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王令麟坐牢的公司 東森巨蛋一股剩一塊

2007/06/20

【撰文/陳東豪】

近年來王令麟像隻八爪章魚,不斷擴張東森集團事業版圖,但東森集團十大事業體中,負責經營台北小巨蛋體育館的東森巨蛋公司,不到兩年的時間,二億二千萬元的資本額已經燒掉超過二億元,而且虧損數字還在持續擴大,王令麟還為此蹲苦窯,吃牢飯。

奇怪!東會館經費比小巨蛋花費高

東森巨蛋管理公司,2007年3月底累計虧損總額約2億402萬元。(圖片提供/今周刊) 王令麟在○五年以十五.八億元權利金拿到台北小巨蛋九年的經營權,東森巨蛋不管是否開門做生意,每天就要先燒掉五十萬元。而且,檢調單位翻開東森巨蛋的帳本發現,東森巨蛋內部充斥著許多奇特的投資與交易,讓檢調單位對王令麟與他的經營團隊的花錢能力嘆為觀止。

檢調發現,東森巨蛋公司為小巨蛋開館營運,在○六年十月底前,就投入一.三五億元採購相關設備及工程。但奇特的是,東森巨蛋為了經營小巨蛋內的東會館,居然向東森購物百貨、東森國際租賃以及東凱租賃借錢,為此還付出高達六%的年息,光是東會館就花掉一.七六億元,工程費用比經營小巨蛋還要高。若是統計到今年三月底,東森巨蛋向銀行、關係企業的借貸金額就高達四.八億元,可以說,王令麟投資東森巨蛋的資金幾乎全靠借貸來的。

究竟東會館做何生意?原本王令麟想在小巨蛋內經營一家高級私人俱樂部,裡面標榜有二十四小時的門禁控管,有媲美空姐般美女的專業款待與頂級美食,吧台區到了晚上則變身類似酒廊氣氛的PIANO BAR,但因經營不善,現已暫停營業。

東會館包括B1、一樓、三樓和四樓整個使用空間,約二、三千坪空間,而其中最奢華的享受,莫過於四十八個VIP包廂。但這四十八間包廂也造成馬英九團隊對王令麟很有意見,因為當初台北市政府花費四十八億元打造小巨蛋時,原和東森巨蛋議約,要求保留一半包廂的使用權,但後來全部成為東會館的VIP包廂,前台北市副市長金溥聰還為此與東森巨蛋對簿公堂。

不過,東會館並沒有做起來,因此東森巨蛋董事會決議將耗資一.七六億元的東會館移轉給東森休閒,且要求東森休閒比照支付六%年息。東森巨蛋成立之初,轉投資成立藝馥國際、東宇國際藝術等公司,原想自行代理國外表演,但至今成效不彰。

誇張!美食廣場收回自營虧更多

而東森巨蛋的經營糗事還不止於此。東森巨蛋經營初期規畫,美食廣場與廣告是獲利的重要來源。但是,原美食廣場承包商富玉開發從○五年十二月開始經營,原本要給東森巨蛋每個月包底抽成一七○萬元的營業額,但富玉開發無法承受每個月的虧損,最後東森巨蛋只好在○六年三月以一千五百萬元買下富玉開發全部的股權。

可是東森巨蛋接手富玉開發之後,富玉每個月虧損竟然高達一八○萬元左右,東森巨蛋於是在○六年十二月,又再將美食廣場轉給緻行會議顧問公司接手,富玉開發則在累計虧損達到一千一百萬元後,辦理清算,結束營業。

難看!廣告淨收入僅剩一二○萬 至於東森巨蛋的廣告收入,原本和東森休閒、九井廣告及台灣電通合作,但去年十一月,四家公司決定解約,原本東森巨蛋約二千萬元的廣告收入,在退還九井等保證金後,最後廣告淨收入只剩不到一二○萬元。

東森巨蛋一直燒錢,原董事長趙怡隨即在去年十月底正式請辭,改由執行董事邱佩琳接任。但東森巨蛋還有一筆高達一.四億元的外牆LED工程尚未支付,而這筆一.四億元的外牆LED工程也造成東森巨蛋副董事長謝寅龍涉及賄賂台北市政府體育處官員,以換取體育處對東森巨蛋違約罰款放水,少罰一億元。調查局台北市調查處更進一步從謝寅龍身上發現,王令麟當初為了拿下小巨蛋經營權,以搓圓仔湯方式把當時同樣競標小巨蛋的謝寅龍給搓掉了。

東森巨蛋得標後,王令麟隨即以六千萬元向謝寅龍的娛樂國際公司購買機器設備;又以二千萬元取得娛樂國際南港一○一攝影棚使用權,並改名為東森一○一。

另外王令麟擔任董事長的東森休閒公司還付給謝寅龍二千五百萬元的顧問費,並投資謝寅龍的鼎益鑫科技公司三億元,取得一半股權,一半的董監事席次。隨後在沒有召開董事會或股東會的情況下,在今年一月初自鼎益鑫取回一億五千萬元。這也是造成王令麟終於被法院裁定收押禁見的原因之一。

王令麟或許真的很會做生意,但是他的生意到底賺不賺錢?從東森巨蛋的情形,或許可揭開部分答案,也難怪外界對王令麟始終投以異樣的眼光。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