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民經濟與證所稅

2009/10/14

前日,新聞傳來證所稅復徵,一度導致股市大跌。最後,在吳揆一句「還早」的澄清下,總算被證實是「虛驚一場」。

證所稅在台灣,幾乎沒有實現過的機會。儘管如此,從未真正面世的證所稅卻是比瘟疫傳染還恐怖,每次只要一聽到證所稅復徵,幾乎都導致金融市場的大地震,聞之色變者眾。

最黯然神傷的大概是常年被邀請去研議稅改的學者們。如果看歷次的稅改建議或報告書,我們都可發現,證所稅的復徵幾乎每次都會被點名,理由不外乎:公平性考量。

這些稅改學者的話其實一點都沒錯。台灣的貧富差距,除了所得分配差距之外,最重要的槓桿作用乃是錢滾錢:透過金融、土地等資產的投資,再次拉大既有差距。這個道理,毋須官方統計來證實,只要看看台灣的菜籃族現象,升斗小民競相當起散戶把錢投入股市,便知由貧致富、由小富變大富、由大富轉鉅富,已與該機制緊密聯繫。

偏偏股市總是錦上添花,很少雪中送炭。因此,贏家總是原本就佔物質基礎優勢的社會群體。有人統計過,台灣的散戶的中長期投資報酬率為負。這一個解釋乃是:散戶所謂的「中長期投資」其實都是「中長期套牢」,都是股海孝子。

因此,證所稅的復徵有其必要,除非我們就此放棄稅賦調節社會貧富的功能。如果辛辛苦苦賺的薪水都要繳稅,為何股市投資(機)所得就不需要呢?此外,我們也別忘了,證所稅不是天外飛來的新稅,而是一把從未實施的生鏽寶劍,這也是為何稱之為「復徵」的原因。

吳揆所謂的「還早」,不啻蕭規曹隨,繼續把這個證所稅放在庫房裡任其鏽蝕。我們倒不堅持非要復徵不可,但好歹吳揆也應同時提出更高明的社會公平配套措施,否則所謂的「還早」,豈不暗示「庶民經濟」的「均富」主張(如果有的話)「還早」?

當然我們不可忽視證所稅開徵對廣大股民的心理衝擊。但誠如前述,如果我們的社會安全制度如果能作得更好、覆蓋更廣,老有所終,則未必投機致富是人人所欲。相對而言,散戶的股海跳水也與迫於生活不安全感的未雨綢繆有關,其意義就像存款、跟會,只不過金融投資被誤認為更快、更有效罷了。

期待吳揆的「庶民經濟」真的做到經濟成果分配的庶民化,而不是先讓一部分人繼續富起來的現象持續下去。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