆者從台北縣新莊市的住家,騎腳踏車到樹林火車站,坐火車到內壢火車站下車,再走路遠行到達目的地,雙眼所看到的是小規模的幼稚園和教堂,阮文雄主持的人權團體「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就在此地,一位越南籍男性打開外門讓筆者進去,在教堂外等了片刻,阮文雄以驚訝的表情迎接了筆者。

由於是中午抵達,阮文雄問筆者是否吃了中飯,還請人端上水果讓筆者享用,他問筆者是否好吃,筆者點頭回應,彼此雙方於是毫無拘束的閒聊起來,他還請人遞給了其名片,內容簡略如下:

●●●●●●●●●●●●●●●●●●●●●●●●●●●●●●

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

阮文雄

財團法人台灣省天主教會新竹教區

地址:桃園縣八德市中華路116號

電話:03-217-0468

傳真:03-379-8171

網站:www.taiwanact.net

Email:[email protected]

●●●●●●●●●●●●●●●●●●●●●●●●●●●●●●

後來阮文雄離去休息,筆者四處閒晃參觀了此「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的所在地,是非常小規模的幼稚園和教堂,讓筆者實在有些感嘆,阮文雄如此為越南人在台灣的人權那麼辛苦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