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口可樂,“有些罪惡天知道!”

2008/12/18
資料來源: 

12月15日晚,可口可樂就學生調查小組指責其“違法使用派遣工”問題作出回應。可口可樂(中國)飲料有限公司(下簡稱“可口可樂”)公共事務及傳訊總監翟嵋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公司第一時間進行了內部自查,調查結果顯示,學生們的指責並不屬實。(《中國青年報》12月16日)

起筆破題,筆者本來想說——不足兩日,你諾大可口可樂公司的“內部自查”就出來了,豈是一個神速了得!這所謂的“內部自查”充其量只不過是一個“內部證明”,何以自證清白?有何資格充當裁決者斷定“學生的指責並不屬實”?但沉默良久,我卻禁不住茫然了。

可口可樂的“內部自查”自是不足為憑的,但即便來個“外部審查”,其結果又能如何呢?

據稱,幾名學生之所以會跟可口可樂“過不去”,動機的緣起倒也簡單:“4月份,玖龍紙業血汗工廠調查對我們觸動很大。幾位同學決定到珠三角地區實地調查,看看還有哪些血汗工廠沒有被曝光”。那麼,不妨以玖龍紙業的“外部審查”結果為鏡鑒吧,時有媒體如是報道:4月25日下午,東莞玖龍紙業首次回應“血汗工廠 ”,多部門為其辯護,廣東省總工會、廣東省造紙行業協會等部門到玖龍紙業進行調查,得出結論為“玖龍紙業絕對不算血汗工廠”。(《南方都市報》4月26 日)

雖然香港大學生在《2008年首季香港上市企業內地血汗工廠報告》中已扯下了“血汗工廠”血污斑斑的外衣,雖然一紙紙令人瞠目結舌的證據亦將其百般罪惡展現無余,但這些確鑿的“民間調查證據”,又能奈何一句恰似“此地無銀三百兩”,“玖龍紙業絕對不算血汗工廠”的官方說詞呢?與之相比,以之為榜樣,《公開信》寫得不溫不火,甚至只懂呼籲“如果可口可樂拒絕改善派遣工待遇,希望姚明、劉翔停止為可口可樂代言”的這群內地大學生 (《北京晨報12月16日》),顯然還要“嫩”一點,對手卻無疑更強勢。至於結果最終會怎樣,我們誰都心知肚明。

行文至此,作為一名大學教書人,筆者忍不住想起了我孔老夫子那句悲愴的“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更忍不住想對那群“與虎謀皮”的學生嘆一聲——孩子,你們太傻太天真!或許他們不知道,亦不願意承認——在“資本為王”的時代語境下,禮義廉恥、良知與道義其實是最廉價不過的東西,某種意義上只是一塊可憐的“遮羞布”?

又或許學習政治課N年之久的他們,居然遺忘了馬克思的斷言?——“當利潤達到百分之10的時候,他們將蠢蠢欲動;當利潤達到百分之50的時候,他們將挺而走險;當利潤達到百分之100的時候,他們敢於踐踏人間的一切法律;當利潤達到百分之300的時候,他們敢於冒絞刑的危險”,以及莎士比亞婦孺皆知的警句? ——“金子啊,你是多麼神奇。你可以使老的變成少的,醜的變成美的,黑的變成白的,錯的變成對的……”

猶記,當林大官人的“鹹豬手”剛被逮住時,就有論者稱“有些罪惡只有老天才能審判”,果真一語成讖,爾後,酒店關鍵區域的錄影帶果真就“失蹤了”、“損壞了”,接著,人間的罪惡果真就“聽天由命”了——致使我等每每十分“想念”林大官人!立彼存照,若問這一起業已無果,又一起或將仍是無果的“大學生調查血汗工廠”事件何去何從,能否激起國人對資本罪惡的反思,能否勾起行政倫理對下層公眾生存權利的眷顧,我是不知道的。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有些罪惡天知道!”——這句自古以來中國人代代相傳的話,或將再一次在我們寫了滿屈辱與羞愧的內心中共振、共鳴。

瀏覽次數: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