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當美國人 真好

2009/03/21

 看到美國政府加足馬力、開印鈔票,把通膨輸出與全球「共享」,以解救本身的金融與經濟問題,不禁讓人感嘆:當美國人,真好!只要全球經濟體系的「美元本位制」不改,美國永遠能輕易的把自家經濟問題傳送給全球。

 周三美國FED決定再放出一.二兆美元,其中三千億美元買長期公債,七千五百億美元買MBS(房貸擔保抵押債券),二千億美元買二房本身的債券。市場一致的詮釋是:美國發狠、大印鈔票救市。

 二戰後,全球金融運作奠基於一九四四年的布列敦森林體系,參與規畫者最著名的就是凱因斯。相較一次大戰後,歐洲各國力圖恢復金本位制,這次大家乾脆直接放棄金本位,只有美元仍聯繫黃金,並保證各國能以卅五美元的價位兌換一盎司,這算是一種美元本位制。

 當美國的國內生產毛額占到全球的快一半、經濟體質健全時,大家相安無事。但六○年代後,歐洲與日本走入復興,經濟實力漸起;而美國推動大社會、加上越戰升高,花錢如流水,美元漸走弱。各國為了「保本」,紛紛向美國「提存黃金」。一度,各國以「黃金互助方式」想壓制金價,但終是徒勞無功。一九七一年,尼克森終於關閉黃金兌換窗口,全球正式走入百分之百的法幣時代,國際上則走入「純美元本位制」。

 而美國為了維繫美元強勢,還不惜動用一切政經資源,讓國際上的油價買賣以美元為交換媒介。一九七三年第一次能源危機起,油價大漲四倍,等於國際上對美元的需求大增四倍,油國拿了美元又「回存」到美國,即所謂的「油元」,美元更穩了,鐵桶似的江山哩!

 反美最力的法國總統戴高樂早就抱怨:美國總是隨心所欲的印美鈔,來維持美國的浪費,因此他一直倡議恢復金本位制。而近來一名中國人寫的《貨幣戰爭》,也力倡中國要掙脫美元本位制,回復聯繫黃金的金本位制。不過,不論由理論或實務看,幾乎毫無可能。經濟學家多認為,大英帝國時代的金本位制能運作良好,是那個時代經濟運作良好的「結果」,而不是「原因」。

 這次金融海嘯雖然起自美國,但全球都重傷,因為,透過無遠弗屆的美元本位與金融體系,這些爛債早被包裝成各種投資商品,行銷全球。一名美國經濟評論家在估算美國可能面對數兆美元的資產減損之餘,不忘說句:謝天謝地,這些「資產」有一半已經由全球其它國家分擔了。

 換個國家,增加印刷機、日夜趕工印鈔票,幣值早垮了(像國民黨在大陸一樣),不過,美國不會。雖然,理論上來說,美國這些措施必然使美元走弱,因而牽動全球原物料上揚,但,全世界只有一個霸權、只有一種貨幣有這個霸權撐腰。縱然美元暫時走弱,很快的─只要有風吹草動,資金還是回到老美懷抱,美元又能硬挺了。更何況,全球央行手中滿是美元外匯準備,誰想─或許該說「誰敢」讓美元崩盤呢?當美國人,真好!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