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雇用 女性缺乏勞動保障

【記者史倩玲台北報導】在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從事派遣工作的人數愈來愈多,不過,政大勞工研究所教授劉梅君指出,非典型雇用的女性勞工,各種勞動條件遠遠不如男性。

非典型僱用是指派遣、臨時工、輪班、不固定薪資等工作。劉梅君指出,根據研究統計,非典型雇用的女性,在福利不佳、聘雇狀況不穩定、無法轉為全職、無法享有勞保等條件看來,女性不滿意度高於男性,可見女性部分工時者的勞動條件遠不如男性。

男性薪資高於女性

根據對台灣勞工的研究發現,領有固定薪資的女性勞動者比例為61%,高於男性的53%;男性無底薪的勞工比例為21%,也比女性的16%高出許多。雖然從薪資保障部分來看,似乎男性不如女性,但事實上,根據歷年來主計處的受雇員工薪資與生產力調查分析顯示,女性的收入僅有男性的8成,服務業的男性平均薪資多出女性7,407元,工業部門多出1萬2,792元,醫療保健部門差距更大,男女薪資差距居然高達4萬8,305元。劉梅君指出,表面上看來雖然男性較缺乏保障,但男性收入卻較女性為佳,可見非典型的給薪方式對男性的影響不如對女性的影響大。

劉君梅指出,雖然女性比男性有更高比例領取固定薪資,但不代表女性薪資優於男性。女性在固定薪資方面比男性有更多的安全保障,但職場的性別隔離、性別歧視待遇等等問題,仍有待解決,才能讓女性獲得更公平的待遇。

職場安全有差異

在職場安全部分,更有相當大的性別差異。58%男性在新進公司時有接受職場安全訓練,但女性僅有51.8%。根據統計,不管是輪班或是固定班別的工作,女性接受職前訓練以及在職訓練的比例都低於男性。無論是不是非典型僱用,男性享有的訓練資源明顯比女性多出許多。

在工作壓力部分,雖然男女相當,但女性的疲勞程度卻大於男性。劉君梅認為,女性感受到疲勞的主要原因,除了工作之外,女性所擔負的其他社會責任,才是讓女性疲勞的主要原因,身心疲勞也讓女性難以爭取較佳的工作機會與條件。

世界銀行曾對第三世界國家的進行職場性別研究,結果發現許多女性都是在非正式體系中,因此缺乏勞動條件的保障。劉梅君表示,不只是第三世界國家,在先進國家也有類似的現象。澳大利亞工作安全組織更發現,40%以上的女性職業傷病補償申請多來自社區服務部門,如教育工作者、社福人員、圖書館員等等。

許多台灣女性因為同時要擔任家庭的主要照顧者,因此在婚後或生產後,多數女性因為家庭,面臨就業困難而轉向非典型雇用的工作。劉梅君也呼籲政府單位,確保女性在非典型勞動工作中的各種保障。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