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早報-政府應確實處理汙染問題

2009/09/08

【作者傅蔚岡為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

 2009年7月,山東臨沂一家化工廠趁汛期偷排化工廢水汙染南涑河流域,嚴重影響到流域內50萬群眾的生命健康和生產生活。此案目前已經審結,涉案人員分別以投放危險物質罪、非法經營罪等罪名入刑。除此以外,法院還支持檢察機關提起的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請求,判決三被告共同賠償國家3714萬元(人民幣)的經濟損失。

 該筆將近3714萬元的民事賠償,中國政府該如何對其進行劃分?首先,民事賠償的數額是如何確定的?在行政處罰中,罰款的數額是由行政機關根據行政相對人的行為性質,然後在法律規定的範圍內作出處罰數額。但是在民事侵權訴訟中,由於民事賠償履行的是「填平損失」的作用,因此,原告所主張的賠償數額必須以其損失為限,那麼在此案中,山東省臨沂市羅莊區檢察院是如何計算出國家損失?同時,由於此次汙染涉及山東和江蘇兩省,那麼臨沂市羅莊區檢察院所提起的刑事附帶民事訴訟是不是已經將江蘇方面的損失計算在內?如果沒有,那麼江蘇檢察院是不是可以以民事訴訟再行賠償訴訟?

 其次,其他受害人的損失如何賠償?環境汙染導致的損害,受害者並不只是國家,還有為數眾多的民眾和企業。在該案中,受害者散布於山東和江蘇兩個省份,有毒廢水嚴重影響流域內50萬群眾的生命健康和生產生活,這些民眾的損失如何獲得補償?在進行刑事附帶民事訴訟時,臨沂檢方有沒有將相關事宜告知當地受害群眾提起民事訴訟?

 再次,國家如何處置該筆賠償?按照既有的經驗,該筆款項將納入國庫。這樣的做法雖然符合法律,但未必妥當。經驗告訴我們,環境汙染所帶來的損失既有即刻顯現的損失,同時還有很多損害需經年累月之後才能夠顯現。如果該筆款項由國家財政納入今年收入而,那麼就可能會導致四五年後損害面臨求償無門的局面。

 因此可行的辦法是將該筆民事訴訟賠償設置為環境賠償基金,凡是由此次汙染事件受害的民眾和企業都可以向該基金申請。這樣既擺脫今後過多的民事訴訟湧向法院的可能,也避免此次事件的受害者無法獲得賠償的局面。當然,如何向該基金申請賠償以及該基金該如何運作,則有待於有關當局列出具體細則。

 (摘錄自《東方早報》2009-09-07,原題為:「被汙染的國家權利該如何行使。」)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