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農村報 開發礦產勿排斥農民利益

2009/08/14

 中國廣東省陽春市永寧鎮坡樓、林灣、棠梨、雙底四村莊的農民最近被兩個部門爭相「代表」:一方是地方政府;另一方宏志工貿有限公司。而這背後的故事其實也很清楚:宏志公司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該公司擁有上述四村莊區域的探礦權,並在其中的棠梨村已探明儲量在6萬噸以上,價值「百億」的鉬礦,該礦使宏志公司受到投資者的追捧,各種轉讓報價紛至沓來。宏志公司與四村簽訂的排他性條款,使原有非法採礦者相互間的「均衡」被打破,從而引火燒身。而當地政府之所以介入這場紛爭也被指責為不是維護農民利益,而是想借整頓礦業之名,拿回礦權再進行重新招標。

 而這場大戲的主角:四個村的村民基本上無聲音,即使有也是「被代表」著,他們一直成為雙方用來攻擊彼此的棋子。其實他們本來應該是最強勢的一方,因為礦藏就在他們承包的土地下,而開礦不但會挖開他們承包的土地,而且會嚴重汙染居住環境。這樣的悲劇在其他礦產資源多的地方一直都在不斷地上演著,也帶來社會衝突。

 在中國目前的礦業管理制度下,礦產屬於國家,而探礦權、採礦權招拍後的收益也由縣級政府、地級市政府和國家分配。村民們對自家承包土地由於地下礦產被開發卻只得到極低的補償費。探礦權人取得臨時使用土地權後,在勘查過程中給他人造成財產損害的,對耕地造成損害的,根據受損害的耕地面積前三年平均年產量,以補償時當地市場平均價格計算,逐年給予補償。

 這種「三年平均產量」、「適當價格」使農民只能拿到極低的補償,是極不合理的。一座大礦山的發現並開發,對於政府和企業意味著財源滾滾,對於村民來講,只能是承包土地的滿目瘡痍以及環境汙染。

 其實也不是完全沒辦法。開礦土地的補償完全可按目前農民土地被徵用的辦法來解決。因為開礦是非公益性的活動,所以因開礦活動而侵佔農民的土地時,應該比照商業土地開發的性質來進行。而商業土地開發,國家鼓勵允許農民依法通過多種方式參與開發經營。

 所以根據最新的文件,未來的陽春鉬礦開發,既然是在農民承包的土地上進行,農民的利益就不能被排除在外,應該允許農民在鉬礦開採中占有一定的股份,無論是哪家公司開採都好,也算是當地政府真正為農民做了件大好事,農民們的公路修建也就有希望了,再也不要為了一點點修路錢,就輕意地出讓自己的最大利益。

 (摘錄自《南方農村報》2009-08-13。作者鄭風田為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副院長。原題為:「開發礦產不能排斥農民利益」)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