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保懲罰結婚 不繳費罰配偶

2009/03/01
資料來源: 

【張舒婷/台北報導】

  甜蜜的負擔?  ▲既然是夫妻,當然要互相扶持,但是,國民年金法第十五條、五十條強制幫配偶繳年金保費的規定,讓已婚的人少了一種選擇,成為婚姻懲罰條款。(本報資料照片/蔡明德攝)

 「我不想投保國民年金,可以嗎?」當政府官員欣喜國民年金第一期繳費率高達五十六%時,卻完全忽略國民年金法第十五條、五十條規定,被保險人和配偶間互相擔負連帶繳納的義務,否則必須處以罰鍰,已讓網友猛力砲轟,根本就是懲罰結婚人士的「離婚條款」。

 根據國民年金法第五十條規定,國保被保險人若欠費,配偶將可處三千至一萬五千元的罰鍰。爭議的是,單身者若選擇不繳保費,並不會受到任何處罰,因此,有配偶者被「強制」要代為繳納保費的規定,已被視為是婚姻懲罰條款。

 單身者不繳 不會受任何處罰

 四十二歲的退役軍官江先生雖加入軍保,不必繳交國民年金,但身為家庭主婦的四十三歲江太太為國民年金納保對象。太太精算後發現,一個月繳六百七十四元,一年下來共繳八千零八十八元,每年繳出近萬元,直到六十五歲便繳了十七萬八千元左右。

 據勞局老年年金的給付算式,在正常情況下,江太太每個月可請領六千八百九十二元,近四年後才可領回之前繳交的保費,那時已快六十九歲,要摸得到這些錢竟是超過廿六年的事情。而且這是還不考慮通膨、或保費費率於CPI(消費者物價指數)累計成長率達五%後將調漲等問題。

 江太太深感不划算,雖然身邊有存款,但她認為,這些錢以後拿來養老比較實在,搞不好還比國民年金多,故已挑明不繳費。但這麼一來,受罰的對象是江先生。

 雖然他很能諒解太太的想法,但還是無法理解,為何政府官員沒有顧慮到,國民年金懲罰結婚者的不公平情形?「有人愛領就去領吧,但請別處罰更多不想領的人好嗎?」

 強制配偶代繳規定 遭痛批

 三十五歲SOHO族的張太太,平時配合設計公司接案,雖有繳納所得稅,但未加入其勞保,健保則是以眷屬身份依附在先生的公司下加保。去年年底,她收到國民年金保費繳款單,發現自己若繳到規定的六十五歲,需費時三十年;國民年金的費率將隨著消費者物價指數調漲,更讓她忿忿不平:「我自己買的保險還不會調漲保費呢!」

 張太太感嘆,自己已買了為期廿年的儲蓄、醫療、婦女等保險,一年共要繳出約十萬元,七十六歲前只要她因為生病或意外住院療養、手術,甚至是出院後的在家療養都可理賠,國民年金卻沒有這些保障。但不管自己多麼不樂意,為了不要害先生負擔罰鍰,最後還是乖乖如期繳交保費。

 就怕怨偶藉此報復 衍生事端

 張太太還自嘲,鄰居有一對夫妻雙雙失業,近來為了「國民年金到底該你繳還是我繳」而吵得不可開交,她和先生沒有因此引發爭端,或許已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江先生認為,更嚴重的狀況是,如果夫妻分居,但是其中一方故意不繳來懲罰配偶,未來可能會爭端頻生。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瀏覽次數: 3256

回應

論國民年金法第15條、第50條的適法性
國民年金法第15條:「本保險之保險費及其利息,於被保險人及其配偶間,互負連帶繳納之義務,並由保險人於保險人未依規定繳納時,以書面限期命其配偶繳納。」同法第50條:「…應負連帶繳納義務之被保險人配偶未依第15條第二項規定繳納保險費及其利息,經保險人以書面限期命其繳納屆期仍未繳納者,處新臺幣三千元以上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鍰。」此項配偶罰責條款日前已引起許多爭議。許多人對於國民年金政策有單身者不繳保費不罰,已婚者不繳保費要互罰的這項規定存有疑慮。據了解係因民法第1116-1條規定:夫妻本互負扶養之義務。其配偶有義務為其繳納保費,因此訂定配偶罰責條款。對於此項罰責條款在此敝人以民法角度及憲法位階來討論其適法性。
民法規定夫妻本互負扶養之義務。這應算是常理!所以配偶一方,例如太太這方為了減輕先生的經濟負擔,向先生表明不繳保費,未來也不想享有國民年金,將保費省下來做別的開銷,先渡過現在的難關再說,這樣應該也算互負扶養!這種賢妻良母的做法理論上也沒錯!但其先生就該被罰!若先生認定太太不繳保費是符合民法互負扶養的定義,那就沒有抵觸民法,為何先生要被罰?若政府認定這不符民法互負扶養的定義,請政府告訴已婚者要有那些作為才叫做互負扶養?亦即由誰來認定何謂互負扶養?亦不知太太是嫁給政府還是嫁給先生?為何一定要替太太繳保費才算互負扶養?太太將保費少下作別的開銷為何不能算是互負扶養?就因為民法第1116-1規定夫妻本互負扶養之義務,所以已婚者不能和單身者一樣可以自由選擇,這樣讓人覺得難道結婚錯了嗎?
再以憲法的位階來討論:憲法第23條全文: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若國民年金政策係政府為增進公共利益而制定,因此已婚者不繳保費其配偶要被罰,代表其影響公共利益,因此要以法律限制之。單身者不繳保費不罰,代表其不影響公共利益,因此不用以法律限制之。那在此就要探討單身者和已婚者的差別在那裏?兩者繳的保費一樣多,享受的利益也一樣,逾期負擔的利息也沒差,真不知差別在那裏?若沒有差別的話,以憲法的位階來看已婚者不繳保費應和單身者一樣不能以法律限制之的!另外但站在人民的立場若自願不繳保費也沒有妨礙他人自由的疑慮,因此參照憲法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外不能以法律限制之這項條文來解釋的話,是否不應訂定罰責條款限制自願不繳保費的人民。單就這項條文而言,暫且不探討有無與憲法抵觸,但總有商榷的空間。在政府的公共利益與人民未妨礙他人自由的觀點之間如何取得平衡?這也是值得相關單位深思的!自願放棄國民年金還真的找不到妨礙到誰的理由。難怪網友說翻遍中華民國法律條文還找不到一條像國民年金法有這樣的配偶互罰條款。當然已婚者不繳保費要罰配偶應該和避免緊急危難及維持社會秩序是沒有關係的。試想一對25歲的配偶繳了保費要等四十年以後才領到國民年金,這叫緊急嗎?再來想想不繳保費會影響社會秩序嗎?誰能告訴我一個因為配偶一方不繳保費會造成社會大亂的現象或狀況!因此在制訂配偶罰責條款時就憲法的位階來看應該考量的就只有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或增進公共利益這兩項因素。
綜觀上述所言國民年金法第15條、第50條的配偶罰責條款,不論就民法角度或憲法位階來看似乎有適法上之疑慮。相關單位表示會考量分居、怨偶等情況及若一方惡意不替一方繳納才會處罰,但罰責條款卻沒有此項但書。因此為避免罰及無辜及顧及雙方權益,建議相關單位應該研擬修法或擬定配套措施讓政策更加完美,否則怎能知道是一方自願不繳或一方故意不替另一方繳。因為這項罰責條款讓不想繳保費的已婚者想辦理離婚,不想繳保費的單身者就不敢結婚。一個國家分成兩個世界!單身的對保費太高感到不滿,已婚的對罰責條款感到不平,不滿與不平已引起許多的民怨!一個政策就像種一棵樹一樣,原本是讓人乘涼的美意,但後來發現樹的週圍雜草叢生或這棵樹長的雜亂無章,就應該修剪,不然怎會有人去乘涼!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上述觀點提供各位先進參考,若有不同意見亦請不吝賜教!謝謝!

97年12月開徵至今未繳,
現開始要繳,未備齊繳費單情況下,
請問應何處繳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