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努力不盡力,樂生保留將功虧一簣

2007/05/15

工程會自三月底在前行政院長蘇貞昌的指示下,針對樂生院保留及捷運新莊線共榮共存問題,肩負起溝通各方的重責大任,從3月20日到現在,大小會議不下20場,工程會的努力有目共睹。但可惜的是,工程會為求爭議儘快落幕,加上技術本位濃厚,一開始就以工程論工程,各個技術單位,並無接受到樂生保留牽涉到古蹟、人權、文化、公衛等等相關資訊,加上工程會在期間更無捍衛之意,最後才會提出一連串硬梆梆又冷血的保留方案,甚至中華顧問公司敢跟進提出更大規模拆遷的細部設計,實是工程會自始的自我定位就種下了惡果。

從三月初以來的樂生保留運動,起因在於文建會送往行政院的90%保留方案,在未經審議的情況下,就被行政院打了回票。蘇貞昌眼看樂生保留運動越滾越大,甚至威脅到總統初選的聲勢,才緊急在3月20日,交辦工程會主委吳澤成出面與各單位協調。一方面,委託給長期的親信吳澤成,蘇貞昌才取得掌握狀況及緩和反彈的制高點,另一方面,這卻也將樂生保留從原本由文建會主管的文化考量架空,變成純粹的技術討論。

事實上,工程會從3月底開始的會議中,不盡然會淪為純粹的技術會議。如果吳澤成本身有將古蹟、人權、公衛等等的考量納入討論,又或者與會的文建會及衛生署,在會中積極爭取,都不致讓會議結論淪到今天這種局面。

由於工程會一開始就將捷運不延期通車當作前提,用以安撫新莊地方政客,不敢花時間釐清捷運通車與新莊機廠落成不必然相關。如果捷運新莊線要趕在2013 年2月通車,新莊機廠的完工也可以在分段通車的前提下,慢慢施工,但是工程會的討論,卻直接將新莊機廠的完工也鎖死在2013年2月,這也使得所有的工程設計,難以有轉寰餘地。

工程會如果在這兩個月時間,積極與文建會合作,以樂生院的古蹟保存價值,說服新莊政治頭人及捷運局接受分段通車,整個工程空間將加大許多,可惜工程會這一陣子只努力,未完全盡力,只求速成,不聆聽各方意見,連自己都以工程當作壓制不同意見的擋箭牌,假審議、真強制,當然會讓捷運局及中華顧問公司敢乘勝追擊,提出更離譜的方案。

最明顯的,工程會在4月25日會議中狀況百出,就已經預示了樂生保留方案會有現在的下場。第一,土木技師公會當天提出的方案草圖,就已經切除到王字形大樓等重要歷史建物,離譜的是,土木技師公會表示,之前工程會從來沒有告知哪一棟建築物重要,工程會對於古蹟資訊恍惚、漫不經心至此,該做的是盡力補救,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將錯就錯。

第二,捷運局曾經在4月25日會中明確表示,希望由文建會指定樂生院為古蹟,並決定保留程度,捷運局再據以辦理。但吳澤成卻以影響施工及通車為由予以否決。其作用這不僅明白宣告了工程第一優先的態度,更是告知在場的文建會代表別輕舉妄動,等工程保留範圍決定後,再指定古蹟。

現在樂生院保留範圍定案在即,樂生院民及支持樂生保留的民眾,開始質疑工程會的方案,目前工程會由主委到工管處基層,瀰漫著一副「做到流汗,卻被嫌到流涎」的委屈氣氛。老實說,工程會上下作為人民的公僕,這兩個月來為樂生奔波,本來就是應做的事情,現在更應該看到自己這兩個月以來犯的錯誤,積極改正,盡力而為,不要只想到拿著樂生案為已跟著總辭的主委吳澤成留下最後美好身影,不要只想著為自己千瘡百孔的方案化妝,好好趁最後幾次會議期間,扭轉讓人無法接受的保留方案,才是正途。

建議標籤: 

回應

這篇文章寫的真好

"從三月初以來的樂生保留運動,起因在於文建會送往行政院的90%保留方案,在未經審議的情況下,就被行政院打了回票。蘇貞昌眼看樂生保留運動越滾越大,甚至威脅到總統初選的聲勢,才緊急在3月20日,交辦工程會主委吳澤成出面與各單位協調。"

文建會本來就該是審議機關. 在這裡提出保留方案,卻反被審議.如果新政府注重文創,不要老看經費撥多少,這裡才是關鍵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