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念平台─歷史會對布希仁慈嗎

2009/01/22

* 2009-01-22 * 中國時報 * 【嚴震生】

 雖然許多觀察家認為美國前總統布希是美國四十多位總統中,排名後段班的一位,但布希倒是滿有自信地認為歷史學家會對他較為仁慈,畢竟現在就要決定他的歷史評價,似乎還嫌太早。歷史學家需要時間和空間的距離,才能做出最客觀的判斷,因此布希的政績或許不如想像中的差。

 布希是雷根保守革命的繼承者,在公元二○○一年上台時,他是幾十年來第一位在國會中享有兩院多數的共和黨總統。而在就任不到一年美國發生九一一恐怖攻擊時,美國人團結在他麾下,布希總統享有史上最高的百分之九十支持度。但在將政權交給歐巴馬之際,其聲望跌到谷底,民調的支持度僅剩百分之二十二。

 如果低支持度是來自於他進軍伊拉克的決定,二○○七年的「增兵」計畫,似乎已讓整個伊拉克的局勢轉趨穩定;如果低支持度是來自於美國近幾個月來金融海嘯所帶來的經濟衰退,布希至少還有勇氣放棄共和黨傳統堅持的不干涉市場之信念,願意提出紓困方案。這和上一位同樣經歷經濟大蕭條的共和黨總統胡佛的不作為,有著很大的差異。

 相對於胡佛總統就任半年即發生經濟大恐慌,因而有三年半的時間可以提出對策,布希面對金融海嘯時,任期僅剩幾個月,再加上他提出了紓困方案,並非消極地處理這個經濟危機。從這個角度來看,或許歷史家會對他比較仁慈些。

 在二次大戰後的美國總統中,杜魯門在卸任時並沒有太多人懷念他,但是在經過時間及空間的距離後,杜魯門在二次大戰末期面臨使用原子彈的決定,戰後又要協助百廢待舉的歐洲走向復興,回應蘇聯崛起所帶來的挑戰,在在都表現出果斷和領導能力,因此已被視為是史上排名前四分之一的總統。

 民主黨的另一位神主牌是甘迺迪總統,他是因為壯志未酬就被刺殺而讓美國民眾懷念,但歷史學家並未受到這種溫情主義的影響,還是很客觀地將其視為中段班的總統。民主黨的卡特總統在任期最後一年遇到第二次石油危機,代表高利率、高通膨、高失業的經濟痛苦指數極高,加上外交上又遇到伊朗人質事件,因此在卸任時聲望跌落谷底。儘管退休後的卡特積極從事公益活動,並成立「卡特中心」推動全球的民主發展,被認為是史上最佳的卸任總統,但歷史學家並沒有因此改變他們的評價,仍然將其放在中後半段班。

 布希總統提到「歷史會對他仁慈」時,心中一定是希望能夠在未來成為共和黨的杜魯門。他自知歷史學家雖然不會讓他進入中段班,但至少在蓋棺論定時,不是倒數的幾名。從卡特的例子來看,布希或許也沒有必要在卸任後想要改變歷史學家的看法。他所強調「儘管你不同意我的決定,但這些決定是經過深思熟慮,同時是以美國的最大好處作為考量的基礎」的辯護,透過日後任內檔案的逐漸公布,一定會讓歷史學家做出最客觀評價。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