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稅救經濟的迷思

2008/08/26

 台灣租稅制度多年來一直受到詬病,工商鉅子及富豪享受過多租稅減免,薪資階層分毫所得都要繳稅,形成嚴重的不公平問題。馬政府上任後即依競選政見成立賦稅改革委員會,推動各項稅制改革。最近賦改會緊鑼密鼓召開會議期間,據知由某些工商界人士在背後策劃的一則以減稅救經濟為訴求的不具名廣告,在電視上密集播出,引起各方的矚目。工商界訴求大幅調降營所稅、遺贈稅等由來已久,打廣告爭取己身權益亦無可厚非,但是,不斷宣傳減稅可以救經濟,顯然悖離經濟的現實,對台灣是難以承受之重。

 從經濟理論的觀點,減稅與振興經濟間是否存在因果關係,必須作非常謹慎的邏輯推演與事實分析。根據凱因斯經濟理論,減稅是對抗景氣循環的一項政策工具;在經濟呈現衰退的時候,政府可以實施減稅來提振民間投資及消費,增加有效需求, 藉以維持就業及經濟成長。今年5月美國政府為因應次貸危機對景氣的衝擊,實施總額高達1千1百億美元的退稅措施,就是本於凱因斯的減稅政策思維。不過,這種從需求面著眼的景氣因應措施,是暫時性的減稅,與近來國內企業界訴求的長期性減稅措施,本質上完全不同。

 訴求減稅者最常引用的1980年代美國雷根總統推動減稅政策的經驗。當年雷根為振興陷於長期衰退的美國經濟,心中早有定見要大幅改革稅率偏高的所得稅制。當時還有不少經濟學者為雷根減稅理念背書,強調稅率過高會影響投資及生產;知名經濟學家拉佛(Arthur Laffer)更以所謂Laffer曲線闡釋稅率與稅收間關係,主張政府若將稅率降到適當水準,稅收反可極大化,這也是所謂「供給面經濟學」的核心思維。雷根減稅理念因為符合企業利益而廣受支持,不僅美國率先立法大幅減稅,而且掀起各國減稅風潮,當時台灣也跟進改革綜合所得稅制,將最高稅率由60%大幅降到40%。儘管1980年代減稅思維蔚為風潮,但是雷根減稅政策未如預期為美國增加稅收,反而因為雷根政府大幅擴增支出而導致嚴重財政赤字,繼任雷根的布希總統也受到經濟衰退之累而未能連任;因雷根而竄紅的供給面經濟學亦大受打擊,被排除在主流經濟理論之外;由此可見減稅救經濟並沒有堅實的理論與實證基礎。

 部分工商界人士指出,台灣營所稅超過競爭對手甚多,以致影響投資意願及國際競爭力。事實上,亞洲競爭對手中,台灣25%營所稅稅率,較日本(40%)、中國大陸(33%)、南韓(27.4%)為低,僅高於新加坡(20%)及香港(17.5%);若扣除每年約達新台幣1,200億元對企業的租稅減免,國內企業營所稅的實質稅率約僅10%,比任何國家都低。相對上,近年台灣經濟成長率及出口競爭力在亞洲排名均殿後,顯見企業稅負輕重與經濟的好壞並沒有絕對的關係。再比較間接稅稅率,國內油品的貨物稅及各種附加費,遠低於日本、新加坡、韓國、香港,因此,國內平均油品價格約僅及這些國家均價的三分之二。他如營業稅、貨物稅等負擔,台灣也都在平均值以下;並不存在大幅減稅的客觀條件。

 事實上,台灣亟需改革的是租稅公平問題,政府每年課徵的所得稅額中高達7成是由薪資階層所負擔,這是不公平的根源所在,也是影響社會和諧的不利因素。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多次呼籲有錢人應該多繳一點稅,是出於企業家對社會的責任與道德勇氣。坦白講,如果全面取消對企業及個人的租稅減免,政府每年可以增加1千多億元的稅收,將之平均用來調降薪資階層所得稅及企業營所稅,對普羅大眾及多數企業可以說是雙贏的做法。工商界不妨從這個角度著眼,用不著再唱減稅救經濟的高調了!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