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巷人稀…性工作除罪「娼」桑史

2009/06/28
資料來源: 

【╱記者蔡維斌、范榮達、葉英豪/連線報導】

2009.06.28 01:17 pm

泛黃「妓女戶」許可證,成「國寶」級骨董。 記者葉英豪/攝影

虎尾鐵枝路腳低矮簡陋的娼館,還可嗅出古早暗巷尋芳問柳的味道。 記者蔡維斌/攝影

內政部將廢罰娼條款,性工作者將從地下走入合法化。政府最近規畫性工作除罪化及專區,引起熱烈討論,各地幾個歷史悠久、艷名遠播的風化區又勾起人們回憶。但這些公私娼寮,多已從盛極而衰,人影寥落,有的甚至僅剩老狗獨對空門。

著名的嘉義縣水上鄉「水上三線路」,是指台一線嘉義水上鄉龍德段附近私娼寮。多年來在警方強力取締下,早已式微,僅剩零星個體戶,來此謀生的,多為年老的婦人,價格便宜,多為老人光顧。現在警方已不再列為取締重點,但勢必會逐漸消失。

雲林虎尾鐵支路 享譽半世紀

雲林縣的虎尾鐵支路私娼寮,「享譽」超過半世紀,也在檢警長年鐵腕掃蕩,面臨絕跡。日據時代,虎尾鎮開設糖廠,後來又有空軍基地,引進大批工人、軍人,娼館就在鐵路邊孕育而生,延續至今,文史書籍及鎮誌都曾介紹此地特色,最盛時娼館多達二、三十家,早期政府還發給公娼館執照。50年來,鐵路籬笆旁的小巷道,傳來輕輕的日本歌,總讓老一輩腦海映起「江山樓」時代的景象與風流韻史。

桃園天天樂 萬頭鑽動熱

提到桃園市長美巷裡頭「天天樂」,老桃園人幾乎都知道是「唯一合法的公娼館嘛」。鄰近的阿水伯說,四、五十年前鼎盛時期,巷內人聲鼎沸萬頭鑽動,裡頭有娼館好幾十家,就連攤販都跑來巷口擺攤,就可以想像多熱鬧。

如今娼館裡,只見供桌上奉天蓬元帥的香火把塑膠天花板燻得昏黃,大同牌電風扇嘎拉嘎拉作響,吹不走燠熱氣溫,也招不來蜂擁人客。「噯呦,賣憨阿啦,這都生存不了了,再設專區那就害了了…」,「天天樂」裡的小夢(別名)叼著菸邊扇著手上扇子,嘴角流露出所有性工作者的無奈。

台北豆乾厝 老兵尋芳處

位在台北縣三重市同安東街、環河南路間的「豆干厝」,其實並無豆腐、豆干業者。當地人,清末福建省同安縣居民渡海來台,定居在三重市同安街一帶,當地因此被叫成「同安厝」,後來因語音誤傳,演變成如今的「豆干厝」地名。民國50年代,正義南路底的空軍、憲兵眷村單身老兵,退伍後在附近落地生根,為了解決生理需要,私娼因應而生,並因收費低廉而出名。

苗栗私娼寮 艷名遠播

苗栗市西勢美南私娼寮艷名遠播,尋芳客來自苗栗縣各地,地方人士指出,苗栗市最早的風化區應在天雲廟到大同國小一帶,台灣光復後成為商業區,私娼轉往附近的西勢美南一帶。西勢美南私娼寮歷史超過一甲子,隨著時代演變,從事性交易的「主力」已經從台灣40歲以上的女子,轉為2、30歲的外籍年輕女子。

【2009/06/28 聯合晚報】

建議標籤: 
瀏覽次數: 9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