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母親的眼淚 以巴衝突的縮影

2009/01/07

 黛揚(Masudi Dayan)和夏茵(Manal Shahin)兩位平凡的母親,皆因加薩戰事而哭泣,她們的眼淚含著無奈與無助,更是以巴衝突矛盾與殘酷的縮影。

 以色列鄰近地中海的阿什克隆市( Ashkelon),3日清晨如以往又是一個陽光普照的日子,但一枚來自加薩走廊的火箭從天而降,正中黛揚的住宅。

 溫暖的家園成了瓦礫成堆的廢墟,所幸家人毫髮無傷,但是看著過往全家人充滿甜蜜回憶的一磚一瓦,全因一枚火箭毀於一旦,黛揚語帶哽咽。

 「把我的遭遇與以巴衝突相比擬,實在太過沉重,況且我們跟哈瑪斯從來毫不相干,但為什麼這個飛來橫禍卻是落在我們家?」

 難過之餘火箭摧毀家園的陰影仍揮之不去,別說沒家可回,目前黛揚連住在家附近都不敢停留,由女兒陪著,最近大多時間都待在躲火箭的公共避難所,「至少一家人都還在一起。」

 夏茵是四個孩子的媽,以色列空軍襲擊加薩最猛烈的那段期間,夏茵陪著染重病的兒子輾轉來到阿什克隆,以色列境內距離加薩最近的巴茲萊(Barzilai)醫院求助。

 但記者只在她面前提起加薩走廊四個字,夏茵就哭了。她說,還好無情的戰火沒有奪走三個孩子與丈夫的性命,但除了他們一家,認識的鄰居通通都被飛機的炸彈炸死了

 「求求你們救救我的國家…,加薩裡頭現在沒有食物,醫院裡面也缺醫療用品,情況很差」,夏茵眼眶泛著淚光,她的眼神更顯無助。

 「我和我的孩子們都需要和平,且更期盼和平,我們真的不想這樣的」,她說。

 為何以巴衝突看似永無止盡?「紐約時報」(NewYork Times)前中東特派員傅利曼(Thomas L.Friedman)的著作從「貝魯特到耶路撒冷」(FromBeirut to Jerusalem),給了一個無解的解答。

 他說,以巴關係可好比兩人因口角引來殺機,被殺的一方由他的兄弟替他報仇,之後另一方的兄弟殺了對方的復仇者,然後復仇者的親友又把對方的兄弟給殺了。

 如此還要循環多久?傅利曼以詼諧的筆觸消遣以巴間的衝突與毀滅說,「這是一段很漫長的過程,需要花一段時間」,直到不再有仇恨為止。(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