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傑榮專欄】司法是進行中的在製品!

2009/09/17

2009-09-17 中國時報 【孔傑榮專欄】

司法是進行中的在製品!

 臺灣前總統陳水扁涉侵占、收受賄賂、洗錢及其他犯罪等弊案,成為臺灣有史以來最引人注目的審判。無論是國民黨政府在一九八○年為台獨活動審判「美麗島八君子」,還是一九八五年為舊金山美籍華裔作家江南遇刺,而審判自己的軍事情報機關官員汪希苓、胡儀敏、陳虎門及其手下陳啟禮、吳敦之歷史名案,在知名度上還無法與陳水扁一案相提並論。

 陳水扁本人、家人及其幕僚均捲入扁案。此案終將成為一座里程碑。首先,臺灣的民主體制本是年輕而朝氣蓬勃,卻被嚴重貪汙、祕密政治獻金等頑疾所苦,此案將是對這些病症的重重一擊。又扁案並不是新任馬政府追殺前朝政敵,而是一個體制的莊嚴宣告:沒有人,哪怕是總統,可以凌駕在法律之上。再者,民進黨過去長期以勇於反抗國民黨的專制和腐敗起家,但扁案顯示,人民對民進黨前任領袖身犯弊案感到反感和理想破滅。同時,扁案也反映出臺灣過渡中的法律體制之部分缺失。在向著民主、司法獨立、法治不斷前行的路上,臺灣的法制可謂已成就卓著,但是並非完美無缺。

 陳水扁之司法審判註定是一齣長劇,無論是之前的長期調查和審理,還是上星期五地方法院對陳水扁夫婦宣告的無期徒刑,都僅是這齣長劇第一幕的結束。這是一齣個人悲劇,也是一齣政治悲劇。司法程序中的審檢辯三方,以及在「黑金政治」中沉淪的被告,都不應該就此鞠躬謝幕。

 面對無數複雜的、祕密的金融交易和大量隱蔽的證人、嫌疑犯和被告,檢察官的確已相當盡力,但他們卻在幾個方面留下汙點。首先,他們過度熱中地要把陳水扁繼續羈押,繼之又傳出將偵查祕密持續洩漏給媒體,而後是某檢察官偷偷摸摸的聯繫陳水扁,這一切,都有損本案檢察官的嚴肅性。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檢察官居然在司法節慶祝活動上搬演短劇,模仿陳水扁為抗議不必要羞辱而高舉雙手手銬的樣子,嘲弄已經在押的前國家元首。

 當時就在短劇現場的法務部長,不僅在該事件曝光後沒有譴責該短劇明顯違反法律倫理風紀,更進而為之辯解。而政府中也根本沒有人批評她。

 扁案中發生最陰險的事,恐怕是法務部試圖將陳水扁所委任的辯護律師鄭文龍移送律師懲戒委員會懲戒,理由是鄭文龍在會見陳水扁後,公開發表質疑司法不公以及其它言論,法務部認為鄭涉嫌違反律師法與律師倫理規範。雖然臺北律師公會認定法務部的指控不能成立,然而臺北地檢署依然決定將鄭文龍移送律師懲戒委員會。這讓人聯想中國對維權律師的打壓,以及新加坡對敢言司法不公者的對付手段。

 如果說檢方對陳水扁及其律師的行為不妥當,則臺北地方法院對本案的前期處理就更是異乎尋常。最初負責審理此案的法官周占春,將陳水扁從審前羈押中釋放,激怒了陳水扁的眾多反對者。而後周占春表示願退出此案審理,臺北地方法院才遲遲決定把案子移轉給已經負責吳淑珍案的蔡守訓法官合併審理。蔡守訓與周占春看法明顯不同。蔡法官第一次成為媒體焦點是因為他在二○○八年總統選舉之前,負責審理前國民黨主席、臺北市市長馬英九的貪汙案件,最後他判馬無罪。在扁案,蔡法官推翻先前釋放陳水扁的決定,很快裁定將陳水扁二度羈押,並在此後一次次駁回陳的保釋聲請。

 臺北地院將案子轉交給蔡法官審理的異常之舉,以及蔡法官一次次否決陳水扁的保釋聲請,均引發實際的憲法爭議。聲譽卓著的大法官會議是臺灣的憲法法院,近年來以釋憲的手段不斷推動臺灣刑事司法的進步。大法官會議已受理扁案相關憲法問題的釋憲聲請,今年三月,大法官舉行了聽證會,聽取了相關專家的意見。由於扁案緊迫,原本可望在四月底作出解釋。

 若是大法官當初能夠做出解釋,認定扁案更換法官違憲,扁案的審判將被認為無效,大法官解釋也有機會提高陳水扁被釋放的可能性。就算是今天,大法官會議作出解釋,依然有決定性的影響。但是迄今為止,什麼釋憲也沒有作出。

 據稱有一千四百多頁的扁案判決書還不為外界所見。因此對於此案許多證據性問題的處理,目前還無法評論。但是可以肯定,無期徒刑案件將依法職權上訴。臺灣高等法院不像英美法系國家的上訴法院,前者必須完全重新審理事實問題和法律問題。高院也必須再次決定陳水扁持續羈押涉及的無數問題,由於本案司法程序完成可能耗時多年,陳水扁也可能在本案定讞前繼續被羈押多年。

 大法官應該公布那個讓人民等待已久的解釋,使高院審理能順利完成。臺灣的司法系統應提高對自己合法性的信心,現在該是時候了!

 (孔傑榮Jerome A Cohen,紐約大學法學院亞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紐約外交關係協會兼任資深研究員。紐約大學法學院亞美法研究所譯。英文原文請參http://www.usasialaw.org/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反貪也是進行中的在製品

孔老對制度的不滿顯然超越對黑金的痛恨. 這大概是習於在亞洲國家行賄以求私利的英美人的盲點吧....

答覆李筱峰教授 -挺扁的人有兩種《建國廣場通告》
傅雲欽 2009年7月6日

筱峰教授:
挺扁派動作頻頻,強調「司法人權」。他們把現在的司法說成像兩蔣時代那樣,真是不知今夕何夕。
陳水扁也曾執政八年。司法如仍然不公,陳水扁也曾是共犯結構的一部分。陳水扁還有臉高呼司法不公,引人竊笑。
只有陳水扁才有「司法人權」嗎?當然不是。很多案子有「司法人權」的問題,連白曉燕綁票案的陳進興也有「司法人權」的問題。怎麼當時只有謝長廷關心陳進興的司法人權,那些扁蟲跑到哪裡去了?
司法當然仍需改革,但要從無助小市民的冤案切入,不能從扁案。陳水扁是卸任的權貴。財大氣粗,何必浪費社會資源去聲援協助?且扁案不是真正的冤案,是扁蟲炒作下的「冤案」。此從當初向張德銘律師推薦陳水扁參與美麗島辯護律師團的人林勤綱律師(他當時在張德銘律師的事務所工作,我也是。我深知林勤綱為人的正直),現在是扁案的蒞庭的控方檢察官之一,力主嚴辦,可以想見。從扁案切入「司法人權」問題,是干預司法,企圖製造陳水扁的「司法特權」。
順便提一下。林勤綱在美麗島事件後曾到李勝雄律師的事務所任職一段期間。他們兩人都是基督長老教會的虔誠信徒。李勝雄如繼續當吳淑珍的辯護人,就可能和林勤綱在法庭上針鋒相對。兩人都是美麗島事件的辯護律師(李參與軍事法庭部分,林參與普通法院部分)。昔日同座對外,如今幾乎「座」對交鋒。還好李勝雄已解除委任,不再淌混水。
要談扁案的「司法人權」不是不可以,但要也要一併譴責陳水扁和家人的貪財胡搞。但扁蟲們從未對扁家的貪財胡搞,加以譴責,只談扁案的「司法人權」。這不是藉口轉移焦點,企圖為扁家脫罪,是什麼?
聖保羅在聖經有一段話,可稍微改寫如下:「假弟兄窺探我們在台獨運動裡的自由,要叫我們作政客的奴僕(扁奴)。我們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沒有容讓順服他們,為要叫台獨的真理仍存在台灣人民中間。至於那些有名望的,不論他是何等人,都與我們無干。上天不以外貌取人。那些有名望的,並沒有加增我們什麼(參見加拉太書 2 : 4-6)。」
陳水扁在位時,你曾拒絕扁團隊給你當「國史館」館長的邀請,風骨令人起敬。扁案發生時,你又以「這個家庭比國民黨更可惡」一文,首先發難,言本土派所不敢言,也深獲我心。在陳水扁及扁蟲目前呼朋引伴,吃定本土派時,你我是少數。我們只有以無私之心,橫眉冷對千夫指。願共勉之。
傅雲欽 2009.07.06

看了孔傑榮跟傅雲欽的文章,只能苦笑的說:為什麼兩個年紀學歷應該差不多,民主水平認知卻差天差地?
........
這就是真實的台灣!就好比你問剛畢業的台灣大學生:中華民國共同祖先是誰?大學生馬上說:黃帝!(哈哈哈! 學生就是這麼天真)
........
孔傑榮一直在社會大學充實自我,傅雲欽腦袋卻一直侷限在學校裡,觀點當然差天差地!

補充:
對我說法有疑惑的,請到美國【自由之家】網站,查看從1973年至今,【自由之家】對台灣、中國、新加坡的民主自由度詳細評分,這份『長期統計資料』民主先進國家都會每年公布,台灣就看苦勞網敢不敢率先公佈?記住是『長期』的統計資料,不是只有這兩三年的!
( 目前台灣、中國、新加坡媒體都拒絕公布,一公佈保證.......天下大亂)
所以要看的請乖乖到美國【自由之家】網站查看!

再一篇文章:
建國廣場通告:回應「看荒腔走板的藍綠對抗」
http://blog.roodo.com/taiwannationnews/archives/10344537.html

台灣還不是國家,傳統獨派別騙人!
2008.04.21 傅雲欽
http://blog.roodo.com/taiwankuo/archives/5896103.html

前美國副總統辦公室亞洲安全顧問葉望輝昨於「台灣主權地位國際研討會」上指出,「台灣從來就不是中國的一份子」!這是傳統獨派錯誤論述。
台灣法理上是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不只是看原來擁有台灣的日本怎麼說、中國(包括過去的蔣介石、現在的胡錦濤)怎麼說或國際社會(如美國、開羅宣言、舊金山和約)怎麼說,當然也不是看傳統獨派怎麼說,而是看六十多年來的台灣人民怎麼說。六十多年來的台灣人民的意思最重要。
考查歷史及現況,六十多年來的台灣人民的意思是贊成台灣成為「中華民國」的一部分(「中華民國」就是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是中國)。不然,「一中憲法」如何能屹立不搖,實行至今,未曾改變?
傳統獨派自我陶醉,主張台灣法理上不是中國的一部分,讓台灣大眾誤認台灣已經是國家,以致西藏人、法輪功人士利用北京奧運即將開幕的天賜良機,以各種方式(包括搶奪聖火)向北京抗議時,台灣人民、台灣獨派卻毫無動作,只作壁上觀。陳水扁、謝長廷這兩個混蛋政客甚至說「不會在奧運前宣佈獨立」、「不會抵制奧運」等胡言亂語。
傳統獨派還在舉辦自我陶醉的「台灣主權地位國際研討會」,主張台灣有主權,法理上不是中國的一部分,讓台灣大眾麻木不仁,不知台灣處在還不是國家的危機之中,不知道建國尚未成功,同志仍須效法西藏人、法輪功人士,努力對北京抗爭,真是欺騙、誤導,罪孽深重。
台灣人民應如何因應中國對台灣的打壓?葉望輝說:「關鍵在於台灣人民如何定位自己!」這話沒錯!台灣人民如何定位自己呢?六十多年來的台灣人民定位自己為中國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如果台灣人民不想做中國人,不想讓台灣屬於中國的一部分,就要改變台灣的法律現狀,重新定位自己。
宣佈獨立是台灣人民不想做中國人,不想讓台灣屬於中國的一部分,改變台灣的法律現狀,重新定位自己的關鍵。陳水扁執政八年,堅持不宣佈獨立,可說虛度八年大好時光,令人遺憾。
葉望輝說民主是台灣對付北京的有效武器!不對。民主不是萬靈單。民主也讓陳水扁的執政搖擺軟弱,讓TVBS等傳媒肆無忌憚,讓馬英九國民黨舊勢力復辟。民主擋不住統派的惡形惡狀,也擋不住北京的飛彈。民主遇到霸權,如同秀才遇到兵,有理講不清。
民主不是台灣對付北京、統派的有效武器!台灣要激發台灣民族意識,產生獨派強人執政,霹靂領導,宣佈獨立,宣佈戒嚴,必要時效法四十多年前古巴的卡斯楚革命時,槍斃二百人,關二萬人。這才是對付北京、統派的有效武器!
在獨派強人執政之前,先認清台灣還不是國家,效法西藏人、法輪功人士,向北京抗爭,培養宣佈獨立,宣佈戒嚴的勇氣及膽識,少開像「台灣主權地位國際研討會」這種請一些外國和尚來給膽小的台灣傳統獨派灌迷湯,自欺欺人、狗屁不通的會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