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夷制夷 美收買阿國民兵 對付塔里班

2008/12/24

【陳文和/綜合廿三日外電報導】

 《華爾街日報》廿三日報導,美國在伊拉克的反恐戰術將套用於阿富汗戰場,而阿富汗政府已著手推動美國資助的相關計畫,積極吸納阿國偏遠地區的武裝民兵,共同對抗阿國伊斯蘭反政府游擊組織「塔里班」。

 阿國官員表示,當局第一個招募目標為東部瓦爾達克省境的民兵,這項任務預定於未來幾周內完成。而一旦目標順利達成,阿境美軍指揮體系期望能於明年初續在阿國其他地區徵募更多民兵部隊。

 反恐戰爭 改從地方著力

 鑒於阿國中央政府正因貪瀆及運作不良等問題而焦頭爛額,美國當局決定直接將資金撥給阿國的地方當局(如村落代表組成的諮議會),促其援引地方武裝民兵的力量,協助推動反恐戰爭。

 美國在伊拉克狀況大幅改善,一般認為除了歸功於增兵之外,美國花鉅資,收買招納數萬伊斯蘭遜尼派民兵為反恐助力,雙管齊下的做法改善了伊國危機四伏的安全態勢。

 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穆倫日前訪問阿國時表明,美國不能過度期待阿國建立強勢的中央政府,因此當前在阿境任務的焦點將轉移至「提升社群、部落及其領袖人物的角色功能」。

 招納民兵 由美發給薪餉

 在計畫推行的第一階段,瓦爾達省各村落將召集部落、宗教與政治代表諮議會,責成社區長老招納地方民兵並監督他們的行為。阿國新徵募的民兵將比照伊拉克,由美方發給薪餉。

 據派駐阿國首都喀布爾的美軍高階軍官指出,相關經費首先將撥交各村落的諮議會,再由各村落諮議會支付薪餉給徵募的民兵。

 美方將不會提供武器或彈藥給阿國新吸納的民兵,但將准許阿國各地方武裝民兵勢力保留及使用現有的武器彈藥。

 避免坐大 不設地方軍隊

 阿國與美國官員泰半認為,地方武裝民兵有助於穩定阿國的局勢,但此策略已引發不少爭議。阿國總統卡札因擔心地方軍閥勢力趁機坐大,動用否決權攔下了美國之前主張阿國創設地方軍隊的提議。而美國的若干盟邦(如加拿大)也反對援引阿國地方武裝勢力的構想。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

回應

一場無盡的災難-長達五年的侵略殺戮和佔領

隨著發動決定性的對伊拉克的侵略的五周年紀念日的到來,美國政府聲稱佔領軍在2007年成功的鎮壓了暴亂並解決了宗教教派分裂衝突問題——這是早在今年初就明確宣佈的——但隨著時間的流逝,這個宣傳正變得日益蒼白無力。

近來發生的許多事情給了從前的狂熱支持者們兜頭一盆冷水,儘管有額外超過3萬美軍駐紮,暴力和動蕩依然是這裏每日的主題。

一系列的自殺炸彈襲擊,包括二月底對前往卡爾巴拉的侯賽因清真寺朝聖的什葉派穆斯林發動的,造成了至少40人死亡慘劇的襲擊,使人們看到了今日伊拉克人民的生活到底改變了多少,而這個國家的政治和宗教的權力制衡又是多麽;脆弱。

另一種行動——由一萬名土耳其軍隊對庫爾德斯坦地區發動的小規模入侵也是同樣的結果。這個行動從表面上看是爲;了攻擊並摧毀庫爾德工人党(PKK)分離主義者在山區的基地,但實際上,它更想通過這個行動警告伊拉克的庫爾德地區領導人不要熱衷於推進獨立。這場入侵顯示了伊拉克人的噩夢正有快速升級爲;地區性衝突的可能。

於是,爲;了結束這一切,美國政府不得不容許伊朗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對巴格達進行國事訪問。到達時他受到了伊拉克政府代表的熱烈歡迎,並對喬治·布希提出了有益的提醒:美國軍隊在伊拉克冒險,試圖減小伊朗在這一地區的影響力,而結果卻起了恰恰相反的效果。

當然,入侵與佔領所帶來的真正的收益應該以五年的時間來衡量,而不是幾個月。如此看來,也就毫無疑問了:這整件事情正成爲;一場絕對的災難。

這場災難,首先對美國當局而言,尤其是環繞在布希總統—身邊的新保守主義者是這場戰爭的設計者。這場戰爭的最初目的是掠奪,特別是讓美國和其他外國石油公司控制伊拉克——這個世界上已知的第二大石油蘊藏地——的油田。五年過去了,那個讓伊拉克的輸油管源源不斷的噴出廉價原油的夢想已然褪色:如今每天生産;僅240萬桶原油,還遠未達到戰前的水平。

戰爭還降低了美國的聲望:它本打算向世人展示美軍的強大力量,結果卻恰恰展示了美軍的弱點,打破了現代戰爭是由先進的技術裝備、一流的後勤軍需保障和對天空的壟斷所主宰的神話。美國軍隊有能力以他的方式毀滅任何力量,但是伊拉克——以及阿富汗——證明,曾經取得成功的那些經驗在控制地面上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

美國軍隊在伊拉克的戰線延伸過長,現在,士兵們不得不在伊拉克忍受長達15個月的任務期,這對士氣的打擊是顯而易見的。五角大樓的五星上將們也已經意識到部隊的精神狀態已不堪忍受。

美軍在伊拉克已經陣亡了4,000人,還有大約60,000人受傷。今天士兵們比在以前的戰爭中得到了更好的防護設備和醫療照顧,因此受傷的士兵們生存下來的機會很大。但是這意味著這六萬名受傷者中的許多人由於嚴重的受傷和殘疾返回家鄉後將不得不面對嚴重的生活環境的變化

超過五千億美元的支出

與所有這些相伴隨而來的是美國政府已經超過5,000億美元並且還在不斷增加的支出——事實上大約每天增加2.75億美元。計劃的最終花費可能達到驚人的1萬億甚至2萬億美元,這取決於你們對這場戰爭的預期有多麽;樂觀。

軍人服役到底是爲;了什麽;?美國和英國的軍隊並沒有能夠控制伊拉克的局勢。他們躲藏在堅固的堡壘之中,只是偶爾乘著厚重的裝甲車出發,沿著主要的大街巡邏掃蕩,闖進一些城鎮中心以及居民區。

伊拉克警察與國民衛隊也同樣不能控制局勢。建立當地武裝力量,由伊拉克人組建並指揮,以便在與“恐怖分子”的鬥爭中擋在第一線的試圖相繼失敗了。這主要是因爲;軍隊和警察首先並不是忠於政府,而是忠於某個教派組織。

毫無疑問美國人對這場戰爭的看法在迅速轉變。五分之三的美國人希望軍隊回國。

當然,這場戰爭並非對所有人而言都是壞事,有一些人確實從中嘗到了甜頭,對於那些提供安全保衛、改造和重建工程以及軍需後勤供應服務的私人公司承包商來說,伊拉克是一個從天而降的炙手可熱的財源, 這是所有戰爭中最爲;私有化的一場戰爭。在這場戰爭中,美國大兵沖進巴格達,隨之而來的是大批的私人承包商,從某種意義上說,每一個美國大兵的身後都跟著一個唯利是圖的承包商。

不斷增加的死亡

這些逐利的投機商暫且不論,如今伊拉克的分崩離析才是令美國政府最頭疼的問題。但是不管他們是多麽;爲;此焦慮和不適,他們已經不得不一同感受那降臨到伊拉克和他的人民頭上的災難的痛苦。伊拉克死亡人數統計記錄的平民死亡數不過90,000,這是已經證實死亡的人數。但是自從美國政府不再耐煩進行精確的統計,並且故意少報死亡人數——只把那些從腦後被打穿了腦袋的人算作是教派武裝衝突中的犧牲者,而以其他方式死亡的人被記錄爲;謀殺或者根本不做記錄——所以真實的死亡人數必然比這多得多,一些人統計有60萬,而某些人甚至估計近百萬——而這些都是發生在一個只有2,800萬人口的國家裏!

除此之外,還有由於營養不良、窮困和疾病造成的死亡。由於伊拉克目前的經濟狀況,它的大部分公共服務系統都已癱瘓,官方資料顯示失業率高達17%,而未充分就業率僅爲;38%。真實的資料遠比這大得多,而且在貧困地區,比如巴格達東部大量的什葉派貧民窟、薩德爾城等地,居住著超過200萬人,而其中 70%的人無業。許多伊拉克人家庭如今每天只有一到兩個小時的電力供應,許多人無法喝到清潔的飲用水。在一個滿目戰爭瘡痍的國家裏,所有的公共服務系統都處在瀕臨崩潰的狀況下。帕特裏克·庫克伯恩﹝Patrick Cockburn)爲;《獨立報》最近採訪了法魯加市的一位醫生,當問及他的醫院缺乏什麽;時,被告知“藥、燃料、電力、發電機、廢水處理系統、氧氣和醫療設備”。一位女病人照顧著一個嬰兒補充道:“美國人沒有給我們提供任何東西,他們給我們帶來的只有破壞。”

美國的入侵破壞了伊拉克的國家機構,但是並沒有建立能代替它的東西。在如今的居民社區中,民兵組織如邁赫迪軍以及不斷湧現的遜尼派組織正在逐步填補美軍所造成的權力真空。他們希望通過組織及提供一些國家已經不再能夠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務來建立並鞏固自己的根據地——就象黎巴嫩真主党在黎巴嫩的某些地區所做過的那樣。

如今在伊拉克真正擁有力量的是地方勢力。它是正對國家進行實際控制的衆;多處於交戰和敵對狀態的民兵組織。隨著中央政府的垮臺以及中央控制下的經濟體系的崩潰,出現了許多獨立的地域性經濟活動,因此也就滋生了大量的腐敗。

2006年的貝克報告中估計每天有超過5億桶原油被偷竊。一位伊拉克專家最近估算出由於(伊拉克)現政府官員的腐敗所造成的每年損失爲;50~70美元(在他所能夠評估的範圍內)。近來最大的發展莫過於那些巴格達東北大區的農民們的不詳的轉變。過去他們種植橙子、石榴以及其他水果。如今他們種植罌粟以獲取鴉片。

另一個阿富汗

如果說阿富汗,正在因爲;它不斷加劇的動蕩和自殺炸彈襲擊而成爲;另一個伊拉克,那麽;伊拉克,隨著它的大部分領土處於當地民兵組織的控制之下——某些組織正試圖通過海洛因貿易來爲;自己提供財源——而迅速的成爲;了另一個阿富汗。

這是一個任何成功與勝利的宣稱都要受到檢驗的舞臺。確實,士兵的數量和記錄在案的平民死亡數在2007年的最後幾個月裏在下降。但是,所有的數位都是相對的。由可怕的謀殺所造成的急劇增長的平民死亡數量比2006年和2007年上半年下降了,但是2007年下半年裏平民的死亡數量仍然要大於佔領後的第一年。

僅就人們所關注的軍人的傷亡而言,2007年美國及其盟國軍隊的死亡數位要高於自發動侵略以來的任何一年。英國實際上被什葉派民兵組織趕出了巴士拉——尤其是與邁赫迪軍有關的當地武裝組織——如今英國士兵被迫龜縮在他們最後的堅固堡壘——機場裏據守。

暴力活動之所以短暫沈寂——事實上從2008年2月起又開始活躍——其實與遍佈巴格達各個十字路口的警備部隊沒有多少關係,而是因爲;莫塔達·薩德爾的邁赫迪軍決定從2007年8月起實行爲;期六個月的停火,並且最近湧現出來的位元於基地組織的前根據地,安巴爾省以及巴格達周邊其他的遜尼派聚居區的人數超過7萬人的遜尼派武裝,正在與美軍合作。

最近的死亡數位的下降只是臨時現象,還是將成爲;一個長期的趨勢,這個答案將取決於這些民兵組織所扮演的角色。

如果暫且抛;開對成百上千的伊拉克人的死亡負有不可推卸責任的佔領軍,那麽;最近幾年裏的暴力活動主要可以歸爲;兩類:一是大量的暴亂行爲;,但是這也包括許多遜尼派民兵把佔領軍作爲;他們的目標所引發的暴亂;再則是宗派衝突,主要是什葉派和遜尼派教徒,但同時也包括了阿拉伯人與庫爾德人在處於分裂中的北方城市,如摩蘇爾和基爾庫克的戰鬥。

現在許多評論指出,是2006年2月在薩邁拉,由親基地組織的遜尼派武裝發動的對阿斯卡裏亞金頂清真寺的襲擊點燃了民衆;戰爭之火。事實上,薩邁拉的炸彈襲擊只是遜尼派組織從2003年在納傑夫殺害什葉派領導人穆罕默德·巴吉爾·哈基姆和他的94名隨從以來的一系列暴行中的一件。主要的什葉派民兵組織,邁赫迪軍以及與伊朗有更直接聯繫的巴德爾旅,發起了一場反擊暗殺的活動,並在他們位於警察中的成員的協助配合下得以完成。

爭奪巴格達

不管怎樣,薩邁拉事件確實使遜尼派與什葉派的衝突上升到了一個新的水平。衝突尤其集中於巴格達,這個居住有全國四分之一的人口的地方。在這裏,薩德爾的邁赫迪軍發動了一場旨在把遜尼派從這個城市的大部分地方趕走的主動進攻。

巴格達的戰鬥貫穿了整個2007年,最終薩德爾和他的什葉派戰士獲勝了。城市三分之二的地區趕走了遜尼派,如今處於什葉派的控制之下。遜尼派或者被迫逃到城市裏剩下的遜尼派聚居區以及周邊省份,或者成爲;了流亡國外的420萬難民的一員,或者在設立在伊拉克大戈壁裏的難民收容所裏。

面對擊敗志在必得的什葉派武裝的渺茫前景,一部分遜尼派居民準備倒向美軍以尋求依賴,由遜尼派組成的“覺醒”民兵力量對基地組織發起反擊,以及他們引起什葉派劇烈不滿的自殺式炸彈訓練營,和試圖在他們的影響範圍內建立遜尼派伊斯蘭共和國的努力,都造成了遜尼派教徒更大的分裂。

美國政府,按照敵人的敵人即朋友的原則,同意給這支力量提供武器和資金,而忽視了這些人曾經是從前的暴亂者,甚至是從前的基地組織成員。

同時,鬆散組織起來的邁赫迪軍正在壯大,其地方勢力決定把教派衝突擴大到巴格達以外的地方。薩德爾呼籲實行爲;期六個月的停火——如今已經延長了期限—— 以鞏固和加強他的勢力對巴格達的控制並獲取利益。在某種程度上,這也是爲;了消除在他自己根據地範圍內的某種危險與不滿。

毫無疑問,暴力活動暫趨沈寂。多餘的美軍所做的事情只是部署軍隊包圍由什葉派在巴格達的爭奪戰中所獲得的新的實際控制區。貝爾法斯特式的十二英尺高的圍牆正在修建之中,以隔離互相敵對的雙方大衆;。

國際比較

在任何這種類型的衝突中,都會因爲;雙方勢力的此消彼長對均衡態勢的影響而迫使某一方選擇暫時退讓從而産;生停頓甚至是臨時的和平時期。在北愛爾蘭,已經戰鬥了整整一代人的三十年時間的准軍事組織,筋疲力竭,而趨向於決定停止他們的運動。發生在黎巴嫩的國內衝突也因爲;敍;利亞軍隊的介入而結束,實際上是凍結了在長達15年的衝突所確立的前線上的活動。

上述兩種情況事實上都不能真正解決問題,甚至說都不能算是使問題朝解決方向前進了一步。從另一種意義上說,讓和平進程由腐朽的派系武裝來掌握,並不比持續不斷的衝突好多少。他們可能在任意一個時候重新打破和平。

北愛爾蘭和黎巴嫩的特殊環境使得均勢可以持續一段較長的時期,但是在今日混亂的伊拉克,看不見這種前景。

這一點可以從很多方面來分析。從前參與過暴力搶劫等暴亂的事情會使美國人在與安巴爾覺醒組織打交道時感到一點不舒服。2004年春天,他們曾同時面對過遜尼派民兵組織和邁赫迪軍起義的威脅。近來他們組建伊拉克軍隊也沒有收到建立和平的成效,這支武裝不是開小差就是成建制的叛逃到起義者那邊去。在奪占法魯加城失敗以後,美國人組織並武裝了一個法魯加旅,以把這座城市據爲;己有。而這個法魯加旅正是由那些曾與美軍作過戰的人組成的。托馬斯·西科斯(Thomas Hicks)在他的《徹底的失敗》一書中敍;述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沒過多久,法魯加旅就與那些叛亂分子融爲;一體了。又穿上了原來的伊拉克軍隊制服,一些成員,不是在助戰,而是掉轉槍口向美國大兵射擊……800支給這個旅的AK-47如今在叛亂者的手中發揮著威力,還有一些重機槍與火箭發射器。”

和覺醒民兵力量的關係看上去可能會有個類似的不愉快的結局,這個組織已經捲入了很多與同樣是由美國武裝起來的政府軍警的小衝突之中。一名覺醒組織的成員最近對《獨立報》記者,帕特裏克·庫克伯恩(Patrick Cockburn)說他們“打算在他們覺得可以取勝的任意時刻重新發動爭奪巴格達的戰鬥。”

美國政府基於對遜尼派武裝的部分信任而作出的判斷僅僅是使暴力活動迅速蔓延升級的諸多火種之一。另一個火種是不斷醞釀發展中的北方局勢——入侵開始以來,這個國家唯一還一直保持著“穩定”的地區。

庫爾德人的獨立問題

庫爾德地區如今對巴格達只保持著名義上的隸屬關係。由於土耳其拒絕侵略者進入北方,整個庫爾德人地區被兩個主要的庫爾德人政黨,庫爾德愛國同盟(PUK)和庫爾德民主黨(KDP)的民兵武裝所控制。它們名義上聯合一致,進行了一場普選,但事實上它們彼此都劃分有自己的勢力範圍。

雖未公開聲明獨立,但是庫爾德地區事實上是個獨立的實體。正式的稱呼應該是伊拉克庫爾德人聚居區,但是當地的代理政府去掉了“伊拉克”這個詞,在那裏飄揚的是庫爾德人的旗幟而不是伊拉克的國旗。

到目前爲;止,庫爾德地區的領導人一直接受著這種非正式的獨立狀態。因爲;他們知道一旦採取進一步的獨立措施,將會引起土耳其人入侵的威脅。土耳其人正在利用他們對巴格達日益微弱的影響力來在這一地區爲;自己爭取更多的利益。土耳其政府與庫爾德的“地區”政府舉行了石油特許經營權談判,大量的土耳其人公司開始在這一地區投資。

另一個使庫爾德地區領導人感到棘手的問題是始終未明確的主要城市基爾庫克和摩蘇爾的地位問題,這兩個城市居民成分複雜,(若處理不當),隨時都會引爆種族衝突。

基爾庫克市由於處於對奠定一個庫爾德國家的經濟基礎極其重要的主要油田區,而顯得格外重要。一場關於從2008年開始,基爾庫克是否繼續作爲;庫爾德自治區的一部分的公民投票,已經被推遲了六個月。庫爾德人正在利用這段時間來施加城中庫爾德居民的人口,以通過他們的努力來收到實現他們所希望看到的公投結果之效果。

白宮在公開場合也許仍然堅持其在伊拉克建立一個強有力的中央集權政府的政策,並希望建立起一支國家軍隊以便承擔在第一線對付叛亂分子的任務。但是實際上美國人所做的恐怕有些不同。與其唐甯街的走狗一起,他們實際上把巴士拉以及南部地區的控制權拱手交給了敵對的什葉派民兵組織。而在巴格達周邊,他們現在正在組織遜尼派武裝。至於控制北部地區的,則是庫爾德人的“自由鬥士”組織。

伊拉克正在忍受著走向分裂的痛苦。但是,有一種解決方法正在獲得廣泛認同,即根據民族與宗教把伊拉克劃分成三個獨立的自治區,庫爾德斯坦、“遜尼斯坦”與“什葉斯坦”來組成一個穩定的國家。

由於大多數伊拉克人居住在混合了大量不同民族、教派的主要城市裏,因此事實上,巴格達雖然在地理上位於遜尼派區域的中心,卻大部分地區在什葉派的控制下。其控制區域的劃分犬牙交錯,極不規則。任何劃分控制範圍的嘗試都將造成第二個波斯尼亞,而不是斯洛伐克模式。

在伊拉克,最有可能成爲;現實的可能是這樣的場景:持續不斷的動蕩分裂局勢,無處不在的暴力威脅甚至戰爭——不僅是伊拉克,連同它的鄰居們也可能被捲入。土耳其已經顯露出了他的軍事意圖,隨著他近期侵略行動的擴大,他有可能敲下統一的伊拉克這一棺木上的最後一顆釘子。

德黑蘭日益增強的影響力

伊拉克的支離破碎以及什葉派的壯大極大的增強了德黑蘭的影響力。目前這種美國軍隊在伊拉克的泥潭裏進退失據的狀況正是伊朗政府所最樂意看到的。因爲;他們知道什葉派民兵組織的巨大威脅足以牽制住美國人,使他不能轉移力量來對付伊朗。

德黑蘭對什葉派組織的支援並不意味著他們想弄出一個獨立的什葉派國家來。一個佔據著巴士拉油田緊鄰伊朗的阿拉伯裔少數民族地區的真正獨立自主的什葉派國家的出現,將破壞伊朗的國家穩定,而不是鞏固伊朗。

同樣的,沙烏地阿拉伯也不希望在他的門口看到一個激進的什葉派政權的出現,因爲;這有可能引發其國內那小部分什葉派信徒的暴動。而那些什葉派正好居住在石油豐富的地區。

面對由它自己造成的這一團糟的局面,美國人似乎除了撤退再無法幹點什麽;了。最終美國人也許會象在西貢那樣撤退,或者他們將不得不獨自對付這層出不窮的各方力量,撤出自己的陣地,而懷著對未來局勢改觀的一線渺茫的希望,把有著豐富的石油財富的地區交給“友好”勢力。入主白宮的一個民主黨人(總統)毫無疑問會這樣做,但是他也如同現在的佔領軍一樣會面臨左右爲;難的困境。

在嚴肅的時事評論員之間,如今已經幾乎達成了普遍的一致,那就是佔領開始後的簡單的應用方式點燃了如今的暴亂的火種,帶來了現在的麻煩。無疑這是事實。但是根據這個意見,我們同樣可以推出一個完全錯誤的結論。

這就是,假如有足夠數量的美軍,在重建中他們雇用了本地伊拉克人,而不是外國的承包商,如果沒有解雇屬於復興社會黨的成百上千的原政府雇員,並且沒有解除伊拉克軍隊的武裝,事情也許會是好的方面。

這種看法無疑是認爲;口蜜腹劍的帝國主義發動了一場正義的入侵,當然錯了。在北愛爾蘭,如今普遍接受的看法是正是愛德華·希斯政府的野蠻鎮壓,包括大批逮捕和血腥星期日的錯誤舉動,使那些原本安分的天主教勞動人民中的年輕人追隨了愛爾蘭共和軍。

但這並不意味著,如果大不列顛政府採用了不同的方法,七十年代所發生的劇烈動蕩就可以得到避免。到目前爲;止,對於大不列顛政府而言採用收容等方式仍然是極爲;有限的一些選項,政府所採取的不同的處理方式僅僅意味著問題會以不同的方式表現出來—除非工人階級有能力去幹預並阻止宗派主義的發展和強有力的宗派主義組織的出現。

伊拉克也是如此。隨著決定發動侵略,暴力行動所可能引發的伊拉克崩潰的危險也就已經注定了。伊拉克這個國家,與其他中東國家一樣,是帝國主義在奧斯曼帝國的土地上人爲;創造出來的。在薩達姆·侯賽因統治下,他通過無情的軍隊這一強有力的國家機器把伊拉克團結爲;一個整體。

誤解與過失

美國軍隊發動侵略並推翻了這個國家機器,但是卻沒法代替它。即使當初有更多的軍隊進入伊拉克,這場長達5年的長跑的結果也不會有多少不同。侵略者的軍隊除了佔領軍的身份,永遠不會被民衆;看作其他的什麽;人。即使是那些曾經公開爲;薩達姆·侯賽因的倒臺而歡呼雀躍過的伊拉克人,如今也是這樣的態度:“非常感謝。但是現在,你們該走了。”因此反抗是不可避免的。

爲;了重建一個伊拉克的管理機構,拉姆斯菲爾德,與他在伊拉克的下屬,保羅·佈雷默決定依靠居多數的什葉派,而對庫爾德人視若無睹,解散復興社會黨和解除伊拉克軍隊的武裝正是試圖爭取什葉派組織站到自己這邊來的一種妥協措施。

但即使他們做出相反的選擇,即保留薩達姆政權建立的政府和壓制(什葉派)政策,他們又不得不依靠居人口少數的遜尼派來對付居多數的什葉派的反抗。國家會分裂成另外一種樣子。不管美國政府決定採取什麽;樣的措施來鞏固他們對伊拉克的佔領和統治,最終都會作爲;一個“錯誤”而被載入史冊。真正的錯誤就在於這是一場侵略。一旦進入伊拉克,這支軍隊重復了帝國主義軍隊在那裏的一切所作所爲;:他們利用軍隊無情的鎮壓反抗,不加區別的屠殺和刑訊,試圖用大棒來使人民降服。

這並不是說造成伊拉克如此混亂和分裂的教派衝突和戰爭是不可避免的由外部因素引起的。如果有一個反對侵略的組織發展壯大到能把所有的伊拉克人團結起來—— 遜尼派、什葉、以及庫爾德人,那麽;情況將會有很大不同。的確,對美國人來說,自始至終都對可能出現的這種組織抱有極大的恐懼——正如他們在2004 年圍攻法魯加時對遜尼派和什葉派的聯合所表現出來的明顯的神經過敏一樣。他們更喜歡一個個的來對付這些不同教派的民兵組織、政黨和宗教領導人,使他們彼此勢力均衡,能夠互相制約,從而一定程度上使伊拉克人民繼續處於分裂狀態。

如果是由部落和宗教領導人,或者在背後對他們施加影響的外部勢力比如伊朗領導發動,那麽;團結起來是不存在什麽;阻力的。這個結論對一些地區的社會主義工人党,比如愛爾蘭所發動的反戰運動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思想混亂。在那裏(愛爾蘭),他們以典型的民主方式發起運動。社會主義工人党拒絕評論伊拉克的任何反抗力量及民兵組織的政策或方法,從而使得工人們和年輕人對於無從知曉的正在發生的事情困惑不解,滿腹疑團,沒能給予反戰運動以有力支援,使它(反戰運動)聲勢壯大。

工人的鬥爭

在過去的五年裏,這場意義深遠的鬥爭已經把工人推到了與佔領軍、政府、部落和宗教組織面對面的第一線。發生了失業者的大遊行,要求增加薪水的罷工,以及反對私有化的強有力的運動。去年六月,石油工人發起了罷工行動以反對將使伊拉克的石油資源全部爲;外國石油公司控制的新的石油法案草稿,

這些運動遭到了嚴厲的壓制。要求工作的遊行示威的隊伍遭到了攻擊。英國政府利用由部落領導人指揮的暴徒打破了發起要求加薪的罷工的石油工人設置的路障。佈雷默一夥所採取的首要行動之一就是削減工資,同時卻維持薩達姆制定的禁止在公共場合集會示威的反集會法律,其中的規定事實上包括了整個勞動者階層。馬利基政府對去年的石油工人罷工的反應就是出動軍隊,並對包括工會領導人在內的工人們簽發逮捕令。

在伊拉克,能夠團結一致的反對帝國主義政策的唯一辦法就是使伊拉克建立在以階級劃分爲;根據,並依靠勞動者以及城市和鄉村的貧民的基礎上。這就意味著接受一個獨立自主的社會階層的地位——不僅僅是反對佔領軍,而且在反對馬利基領導的現政府的鬥爭中獨立自主,用自己的武裝力量把有宗教色彩的政黨和形形色色的教派武裝都清除出去。已經有不少時間失去了,但是依然存在著在社會與工廠中出現這樣的階級鬥爭運動的基礎。

怎樣才能夠做到這一點呢?舉例說吧,假如能發起一場反對私有化的運動以使伊拉克的工業和石油資源能夠爲;伊拉克的大衆;所有,並且在一種工人管理體系下民主的運營,使創造的財富可以被用來提供工作、電力、清潔的飲用水以及舒適的公共服務,這樣,即使是這樣遲才採取行動,依然能夠贏得工人階層的大力支持。

在被佔領下的伊拉克人民的心中,這些想法已經積蓄醞釀很久了。任何旨在由民衆;來控制這個國家的資源的鬥爭都將不可避免的與趕走侵略者的鬥爭聯繫在一起。這不僅僅是一個付諸武力的問題,同樣也是一個思想和綱領問題。由社會主義者提出的能夠真正解決伊拉克人民日復一日的問題的答案就是把各種抵抗力量團結起來,使得對侵略者而言沒有安全的避風港。它同樣也會允許抵抗力量給美國軍隊以打擊,直到侵略者能夠明白。考慮到美軍之中早已産;生厭戰不滿情緒,這有可能導致對美軍自越南戰爭後從未有過的不滿。

同樣的,正在浮出水面的社會主義運動將會立即面對教派武裝的威脅,並動用武力將他們清除。安巴爾覺醒民兵組織與邁赫迪軍之間的停戰表明,儘管被誤導,但是在普通伊拉克民衆;當中,依然對這些宗教武裝的暴行深感不滿。

現在的問題首先是要組織起所有的勞工大衆;,來抵禦,不僅僅是佔領軍,還包括來自教派武裝的攻擊。北愛爾蘭的經驗表明,大力的發動勞動者可以對即使非常強大的正規軍事組織産;生巨大的威懾力。

在每一個社區中,以民主的原則組織起來的保衛委員會將負責組織保衛工作——正象北愛爾蘭所發生的那樣——當他們把不同教派緊緊連系在一起時,這些組織是非常有效的。事實上不必說,在目前伊拉克的狀況下,幾乎每一個家庭都有武器,這種保衛工作將是武裝保衛。

國家問題

現在談談國家問題。一場社會主義運動必須要考慮到目前已經沒有一個統一的伊拉克國家以及庫爾德人毫無疑問的要求獨立的強烈願望的實際情況。80%的庫爾德成年人參加了2005年的非正式公民投票,其中95%的選民選擇了獨立。伊拉克的社會主義計劃,要保證所有國民和教派的權利,自然也包括對庫爾德人建立一個獨立國家的支援。

一個伊拉克社會主義聯盟將毫無疑問的面對來自周邊政權的持續反對。正在浮現出來的伊拉克的社會主義運動,要確保自己的生存,與其試圖通過外交手段解決問題,更需要的是與土耳其、敍;利亞、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朗的勞工階層緊密聯繫,團結一致。這將會對這些政權可能對伊拉克發動的武裝干涉産;生強大的阻礙力量。這個聯盟同樣將鏟去基於地方勢力的政權更疊的基礎,並建立一個能真實的反映當地人民願望的社會主義聯盟。

這看上去似乎是一個離譜的奢求——確實如此。但是除此之外,沒有別的道路能爲;伊拉克人民以及他的鄰居提供一個不必忍受無休無止的痛苦的未來。那些認爲;實現社會主義太困難的人應當考慮這樣的問題:與美國資本主義的入侵已經導致了60萬人死亡,産;生了超過400萬難民,這樣一條看不見盡頭的地獄之路比較,哪一種方式會更容易呢?

ALLCOME:不知道樓上的網友有沒有發現,美國屠殺伊拉克人民數十萬人,並且血流成河…屍橫遍野……

ALLCOME:但是台灣的一些「椿腳NGO」卻只關心「台灣的外勞人權」,

伊拉克被美國布希大規模屠殺數十萬人,
伊拉克被美國布希大規模屠殺數十萬人,
伊拉克被美國布希大規模屠殺數十萬人,

這群「椿腳NGO」連屁都不放一個……
這群「椿腳NGO」連屁都不放一個……
這群「椿腳NGO」連屁都不放一個……
這群「椿腳NGO」連屁都不放一個……

ALLCOME:各位網友,你們作何推論?

ALLCOME:你們台灣網友難道沒發現,美國的石油布希集團,透過台灣的狗政客,間接的操控媒體……

ALLCOME:同時美國的石油布希集團也可能透過狗政客,操控台灣的「椿腳NGO」,持續的滲透每一個可能「集結公民意識」的小團體!

ALLCOME:網友們一直沒發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