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 矽肺病農民工還須等多久?

2009/08/13

【本報訊】

 媒體的社會關懷和輿論監督固然重要,但只有媒體曝光才有用,無疑是對法律的嘲諷。其結果就是更多人不相信法律,或者以「開胸驗肺」等驚世駭俗的方式,去吸引媒體的關注。

 2004年,11名重慶萬州的農民工去溫州一家礦石研磨廠打工,被診斷患上矽肺病,但未能得到應有的賠償,卻陷入一系列漫長的馬拉松訴訟。5年後,其中的5位患者在等待中去世,剩下的患者也病情惡化,生命垂危。

 2004年,蒲自炳等萬州農民工的矽肺病被醫院確診,並被當地勞動局認定為四級傷殘,研磨廠支付了少量賠償。一年之後該廠反悔,2005年8月,他們委託律師向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該院開庭審理後,撤銷了一審法院的判決,並判決維持工傷性質認定結論。隨後,11名農民工分別向當地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該委員會經審理後作出裁決,扣除原達成協議後廠方已經支付的費用外,另由研磨廠支付12萬元至23萬元不等的工傷待遇補償。事情至此,他們以為能拿到救命錢,然而廠方拒絕賠償,至今一年半,尚無結果。

 以蒲自炳為例,1996年為供女兒讀書去研磨廠打工,很快咳嗽,但堅持了7年,直到病重。在他病歸之後,考上大學的大女兒被迫輟學,和小女兒一起去打工,每月寄回500元錢為父親治病。這就是他們循環往復的命運,不知道社會的良知該如何面對。媒體的社會關懷和輿論監督固然重要,但只有媒體曝光才有用,無疑是對法律的嘲諷。其結果就是更多人不相信法律,或者以「開胸驗肺」等驚世駭俗的方式,去吸引媒體的關注,這種現象值得警惕。

 (摘錄自《新京報》社論2009-08-11。原題為:「還要讓這6名矽肺病農民工等多久?」)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