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風情─譴責美國和以色列

2009/01/11

 香港自我定位是國際城市,因此立法會偶爾也要將國際大事辯論一番;上周四,立法會就辯論了以色列攻擊迦薩這宗全球頭等大事。但不知道是敵愾同仇還是政治正確的關係,與其說是辯論,不如說是一面倒譴責美國和以色列的批鬥大會;因為所有發言的議員中,沒有一個人提到以色列出兵迦薩攻擊哈馬斯的理由(法新社)。

 香港自我定位是國際城市,因此立法會偶爾也要將國際大事辯論一番;上周四,立法會就辯論了以色列攻擊迦薩這宗全球頭等大事。但不知道是敵愾同仇還是政治正確的關係,與其說是辯論,不如說是一面倒譴責美國和以色列的批鬥大會;因為所有發言的議員中,沒有一個人提到以色列出兵迦薩攻擊哈馬斯的理由。

 提出動議的是「長毛」梁國雄議員。這位以古巴革命先烈切格瓦拉為偶像的議員,痛斥以色列波及無辜平民和兒童又譴責美國坐視不理,要求國際領袖向以色列施壓。其他議員講話如同一轍,有些則要求北京出面調停,而葉劉淑儀議員更希望新上任的美國總統歐巴馬不要再偏袒以色列。其實美國偏袒以色列是否符合美國最大利益,在美政壇和學術界也是引起激辯的議題,美支持以色列並非如外界視之為理所當然。

 兩年前芝加哥大學教授梅爾斯穆和哈佛大學教授瓦爾特,在《倫敦書評》聯名發表了以《以色列的利益遊說》為題的論文,指出美國的外交政策受以色列遊說左右,處處維護以色列狹隘的地區利益,反而置美國、甚至全球的安全於次要。論文一出,立刻招來親以和美國猶太裔組織的討伐,普林斯頓大學威爾遜學院的教授兼副總統錢尼的國防顧問弗瑞德伯格,立刻在《外交政策》雜誌撰文反撲,形容兩人的理論是錯誤和不負責任的。

 根據梅、瓦兩位學者的論說,美國多年來支持以色列的外交政策,其實是一門賠本的生意。他們首先指出,以色列人均生產總值已與西班牙和南韓相若,但每年仍然收到美國三十億美元的援助,即每個以色列人獲款五百美元,美國如此慷慨,令人難以了解,因為以色列在冷戰時代對美國雖有戰略價值,但在今天以反恐為主的年代,已是一大負累。

 兩位學者又認為,就算美國對以色列有道德上的責任,以色列處處刁難巴勒斯坦人建立有效運作的政府,其本身的道德基礎恐怕也非那麼的穩固。歸根究底,他們認為美國偏幫以色列的外交政策,完全是影響力龐大,無孔不入的以色列利益遊說的結果。

 他們甚至論定,二零零三年美國出兵攻打伊拉克,主因雖源自九一一恐怖事件,但以色列利益遊說在國會山莊和白宮的影響力,也功不可沒;伊戰之後,他們現在甚至還努力遊說美國向伊朗動武。最後,這兩名學者的結論是,在美國現有的民主制度下,以色列的遊說絕對合法,但不見得一定對以色列或美國有利。

 美國人做生意,門檻是出了名的精,又怎會容忍這樣子的賠本外交呢?

 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弗瑞德伯格反駁梅、瓦的文章說,以色列與它的中東死敵們最大的分別在於它是一個民主國家。他又說,以色列與它的鄰居們還有道德上的區別,它沒有派遣人肉炸彈故意走入平民百姓日常生活的市集或公車,目的只是殺害平民,而這些人肉炸彈甚至還包括少年和婦女。他辯稱以色列攻擊的目標只是針對哈馬斯組織人員或火箭基地和軍火庫,而哈馬斯組織卻往往利用巴人的肉體當作這些設施的保護網,從而造成無辜平民傷亡。

 以色列攻擊迦薩,舉世關注,聯合國安理會雖要求雙方停火,但以色列和哈馬斯都置之不理,而全球各地,包括美國都有反以示威。但最值得關注的,卻是以色列本國也有國人示威反對轟炸迦薩,有如過去以色列也有人反對在西岸佔領區興建遷置區,正正反映了以色列是一個民主而多元的國家。這可能是美國大眾依然情牽以色列的其中一個理由。

 香港立法會辯論中東政局,值得鼓勵,但香港不論是電子還是平面媒體處理國際新聞,多已漸趨皮毛化或甚至娛樂八卦化,一般民眾面對嚴肅而複雜的議題,需要更深入和更多方面資訊,方能對事件有一個完整而獨立的了解,但如果連尊貴的立法議員也只是一遍又一遍的重覆反美反以八股,則顯然只是一場無聊的秀,更難免令人懷疑是否藉此做政治正確的表態。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