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6行動,抗議警察暴力!捍衛自由人權!

2008/11/05
資料來源: 

抗議警察暴力!捍衛自由人權!

從11月3日開始,中國海協會代表團來臺與政府簽署各項協定,同時在臺北各處,就陸續出現警方藉「維安」之名,對各類以和平方式表達不同意見者,進行粗暴的盤查、損毀、沒收、禁制、拉扯、驅離甚至拘捕。絕大多數遭致警察暴力相向的民眾,根本不曾靠近陳雲林人身,有的市民甚至只是路過、停留或單純拍攝記錄,即遭受上述對待。

透過媒體畫面傳送,我們驚覺事態嚴重—這已經不是維安有否過當的技術問題、更不只是政黨認同選擇的問題,而是暴力化的國家公權,對市民社會的嚴重挑釁和侵犯。所有彷彿戒嚴、罔顧自由人權與民主價值的管控鎮壓,連執政黨的國會議員都質問行政院長;卻只見身為最高責任主管的劉揆,仍在輕佻地詭辯和推責。實在令人既錯愕憤怒,又深感羞辱和不安。

我們不禁要問:難道要強化兩岸經貿交流,也必須透過降低臺灣的民主自由程度、以達成與中國同樣極權統治的水準嗎?

才不過短短幾天,臺灣人民好不容易匍匐建立的民主自由體制,在滿城的警力、威嚇的氛圍與強勢的防堵中,幾近崩解。我們政府,在如同警察國家的武裝保護裡,自我陶醉於「歷史性儀式」的想像、與酒酣耳熱的輪番大宴中。於此,憲法所保障人民的自由言論與行動權利,完全地被擱置、甚至忘卻。

因為多數的強勢作為根本違憲違法,無怪乎鏡頭前沒有一個警察能理直氣壯說出,他們根據何種「法律」,執行這般上級交待的勤務。警察原是保護人民的公僕,如今在這政府由上而下的嚴峻要求中,競相成了限制與懲罰人民表達意見的打手。我們無意歸咎個別只能服從上命的員警,相對的,我們嚴正要求下達此一惡令的政府高層,必須負起最大的政治責任。

我們只是一群憂心臺灣混亂現況與未來發展的大學教授、學生、文化工作者和市民,在沒有任何政黨與團體動員及奧援的前提下,十一月六日(四)上午十一點,將自發性地集結於行政院大門前,以「著黑衣、戴口罩」作為沈痛抗議的象徵,並牽手靜坐至訴求達成為止。我們的訴求是:

一、 馬英九總統和行政院長劉兆玄必須公開向國人道歉。

二、 警政署長王卓鈞、國安局長蔡朝明,應立刻下臺。

三、 立法院立即修改限縮人民權利的「集會遊行法」。

共同發起人:

李明璁(臺灣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藍佩嘉(臺灣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劉華真(臺灣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范 雲(臺灣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洪貞玲(臺灣大學新聞學所助理教授) 何東洪(輔仁大學心理學系助理教授) 管中祥(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張鐵志(作家,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後選人) 陳育青(紀錄片工作者) 林世煜(文化工作者) 胡慧玲(陳文成紀念基金會執行長) 李昀真(臺大社會系二年級學生) 張勝涵(臺大政治系二年級學生) 吳沛憶(臺大政治系四年級學生) 陳柏屼(臺大社會系三年級學生) 陳家慶(臺大法律系三年級學生) 余崇任(臺大社會系三年級學生) 彭維昭(臺大外文系四年級學生) 楊緬因(臺大人類系二年級學生) 李東諺(政大臺史所一年級學生) 王聖芬(臺大中文系四年級學生) 李冠和(臺大政治系四年級學生) 張之豪(市民) 羅雅珮(臺大社會系三年級學生) 藍士博(政大臺文所碩士班)) 李怡慧(四方報編輯) 蔡耀緯(台大歷史所碩士班學生) 王賀龍 (台大材料系三年級學生) 鄭友淳 (開南大學觀光系學生) 蔡昀祐(清大人社系三年級學生) 李俊達(東吳哲學所碩士班一年級) 阮俊達(市民) 溫若含(政大臺文所碩士班學生) 吳岳勳(政治大學心理系三年級學生) 曾嬿融 (臺大社會所二年級學生) 黃威霖(台大政研所碩士生) 李孟珊 (台大社會系四年級學生) 劉維民(臺大社會系四年級學生) 李沛宜(台大政治系三年級學生) 葉冠妤 (臺大新聞所二年級學生) 賴力安 (北醫公衛所碩士生) 廖國翔 (台大法律系三年級學生) 劉美妤(台大外文系四年級學生) 江欣盈(中研院國際研究生) 王胤豪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學生) 吳鑒恆 (台大法律系學生) 李泳泉 (台大圖資系三年級) 孫聖昕 (台大圖資系二年級) 張宛婷 (台灣大學戲劇學研究所三年級) 張宇慧 (政大教育所一年級學生) 童筑含(台大經濟系三年級學生) 田孟凌 (台大地理系二年級學生) 林子涵(台大社會系五年級學生) 黃靖傑(北大社工系三年級學生) 楊傑宇 (高雄醫學大學學生) 蘇千雅 (政治大學廣告學系三年級學生) 王祥維(台灣國民) 林 翰 (台大人類系五年級學生) 魏琤郁 (台大戲劇系五年級學生) 高章原 (台大工管系三年級學生) 許淳傑(台大生化所碩士生) 許亞傑 (台大資訊工程系二年級學生) 江俊寰 (台大社會系六年級學生) 吳文瑄 (台大經濟系三年級學生) 蔡承翰 (高雄醫學大學牙醫系學生) 陳秀昌 (台大物理系二年級學生) 施彥廷 (台大社會系系學會長) 盧敬文(長庚大學醫學系四年級學生) 邱昶翔(政大中文系五年級學生) 蔡依庭 (台大農藝系三年級學生) 陳怡萱 (台大農藝系四年級學生) 葉長庚 (臺大人類學系博士班一年級) 郭馨貽 (台大工管系三年級學生) 吳采模 (台大法研所公法組) 萬毓澤(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博士候選人) 鄭筌允(倫敦政經學院碩士生) 謝新誼 (政治大學中文系三年級) 李宗儒 (臺灣大學數學系四年級學生) 邱星崴(台大社會系四年級) 趙澤華(台大地質系三年級) 林靖堂 (輔大大傳所四年級學生) 陳稚涵 (台大法律系二年級學生) 吳佳恬 (政大教育所一年級學生) 楊子頡 (台大社工系四年級) 謝耀德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 周馥儀(嗷網路雜誌總編輯) 丁正杰 (台大法研所一年級) 鄭雅菱 (台大社會系四年級學生) 鄭為之 (清大醫環系四年級) 許世佳 (台大人類學系二年級) 簡惠茹 (台大社會系三年級學生) 黃孟婷 (師大大傳所一年級學生) 彭彥儒 (台大法律系三年級學生) 李孟儒(台大社工所三年級) 陳柱中 (台大農化研究所二年級) 李立偉(自由影像工作者) 宋致誠 (台大社會系三年級) 李怡樺 (台大人類學系四年級學生) 許祐昇 (台大昆蟲系三年級學生) 李奕迪 (中山大學研究助理) 林晉緯 (台大園藝系四年級學生) 葉馥瑢 (台大人類學系二年級) 張瑋容 (東京大學社會系研究生) 吳凱鈴 (台大人類學系三年級學生) 黃思敏 (台大社會系三年級) 董力玄 (台大社會系畢業生) 趙思博 (台大法律系二年級學生) 張以忻 (台大社會系二年級學生) 廖子頤(台大外文四) 黃鈺雯(編輯) 劉欣韋 (政大中文系大三學生) 劉少翔 (台大法律系二年級學生) 吳佳盈(台大社會系碩士班學生) 鍾佳伶 (台大社會工作所碩二) 賴建寰(政大台史所) 邱懋景(師大國文系三年級學生) 許仁碩 (台大法律系四年級) 黃淑芳 (台大法律系四年級學生) 鄭期尹 (清大電機系四年級學生) 洪曉筑 (台大社工系研究助理) 蔡淳任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學生) 賴妤青 (台大農藝系四年級學生) 林定薇 (台大森林所碩士生) 林穎資(台大農藝系五年級學生) 涂宗瑋 (台大資工系三年級學生) 林宜瑾 (政大廣告系三年級學生) 黎芸靈 (研究助理) 張家愷 (台大地質系五年級僑生) 余帛燦 (台大政研所ㄧ年級) 宋宜靜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學生) 沈智新 (台大經濟系三年級學生) 楊孟穎 (台大政治系二年級學生) 陳宛婷 (台大圖資系三年級學生) 涂靖昀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學生) 王玉萱(政大廣告系五年級學生) 劉以霖 (台大人類所一年級) 賀陳修 (台大國企系二年級學生) 江廷振(政大法律四年級學生) 江宜達 (台大物理系二年級學生) 郭芝榕 (台大中文系四年級學生) 康芸甯 (台大人類系五年級學生) 陳逸霖 (台大植微系四年級學生) 江佳恩(中正哲研所二年級學生) 江正瑋(專任助理) 孫有蓉 (台大哲學系三年級學生) 劉若凡(台大社研所碩士生) 李維仁 (台大會計系四年級學生) 黃文俞 (台灣大學園藝系二年級學生) 張心柔 (台大政治系二年級學生) 李育權(台大政治系四年級學生) 林耕霈 (中央大學地科系四年級學生) 黃威 (台大機械系五年級學生) 林兆偉 (台大國企系二年級學生) 顏子恆 (台大國企系二年級學生) 徐靖亞(台大電機系二年級學生) 陳寧 (台大財金系四年級學生) 烏仕明 (台大動科系四年級學生) 楊筠圃(台大中文系二年級學生) 洪明毅 (台大昆蟲三) 曾奕文 (台大會計系二年級學生) 洪郁雯 (台大公衛系四年級) 林(王向)如 (台大法律系三年級學生) 許躍儒 (台大社會系四年級學生) 吳沛晴 (台大經濟系二年級學生) 楊慧郁 (台大生傳系三年級學生) 姚智偉 (台大電機系四年級學生) 吳也民 (台大國企系一年級學生) 趙伯融 (台大歷史系二年級學生) 江承霖 (台大應力所碩士班學生) 林峻玄 (台大化學系三年級學生) 曾馨霈 (台大台文所碩士班學生) 王宏恩 (台大電機系四年級學生) 謝敏怡 (台大政治系四年級) 曾子奇 (台大法律系學生) 林承運 (政大廣告系三年級) 張登皓 (台大工管系二年級學生) 林邑軒 (台大社會所一年級) 傅偉哲 (台大政治系二年級學生) 葉運祺 (台大政治系四年級) 鄭亦展 (長庚大學電子系二年級學生) 王偉宸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學生) 江欣瑜 (政大會計系四年級) 陳昭龍 (台大外文系三年級學生) 周冠穎 (政大阿語系五年級) 陳歆寧 (台大森林系五年級) 蔡偉駿 (台大物理所碩士班學生) 鍾秩維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 楊宜靜 (台大法律系三年級學生) 李屹 (台大社會所一年級) 洪三權 (台大資工系三年級) 陳誼珊(台大社會系三年級) 曾苡馨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 許凱淋 (台大電機系四年級) 張文哲 (台大政治系四年級) 林宙誼 (台大機械系二年級) 張芳菁 (台大生傳系四年級) 葉永山 (台大社工四) 沈昀 (台大工管系二年級) 宋幸儒(台大政治系二年級學生) 陳瑞光 (台大法律系三年級) 李冠璋(台大法律所刑法組碩士生) 趙婕伶 (台大生傳系三年級) 陳贈吉 (台大法律系二年級) 陳建宇 (台大政治系四年級) 何彥君(台大法律系四年級) 黃安正 (台大工管系四年級) 江維瑄 (台大社會系二年級) 林庭右 (中國醫中醫系二年級) 游凱翔 (台大獸醫系五年級) 黃柏豪 (臺大財金系三年級學生) 許永暉 (台大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三年級) 王晴怡(台大法研所公法組學生) 吳梓豪 (台大資管系三年級) 張鈞皓 (台大生傳系五年級) 陳品豪 (台大工管系三年級) 詹瑜 (台大經濟系二年級) 康少璞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 張子萱 (台大社工系二年級) 林宛樞(台大外文系四年級學生) 李昀融 (輔大物理系光電組二年級學生) 趙汝穎(台大大氣系二年級) 胡竣喆 (台大經濟系二年級) 張鈞甯(台大社會五年級) 陳昱誌(台大社會系四年級) 闕巧婷 (台大社會系二年級) 董俐萱 (台大植微系四年級) 李東耿 (台大資工系三年級學生) 江芸萱 (台大財金系三年級學生) 劉書彧 (台大經濟學系四年級) 鄭伊潔 (台大工管系三年級學生) 簡萓靚(台大財金系三年級) 周于荃 (台大資訊工程系三年級) 陳歆涵 (台大會計系四年級) 李采蓉 (台大人類系四年級學生) 蔡奇儒(台大機械四年級) 翁健庭 (台大資工系三年級學生) 蘇牧盈 (政大中文系三年級學生) 陸方龍(清大中文所博士生) 徐緯 (台大政治系五年級學生) 林承遠 (台大經濟系畢) 郭復齊(臺大法律系四年級學生) 范倍嘉 (台大中文系四年級) 林佳儀 (台大法研公法一年級) 許晉東 (台大資工系三年級學生) 林紀廷 (台大醫學系四年級學生) 董諭 (台大法律系四年級學生) 賈乃輝 (台大資工系三年級學生) 李博婷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 黃韻庭 (東吳大學社會所碩一) 楊泓軒(台大電機系三年級學生) 范哲瑋 (台大大氣系二年級) 吳青沛 (政大社會系博士生) 黃婷筠 (台大機械系三年級學生) 劉育信(臺大歷史所碩士班)

其他名單陸續確認中…

主題: 
活動日期: 
2008/11/06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孩子們,兄姐們,願 主 上帝保守你們身心靈平安。kenneth愛你們。
+++

I Will Give Thanks To You, O Lord,

For Though You Will Angry Me,

Your Anger Turned Away,

And You Comforted。

In Jesus Name A MAN

+++

主上帝啊!謝謝 祢,雖然 祢對我生氣;

謝謝 祢使怒氣離開了我,且親自安慰我。

奉 耶穌的名 阿們

+++

Kenneth/13/11/2008/Taipei.

你們這堆草梅 "奧萊阿ㄍㄟ捧購" 用台語發音

孩子們,kenneth愛你們。
孩子們彷彿野草,似青菜;如屋頂上的草,又如田間未長成的稻作。他們的力量甚小。無人理會,甚是驚慌羞愧。

主 上帝啊,謝謝 祢保護台灣平安,保護孩子們平安。

奉 耶穌的名 阿們

所愛的孩子們 平安
在人 主上帝都有不同的計畫。
在我們, 神把我們放到這世界來,讓我們的身旁滿了天使,多數從我們身旁匆匆走過了;
有的跟我們點個頭兒,有的陪我們聊過天,有的和我們對看不順眼,有的害得我們遍體凌傷,有的超喜歡我們,有的甚至願意陪我們一背子還老受氣挨罵呢。
哪,不管如何,他們都是讓我們的人生變成多采多姿的天使;叫我們人生的過往充滿令人無窮玩味的記億。伊甸園。
感恩節到了嗎。
+++
平安,kenneth今兒個有點兒給他不知今夕是何夕呢。
願 主 上帝的恩典滿了你的生活,光照你,保守你平安。
奉 耶穌的名阿們
kenneth/14/11/2008/taipei.

孩子們,為著我們世世代代的子孫,你們辛苦了,你們委屈了;kenneth 愛你們。
願 主 上帝保守你們平安。
奉 耶穌的名 阿們
+++
PSALMS 6
1.O Lord,Do Not Rebuke Me In Your Anger,Or Discipline Me In Your Wrath。
2.Be Gracious To Me,For I Am Languishing;O Lord,Heal Me,For My Bones Are Shaking With Terror。
3.My Soul Also Is Struck With Terror,While You,O Lord,How Long?
4.Turn, O Lord,Save My Life;Deliver Me For The Sake Of Your Steadfast Love。
5.For In Death There Is No Remembrance Of You;In Sheol Who Can Give You Praise?
6.I Am Weary With My Moaning;Every Night I Flood My Bed With Tears;I Drench My Couch With My My Weeping。
7.My Eyes Waste Away Because Of Grief;They Grow Weak Because Of All Foes。
8.Depart From Me,All You Workers Of Evil,For The Lord Has Heard The Sound Of My Weeping。
9.The Lord Has Heard My Supplication;The Lord Accepts My Prayer。
10.All My Enemies Shall Be Ashamed And Struck With Terror;They Shall Turn Back,And In A Moment Be Put To Shame。
In Jesus Name A MAN
+++
主 上帝啊!別在 祢的生氣中責備我,不要在 祢的生氣中處罰我。
得對我好,因為我是軟弱的;主 上帝啊,可憐我,我的骨頭因為害怕而顫抖。
我的靈魂也突然害怕,主 上帝啊!得等 祢多久?
主 上帝啊!回來,救我的命;因著 祢不變的愛拯救我。
因為死人不會記得 祢;在陰間裡的誰能讚美 祢?
我疲倦而呻吟;每晚淚濕我的床榻;我啜泣著濕透了我的床。
我的眼睛因為悲傷而衰弱;因為我的對敵他們越來越虛弱。
離開我去,你們這些個作惡的,因為 主 上帝有聽見我啜泣的聲音。
主 上帝有聽見我的哀求; 主 上帝接納我的祈禱。
我的對敵俾羞愧而突然害怕;他們俾轉身而且即刻被投入於羞愧。
+++
奉 耶穌的名 阿們
Kenneth/14/11/2008/Taipei.

孩子們,辛苦了;在這麼的箝制中,堅持依然。kenneth愛你們,支持你們。
願 主 上帝的光照你們,感動那執事的走回正路。保守你們平安。
奉 耶穌的名 阿們
+++
主我的 上帝說,

我是 自然而然

流淚灑種的俾歡呼收割

撒種在我

使之結實滿滿在 自然而然

台灣自己的法律問題都可以跟中國扯上關係
牽拖功力真是一流 !

憲法說 人民有 " 集會結社 的自由 "

很多人不要搞錯一件事 , " 集會不等於集遊 " !!!

因為集會遊行可能會侵占到私人或公用財產 , 擾民 , 妨礙公權力 , 干擾正常生活

而且請這些年青學生不要對於自由和人權做無限上剛 , 今天野草莓的素求是

自由報備制/廢除禁制區/廢除刑罰改行政罰/廢除警察解散權

德國也是個自由報備制的國家 , 但是在自由報備制的前提下 , 只要有暴力發生 ,
警方可以動用武力來解散 , 如果照著這群學生的素求來修法 變成 " 自由報備制/廢除警察解散權 " , 那只會變成遊行一但發生暴力或意外 , 就連警察都不能強制解散來卻保其他民眾的安全 , 有哪一個國家的集遊法是連危安工作都可以自由到不用管轄的 ? 你們上街抗議才叫人權嗎 ? 其他人是否也有選擇安定生活不要有暴力衝突的遊行的人權 ?

歐美重人全自由故然我們要多學習 , 有更多的進步空間 , 但是一味的以自由人權當口號 , 並要政府跟外國一樣大量的修法時 , 請願的學生有研擬出一套完整的配到措施以防犯你的自由去干擾到他人的權利嗎 ? 成年人講話是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的 , 今天如果順力的讓你們修法通過 , 但卻因配套措施的不完全造成社會的問題和資源的浪費 , 你們要負那個責任嗎 ? 還是只是單純的用年輕和理想來當做自口號 , 但卻不願意像個大人一樣為自己負責

歐美這些國家中許可制和報備制都有 , 而且都是以公共制序優先於集遊權力 , 防犯意外和公共秩序的配套措施都相當完整 , 這才是我們該學習的 , 而不是一味的開放和修法就是自由和人權的伸張

學法律的不要玩法律 , 那會使你自己更像個小孩和鱉三

孩子們,加油。
照看,如果心裡還存有一絲良知的人;都支持著你們。你們不會孤單的。
kenneth愛你們。

多多的小時候在長輩戒護教育下被施暴的孩子,長大了總不知不覺的對孩子們施暴;甚至自認處理得當,是應該的理所當然的。
主 上帝啊!
祈求 祢在這軛中釋放我們,叫我們得著真正的自由。
奉 耶穌的名 阿們
+++
kenneth/17/11/2008/taipei.

加油!!! 你們要支持下去!!!不要被冷言冷語打敗了

警察也是人,保安警察只要出狀況不管是日是夜都要出勤,出勤面對民眾潑屎丟雞蛋的,難道說今天換作是各位能忍受嗎!?
以世界上各個國家來講,台灣的警察被限制太多了,已經沒所謂的公權力了,台灣民眾超越防線本該進行鎮壓及拘捕,難道說要等到事態嚴重了再來批評政府嗎!?
以美國集會遊行來講,當大型集會遊行出現暴動時,警察就有執行最大公權力的資格,哪像台灣出現大型集會遊行暴動時警察壓制群眾而變成警察打人之類的鬼人權喊話,有人叫你們越過保安防線嗎,越過被鎮壓被拘捕被打這不是活該嘛!?
所以自由人權如果沒法可管或是法律減輕這是否會讓集會遊行日後越來越嚴重呢!?

我個人認為台灣的自由人權及民主已經慢慢變調了,人不被法律管只會越來越糟糕

自由人權是政府要管理這各國家時,宣示要保障人民的權利,你可以不要參選取得政權,你可以不要當警察,只要你參選當選,只要你當了警察,你就要負責兌現承諾。否則,人民就可以推翻你。這就是民主。

成膿的電影演出,在台灣也沒有被官方禁播呀!因為愚蠢的反人權自由的言論,成了法西施納粹的魔鬼代言人,你的想法和成膿一樣,只適合在中國給公安管,臺灣人從來不禁止吳珈慶放棄台灣籍變成中國人。只要台灣人在盡了國民義務以後,連台籍中國人潮興誠要變成興家波人也沒反對。你要給法律管一管,臺灣自由公民是會絕對尊重的。

但是,請絕對尊重台灣公民的自由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