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薩戰火怎結束… 觀歐美看埃及

2009/01/11

【聯合報╱劉必榮】 2009.01.08 04:33 am

以色列地面部隊終於在上周六晚上開進加薩。上周我們就曾討論過,加薩戰火是否擴大,以軍地面部隊進不進去是關鍵。因為易進難出。難出來有兩個意思:一是以軍深陷加薩,無法獲得決定性勝利,結果只好灰頭土臉撤軍。就像2006年夏天,深入黎巴嫩南部打真主黨,非但沒有消滅真主黨,反而助長真主黨聲勢。

「難出來」第二個意思是加薩戰火一旦升高,難保不傷及無辜百姓。這將讓以色列發動戰爭的正當性逐漸消逝。以色列說,「其他國家反恐,各國群起相助,以色列反恐,只要求其他國家不要干預,讓她把戰爭打完,恢復安全的環境,為什麼不行?」為了避免傷及無辜,以色列不斷打電話進加薩(電腦語音),告訴加薩的巴勒斯坦人:「我們要除去哈瑪斯組織,請趕緊撤離。」但加薩百姓說,我們無處可撤。以色列指責哈瑪斯利用群眾,把軍火藏在尋常百姓家,所以偶會攻擊百姓住宅。但哈瑪斯說,我們是人民支持的反抗運動,怎麼會是利用百姓?這一來一往的辯論,也勾勒出加薩問題的難解,與以色列的易進難退。

以色列自認可以打贏這場戰爭,因為加薩面積小、地勢平坦,與黎南不同,何況這次的準備也比2006年周延,所以不打出一個結果不會收手。這也是國際調停無功的原因。華盛頓郵報一篇專欄說,不必嘆息布希的消極、歐巴馬的沉默、歐洲的虛弱、阿拉伯世界的無力,因為這本是一場戰爭過程,不是和平過程。

所以觀察加薩情勢第一個角度是這場戰爭怎麼結束。

一種說法是歐巴馬就職前會結束,這樣才能給白宮新主人中東政策重新出發的契機。美國學者也呼籲,過去布希的中東政策全被伊拉克絆住,歐巴馬應超越伊拉克,用更大的格局,例如與伊朗和敘利亞對話,重建中東秩序。沉默的歐巴馬會怎麼做是一個觀察點。

第二個觀察角度是歐洲。

歐盟輪值主席已經換成捷克,但法國總統沙克吉在外交上仍很活躍,想用他的方法調停加薩戰火,所以歐洲才有兩股人馬前往中東。義大利外長要沙克吉讓開,沙克吉說法國與埃、敘關係好,最有能力調停。所以歐盟內部的權力角力也成為觀察角度。歐洲有辦法統一外交事權嗎?萬一真要派維和部隊進駐加薩(目前哈瑪斯反對),歐洲派得出嗎?

第三個角度是埃及處境尷尬。

埃及作為調停者,但既影響不了以軍進入加薩的決定,也阻止不了哈瑪斯的火箭攻擊,處境艱難。感情上,埃及必須同情巴勒斯坦,但又必須防著哈瑪斯,因為哈瑪斯和埃及激進組織伊斯蘭兄弟會相互聲援,埃及十分頭痛。可是埃及又不能完全不理哈瑪斯,因為這將使其失去調停中東問題的槓桿。加薩戰火一起,大批難民湧到邊界,想進入埃及。埃及開門也不是,不開門也不是。所以開羅直跳腳,說以色列根本是想把加薩的爛攤子丟給埃及。

現在埃及提出初步停火建議,讓人道物資先進到加薩。美法同表支持。這能使暫時緩和加薩情勢嗎?埃及能否靠新的停火協議,重建其在阿拉伯世界的地位,我們拭目以待。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2009/01/08 聯合報】 http://udn.com/NEWS/WORLD/WORS3/4677244.shtml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