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稅合一與企業未分配盈餘問題

2008/09/10

 賦改會日前針對各國證券交易所得的課稅制度及促產落日的所得稅制改革方案等兩議題,舉行工作會議。前者雖事涉敏感,但因尚在研究中,故未引發太多的爭辯,後者則因已有初步具體方案且隨附相關數據佐證,以致引起較多不同的看法。其中,尤其以兩稅合一制度的檢討與企業未分配盈餘加徵10%的存廢問題,成為會議中正反雙方唇槍舌劍的焦點。這兩個爭議話題對未來稅改的發展極具重要性,有必要以租稅專業的角度作一些觀念上的釐清。

 兩稅合一係為避免對營利所得的重複課稅。一般而言,其方式有兩類,一為全部合一,一為部分合一。前者運作複雜,故較少國家採行,後者則為各國所常見。惟在部分合一中,又可分為股利支付型與股利收受型等兩種不同的合一法。我國目前採用的係屬於股利收受型的合一,亦即個人於收到股利時併入綜合所得課稅,但企業階段所繳的營所稅則可用以扣抵,此又稱為「完全設算扣抵制」。換言之,我國的企業營所稅只是個人綜所稅的「扣繳稅」,並非企業的實質稅負,股利所得課稅的輕重乃以個人為準。這種兩稅合一方式也是早先世界各國最常採用者,其優點是維持個人綜所稅的量能課稅精神,發揮所得重分配的效果。

 近年以來,世界各國對股利所得的課稅漸漸出現一些改革趨勢。原先採行兩稅合一最多的國家例如歐洲,則紛紛從前述的設算扣抵制轉而改採股利免稅法,亦即不再強調股利併入個人綜合所得課稅的累進效果,而是採用股利所得的分離課稅。這種趨勢的發生主要是在資金移動無國界的情況下,一個開放的小型經濟體,企業的資金需求乃係以全球資本市場為主。採用設算扣抵制的兩稅合一,雖然可以降低本國投資資金的成本,但外國資金卻無法同等享受,從而乃對外資的流入誘因造成嚴重的打擊。歐洲國家大多遭遇到此一共同問題,為避免影響對外資的吸引力,因此乃紛紛決定改弦易轍,轉而實施將內外資一視同仁的股利免稅法。我國亦屬小型開放經濟,企業籌資理應放眼全球資金市場,但由於民眾對所得分配不均的不滿日益升高,採用股利免稅法勢必會加重此一情勢的惡化,社會反彈必大。我國到底應否順應時代潮流將目前的設算扣抵制改為股利免稅法,對賦改會的確是一個兩難的抉擇。我們以為在民眾對稅制公平的信心尚未恢復之前,政府似乎不宜貿然做出更動的決定。

 至於未分配盈餘加徵10%的問題,其實與兩稅合一並無必然的關連性,換言之,即使採行兩稅獨立課徵,這項課稅問題仍然存在。針對保留盈餘加徵課稅純粹是為了避免企業藉用營所稅與綜所稅二者稅率差距過大而進行「套利」行為,一方面享受遲延課稅的好處,另一方面更可以將股利所得轉變為證券交易利得而免稅。最近有人主張利用促產條例落日的機會,恢復採行兩稅獨立制,希望藉著因此而增加的稅收來降低營所稅與綜所稅二者的稅率,並使其趨於一致,從而便可以取消未分配盈餘的加徵。此建議觸及到營利所得「重複」課稅以及法人為「實體」或「導管」等財稅學界爭辯數十年的問題,走回頭路,茲事體大。然而,由於兩稅若是獨立分開,企業所繳的稅變成實質負擔,不可用以扣抵個人稅負,此時即使兩稅稅率相近,企業仍然會有強烈的保留盈餘動機,藉以規避或遲延稅負,故未分配盈餘加徵的問題還是存在。一項折衷的做法是,上市櫃公司的股利決策比較公開與透明,為租稅套利而保留盈餘的可能性較低,故可考慮取消對其盈餘加徵的規定,但對於未上市櫃公司則暫仍保留加徵,以防杜租稅的漏洞與不公。

 將兩稅合一改為股利免稅法,對所得分配恐有不利影響;而將兩稅合一廢除,未分配盈餘問題仍須解決。要找到合適的答案,賦改會著實得花點腦筋。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