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公約在兩岸的命運

2009/12/26

人權公約在兩岸的命運

2009-12-26 旺報 【廖元豪】

 台灣雖然被拒於聯合國多年,沒有機會參與許多國際公約的運作,但最近仍「批准」了《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這兩個重要的人權公約,當初中華民國聯合國代表在1967年10月就已「簽署」。然而嗣後台灣代表被逐出聯合國,卻變得連批准的資格都沒有。接替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更聲明台灣當局「冒用」中國名號,簽署係屬無效!因此,雖然我們踐行「批准」程序,並將總統簽署之批准書送交聯合國秘書處存查;然而聯合國秘書處的「退件」也是想當然耳之事。

 讓人權公約實質影響台灣

 但台灣依然另起蹊徑,以制定「施行法」的方式,把兩個人權公約的內容變成國內法律,拘束所有的政府機關與人民。這一步驟具有深遠意義:表示馬政府對人權公約的批准,不只是在「衝撞」或「測試」聯合國對台灣地位的接受度,而是真的要讓人權公約在實質上影響台灣。

 對照之下,取代中華民國聯合國代表席次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雖然宣稱台灣當局的簽署無效。但卻遲遲至1997與1998才「補簽」這兩個公約,而至今尚未批准《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不被承認的台灣,即便批准被退件都還致力「自願受人權公約拘束」;可以開大門走大路,簽署與批准之資格全無爭議的大陸,對人權公約的加入與落實,卻如此扭捏。從台灣的觀點來看,國際政治現實何其無情啊。

 大陸當局尚未批准《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或許是基於長久以來所宣稱的「讓人民吃飽才是基本人權」的立場,不願意充分開放政治權利。但公民政治權利公約其實只設定最低的標準,且其中大多數的保障,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都有類似規定。大陸官方不願意批准公民政治權利公約,是因為憲法也從未落實,還是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比公約更進步?

 而以中共當局已經批准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而言,它對社會階層差距日漸擴大,貧富不均愈發嚴重,區域差異愈來愈大的中國,其實很有意義,且有重要的「方向導正」功能:中國大陸的勞工真正有罷工的機會嗎?每個人都有足以支持基本生活的社會保障及社會保險嗎?非婚生的兒童能夠登記戶籍並受充分教育嗎?中國做為新的經濟強權,這些成長的果實是否能讓所有的人民雨露均沾?

 真正落實得看國家的決心

 相比之下,這兩個人權公約,對台灣來說,其實標準不算太高。例如刑事案件的程序保障,透過憲法與大法官的解釋,水平大致上不亞於公約規定。至於言論自由、宗教自由或是參政權,台灣的實務原本就提供了相當高的保障。在既有的人權機制基礎上,一步步執行落實兩公約,應該不算太難。

 當然,人權公約真正要落實,還是得看國家的「決心」:對於最弱勢,最易受壓迫的群體,是否願意不惜政治上的壓力去執行?例如,台灣的家事外勞,絕大部分都沒有休假權,顯然牴觸經濟社會文化公約。政府願不願意保障這些沒選票的外勞?現行移民法制中的「收容」與「驅逐出境」程序,更明顯不符合《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提審」與「先救濟後執行」的要求,政府願意把最基本的程序保障適用在陸配、外配、外勞身上嗎?

 總之,人權公約對台灣是「額外加分」,也是兩岸競爭最大的領先優勢之一,但落實程度仍有待觀察。而它對大陸會有什麼效果?有任何人會有一點期待嗎?中國人民難道不值得享有兩個基本人權公約的保障嗎?

 (作者為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