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農村工程為何沒有農民身影?

2009/09/02

【本報訊】

 評論解讀近來黑龍江政府走訪地方農村,發現政府投入數億元投資的沼氣工程多為報廢。《新京報》社論指出,這突顯決策過程中的權力封閉,而導致農村問題叢生的緣由,實起於農民在公共事務中所喪失的話語權和參與權。

 這是一項令人瞠目結舌的調查結論,今年3月至5月期間,黑龍江省技術監督局等單位在對該省農村戶用沼氣工程的調查走訪中發現,當地政府投入了數億元(人民幣)資金興建的沼氣池,報廢率超過90%。報廢的主因是,政府主管部門明知磚混結構不能適應當地的寒冷氣候,卻毫不在意,推廣磚混結構的沼氣池。

 當地政府部門為什麼如此偏愛「磚混結構」的沼氣池呢?根源還在利益問題上。當然,這裡的「利益」可能是省裡主管部門的,也可能是市裡主管部門的,或者乾脆就是具體經辦人員的。至於那些「被服務」、「被惠澤」的農民,在報廢沼氣池背後黑色利益鏈條的屏蔽下,大抵是很難獲益的。

 首先,有關部門以審批的方式固化巨大的利益空間,這也是群鼠能夠環伺、分肥的基礎。報導披露,2008年在黑龍江建一個農村戶用沼氣池各方投入的資金加起來一共是4000元,而保守估算,建一個磚混結構的沼氣池,成本不超過1500元。這樣一塊巨大的利益,足以解釋為什麼必須建磚混的而不是其他新材料的。

 其次,圍繞農村沼氣池,封閉的權力形成封閉的黑色產業鏈。從省裡主管部門對政府資金管理和使用,到市縣相關部門的編造花名冊、弄虛作假套取國家資金;從工程招標,到施工單位與政府工作人員相互關聯、中飽私囊,暗箱操作隨處可見,甚至有縣能源辦主任直接貪污項目資金被判刑的。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悲哀地發現,經歷了無處不在的盤剝、,能夠湊合著建起一些裝門面的磚混沼氣池,很不錯了。

 最後,這也涉及對農村沼氣池評價的包辦現象。黑龍江省能源辦在2008年工作總結中寫道:「2008年,全省新建戶用沼氣池11萬個,戶用沼氣項目已覆蓋全省所有市……2008年,爭取國家各類農村能源建設資金均創歷史最好水平。」──可見其自我評價之高。而在農民那裡,得到的卻是「既浪費了國家的錢,又給我們添了不少麻煩」的譏評。

 官方民間評價差距如此之大,一項惠民工程辦成了擾民工程,根源在於農民參與的缺失。一項覆蓋全省所有農村的工程,何以看不到農民參與的身影?有關部門過分迷戀權力的封閉運行,其初衷可能是希望把好事辦好,能夠比較迅捷地把溫暖傳遞到每一戶百姓家中。然而,權力的不公開運行,除了嚴重挫傷農民自身的積極性、創造性之外,更必然導致黑色利益鏈條的形成。農村「淪陷」的前提,是農民對於公共事務喪失了話語權、參與權;而農村的振興也有賴於這些權利的回歸。

 (摘錄自《新京報》2009-09-01。原題為:「全省農村工程為何沒有農民的身影」)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