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誰來籌組民間經濟組織?

2009/09/01

* 2009-09-01 * 旺報 * 【本報訊】

 評論解讀近來,廣東佛山傳出「村民籌組集體經濟組織遇阻,4村官被拘捕」的新聞。中國學者秦關評論認為,當地政府反對舉動並不恰當,並且突顯政府出過度干預民間經濟組織。政府職能應該回歸理性,坦然面對民間組織的改變,約束自身過多的干預。

 為獲得經濟上的收益,公民合作成立一個屬於自己的經濟組織,既屬天經地義,也是法律賦予公民的基本社會權利。然而,廣東佛山近日卻曝出「村民建集體經濟組織遇阻,4村官被拘捕」的新聞,事發於該市高明區荷城街道慶洲社區居委會鰲圍居民小組。

 該居民小組雖在2005年完成統籌城鄉的戶籍改革,由鰲圍村小組變成了居民小組,原有比例近乎1:1的農業與非農業戶口村民,也因此在一夜之間變成「居民」。2008年為兼顧全體居民的利益,新當選的鰲圍小組領導層決定,以「股份合作經濟社(簡稱『股份社』)」形式組建集體經濟組織。

 然而,這份深得民心的股份制方案,因當地政府部門的反對而胎死腹中。同時,當地政府部門扶持成立的鰲圍經濟合作社雖遭多數居民反對,卻能在當年年底火速成立。居民之所以反對成立「經濟社」而支持「股份社」,主要是因由農業戶口人員組成的「經濟社」只能保障少數居民的利益,而「股份社」能使所有的 鰲圍人都有機會分享集體經濟發展的成果。

 當地政府部門對民間經濟組織的過度介入,是否是為了「與民爭利」目前不得而知,但居民的擔心並非空穴來風。有居民向媒體表示,倘使「經濟社」實際誕生於當地政府部門之手,一旦「經濟社」掌管鰲圍經濟大權,鰲圍小組將來的經濟事務很可能被政府部門操控。讓人心存疑懼的是,當鰲圍居民小組拒絕將集體資產移交至新成立的「經濟社」時,鰲圍居民小組組長何惠文等4名幹部以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遭拘捕,雖然所涉罪名與拒絕向經濟社移交集體資產似無關聯,但許多居民普遍認為,他們的被捕與之必有因果。

 誰來組織民間經濟組織?顯然是社會與公民,而不是作為協調者與管理者的政府。回顧歷史不難發現,新中國建立後之所以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經濟發展止步不前,甚至發生了倒退的重要原因就是,政府部門對民間經濟與社會力量干涉過多。提起改革開放前夜,人們總會想到小崗村偷偷摸摸闖出了一條包產到戶的新路。在那個歷史時期,民間自發的包產到戶在許多地方出現過,只是由於政府部門的嚴厲管制,才紛紛夭折。

 小崗村之所以成為開時代風氣之標桿,首先誠然是因其無路可走又勇氣可嘉,但更不要忘了的是政府對小崗村自我組織(或者分解)所持的積極態度。換句話說,當年中國真正缺少的不是小崗村,而是政府職能的理性回歸與對民間自我組織態度的轉變,以及政府試圖過度干預社會時的自律與被約束。發生鰲圍政府與社會之間的糾葛,當以此歷史為鑒。

 (摘錄自《新京報》2009-08-31,作者秦關為中國學者。原題為:「廣東鰲圍:誰來組織民間經濟組織?」)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