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克魯曼專欄-十六國難整合 歐陸風暴更甚美國

2009/03/17

 我很關切歐洲。事實上我關心整個世界,在全球經濟風暴下,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的避風港。但我擔憂歐洲情勢,更甚於美國。

 我可沒打算重彈美國抱怨歐洲的老調,好比那裡的稅賦太高,社會福利太過慷慨。大福利國家並非造成歐洲當前危機的因素,事實上,它們舒緩了危機,這點容我待會兒解釋。

 歐洲當前的威脅,來自不同方向,就是這塊大陸未能有效回應金融危機。歐洲在財政和貨幣政策方面都做得不夠。歐洲衰退的嚴重程度不下於美國,但它對抗衰退的作為遠不如美國。

 在財政方面,歐洲和美國對照鮮明。許多經濟學家認為,歐巴馬政府的振興計畫規模太小,但美國的行動要比歐洲的強得多。

 貨幣政策的對比同樣鮮明。歐洲央行遠不如美國聯準會積極,它降息緩慢(去年七月甚至升息),且不願採取強大措施為信貸市場解凍。

 歐洲唯一管用的,正是它最受批評的作為,即福利國家的規模和慷慨。這減輕了經濟衰退帶來的衝擊。

 這些措施很重要。保障健保和豐厚的失業救濟,至少到目前確保歐洲不像美國有那麼多人受苦受難,而這些計畫也有助於在衰退期間支撐消費支出。

 不過這種「自動穩定裝置」不能取代積極的行動。歐洲為何缺乏行動?部分原因是差勁的領導。歐洲的銀行官員全然不了解危機的深度,對現況似乎仍相當滿意。而德國財長無知的謾罵,在美國只有共和黨人能與之媲美。

 但還有更深層問題:歐洲經濟和貨幣的整合遠遠超前其政治整合。歐洲許多國家經濟密切的程度猶如美國許多州那樣,且歐洲大部分國家擁有共同的貨幣。但歐洲缺乏泛歐陸機構來處理泛歐陸的危機。

 這是歐洲缺乏財政措施的主要原因:沒有一個政府能為整個歐洲的經濟扛起責任。歐洲只有各個國家的政府,它們都不願大量舉債來資助一項會讓其它國家選民獲益的振興計畫。

 您也許認為貨幣政策會比較有效。畢竟,沒有歐洲政府,總有個歐洲央行。但歐洲央行不像美國聯準會那樣敢作敢為,因為它並非由單一國家政府所支持。美國政府能分攤聯準會的風險,願意承擔聯準會將信貸市場解凍帶來的後果。歐洲央行卻必須向十六個時常吵架的政府負責,不能得到同樣程度的支持。

 換言之,歐洲在危機時刻,就結構來看會變得相當脆弱。

 最大的問題是,幾年前在賺錢容易環境下繁榮發展的那些歐洲經濟體,尤其是西班牙,會遭遇什麼狀況?過去十年大部分時間,西班牙是歐洲的佛羅里達,其經濟因大量房市炒作而欣欣向榮。如今西班牙遭逢和佛州一樣的房市泡沫化,它需要新的收入和就業來源,取代建築業失去的工作機會。

 過去,西班牙可藉由貨幣貶值改善其競爭力,但現在它使用歐元,眼前唯一可行的似乎是削減薪資,但整個歐洲的經濟極可能陷入蕭條,未來幾年勢將邁入通貨緊縮,降低薪資帶來的痛苦難以想像。

 所有這些是否意味歐洲不應密切整合?尤其,是否意味創立歐元是個錯誤?也許。但只要歐洲的政界人士開始展現更多的領導能力,歐洲仍可以證明這些質疑者不對。但他們會嗎?

 (克魯曼為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本報國際新聞中心楊明暐摘譯)

臉書討論

回應

請問,保羅克魯曼的專欄在中國時報是從何時開始刊登的呢? 因為我想要把過去的資料都收集起來,麻煩您盡快回覆~~謝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