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克魯曼專欄 帶美走出經濟泥淖 歐巴馬要加把勁

2009/01/24

* 2009-01-24 * 中國時報 * 【保羅.克魯曼】

 像所有關注財經新聞的人,我處於高度經濟焦慮的狀態。像所有懷有善意的人,我原先期盼歐巴馬總統廿日的就職演說會帶給我們一些寬慰。可是結果卻非如此。我聽過演說後,反而對新政府的經濟政策方向更沒有信心。

 當然,就職演說的內容並無任何大錯,雖然對那些仍盼望歐巴馬推動全民健保的人而言,歐巴馬只談到健保的成本龐大,未免令人失望。我也希望這篇演講稿的捉刀者能想出更激勵人心的話,而不只是呼籲「重塑負責任的文化」。

 不過,我對這席就職演說真正挑剔的地方在於,談到經濟問題,它只是老生常談。面對一場前所未見的經濟危機,歐巴馬做了華府政治人物都會做的事:他以抽象措詞大談須做困難抉擇,對特殊利益團體說不。

 然而,這麼說並不夠,甚至有不對之處。

 歐巴馬在演說中把當前經濟危機部分歸咎於「我們的集體失敗,未能做困難抉擇,讓國家準備好迎接新時代」,但我根本不了解他的意思。歸根結底,這場危機是金融業如脫韁野馬般失控造成,才不是因美國人「集體」拒絕做困難抉擇所導致;美國大眾本來根本不曉得出了什麼事,而那些曉得出了事的人卻還多半認為,解除金融管制是很棒的主意。

 再看看歐巴馬另一段話:「和危機爆發前相比,我們勞工的生產力並沒有變低,我們頭腦的創意並沒有減少,對我們財貨和勞務的需求並未比上周、上月或去年降低。我們的能力絲毫未減。不過,我們因循苟且,保護狹隘的利益,拖延不討喜的決定,這個時代無疑已成為過去。」

 這段話的前半部,肯定是改寫自凱因斯當年談論全球經濟大蕭條的文字。鑑於過去數十年來人們提到大政府時,總是不假思索地加以批判,如今能夠聽到一名新總統借用凱因斯的話,頗為令人寬慰。不過,歐巴馬在借用凱因斯的話時,卻有重點漏失了。

 歐巴馬與凱因斯均斷言,我們未能善用自己的經濟能力,然而凱因斯也談到「我們陷自己於大泥淖中,試圖操縱一部精密的機器,卻不懂得其運作方式,因而犯下大錯。」凱因斯的洞見力即在於,我們必須設法走出「泥淖」,但歐巴馬在演講中卻代之以那種「我們全難辭其咎,讓我們嚴以待己」的陳腔濫調。

 請記得,當年胡佛總統並不怕做不討喜的決定:他面對經濟大蕭條時,敢於削減支出和增稅。可惜的是,這麼做只是讓問題變本加厲。

 歐巴馬是前總統布希口中的「決策者」(the decider),他很快便必須做出一些重大決定。尤其是,他必須決定拯救金融體系的行動要有多大膽,而現在不少經濟學家認為,由於金融體系的前景急遽惡化,為了解決危機,新政府勢必要把若干大銀行暫時收歸國有。

 那麼,歐巴馬準備好了嗎?或者他在就職演說中的老生常談乃顯示,他要等到全民都具有共識後才出手?若是如此,他的政府將會發現自己趕不上大趨勢,從而陷國家於險境。

 這並非我們樂見的情況。隨著時間一周一周過去,這場經濟危機只會變得益加嚴重,更難解決。如果我們不趕快採行大動作,我們可能會發現自己陷於泥淖中好長一段時間。

 (克魯曼為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本報國際新聞中心王嘉源摘譯)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