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增長模式與經濟問題

2009/08/15

 危機沒有讓中美經濟脫勾,相反的,中美經濟的鏡像關係進一步加深。為什麼中國的消費不足?最重要的原因當然是老百姓的收入不足。

 中國消費不足的根本原因是,在勞動力供給十分充沛的條件下,勞動生產率提高所帶來的利益被轉化為政府收入和企業利潤;投資不足的原因可能很多,但扭曲的金融結構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個。

 今年一至四月,中國出口同比下降20.5%,而進口更下降28.7%,外貿盈餘因此不降反升,也就是說,我們的淨儲蓄仍然在增加。相反,美國應對危機正大規模舉債,財長蓋特納訪問中國的目的之一,就是說服中國繼續購買美國國債。這表明,危機沒有讓中美經濟脫勾;相反,中美經濟的鏡像關係進一步加深。

 這意味著,國際經濟「失衡」的格局並沒有隨著危機的深入得到調整,中國仍在把靠出口掙得的「辛苦錢」換成美國的國債,而隨著美國通脹和美元貶值壓力的增加,我們的儲蓄面臨貶值的危險。

 當下坊間的一致意見是,改變失衡格局的辦法是減少出口,而減少出口的關鍵是增加內需;無論是政府的政策,還是民間的議論,甚或學者的建議,都是增加內需。但是,少有人思考,為何中國內需不足?

 首先必須注意的是,內需包括兩部分,一個是消費,一個是投資。現在一提內需就提消費,而不講投資,顯然有失偏頗。在中國GDP構成中,消費占 48%,投資占42%,剩餘的10%是外貿盈餘。不錯,投資占的比例已經很高了,但外貿盈餘的增長意味著,我們有大量的儲蓄沒有利用,也就是說,國內投資是不足的。

 國內投資不足是很多因素造成的。對於那些由市場本身造成的因素,政府政策恐怕不會有太大的作用。比如,投資不足可能恰恰是因為國內市場相對狹小。繞一個圈子,我們又不得不回到消費不足上來。政府應該關注市場之外的東西,也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體制問題」。就體制而言,中國高度集中且效率低下的金融體系難逃其咎。

 中國幾乎沒有地方資本市場,而銀行業也以大銀行為主,中小銀行數量不足,結果是出現「一頭沈」的現象,即大型企業資金非常充裕,而中小企業無法得到資本和貸款。滬深股市上只有一千五百多家企業,中國99.99%的企業要靠自己籌集資本。在貸款方面,大銀行天然地照顧大型企業,因為這樣最節省它們的運營成本。我們的金融體系沒有發揮把儲蓄轉化為有效投資的功能。

 回過頭來再談消費。為什麼中國的消費不足?最重要的原因當然是老百姓的收入不足。這不是說老百姓的收入沒有增長,而是它的增長速度低於 GDP的增長速度。按照國家統計局的資料,勞動者收入(工資和自營收入之和)占GDP的比重由1990年代的60%下降到現在的48%左右;按照清華大學白重恩教授的估計,下降幅度小一些,但十餘年間也下降了5個百分點。也就是說,老百姓相對來說是變得「更窮」。

 變得「更富」的是企業和政府。過去十餘年間,企業利潤和政府稅收占GDP的比重都大幅度上升。但是,政府和企業所有者的消費傾向都低於普通百姓。眾所周知,中國政府財政除了支付政府運轉所必需的花費之外,主要是用來投資。比如,四兆經濟刺激方案中,投資占絕對的大頭。至於企業所有者,由於他們已經非常富有,消費占他們收入的比例就很低。為何企業利潤和政府稅收占GDP的比重大幅度上升?

 第一個原因和我們的人口結構有關。中國人口結構有兩大特點。一個特點是大量的勞動力在農村。儘管農業對全國GDP的貢獻只有11%,但農村卻儲藏了我國勞動力總量的40%,而這已經剔除了進城打工的1.4億勞動力。另一個特點是人口的撫養比很低。撫養比是被撫養人口(即16歲以下人口加上 60歲以上人口)除以勞動人口(即16歲和60歲之間的人口)得到的比值。中國目前的人口撫養比是0.4,即一個勞動人口只負擔0.4個被撫養人口。

 較多的農村勞動力和較低的撫養比造成的結果是,中國勞動力的供給非常充裕。在過去30年裡,中國的城市化率以每年一個百分點的速度在增長,即每年有1300萬人由農村人變成了城裡人。加上每年城市的新增就業人口,我國每年必須提供2000萬個工作崗位,才能滿足就業的需要。

 在如此充裕的勞動力供給條件下,工資的增長速度自然不會高。但是,這還不足以讓勞動收入占GDP的比重下降,我們還需要解釋,為什麼政府收入和企業利潤的增長比勞動收入的增長快。這就要談到第二個原因。

 這第二個原因是,工業勞動生產率在過去十餘年間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而且速度遠高於工資的增長速度。勞動生產率的提高直接導致企業產出以同等的速度增加,由於政府稅收和企業產出高度相關,政府稅收也會以同等速度增長。事實上,由於徵管力度的不斷加大,自1990年代中期以來,政府稅收的增長速度一直大大高於同期GDP的增長速度。這說明了為什麼政府收入的增長比勞動收入的增長快。另一方面,企業利潤增長快於勞動收入,是因為工資增長速度較低,從而勞動生產率提高所帶來的好處基本轉化成了企業利潤。

 但是,沿著這個思路走下去,是否意味著資本在剝削勞動呢?不是的。勞動生產率的提高主要不是因為勞動力素質的提高,而是因為企業增加大量的資本投入。一個人能生產多少東西,不只和他自己的素質有關,而且和他所掌握的資本數量有關。試想,一個學電腦的大學畢業生,如果沒有電腦,縱使聰明絕頂,也無法寫出有實用價值的軟體來。

 總結一下,中國消費不足的根本原因是,在勞動力供給十分充沛的條件下,勞動生產率提高所帶來的利益被轉化為政府收入和企業利潤;投資不足的原因可能很多,但扭曲的金融結構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

 (摘錄自《南方周末》2009-06-17,作者姚洋為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