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進可口可樂打工 披露見聞

默認分類 2009-08-14 10:36 閱讀318 評論11 字號: 大大 中中 小小

每經記者 盧曦 曹晟源 發自杭州

記者昨日在杭州下沙白楊派出所了解到,目前沖突雙方已分別作完筆錄。負責處理事件的儲警官告訴記者,將在調查結束後通知大學生們。警方將對事件進行定性,判斷是屬於治安還是刑事案件,再移交相關部門處理。

昨日,《每日經濟新聞》關於可口可樂灌裝廠杭州中萃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杭州中萃)派遣工討薪紛爭的報道,引起了廣泛關注。

8月13日,沖突發生後的第二天,“大學生關注可口可樂小組”成員小梁在杭州下沙白楊派出所作完筆錄,沖突另一方志強企業管理服務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志強公司)員工的筆錄已在前一天錄完。派出所方面透露,可能在1~6個月之內公布調查結果。

小梁以及另外三位同學先後在杭州中萃以打工方式 “臥底”調查,昨日他們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講述了他們在生產一線的見聞。

對於小梁等人提到的灌裝廠的安全問題,可口可樂中國公共事務經理王雷在接受 《每日經濟新聞》采訪時表示:“可口可樂所有裝瓶廠都非常重視安全保障,都有嚴格的符合相關法律法規的生產管理制度和安全保障體系。”

學生“潛”入生產一線

繼去年發布可口可樂調查報告後,“大學生關注可口可樂小組”將今年的調查地點定在杭州。

他們事先了解到,下沙工業區駐扎了多家知名跨國公司,使用派遣工的現象極為普遍。2009年7月15日,在天津讀大學的小梁與來自南昌、嘉興和當地的幾位同學會合。他們通過中介公司,繳納中介費以後,應聘成為志強公司的員工。據其稱,當時杭州中萃急需招工,小梁在沒辦健康證的情況下就匆忙簽約,在健康證拿到後立即趕去上班,上崗前沒有經過培訓,只有幾個入職較早的工人給出一些指點。

小梁戴的一副眼鏡曾引起別人的懷疑,當被問及是否是學生時,小梁一概否認,從而順利進入了生產一線。

小梁稱,他就這樣開始了早8時30分到晚8時30分,每天12小時的打工生活。由於要開晨會,工人常常在早上8點就必須趕到。公司提供每天兩頓飯,每頓吃飯的時間限定為20分鐘,沒有休息時間。公司不提供住宿,工人們通常在工廠附近租房子住。

在杭州中萃巨大的生產車間裡,小梁和其他派遣工在各個崗位上頻繁調動。在做了兩天“機動工人”之後,小梁的第一個工種是將空瓶子放到生產線上去,再將墊在瓶底的紙板抽出。

志強公司總經理陳志強強調:“旺季的時候會加班,不過淡季的時候可以補休。並且加班都是自願的,這是開過職工代表大會的。”

拍攝“安全事故通報”

引起記者關注的是,該組織已經將一張名為 “安全事故通報”(以下簡稱“通報”)的照片公布於其官方博客上。

小梁稱,他是在8月初看到一份貼在車間牆壁上的 “安全事故通報”的。內容為警示下沙工廠的員工,稱在合肥、西安的工廠近期各發生一起致一人死亡的安全事故,其中西安的一位工人在安裝管道時不慎從四米高處摔下死亡。

記者從該博客上看到的 “通報”中,提到了今年以來可口可樂位於合肥、西安工廠分別出現員工死亡的安全事故。並要求員工時刻注意生產安全,落款是生產工程部。

“大學生關注可口可樂小組”成員趙剛(化名)稱,據他所知,在杭州中萃工廠裡,一位工人在沉澱池不慎被鹼液傷到眼睛,而另一位員工,在使用叉車時不慎傷及腳部,需休息6個月左右。另一位曾在廠裡打工的同學認為,生產線之間間距太短是造成叉車傷人的原因之一。

對此,可口可樂中國公共事務經理王雷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采訪時表示:“我並不清楚您說的情況。可口可樂所有裝瓶廠都非常重視安全保障,都有嚴格的符合相關法律法規的生產管理制度和安全保障體系。”

趙剛稱,可口可樂及杭州中萃昨日給大學生們的答復是,他們將等待派出所調查結果出爐,再前去看望受傷同學。

志強公司否認“截留”工資

趙剛告訴記者,根據勞動合同法規定,“勞務派遣單位應當將勞務派遣協議內容告知被派遣勞動者。而他們卻對杭州中萃和志強公司之間的合同一無所知。”

趙剛稱,志強公司發給員工的工資為每天55元,他希望了解杭州中萃是否按照同樣的工資標准付費給志強公司。志強公司除了向杭州中萃收取服務費之外,是否存在對員工薪資“截留”的做法?

昨日,“潛伏”杭州中萃的大學生又表示,在他們調查期間發現自己所拿到的薪酬可能並不是自己應該全部拿到的。就此問題,《每日經濟新聞》分別采訪了事件中涉及的志強公司和杭州中萃。志強公司總經理陳志強否認了對薪資“截留”的質疑。他致電《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稱沖突的另一方——志強公司的員工在沖突中同樣受傷骨折。

“我們都是有依據的。”陳志強說,“我們采用的是綜合工時制,按照杭州市的最低標准960元上168小時班這樣來計算的,而960元也包括了保險的個人部分,實際上能拿到手的是837元,這都是是經過勞動部門批准的,並不是學生所說的55塊一天單純的數字。而相差的133塊錢,在離職之後可以申請拿回,也可以選擇拿養老保險手冊。”

“我們已經交了保險,相關保險材料已經交付勞動監察大隊。”陳志強透露,他隨後將其中一名已發工資大學生拿來舉例,“其中一名拿到工資的同學除去所交保險等費用,一共拿到包括8元獎金在內的495元,相對應的時間是9天班共99小時。”

“學生應聘隱瞞身份”

“我們的合作系統就是可口可樂的合作系統,不存在差異,都是按照政府的規定給錢的。實際上我們單位在德清,完全可以按照德清的標准來給,德清的標准還更低一點。”

可口可樂中國公關事務部經理王雷就此也向《每日經濟新聞》透露:“經核實,志強公司計算並發放給派遣工的工資與杭州中萃核定標准完全一致。”

針對學生們的舉動,陳志強也很無奈:“實際上在這之前,我們並不清楚學生的身份,他們是瞞騙我們的。在填簡歷的時候,這些大學生將自己的個人學歷填成初、高中。按照實際情況填寫的話是不用跟他們簽訂勞動合同的。因為有規定在校大學生不能跟企業簽訂勞動合同的。”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