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克魯曼專欄-薪資下降 經濟病得更重

2009/05/05

 全美的薪水都在下降。有些是接受聯邦援助的代價,如克萊斯勒員工福利縮水。有些是雇主和工會討論的結果,像《紐約時報》暫時減薪。有些則反映勞動市場疲弱的殘酷事實:勞工面對減薪不敢吭聲,因為找不到其它工作。

 收入下降 過度負債更趨嚴重

 無論是何原因,薪水下降是經濟生病的症狀,這種症狀會讓經濟病得更嚴重。

 誠然,仍有許多勞工獲得加薪,但減薪的也不少。美國勞工局統計,今年第一季,民間企業雇用勞工的平均成本只上升○.二個百分點,為有史以來最低。由於就業市場仍然持續惡化,今年稍晚若薪資全面下降,也不值得大驚小怪。

 這為什麼是壞事?許多勞工為了保住工作而接受減薪,這有何不對?

 那些折騰當前經濟的弔詭,提供了答案。我們正因節儉的弔詭受苦:省錢是美德,但每個人同時大幅提高存款時,會造成經濟蕭條。我們也在為「去槓桿化」(deleveraging)的弔詭而遭殃,減少負債和清理資產負債表是好事,然而當人人都在出售資產還債時,結果就是一場金融危機。

 我們可能很快就要面對薪資的弔詭:任何公司的勞工可藉由接受減薪來保住工作,但所有雇主同時降低員工薪水,只會導致更高的失業率。

 抑制消費 導致經濟蕭條持續

 我解釋一下。假設某公司的員工接受減薪,使公司能降低產品售價。於是業績增加,更多員工可保住飯碗。您可能認為減薪能增加就業機會,從個別雇主的層面來看,確實如此。

 但如果大家都減薪,誰也無法取得競爭優勢,因此降低薪資對經濟沒有好處。與此同時,薪水下降會讓經濟其他問題更為惡化。

 尤其,薪水下降,收入也下降,會讓過度負債問題更嚴重:每月要繳的貸款不會因減薪而降價。美國陷入這場危機時,家庭負債佔收入比例達到三○年代以來的最高水準。

 許多家庭試圖省更多錢來降低負債,但隨著薪水下降,他們是在追逐一個移動的目標。債務負擔升高,將抑制消費支出,導致經濟蕭條持續。

 如果企業和消費者預期薪資會再下降,狀況甚至會更糟。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七十多年前便指出:「預期未來一年薪資將下降二%,其效果相當於在同一時期將利率調高二%。」在當前經濟情勢下,調高利率是最不該做的事。

 薪資下降引發的疑慮並非只是理論。日本在一九九七年至二○○三年間,民間企業的薪資每年平均下降逾一%,結果造成經濟停滯,就是個實例。

 證據顯示美國的薪資正在下降,所以我們該得出什麼結論?最主要是,穩定經濟還不夠,我們需要真正的復甦。

 增加就業 才能突破惡性循環

 最近許多人都說景氣已回春,各種指標也顯示經濟有所起色,國家經濟研究(NBER)甚至可能在今年稍晚宣布經濟衰退結束。

 但失業率仍在上升,各種跡象顯示未來許多月就業市場還是很糟,這就讓繼續減薪有了依據,經濟也將跟著衰弱下去。

 要突破這一惡性循環,我們需要更多振興計畫,對銀行要有更多果斷的行動,還要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該肯定的要給予肯定:歐巴馬總統及其顧問似乎已將經濟拖離深淵。不過美國步上日本後塵、也就是將面對多年的通貨緊縮和停滯,這種風險似乎正在升高。

 (克魯曼為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本報國際新聞中心楊明暐摘譯)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